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教她习武

    楚澜君什么都没有说,将顶层的蜡烛一一点燃,他似乎做任何事情都很细心,丝毫没有在意手上的烛蜡。

    他将烛灯放到一旁,轻轻挥了挥手,道“起吧。”

    他用勺子轻轻地搅着药汁,手上的蜡油不知何时消失,只是在手背处留下了一抹红印。白若娴站起身,看着她面前楚澜君。与楚澜清同是兄弟,但是性格却是如此不同。

    “在想什么?”楚澜君的声音中,永远带着不变温和,让任何人都不觉得冷意。

    回过神的白若娴,急忙走至他的身后站着。他没有看她,却是知道她的一举一动,这让白若娴不得不在他面前学会行事小心。

    “喝了。”楚澜君将温度正好的要放到白若娴身边,白若娴接过,听着他简单明了的命令,她却是不由皱了眉头。

    闻着苦涩的药味,白若娴咬了咬牙,忍下心中的不适,将药汁一饮而尽。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楚澜君瞥了白若娴一眼,转而走至门前。

    白若娴透过缝隙,偷偷地向外瞄,只见一名侍女在小声地对着楚澜君说些什么。待楚澜君回过头时,白若娴早已将目光抛向别处。

    楚澜君的表情有片刻凝重,但很快又恢复平日里的颜色。他的指尖轻轻地敲击着门沿,白若娴看向他,见他说道:“这药每日都要按时喝,待你身子养好了,本王教你习武。”

    听见‘习武’两字,白若娴有些诧异,但更多的是惊喜。她连连点头,还未来及回答,楚澜君便已经离开。这次离开,他的脚步有些匆忙,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白若娴站在门旁,看见他的背影彻底消失,才将房门关上。

    定王府的生活,并不是像白若娴想的那样做一个下人,被人非打即骂。她每日的工作量,都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而楚澜君也很少干涉她的私生活。她每天在王府里过着安逸的生活,面色也渐渐恢复了过来。

    白若娴想起枕头下的懿旨,将上面的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她所居的屋子,没有什么客堂内室之分。屋中的一切可以一眼扫尽,陈设也很简单,感觉将懿旨藏在哪里,都似乎可以被人发现。

    想了多日,白若娴用布料将枕头里里外外缝了几层,将懿旨藏在了枕内的稻壳中,见枕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她也就安下了心,这道懿旨,是她将来扳倒楚澜清的筹码了。

    衣衫,一件件的被褪掉。白若娴用手试了试水的温度,正打算进入浴桶时,突然想起床头边,还有半包她从谦王府带出来的花药。那花药,还是穆池茜送给她的,本不想再拿出来,可是最近噩梦又是缠上了她。

    无奈,她披起一件衣衫,将剩下的花药放进水中,她才进入了浴桶里。鹅黄色的花瓣在水里舒展了开,显得格外漂亮。

    她闻着桶中的花香,烦躁的心情逐渐安静了下来。劳累了多日,今日算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