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七 药

    三三七'药'

    当然了,不管胡凯内心怀着什么念头,在正式婚宴上他表现的还不错,该抱的抱该啃的啃,旁人起哄太过份时也能横眉瞪眼的顶回去,完全没有团队里小字辈的畏缩之感。

    反倒是新娘子那边有些过于拘谨,按说做过娱乐行业的,各种世面应该是早就见识多了。不过也许明代的娱乐业终究不如现代开放吧,又或者冯怜觉得自己好不容易从那个圈子脱身出来,更应该加倍的“恪守'妇'道”?——总之在婚礼上面对胡凯一干死党略带些荤味的玩笑哄闹,新娘子居然显得非常不适应,后来还是宋阿姨,胡雯等长辈过来,把那帮不知轻重的愣小子们赶跑了。

    一般来说,既然是吃喜酒,礼物总是要送的,不过这次因为是临时发布的消息,大多数人都没什么时间准备,这里施行集体公有制,送钱也毫无意义。于是大家送的礼物都比较随兴,无非一些吃的用的小玩意儿,表达个心意就行。

    唯有石亦生大夫正儿八经的表示:他们医疗组要集体送一样东西给胡凯,但后者一听却连连摇头:

    “我们可用不着套套,俺还想赶紧生个大胖小子呢。”

    石医生却哈哈一笑:

    “那玩意儿早分光了,你想要还没有呢——放心吧,这回我们送的东西,保证是对你们有帮助的……”

    一听这话,不但胡凯两眼放光,就连在旁边解席也急吼吼凑上来:

    “有什么好东西?……蓝'色'菱形的小'药'丸有吗?”

    石医生回头斜了他一眼:

    “这类东西?'药'房里还真有几颗,真空包装的应该能保存很久……不过你用的话,我想就有必要跟茱莉谈谈了,一个四十不到就要依靠'药'物的男人是否值得托付终身?你确定真的想要?”

    石大夫果然还是一贯的腹黑本'色',几句话说的老解面'色'如土,连连摆手表示自己不过随口问问,绝对没有到那种地步。

    于是石医生回头继续面对胡凯,他让助手从下头抬上来一个大陶瓷坛子,打开之后一股酒味儿,里面杂七杂八泡了不少中'药'材,看来是某种'药'酒。

    胡凯今天已经喝了不少,问到那股味儿就禁不住连打两个酒嗝,一脸的抗拒表情:

    “又是酒啊……我可不能再喝了。”

    “没事,一天一小杯而已,你把它当作'药'物看待就行了。”

    石大夫笑'吟''吟'道,旁边解席不肯消停,探头过来看了半天:

    “这什么'药'?起什么作用的?”

    “这个说起来可就复杂了……大体上,主要是为了解决我们这个团体到现在还没有小孩子降生的问题。”

    谈到这方面众人都严肃起来,不仅仅解席,就连周围唐健,北纬等人也都纷纷聚拢,仔仔细细听石大夫的介绍。

    ——大伙儿来到明朝三年多,内部结成夫'妇'或者恋人的都已经有好几对,加上与当地人的通婚交往,按理说,早就该有新生代出来了,然而却一直没有。对于这种状况,大家自是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很多人猜测当初那道奇异蓝光除了能让人穿越时空外,是不是还另有某种副作用?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太糟糕了。

    对于这种“异像”,团队里的几位医生自然更是重视,石亦生花费了很多时间在这方面,而老杰克在没去马尼拉之前也作了大量研究工作,他们为很多人作了最为全面的体检,又用自己和志愿者的体细胞进行过各种测试之后,两位大夫最终却都得出同一个结论:没问题。

    “没问题?那怎么没有人生育?”

    听到这样的结论,大家自是难以信服。但石大夫也不跟他们争辩,只是两手一摊:

    “你们问我?我问谁去——反正在当前条件下所能作的一切检查都作过了,结果就是没问题。”

    稍顿了一顿,看着大家失望的面孔,石大夫又添上一句:

    “不过呢,老杰克倒是对此有一个猜想……他说自然界里很多生物,在忽然到达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时,生育后代的能力往往会大幅降低。据说是生物的某种本能,在一个陌生环境下不容易繁衍后代,就不会受孕。他觉得我们的情况可能也是如此——尽管我们的头脑很快适应了穿越时空的现状,但我们的体细胞或者基因之类却没那么快适应过来。时空差异使得那些基因无所适从,一般功能'性'动作还能凑合,但在大自然最为神奇的那项能力:产生新的生命上面,它们就运转不灵了。”

    很古怪的说法,周围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老杰克那番理论实在是没什么依据,但也没人能反驳他——毕竟,穿越时空这种事情,以前从来没有过先例,谁也不能说老杰克的判断不对。

    只有吴南海听进去了,还正儿八经同老石讨论道:

    “但是我们带来的种子长势都很好啊,似乎完全没有这种现象?”

