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 提醒

    一九九提醒

    二郑并非空口虚言,他们随后又提出了具体的方案——郑家拥有强大的海上力量,而短'毛'的火器足以在陆上称雄。 按照白天那些士兵的战斗力,郑彩估计只要三五百名短'毛'军,就足以扫'荡'大员岛上的所有红'毛'人。

    因此郑彩建议双方可以联合行动,由郑家负责运输人员和物资补给,短'毛'出兵出炮,红'毛'人在大员岛上也就靠几个据点控制,只要将其拿下,他们即无处可去,只能退走。

    “到时候红'毛'的财货都归你们所有,还有原本属于他们控制的地盘我们也不要,只求把这帮贪得无厌的洋鬼子赶走就行。这些红'毛'人在大员岛上无恶不作,实在是忍无可忍……若换了你们作邻居,肯定要好得多。”

    听到对方居然如此大方,庞雨等人反而有些不敢相信了。荷兰东印度公司这时候还远未到他们最强盛的时候,而郑家也不是一般任人欺辱的平民百姓可比——历史上,几年以后,荷兰人还要偷偷从日本人手里购买郑氏的海上通行证呢,台湾岛上何至于到这个地步?

    “有这么严重嘛?你们郑家又不是软柿子,那么强的海军……在岛上不是还有数万人口么,几千兵总凑得出来的,荷兰那边最多千把人,堆也把他们堆死了。”

    面对阿德的疑问,郑彩却叹了一口气,摇头道:

    “在海上我们从来不怕红'毛',虽说他们船大炮多,但我们还可以靠数量取得优势。可是在陆地上……红'毛'的据点都是石头城堡,很不好啃。他们打不过了只要往城堡里面一缩,我们就奈何不得。而我们的村寨却随时会受到威胁,有备对无备,这仗没法打的。”

    “若不是当年吃了几次大亏,死了好多人,我们也不会放弃大员岛上辛苦建立起来的基业,跑到晋江去重新安家……听闻你们短'毛'最善于破城,当初这琼州府,还有附近几家豪门大户,都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攻破了。只要能敲开红'毛'的乌龟壳儿,一准叫你们看看,我郑家儿郎中尽多好汉!”

    郑芝虎也忍不住在旁边'插'口,双拳紧握,连眼圈都有些微微发红——谈起这个话题似乎激起了他以往的某种回忆。看样子不象是作伪,赵立德与庞雨对望一眼,两人都有些心动。

    自从郑家两位使者来到海南岛,双方接触谈判以后,他们提出过不少关于双方合作的建议。不过,绝大部分都被拒绝了。因为那都是些馊主意,有些就算听起来很不错,也缺乏足够的'操'作'性'。

    但是这一次,二郑的建议看起来倒是比较真诚。而且还很凑巧——搞定海南岛之后,下一步即打算攻略台湾。这本就是穿越众的既定方针政策。如果能得到作为地头蛇的郑家帮助,必定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此外,因为“以前所受到的某种教育”相关,收复台湾岛在这群人心目中还有特殊的政治意义,部队总指挥唐健就多次和参谋组打过招呼——打其它地方他都可以在家里留守,唯有收复台湾,必须要让他来领兵!作为一名共和**人,唐健在这方面看的极重。

    事关重大,无论庞雨还是阿德都不能自作主张,于是他们都转过头去,把目光投向上座李老教授那边。李明远教授显然也甚是吃惊,显然没料到二郑请客是为了这个目的。老爷子低头沉'吟'片刻,微微颔首道:

    “在经济方面,我们双方合作得很不错,如果要再进一步把这种合作扩大到政治和军事上面,倒也不是不可。只是,眼下我们双方还面临着一些问题,要想更进一步合作,怕是还有些困难。”

    “什么困难?”

    郑芝虎立即追问,老教授则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郑飞黄将军接受了大明朝的官职,你们郑家军也就算是明王朝的军队了。而我们头上却还扣着一顶反贼的帽子。双方私下里做做买卖也就罢了,若是两军正大光明混在一起行动,怕是于令兄的前程不利吧。”

    “哈,老爷子,咱们明人面前也不说暗话——我大哥他从来都没把大明的官位放在眼里,接受招安不过是为了船队在大陆上停泊时,免受朝廷各处兵马的'骚'扰而已,毕竟我们郑家的根子还是在大明,有个官名儿好听些,行事也方便。但既然不想着继续往上爬,哪还在乎什么前程不前程的!”

    郑芝虎倒是很实在,但李教授却依然微笑着摇摇头:

    “那不但是你们的问题,也是我们的——在没有妥善解决和明王朝的关系问题之前,我们这边恐怕很难抽调出力量去顾及其它方面。”

    “……啊?”

