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月下花蕊

    “傻灵儿,炼药并不累,再说本王炼这药也不全是为了阿月啊。”

    “冥王,你又不离开冥界,炼制那么多丹药有何用?我看这冥界的各殿王也好,魂魄也好,平时也没有谁会用得上丹药啊?”

    “未雨绸缪总是好事,未来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何况,多一门技艺总是好事,治病救人也是好事啊!”冥王笑笑,他当然不会告诉灵儿,自己当初之所以学习炼制丹药其实也是因为它。

    在灵儿沉睡的那几十万年里,冥王学习药理、尝试炼制丹药,为的就是残粒再生后若有走火入魔的倾向,可以用药来阻止它的心性转变,防止它再度成魔。

    如今灵儿身上的魔性虽然基本没有显现出来,可是,冥王始终不太放心。灵儿一日不修仙成功,这魔性就还有复苏的可能。何况,神仙也有沦为魔的可能啊。防患于未然毕竟没有错。

    事实证明,冥王早作打算也是对的。几十万的积累,使他成为了三界顶级的制药高手,每当灵儿遇到问题,他都能及时拿出最好的丹药为灵儿疗伤。

    当然,冥王也知道,其实天界也不乏有的神仙用灵丹妙药来助长功力,提升自己修为的,可是冥王并不想用这样的方法来帮助灵儿修炼,助其早日成仙。因为,对于冥王而言,灵儿是妖是仙都不重要,只要它不成魔就好。

    “冥王,你这一段炼制的补魂丹成功了么?”灵儿靠在冥王怀里,拉着他的一个衣角打结玩。

    “还未。本王试验了好几次,虽然效果越来越好,但还是缺一味药材。”冥王揉揉灵儿的头,眼里藏着笑,这小家伙,绕了半天圈子,快说到正题了吧。

    “冥王,还缺什么呢?”

    “本王觉得若能加一味空心兰的月下花蕊,药效可能就更好了。”谈到丹药,冥王一直都乐意多教会灵儿一些药理,“这空心兰本就有安魂养神的功效,绽放在圆月下的花蕊更是滋养魂体的好东西。虽然这东西并不是什么奇珍异宝,但与我采用的几味药合在一起,却能达到灵丹妙药也达不到的功效。”

    “那这空心兰什么地方有?”

    “空心兰长在悠然谷。灵儿问这个作甚?”

    “冥王,我能去凡界采空心兰么?”灵儿抬头看着冥王,紧紧拽着其衣袖,眼里带着一丝期盼,“阿月受伤了,连你都在炼制丹药,可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他是我的好朋友,我也想为他做点什么呢。你不是也说这一个月我的进步很大么?那你就让我去凡界为阿月采药吧。我也想多看看这个世界,多感悟一些东西。”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这样的想法是对的。有人说鬼魅可怕,可在本王看来,人心才是这三界中最可怕、最难测的。凡人也好、妖魔也好、神仙也好,都不能简单地用一个好坏来批判。凡事都有其复杂性,要想看清楚、看通透并不容易。你的阅历丰富了,自然会变得越来越睿智。”

    冥王没有否定灵儿的请求,只是说到这里顿了顿,“只是,地煞刚刚成魔,风头正盛,凡界这一段并不太平。那悠然谷虽没有什么危险,但你要一个人出去为阿月菜肴,本王确实有些不放心。如今你的身手,对付一般的妖倒也不成问题,本王担心的是万一你遇到地煞,就麻烦了。”

    “我会特别小心的,隐匿气息,变换容貌,这样应该不易被发现。”

    “这样吧,等你练好了修复术,本王就派你出去为本王寻各种药材,帮本王炼制丹药。”冥王略一沉思,倒也答应了。灵儿这孩子,看上去温顺,内心其实是个很执着的人,一旦有了什么想法若是不去做,一定会成日和自己闹别扭。再说外出历练也是它成长必须的,到时候让黑白无常悄悄隐身跟在它身后伺机保护就好。

    不过,虽然自己在灵儿的灵体上种了符,不论它走到哪里都能感应,但冥王始终想得更周到,毕竟自己不能陪灵儿去凡界,若它能娴熟掌握修复术,万一受伤什么的也能自我修复,这样他也更放心。

    “好,一言为定!”灵儿笑着站起来,“我一定抓紧修炼修复术!”

