三五三 宫装丽人

    三五三 宫装丽人

    正当冯宇飞在外面把徐慧追得鸡飞狗跳之际,大多数女'性'穿越众却都挤在后面一间大屋子里。 这里本来是王若彬的枪械作坊,也是仓库大院里最为宽敞高大的屋子,一应设施最为完备。现在机器当然早被搬到白燕滩主基地去了,不过屋子里的电灯,自来水,排气扇等设施并未拆除,乃是临高城中少数几间能通上电的屋子之一,于是被当作大会议厅使用。

    地上原本是铺了实木地板,这时候又垫了一层'毛'毡,几十口镶金包银的楠木箱子整整齐齐排列于地,箱盖已经被掀开,显示出里面的金碧辉煌,抑或是珠光宝气。

    ——整整数十大箱的精美衣物,头面首饰,以及绢纱丝锦衣料等……总之都是最能让女人心动的好东西。虽说现代人女权意识高涨,不过象女博士冯宇飞那样,哪怕在明朝社会也仍然坚持要跟男人享受同等待遇的巾帼英雌倒也不多。大多数女'性'还是更关心那些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比如箱子里的这些东西。

    大家来到明朝近三年,虽然实行的“原始'共产'主义”制度,但每个人的私人物品还是增加了不少,其中又要以女同志们的衣柜增长最为明显——到现在,几乎每一位女同胞的私人房间里都有至少三座大衣橱:一座是放置日常穿着衣物,一座放置漂亮华贵的西洋古典裙装;而另一座,则当然是用来摆放精致美丽的中国传统古典风格汉服了。

    曾几何时,汉服作为华夏文明的象征,在络上很是流行了一阵子。尽管在日常生活中,为了穿着和行动方便,多半还是以简单实用的现代衣饰为主,但这些女同胞们只要一有机会,还是会尽量给自己添置一些“时装”——各个时代,各种风格的都有。

    最早是自己做,想当初程叶高夫人为教她们女红手艺可是费了不少心思,但这些现代女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只能说更适合作为抽象派艺术品看待。后来是找了本地裁缝来帮忙,可惜海南岛偏远地方,不可能有什么高明裁缝,作出来的衣裳也只能讲究个实用'性'了。

    直到共同分享了安娜小姐的两位家族专用裁缝之后,女士们的衣橱在质和量上才普遍有了很大提升。不过那两位高级裁缝只会做西洋装,而华人么,终归要对本民族的服饰更加亲睐一些。

    随着整个团队势力的扩大,军事组或贸易公司那边经常能获得各种高档衣料,这些东西都是女士优先的。每次分配到好料子,女同胞们总要到处张罗着去找好裁缝来帮作衣裳。这时候她们已经可以从广州等大城市聘请到名师,做出来的衣服也基本上能体现出这个时代的平均水准了。

    不过这次,她们所得到衣服却是出自大明皇宫,按照中国人什么好东西都要归皇帝享受的观念,宫廷里的尚衣监乃是这个时代最为顶尖的裁缝机构。无论衣料还是做工均是不同凡响。就算这些衣服都是日常产品,大路货,任一件拿出来也要大大胜过民间工艺,哪怕是广州城里最好裁缝的作品,也远远不如——这年头,所谓“宫廷御用”,可不象后世那样仅仅是个招牌而已。

    …………

    大会议厅被临时封锁,成了女士专用房间,十多面大镜子靠墙而立,之间用轻纱布幔相隔,形成一间间独立的小更衣室。女生们一边嘻嘻哈哈说笑着,一边从箱子里翻找着适合自己身材的衣饰拿进去一一试穿。衣架上'乱'七八糟堆放着换下来的衣服,时不时就看到一条只穿着内衣的白花花身影冒出来,到箱子里翻找一通之后抱着一件新的再钻进更衣室……只惊得站在一旁侍候的几位宫装女子乍舌不已,心说这些短'毛'女真是泼辣大胆,世俗礼法什么,果真是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年纪幼小,对汉族衣装也不太感兴趣的黎家女孩佩佩则负责守在门口,只要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就按照姐姐们教她的唧唧哇哇'乱'叫一通:

    “淑女专用房间,男士自觉止步……啊,茱莉姐?快进来快进来,怎么才来呢,好衣裳都快给挑完了,更衣室也没有空闲的了……唔唔,那边娇娇姐大约快好了,过去合用一下吧。”

    最里面的一间更衣室中,王娇娇已经选好了一套称心合意的女装:杏黄'色'对襟小袄配真紫'色'月华长裙,披上一条红罗纱帔,显得雍容华贵,只是头发还披散着,此时正在与一位年约三十余岁的中年'妇'人商议着。

    “吴尚功,帮我看看这衣服该配什么发式?还有相应的头面首饰,总要对应起来才好。”

