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自己掌嘴

    淑云见状,想要上去护住,却被白若娴握住了手腕。

    “也不知,这到底是子凭母贵,还是母凭子贵呀?”叶离涵收回的手,话中带着挑衅的意思,她鄙夷地目光注视着白若娴:“先皇曾有一位四皇子,因为他母亲是宫中的一名贱婢,所以,他被赶到宫外被人毒害,而她的母亲,死的时候……”

    “娴妃是太师的女儿,怎能和一奴婢相提并论。”淑云毫不畏惧叶离涵的身份,听闻她话中带刺,她心中如针扎的一般难受,反击的语气坚定有力。

    叶离涵倒也不怒,只是嘴角的笑意更甚了:“娴妃就是这么管教下人的?呵,本宫倒是忘了……”

    她走到白若娴的耳旁,低声说道:“你不也是个下人出生吗?”

    淑云没有听见叶离涵最后一句话,只是可以察觉到,白若娴的身子僵了一下,她的神色有些难堪,却还是一言不发。淑云想起以前白若娴抱着雪球教训叶离涵的事情,再看看如今她的沉默不语,不知她为何如此,淑云的心中憋了口气,却也不敢再造次。

    皇子在叶离涵的怀中有些着急了,哼哼着要下来走路,叶离涵对待皇子就温柔了很多,她轻轻将皇子放到地上,对着白若娴说道:“娴妃留下来陪本宫一会儿吧,本宫也教教你,如何照养孩子。”

    白若娴微微颌首,没有将拒绝的话语说出口,便听闻叶离涵叫道:“娴妃快点过来呀。”

    命令的语气,让淑云气不打一处来,只是她的没有注意到,白若娴的衣袖已经被捏的不成形状。白若娴极力隐忍着叶离涵的挑衅,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尽量不去触及叶离涵的怒火,后宫中另一个生存之道,便是忍耐。

    皇子在地上欢快小步走动,叶离涵握住皇子的小手,道:“教孩子走路,要这样牵着他。娴妃过来试试。”

    白若娴听命走过去,虽然身子不便弯腰,但她还是握住了皇子的小手,看着他朝着自己一步步走来,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母性本能让白若娴握紧了皇子的手,小心着不让他摔倒。

    叶离涵的眼睛不自然地瞥到其它地方,她看了淑云一眼,见周围没有人注视自己,她将脚边的一颗石子踢到皇子脚下,皇子脚下一滑,头撞向了白若娴的肚子。白若娴身子不太灵活,想要拉住即将摔倒的皇子,却不料自己先倒在了地上。

    淑云脸色顿时吓得惨白,她急忙跑到白若娴身边,扶住她的身子,看见她的手腕处磕破了皮,心中惊慌不已。叶离涵看着坐在地上哭的皇子,见他毫发无损,就没有上去抱起,而是走到白若娴的面前,重重给了她一个耳光:“娴妃,你为人也太过歹毒了吧!”

    白若娴始料不及,硬是挨了她给的一巴掌,她艰难地站起了身,好在肚子没有痛意,于是,抬手回了叶离涵一耳光,清脆的响声让众人都愣住了:“叶离涵,你不配做一位母亲。”

    连名带姓直呼她的名字,这后宫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胆敢如此,叶离涵被打的偏过去了脸,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眼中带着震惊之色,她不可思议地看着白若娴,竟笑了起来:“你可知,你打的是谁?”

    “祁国的叛徒,燕国的公主。”白若娴咬牙着将句话说出,没有再给叶离涵留丝毫的颜面。

    身后,一声呵斥传来,叶离涵狰狞的表情立刻转变成了梨花带雨之色。

    “娴妃,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朕!”楚澜君的声音让白若娴的心跳停顿了半拍,她回过头去,见到楚澜君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他几乎没有多看白若娴一眼,上前抱起了皇子,扶住叶离涵的身子,因为白若娴是练武之人,所以手上的力道重,在叶离涵的脸上留下了深色的指印,她的嘴角也流出血。

    她含着眼泪看着楚澜君,依偎在他的怀中哭了起来:“娴妃有意推到了皇儿,还敢打骂臣妾。”

    白若娴注视着两人,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多余,一时间也没有给自己辩解。

    “你打她了?”楚澜君错愕地问道,白若娴憔悴的面色,让他努力压制心中的怒气。

    “是。”白若娴回答道,再也没有多说什么。纵使解释再多,也敌不过叶离涵随口的一句话。

    楚澜君被白若娴的淡然惹怒了,她明明知道叶离涵是他所爱之人,竟然还敢对她动手。

    只是,楚澜君误会了,白若娴的语气不是淡然,而是无奈。

    他冷眼看着她,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一抹掌印,只是寒声命令道:“自己掌嘴。”