    进过几日废寝忘食的修炼,灵儿掌握了修复术,终于得偿所愿,可以自由进出冥界了。冥王在它手上植入了一块令牌,又检查了它的变幻术和隐身术等各种法术,放手让它一个人去凡界了。

    “冥王,我走了!”灵儿给了冥王一个拥抱,虽然它已经是半大的小伙子形象了,可和冥王在一起的时候,仍带着孩子心性。

    “万事小心,采到那空心兰的月下花蕊,就立即回来。”冥王拍拍怀里灵儿的背,温和地笑着。

    “好!”灵儿站直了身子,对着冥王露出最灿烂的笑,下一秒,身子向前移动,手向脑后的冥王挥了一挥,“等我回来!”

    灵儿隐身出了冥界,隐藏了所有的气息,幻化成一个非常普通的男子,驾云向悠然谷而去。灵儿并不知道的是,自它离开冥界开始,黑白无常就一直尾随在它身后保护它。只不过这两位一直以魂魄的形式隐藏着,灵儿根本没有发现。

    冥王这次要它来采的空心兰仅这悠然谷才有。此花形似兰花,奇毒无比,却是一剂绝好的药引。只不过,空心兰平素开的花与月至中天时所开的花毒性不能同日而语,因此,做药引只能要那毒性最毒的月下花蕊。

    但这空心兰非常独特,花期只在深秋,且多数是白日开花,夜晚开放的很少。若再遇到阴天什么的,也没有月下花蕊。因此,这月下花蕊其实是可遇不可求。

    而且,冥王说就算是整个悠然谷也只有不到一百株空心兰,还有一头同样带有剧毒的巨蟒终日看守着这些空心兰。这巨蟒虽不是妖,也不是神,却也有灵气,若有人要盗取空心兰,它必定会与人格斗。

    黑白无常曾在这悠然谷守候过好几次,都没有采到。要么是空心兰恰好没在月下开花,要么是好不容易开了,却因那巨蟒的纠缠,无法及时采摘。因为空心来在月下吐蕊的时间特别短,最多持续五分钟。五分钟过后,花便谢了,药性也就减了大半。

    灵儿在悠然谷附近寻了个无人处,落云走了下来。此时的他看上去就是一个长相极其普通的青年男子,背上背着一个小背篓,手中一把小药锄,一看便是进谷寻药的人。

    进得谷来,灵儿按照冥王观像镜中显示过的位置,直接往空心兰所在的谷地走了过去。此时还是下午,谷中光线尚可,灵儿不多会就找到了。远远地,灵儿就看见那巨蟒在那一丛空心兰周围游动着身躯,不时吐着信子,似乎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冥王给灵儿说过,这巨蟒是不能杀的,否则这一百来株空心兰没了守护者,很容易绝种。所以灵儿不能趁月亮出来之前要了这巨蟒的命,它唯一能做的,便是静下心来耐心等待。

    灵儿屏住呼吸,抬头打量,一纵身飞上了空心兰附近的一棵大树。巨蟒似乎感受到空气的波动,迅速在空心兰里游弋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却也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灵儿上了树,在一个大的枝桠上立住身形,它将背篓和花锄放进了冥王给自己的储物空间,随即背靠在那枝桠上,微闭了眼假寐。

    第一晚,是个阴天,连月亮的影子都找不到,整个悠然谷被一片乌云包裹在其中。灵儿施了个法术,将自己护在那枝桠上好好睡了一晚。第二晚,竟又是个雨天,绵绵的秋雨下了整整一晚,灵儿依旧躲在枝桠上睡觉。

    第三晚,月亮终于从云层中探出了头。灵儿从储物空间里拿出寒冰水喝了些,精神百倍地盯着下方的空心兰和那不停游动的巨蟒。

    月至中天,月光如水,灵儿瞪圆了一双杏眼,却没有看到一朵空心兰开花,心里沮丧到了极点。看来,还要继续等待下去。

    都说等待的滋味是最奇妙的,毕竟,你永远不知道等到的结果是什么。因为有太多的未知数,所以等待的过程也就有了一丝趣味。可在这荒无人烟的悠然谷,在这寒意逐渐加大的深秋,等待空心兰月下吐蕊显然并不是件趣事。

    灵儿失望地低叹了一口气,突然发现,那巨蟒的身下,有一株空心兰轻轻挺了挺花枝。有戏!灵儿眼里掠过一丝喜色,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花蕾。

    慢慢地,那花蕾对着皎洁的明月抬起了头,似一个虔诚的朝圣者,对着月亮吐出花蕊。青白色的花瓣一片片绽开,整个花心吐露在月下。

    就是现在!灵儿手一挥,结界瞬间消失,它的身影从半空中降落下来,左手带着微弱的金光,直直向那花蕊探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