    ——这次明宫回礼送足全套,除了衣裳首饰等物品外,估计这边对于修饰化妆之类也是不太精通的,干脆调派了几个以前在内廷中侍候过的女官过来。当然,正式“在编”的宫人是不可能给派过来的,但大明宫廷和这时代很多官僚机构一样都充斥着冗员。每年都有新的秀女被选入宫,到了一定年限的也应该放出宫去。但明王朝选拔宫女习惯从平门小户中挑选,总有一些家境贫寒离开宫廷就活不下去的,多半还是会被允许容留在宫中。

    上一任天启皇帝的妻子,懿安张皇后是个很念旧的人,当初在她手里就留下不少编制外的大龄女官。到周皇后这边虽然给大嫂面子,允许她们继续留在宫中混日子,但眼看着人越来越多终究也是一桩烦心事。

    这次正好碰上要往海南那边派人,虽然路途遥远,却觉得说不定是个机会——要知道凡是给短'毛'干过活的人,印象最深刻就是他们的工资待遇极其丰厚。程叶高等人发回来的述职报告,虽然不敢公开宣扬,但字里行间对于这方面总是难免透出几分洋洋得意……就算嘴上不说,比方那位素以清廉著称的王璞王介山,自从落到短'毛'手里“从贼”以后,每隔两三个月就托人随家信一起送回老家的银饼子,这可绝对瞒不过锦衣卫去。

    所以最终是招募了十多个自愿出宫来碰碰运气的退职女官,让她们跟随钱大人的宣抚团队一起前来海南。这些人手里都是很有点技术的,就比如眼前这位姓吴的女官,以前曾在专门负责掌督妃嫔宫人女红课程的尚功局中服侍多年,不仅一手针线功夫出'色'无比,对于梳头化妆等方面也很有见解。被专门派过来,就是为了在需要的时候帮受礼人改动衣裳尺寸,以及为她们在妆容方面出谋划策。

    听到王娇娇的要求,吴女官上前打量片刻之后笑道:

    “给王姑娘梳个牡丹髻可好?配上赤金满池娇分心的钗子,再用翠叶嵌的七宝琉璃花相衬,正是当下京城里最时兴的样子呢。”

    很中肯的意见,若是旁人估计也就采纳了,偏偏王娇娇平日里对于服饰妆容最是上心,自个儿很有一套主张的,先前询问只是为了取个参考,听到吴女官的话,略略皱了皱眉头:

    “好是好,就是有点老相了,而且按照你们大明习俗,只有出嫁'妇'人才梳高髻吧?我还是随便梳个纂儿好了。”

    吴女官笑笑,眼前这位大小姐容颜绮丽,确是一等一的人才。不过虽然保养甚佳,终究也能看出已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况且眉心早散,分明已不是处子,却依然要别人以“姑娘”相称,这时候又要求梳一个只有未出阁少女才用的发式……不过管她呢,反正这边是人家自己的地盘,爱梳什么就梳什么好了。

    于是就帮她梳头,中途王娇娇却又要求多多,头发要求梳一半留一半,除垂髫之外还要留一部分披在肩上。首饰也不要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就是'插'了一支累丝缵珠金凤钗……吴女官反正入乡随俗,按照主人的要求尽情折腾。等到最后成功,当王娇娇在揽镜自照时,她却在背后微微一怔——眼前这幅妆容半遮半掩,衣裳繁复而头饰简单,在一身妩媚气外又带出几分清新,如果在大明本土肯定会被视作不够端庄,但却肯定能叫男人们酥了骨头。

    “早就听说短'毛'行事上大有门道,没想到在女子的仪容妆表上也颇有独到之处。她这副样子若是进到宫里去,说不定连田妃娘娘都要甘拜下风……”

    正在暗自惊讶之际,却见王娇娇不慌不忙,又从梳妆台抽屉里'摸'出一大堆零零碎碎的刷子扑子之类,打粉底,铺眼影,描唇线……吴女官在大明皇宫中也算见识过这个时代最为顶尖的化妆技术了,可一看到眼前这些复杂,而且分明是非常专业的各类化妆小工具,更是暗自乍舌不已。

    “还以为钱大人送进宫的那些已经是极品贡物,原来她们自己用的更要高妙数倍不止……”

    眼睛再在周围随便摆放的几面大大小小玻璃镜上逡巡一圈,心中感慨更深——这次短'毛'进贡的玻璃镜子不在少数,但在分赐亲信大臣,打赏近支藩王之后,能送到宫中的也没剩下几面,僧多粥少,远远不能满足需要。除了皇帝本人和皇后,皇嫂等处,也就几个最得宠的嫔妃宫中能分到一两面,无不当宝贝一样万分呵护——这东西可不比别的赐物,一般吃食用具之类,无非争个面子而已。但若是天天能用如此明亮清晰的玻璃镜化妆,其细微精巧之处更易辨析,画出来的妆容自是要比用青铜镜子好得多,在皇帝面前也更容易取得宠爱。

    关系到圣眷兴衰,这可是后宫女子们保障自身前途的唯一大事!若非如此,当初田妃和周后也不会为区区一面镜子就撕破脸皮争斗起来,双双在宫廷中大失体面。最后连累袁妃一起倒霉,最终结果是一拍两散,大家谁都用不上,重新回到同一起跑线,说起来倒也算达到了某种平衡。

    ——从这方面考虑,崇祯这位年轻天子还是很有几分决断的。

    正当那位吴女官在暗中思量之际,却听后面脚步声响,茱莉掀开帘幕走进来。见王娇娇犹自细细画眉,禁不住噗嗤一笑。

    “哟,难怪李启含专门去白燕滩仓库领回了照相机,这会子正在外面傻乎乎兜圈子呢,想必又是你的要求了?”

