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精神恍惚

    白若娴觉得心里惶惶不安,难得走出屋子,四处散散心。回来的时候,发现宫殿中已经大变了样子。淑云月牙似的眼中带着笑意,她将一包银子递给几名小公公,然后有礼地送他们离开。

    殿中的一切,全部换成了素色调的,她愣愣地看着淑云,淑云则是笑意盈盈说道:“娘娘,心情好些了吗?”

    白若娴轻轻一笑,心中觉得有些暖意,很难得,在这冰冷的皇宫中还会有人这么关心着她。

    但白若娴的身体还是没有好转,每夜都会梦靥,梦到的还是同一个场景,白天几乎吃不下任何东西。

    “杀了楚澜君,你的噩梦就结束了。”楚澜清站在同一个位置,笑着对她说道。白若娴再次惊醒,只感觉精神有些奔溃。她的意识,竟然渐渐不受自己控制了。

    叶离涵在深夜收到燕国传来的密报,她对着烛光,打开了信纸,上面写到:取地势图,毁祁国玉玺,宣告儒林祁国国君无用,准备开战。

    手在轻轻的颤抖,叶离涵深呼吸了一口气,一直以来,她都是燕国的一颗棋子。虽然,知道燕国一心想要强大,但是叶离涵没有料到,他们会这么快想要攻击祁国。

    她算是燕国派到祁国的奸细吗?叶离涵想到楚澜君有些失望的神色,心中微微一紧,她不可以再背叛楚澜君了。但是,燕国若是被楚澜君毁灭,她则就后位难保。

    一时间陷入了纠结之中,叶离涵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她在烛光面前坐了一夜,看着烛腊一滴滴落下,直至火光熄灭。

    早膳时,叶离涵去了宸和殿亲自服侍楚澜君,楚澜君舀着碗中的清汤,头也未抬:“有事就说吧。”

    叶离涵面色有些难看,心中有了退缩的想法。当楚澜君温和的目光落到她的脸上时,她心中微微一悸,他伸出手,将她额前的一缕发丝撩到耳际:“怎么了,面色这么不好?”

    这样温雅如玉的楚澜君,让叶离涵多日的委屈涌上心头,看着他用完早膳,叶离涵屏退了下人,突然就跪在楚澜君面前,这么多年,她是第一次跪对他:“澜……澜君呀,对不起。”

    若是今日再不摊牌,将以往的一切都如数告诉她,叶离涵知道,自己很难再有挽回他的希望了。楚澜君蹲下身子直视着她,看着她眼中渐渐泛起的泪光,他的指腹轻轻抚上她的眼睑:“想要说什么?”

    “麒麟角,是我给了燕国。中毒,也只是用毒草制造的一直假象……”她抬起头看着楚澜君的目光,心中有些畏惧,害怕他会从此弃自己而去。叶离涵不知道,她所做的一切,已经一一的掌握在了楚澜君的手里,包括,她收到过的所有密报,都有人给他禀报过。

    楚澜君只是想知道,在自己和燕国之间,她到底打算站在哪一方。燕国,他迟早都会灭掉,他只是再等待叶离涵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叶离涵拿出了燕国传给她的所有密报,这些东西她的没有烧。若是攻打燕国,楚澜君需要一个理由,而这些,就是燕国最好的罪证。

    他将叶离涵扶起,她已经给了他最满意的答案。

    “如果,燕国被灭,你打算怎么办?”楚澜君开口问道。

    “我是祁国的人,与燕国再无任何关联。”叶离涵答道。她只要留住他,留住这个后位就够了,其它的一切,跟她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南华宫中,白若娴坐在铜镜前,眼中没有任何光采,短短的几日,她竟然消瘦了一圈。

    “他让我杀了他。白若娴喃喃自语道,意识有些混沌。

    淑云给她梳发的手停顿了下来,她看着镜中白若娴苍白的容颜,错愕地问道:“娘娘,你……可还好?”

    白若娴趴在桌子上,用手撑住了自己的额头,样子有些痛苦。

    近日,白若娴总会做一些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的眼中常常显得很空洞,像是被人控制的一般。有一天,淑云从小厨房中出来,看着白若娴拿着剪刀对着雪球,想要剪掉它的两只耳朵。

    当时,淑云吓得大叫了一声,手中端着的东西掉到了地上,白若娴像是突然惊醒,愣愣地问了句:“我在干嘛?”