    白若娴紧捏着衣袖的手微微颤抖,她看着叶离涵泪眼中得意的神色,再看向楚澜君眼中的冷漠与决然,只感觉心脏像是被烫出了几个血泡,血泡变成眼睛,在不停地落泪,咸苦的泪水割的她心疼。

    抬手,毫不留情的一掌重重落下,甚至比打叶离涵还要狠,她的嘴角嗜着血,没有哼一声。她的目光定在楚澜君的身上,看着他的目光没有委屈、没有愤怒,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

    淑云哭着握住了白若娴的手腕,却被她不轻不重地推到在地,她冷声命令道:“滚。”

    淑云何尝不知道白若娴是在保护自己,她是斗不过皇后的,跟不能惹怒皇上,不然将会死路一条。她倒在地上,无助地哭着,心中狠自己为什么不能变强大一点。

    楚澜君没有想到白若娴会对自己这么狠,心中有了几分不忍,但还是冷冷地命令道:“住手。”

    白若娴停下了,她将口中的血统统咽下,感觉眼前有些发黑,她似乎看见梦中,在满是血的悬崖边的一景,头中一阵闷疼,心脏也随之变得窒息了。

    白若娴不知道是心悸犯了,还是那个奇怪的病又缠了上来,她身子有些颤抖,然后不受控制的,沉重地摔到在地。淑云立刻扶住了她,白若娴依稀看见了楚澜君冷漠的神色,一大口血吐在了地上,淑云哭着抱住了她,看着她额头上的冷汗,一时手足无措。

    楚澜君大概是没有料到,白若娴已经病到如此,他走上前去抱起了白若娴,指腹停留在了她的脉搏上,心里有些痛意。

    “你为何不早些禀报朕,娴妃有过吐血的现象!”楚澜君怒然看着淑云,他将白若娴紧抱进怀中,没有想到她的身子就虚弱到这般地步。

    淑云哭泣说道:“娘娘怕皇上担心,就不允许奴婢告诉任何人。”

    叶离涵站在一边,看着楚澜君抱起白若娴,想要说一些挑拨离间的话,但楚澜君已经快步带着白若娴回宫。皇子吓得往叶离涵怀中钻,眼泪看挂在眼中,却再也不敢哭了。

    看着楚澜君远去的身影,叶离涵一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

    楚澜君看着缓慢生长的花,用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鲜血不断地浇灌着它。不能再耽误了,否则,将要一尸两命。这种浇灌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楚澜君感到有些体力不支,但这朵奇花却快速生长了起来。

    白若娴眼前一片昏黑,耳边好像可以听见呼呼风声,她不知道在这条山路上走了多久,后面有猛兽在追赶着她,她的手脚都被磨破了,在乱石间拼命攀爬。寒冷的风往她的衣口处灌,回过头,她发现背后背着一个小小的孩子。

    这是她的孩子吗?白若娴有些欣喜,但身后的猛兽却快速扑了过来,她站在悬崖峭壁之处,脚下有石头滚落,不闻落底的声音。猛兽扑向了她,周围全是血,身后背着的孩子像石头一样地掉落了下去。

    白若娴从梦中惊醒,她慌忙地四处寻找,楚澜君一把将她抱住,看着她有些疯狂地样子:“你在做什么?”

    白若娴摇头哭泣,她握住楚澜君的衣袖,有些崩溃:“孩子,主上呀,我的孩子……”

    楚澜君将她拥入怀中,安抚着她的情绪:“它很好,你们都很好的。”

    楚澜君的语气有些无力,面色第一次如此苍白,他始终没有告诉白若娴她中了蛊,也没有提及他用自己的血液去养育解药的事情。在她命悬一线的时候,他养出了解药,喂她服下。

    手抚摸上她的腹部,低声安慰道:“你试试,他的心跳很有力呢。”

    白若娴终于安静了下来,她抚摸上自己的肚子,孩子在她腹中轻轻翻滚了一下,像是在蹭着她的手,乖巧地让她抚摸。

    泪水一滴滴落下,白若娴从未这么脆弱过,她怕了,从来不畏惧死亡的她,也害怕离开这个世间,离开这个孩子。

    所有的不愉快像是都消失了,白若娴靠在楚澜君的怀中,手放在肚子上,安详地熟睡着。楚澜君怀抱着她,竟然也觉得安心了下来,他的手腕处流下一道很深的伤痕,虽然没有伤及筋脉,但痕迹却永远都无法消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