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八章 越搅越多

    ps:这时候一切都应该尘埃落定了……再呼唤一声老天,千万保佑别再裸奔啊!

    而且心里郁闷,明个要去办公室了……

    “咳咳……”鲜血不住的从口里吐出,祝彪嗓子眼的血根本绷不住。他之前硬拼丘图夨受下的伤势造血丹下只是勉强愈合,现在挨了一掌就鲜血涌到嗓子眼上,随后又是跟伊珐的大拼。

    《阴风三命剑》祝彪使出了个全套,《鬼泣三斩》伊珐也一斩不漏的全部劈出,一剑对二斩,二剑对三斩,略有不及,第三剑使出收底……鲜血大口的喷出来,腹内还在不住的翻涌着。祝彪是在军士的搀扶下站起来的,状态栏上,他是重伤!

    但对比伊珐眼下的境况而言已经是好处太多了。刀伤枪眼布满他的身躯,适才还对汉军士卒不屑一顾的他,从不会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毫无还手之力的死在这群自己无视蝼蚁手中。两眼睁得圆大,他死不瞑目!

    城池内,嘈杂声逐渐响亮。

    县衙中,一青一黄两道人影混搅在一起。梁永乐一柄长剑与一名黄袍法师杀的不亦乐乎,都处在一流高手阶层的二人,旗鼓相当。

    而齐秋雨,一柄翠玉刀,在两位师弟的伴随下,正像消防队员一样逐一扑灭一处处火苗。

    可怜这些天神教徒,距离真像只有那么一步,却未能看一眼瓮城。那片不大的区域里,横七竖八的躺倒的都是他们今夜最主要的目标!

    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一步之遥,却错失的是永久!

    视线转到齐秋雨身上。两个二流身手的师弟做帮手,齐秋雨自己更是一流上层,灭杀黑袍法师,那叫一个手到擒来。

    连平城黑夜中的混乱越来越大,大到城池四面守军大感不安,大到夜里休息的千余步骑全体惊醒,大到让外头尸逐拔休的脸笑开了花。

    可是……

    一刻钟后,他所期望的全城引爆并没有出现。甚至于南面监视的射雕儿来报——伊珐死在了城墙上。

    “不会的,不会失败的……”尸逐拔休面色一转初时的笑容,阴沉的都可以滴下水。伊珐死不死他不关心,只要能够在连平城里闹大,只要可以在汉军肚里搅一场,杀进去的十几二十人就是全完了,他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城内的喧哗声只是有点弱,还远没有消失。“自己不会失败的!”双拳紧握,尸逐拔休的指骨都泛白了。

    “王子,我军三面都已经准备妥当,何不现在就……”丘图夨在他耳边低声道。

    尸逐拔休脸上闪过一抹犹豫。现在发起进攻对城内的法师来应该有些帮助?可是另一面,如果城内不彻底的哄闹起来,彻底的乱起来,自己一万来人想要拿下连平,代价也太大了……

    自己要伊珐一行杀进城中,是为了给大军攻城制造机会,可不是以大军攻城来给伊珐一行人制造便宜,这样做岂不是本末倒置了?

    可是,再有一刻钟……

    当城内的嘈杂喧哗声明显逐步缩小的时候,尸逐拔休忍不住了。

    城内的喧哗在变小,只能证明杀进去的法师要完蛋。再等下去,连平全城就要安定了。

    “杀,杀,给我杀上去——”

    除非认下了这个亏,否则,尸逐拔休只能下令攻杀。难道要伊珐一行人的死变得全无意义吗?

    那可是近二十人,还有两个黄袍法师。天神教在大草原上的根基是深重无比,纵然四方法王和中央教廷都不参与政治,但是影响力却是无处不在。…。

    两名黄袍法师、十多个黑袍法师死得其所也就是了,可要是白白牺牲屁用处都没有,尸逐拔休便是小王的身份,也推脱不完干系。

    攻城战开始。

    杀声响镇夜空,刚刚安定的连平县城有重新热闹了起来。

    滚木、礌石还有一捆捆利箭,抬下城墙的伤兵,重新补充上去的青壮。大举进攻的胡骑,可不再囚着六处土坡不放,在六点鏖战不休的同时,一架架云梯也搭上了城头。

    今夜里的厮杀,是东西北三面城墙上的全面攻防。

    但是,祝彪只能老老实实的躺在县衙后院,与同是受了不轻内外伤的梁永乐结伙搭伴。

    伊珐的师弟虽然没有‘鬼泣三斩’,可无法脱身下奋然死斗,也与梁永乐拼了个两败俱伤。

    外面的厮杀充耳不闻,祝彪平心静气,心神如一,细细调理着自己五脏六腑。又是造血丹,齐秋雨即便是从有意结交自己这点上出发他也是个大好人,剩余的两枚丹药,梁永乐和他一人分得了一颗。

    搞得祝彪私下里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伊珐的死没能算到他身上,之前两千余胡虏的处决,祝彪除了少了三点道德值外,也没赚到一点经验一个铜子,但是买几颗‘九花玉露丸’的钱还是绝对有的。

    “噗——”两眼一睁,一口淤血再次吐出。祝彪长长舒了一口气。

    内伤还是内伤,减轻了一些,但距离痊愈还很遥远。只是吐出了这口淤血,胸口的沉闷感一扫而清,感觉上是好了不少。

    冯恩江推门进来,手上端着一盏茶。

    “情况怎么样了?”结果茶盏,祝彪一边润口一边急切问道。

    “罗军侯已经带着左曲上去了。”祝彪之前就有过吩咐,前部兵马听从朱云华调遣。所以,胡骑猛攻的时候,朱云华亲自镇守战事最惨烈的东门,心里不安,就将罗亚修部调到了手中。

    “城里的壮丁呢?上去了多少?”

    “一半人。另外一半人还未动,林大人坐镇城内,组织调度,百姓们都还镇定……”

    ——————我是分割线————————

    居延城到连平县之间的百多里道路上。

    武恒飞亲率的万伍仟兵马已经出发了一整天,可行军才走了强强三分之一的道路,勉强达到四十里。

    这是一个不及格的成绩。因为眼下时空的步军正常行进速度是每日六十里以上。急行军可达百里,强行军可至百二十里!

    路途上,一波波胡骑的前后骚扰,还不时的冲刺吓唬一翻,实在是太影响进度了。

    但是武恒飞并不着急,似乎丝毫不为连平严峻的的战况感到担忧!因为他清楚,距离自己三十里左右的正南方,庄炳灵、黄晟功二人的五六千步骑,正无奈在那里停顿。

    两相汇合后就是两万余步骑,自己以此对战——稽陬的一万来骑,尸逐拔休部的不足两万骑,三万胡骑,还是不成问题的。

    只要缓一缓劲,一切就都好办了。

    泰长郡缠死呼揭箪、安吉郡死缠仆须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