    旁边凌宁却点点头:

    “植物种子比较低级了,我记得当初整理物资时曾有一对良种大白兔,不知道是谁带上船的,我们本来想用它们作为养殖场的开端,但却一直没生育,不久就死掉了。按理说兔子的繁殖能力很强,也许真是杰克所说的那个原因……”

    但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关心原因,他们所在乎的是能不能解决。

    “这么说的话,就是所谓的水土不服了?”

    北纬抱臂道,石医生笑了笑:

    “可以这么说吧,除了水土不服外,大概主要是受‘时空不符’影响,不过我们待在这儿的时间长了,也许就能慢慢适应过来。”

    “都三年多了,还不能适应吗?”

    有人皱眉道,但石大夫又是两手一摊:

    “人体内,皮肤的新陈代谢时间是四至六个月;肝细胞的新陈代谢时间要一年以上;肌肉的新陈代谢时间是二至三年;筋的新陈代谢时间为三到五年;至于骨头的新陈代谢时间,则要足足七年以上……咱们这种情况,恐怕要等某些关键'性'基因都换过了才行。”

    顺手又指了指那坛子:

    “所以我们开发了这种'药'酒,里面泡了一些有助于新陈代谢,以及舒筋活血的中'药'材,也许可以加速这一过程。哦,对了,前些日子舒中的大舅哥他们山寨上打到一头雄老虎,送给我们一条虎鞭,我给泡里面了,不知道效果如何……”

    老石其实根本不必作前头那些解释,只要说这最后一句就够了——他话还没说完,周围一帮人已经轰得一下子四散开去,各自找了容器哄抢起'药'酒来,不要说凌宁北纬解席吴南海这些已婚或者是有女伴的人士,就连向来严谨自律的唐健王海阳都拿出军用水壶一人舀了半壶去,转瞬之间酒坛子里已经少了大半,只急得胡凯趴在坛子上大喊:

    “这是给我的结婚礼物……我的!”

    ……

    整场婚礼,除了这场小小'插'曲之外,总体上还是相当安静平和的。照顾到新娘子的情绪,在宋阿姨等人的提醒下,大伙儿就没好意思闹得太过分。基本上,也就是三五成群,相熟的几个朋友聚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罢了。

    只有胡雯非常活跃,这个桌子坐一坐,那个桌子跑一跑,不时还找几个人单独谈话,挺神秘的样子。解席对此甚是好奇,不一会儿,见他们这桌上庞雨和林峰也被胡雯拉去单独说了一会儿话,等两人回来后便问他们聊了些啥?

    林峰还有点期期艾艾的不好意思说,庞雨却只是淡淡一笑:

    “没什么,胡雯希望我们这些单身汉最好能尽量在团队里选择未来伴侣。如果在团队有看中的女孩子,就要主动些——跟你以前追茱莉时劝过我的差不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登陆时团队里那些青春靓丽的妙龄女郎们都渐渐在往御姐方向发展了,这个年代的婚姻制度对于女'性'是很不利的。小说里的剧情毕竟不能当真,她们想要象男人那样,在穿越众以外的人群中寻找另一半,姑且不论人品才貌这些差异化的东西,光是一个普遍'性'的“三从四德”要求,就足以令这些早就习惯了现代社会女'性'地位的穿越女们畏惧不已。

    时间不等人,男人无所谓,那些女生却等不起,难怪胡雯会为她们着急。

    原以为老解会就此开开玩笑,却不料解席在沉默片刻之后,却点点头:

    “说起来这个年代可以三妻四妾,但真正要找相伴一生的伴侣,最好还是同一个年代的,能够互相理解互相扶持……在这方面,我支持她!”

    没想到茱莉的调教这么有效……见解席一脸正气的样子,庞雨忽然捉狭地笑了笑:

    “说起来,老解,我记得你当初好像说过,要找个女朋友帮你洗袜子是吧?”

    “……啊?”

    “现在你女朋友也算是找到了,可我怎么经常还是见你自己洗袜子……有时候还要洗双份哪?”

    “日,那两码事!别打岔,咱们说正经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