    郑芝虎一时还没听明白,但旁边郑彩却立刻理解了:

    “确实,若琼州府这里随时可能遭到朝廷大军征讨,诸位先生自是不能分兵他顾。看来在招安以前,这里是没法子出兵大员了?”

    郑芝虎这才明白,'摸''摸'脑袋,也叹息道:

    “没错儿,自家的老窝肯定最重要……唉,这事儿咋就这么难办呢?”

    “台湾岛我们是肯定要去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李教授从容说道:

    “只是需要把各方面的问题都考虑妥当了,才能行动。你们郑家愿意同我们合作,这本身就是个非常好的消息,我们在做计划的时候会把这当作一个最有利的条件来考虑。两位回去之后也可以和郑飞黄将军仔细商议下……未来我们合作的机会还很多。”

    二郑对望了一眼,老教授这番话虽然没有马上答应合作,却也预留下各种可能。而且合情合理,换了郑家二人自己设身处地想来,也只能心诚悦服的表示接受。

    正事说完,接下来的时间就比较轻松,大家都尽量找一些能令双方都感到愉快的话题来聊。闲扯中,庞雨忽然想起一事:

    “郑二当家,你们郑氏素来在海上称雄,水'性'想必都是非常好的?”

    郑芝虎现在已经知道这位庞先生看起来年轻,虚岁却已经三十有五,比他足足大了十岁。也不敢再象先前那么傲气,双手抱拳道:

    “先生叫我阿虎就行啦……若论水'性',当属我家三弟芝豹最好,不过我也不差,在水上漂个三五天,生吃鱼虾什么,那是家常便饭。”

    “那如果你被渔裹住,扔到水中,可有能耐挣脱开么?”

    庞雨的问题让郑芝虎愕然一愣:

    “被渔裹住?手脚施展不开,任你再好的水'性',也肯定淹死啦,毕竟是人不是鱼……”

    不过顿了一顿,却有沉'吟'道:

    “但假如是有准备的话……事先在身上藏一口薄刀片,只要能及时割破渔挣脱出来,倒也不是没有生机——庞军师问这个做什么?莫非想为咱算命?可惜咱家从来不信这个。”

    一边说着,郑芝虎反而先哈哈大笑起来,庞雨注视着这个粗豪汉子的笑容,心中忽然生出一丝犹疑——要不要提醒他呢?

    历史上,四年以后的1635年,在郑芝龙集团和刘香集团展开最后决战时,郑芝虎阵亡。关于他的死因有两种说法,其一是冲锋时过于勇猛中了埋伏,被人用渔裹住推下海去,结果溺毙。另一种说法则是被刘香抓住,全身用渔裹上了石头铁器,抛下大海去淹死——总之都和渔有关。

    郑芝龙极其看重这个兄弟,在他死后还亲身冒险潜下水中,想要找回遗体,但却未能如愿。后来就让自己的儿子为他继嗣,可见感情之深。

    想了想,庞雨微笑道:

    “呵呵,也谈不上算命。海上肉搏,用渔裹人的战术想必也很常见?防着一点终归没坏处,就算是一位朋友的善意提醒吧。”

    郑芝虎'摸''摸'脑袋:

    “也有道理,那咱家回去没事时就'操'练'操'练,免得哪天阴沟里翻船,叫一帮兔崽子暗算了去……”

    他朝庞雨拱拱手,嘿嘿一笑:

    “若是哪天真用上了,定来给先生磕头致谢,哈哈。”

    当晚宾主尽欢而散,稍后,当大家告辞返回宿舍的时候,林峰忍不住显出雀跃之心来:

    “好事情啊,教授,如果能把生意做到台湾的话,我们的事业规模又可以扩大一级。”

    “有了郑家的帮助,我们的商业渠道说不定可以拓展到日本去。”

    茱莉也在旁边'插'口道,今晚收到请帖时还挺开心的,以为有什么生意好谈,没想到人家纯粹是把她当作“解大头领的代表”来看待,除了敬酒以外就没敢跟她多罗嗦,这让茱莉很是郁闷。

    在统一了海南岛市场之后,茱莉就开始把目光投向岛外市场,大陆上因为跟商户们签订了协议,暂时不方便'插'手,不过象日本,东南亚这些地方,倒是可以做做文章。

    先前抓住倭寇的时候,茱莉甚至提议过:是否可以通过那些人,设法和日本岛上的大名们取得联系,寻求通商之路?她以前一有空的时候就喜欢去日韩一带度假顺便采购,对于日本人,茱莉是没什么成见的。

    只可惜这个队伍里头大部分人还是从小受爱国主义教育长大,大家对于茱莉的提议都很不感冒,很一致的将其否决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