    白若娴还有做过想要伤害自己的事情,淑云只好不分白天夜晚的守着她,累极了才趴在桌子上睡一会。白若娴不允许传御医,淑云也害怕是什么怪病,到时候会有人借此危害到白若娴,只好拾几味补药,试着调节她的身体。

    呕吐的现象也越来越严重。楚澜君再次来看白若娴的时候,发现她突然间瘦的惊人。

    “御膳房送来的膳食不合胃口吗?”他难得的关心起了她,握着白若娴的手腕,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凸出的手骨。

    白若娴只是笑着摇头,始终没有抬起头看向他。淑云站在一旁,服侍着两人用膳,心里总觉得白若娴今日有些奇怪。

    “淑云,你退下吧。”白若娴看向淑云,眼中带着笑意。淑云看着她清澈的目光,心中舒了口气,也就听命退下。

    白若娴咳嗽了两声,瞥了眼窗户,道:“主上,娴儿不太舒服,可不可以帮娴儿关一下窗户?”

    一直以来,都是她认认真真地伺候着楚澜君,从未要求过楚澜君去做什么。楚澜君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轻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将窗户关上。

    窗户的某处地方像是被卡住了,楚澜君推动了好久,才难得将窗关上。

    白若娴看着他的背影,从衣袖中拿出叶离涵上次给她的香粉,将一整瓶全部倒进了膳食中,以及楚澜君的酒里。

    楚澜君回过头时,白若娴已将瓶子收起,她含着笑容看着他:“这道鱼听说做的很好,主人尝尝吧。”

    她细心的剥去鱼刺,夹到楚澜君的嘴边。她吃饭时一直很安静,今天,难得的热情,楚澜君也就领情吃下了。他微微皱了皱眉,看着白若娴的目光有些复杂。

    桌子上的膳食,她丝毫都没有动。楚澜君端起酒盏,放到唇边时,他抬眸看向白如娴问道:“很希望朕喝下这杯?”

    白若娴轻应了一声,楚澜君刚把酒倾到唇间,他就将杯子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恨恨说道:“白若娴,你好大胆子!”

    听闻屋内的怒斥声,淑云赶紧跑了进去,她扶住白若娴的身子,在楚澜君面前吓得低着头,一声都不敢哼。她侧目看了看白若娴的目光,发现她的眼中似乎看不见人的倒影,心顿时凉了一半,白若娴还在笑,笑容很麻木。

    楚澜君可以感受到所是的食物中掺有药物,本抓住白若娴审问一通,却看见她的身子缓缓到了下去,嘴角处流出鲜血。

    心中骤然一紧,楚澜君抓住了她的手腕,指腹按在她的脉搏上,许久,他看向她,眼中带着震惊。

    楚澜君的怒火,像是瞬间熄灭了,他将白若娴抱到床榻上,再次给她检查了一下脉象,然后抱住她的头,解开她头上的发带,在她的额角处,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血点。

    淑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虽然在宫中待得时间很长,但也从未经历过这些。楚澜君匆匆离了南华宫,命人送了些药物过来,让淑云喂白若娴服下。

    白若娴中了蛊,起初,蛊虫还小,所以没能查出些什么。可是,如今蛊虫在她体内长大,她的意识会受到下蛊之人的控制,随着时间的推移,蛊虫甚至可以要了她的性命。楚澜君想起那次婵州之行,楚澜清是那么轻易地放走了他们,他就是想看着自己亲手杀了白若娴吗?

    除了蛊毒以外,白若娴的脉象还给了他一个更让他震惊的事实,白若娴有身孕了……

    长时间的不能安眠,让白若娴的胎象很不稳,楚澜君让自己身边的嬷嬷熬了些安胎药,每日给她送去。

    叶离涵给燕国传去了假的信息,燕国在儒林间污蔑着楚澜君,有意挑起两国的战事。众多的事情全部都纠结在了一起,楚澜君有些头疼。

    深夜,楚澜君还在批着奏折,只见一个人进入殿中。

    一只暗箭飞来,楚澜君身子没有移动丝毫,他手中的朱笔一会,即将到达眼前的暗箭被他打落在地,墨汁溅在洁白的宣纸上缓缓散开。

    “你还真不怕朕杀了你。”楚澜君没有看来者一眼,他往笔上重新粘上墨,认真地看着奏折上的每一件事。

    楚澜清拍了拍手,走出黑暗站在灯火处,他笑道:“皇兄的功夫真是越来越好。”

    “把蛊毒的解药拿出吧。”楚澜君和他没有丝毫废话,他还是没有正视他,楚澜清看着他高傲的样子,心中有些怒气。

    “呀呀,以前还真是没有发现,你会怜惜那只宠物。”楚澜清的脸上不变的是笑容,但眼中冰冷的神色是隐藏不住他的情绪的。

    “不过,如果宠物怀了你的孩子……”楚澜清继续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