    “我只是请他帮忙拍几张照片而已。”

    王娇娇头都不抬,依然专注于自己的眉'毛',茱莉摇摇头道:

    “你拒了他那么多次,有了事情却还是这么随意支使他……”

    “男人么,总是要考验考验的。”

    “呵,刚才在宴席上,程县令的太太和几家大族贵'妇'都开始探口风了,小心风筝断线哦。”

    王娇娇终于放下眉笔,看了对方一眼:

    “嗯,我帮你挑了一件大红百蝶穿花遍地金的褙子,就搁在那边春凳上,换上去看看效果如何?”

    明显是不想再继续先前的话题了,茱莉笑了笑,不再多说,走过去拿起衣服披在自己身上比了比。作为贸易公司的负责人,她经常在外面交际,接触到的世家大户很多,对于明代衣饰的审美观自是也不差,对镜照了照之后便是摇头:

    “不好,穿着跟花袭人似的,我还是自己去找找吧。”

    她回过头,望了站在墙角听得正起劲的吴女官一眼:

    “吴尚功是吧?麻烦帮我去挑几件衣裳可好?”

    对于这位大名鼎鼎,连钱大才子都要称其为女中豪杰的解夫人,吴女官自是早有耳闻,连忙应诺着快步跟上,心头却在暗暗纳罕。

    …………

    大会议厅外头,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手捧照相机的小伙子。并不是只有李启含一人被要求帮忙拍照,在得到这批代表明帝国最高水准的内廷宫装之后,穿越众里绝大多数女'性'都会忍不住要试穿一下。

    ……花费上好几个小时去挑选,化妆,若最终只是对着镜子照一照便收拾掉岂不可惜?于是姑娘们各自找人帮忙拍照或摄像,虽然只能以数据形式储存在电子元件里,以后也不一定有机会播放,女同志们依然努力想要把自己最美丽的形象永远保持下来。

    女生换衣服总是最麻烦的,何况是一群,耳听着更衣室中不时传出的娇声软语,外面汉子们也在互相开着玩笑:

    “哈,李道长,总算又得来个好机会,可要抓住噢。”

    “当然当然,我一定会努力到底的!”

    “咦,老敖,你不是没女朋友吗?咋也把尼康大炮筒给搬出来了?”

    “我努力撒不行啊?……只可惜你老凌是没机会啰,外头美女再多也只能干瞪眼珠子,嘿嘿,带着老婆穿越的悲哀啦……”

    “切,她早说要入乡随俗,只要有中意的,不在乎我纳妾。”

    “说归说,你敢去试试吗?”

    “…………”

    一帮子人嘻嘻哈哈,好容易,等到大会议厅的房间外门稍稍推开一条缝,佩佩探出来半个小脑袋:

    “准备啊准备啊,都快要好了!”

    外面汉子们也是凑趣,当即齐声大喊倒计时“十,九,八……”

    另外一头,则干脆把瞭望塔上探照灯都给转了过来,亮堂堂一个大光圈映照到门前。

    “……三,二,一,零!”

    哗啦啦一声响,大会议厅正面的十余扇雕花落地锦窗被同时推开,二十来位宫装丽人齐齐亮相在众人面前。也许她们并不都是天生的绝'色'美人,但明代宫装配上现代化妆术的威力,还是让在场所有人眼前登时一亮。

    瞬间,赞叹声口哨声四处响起,闪光灯噼噼叭叭亮个不停,而以王娇娇苏暮雪为首,那些穿着明代女装的现代女则个个高昂着头,宛如一群骄傲的白天鹅。

    在她们背后,包括吴女官在内的,刚刚从大内宫禁来到这海南岛上的那十余名女官个个目瞪口呆注视着眼前一切,这些短'毛'行事果然与众不同,不过换几件衣服罢了,却兴师动众的摆出如此大阵势,着实令人震惊不已。

    不过再看看那些骄傲的“白天鹅”们,刚才化妆以前的素颜她们都看见了,说实话,除了少数几个确实称得上天生丽质外,大多数也只能说清秀而已。然而当她们互相帮忙,彼此在脸上涂涂抹抹折腾了一番之后,眼睛似乎一下子变大了,嘴唇变得如丹朱般艳丽无比,脸上肤'色'更是白里透红,晶莹润透,一点都没有寻常宫粉的那种铅'色'。

    然而最让她们感受到冲击的,却是体现在气质上,短'毛'这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规矩?居然让他们的女人都如此高傲以及自信?

    女官们不知道,但无论如何,她们开始觉得,自己似乎是来对地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