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唯快不破

    第一百三十六章唯快不破

    站起来,一杯酒一饮而尽,哈哈大笑,说道,“不错,看来还是依琳懂我,不过你就放心啦!你姐姐不欺负我就万幸了,哪轮到我啊!”

    仿佛回过神一般,东方依琳嘴里嘀咕一声道,“好像也是诶!”说完,整个人就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这酒一看就是空间外带进来的,甘纯香,当作是自己的酒一般,自斟自饮,一点也不管旁边的东方教主。胆子那是相当的肥啊,不过没有肥胆怎么调戏东方教主?

    复杂的看着一旁同样自斟自饮的东方,她和第二梦都是不折不扣的美女,让人垂涎欲滴的美女,如此美丽的女人,再加上美人计,到了自己这里,怎么就觉得很坑呢?不知道是美人计,一直当个糊涂虫岂不更好?可偏僻就明白了,脑袋一下就通了前后因果,就像自己想要收服现在被令狐冲狠狠教训的田伯光一般收服自己,不过比起田伯光,我是不是幸运点呢,人家用的美人计,还是两个美人计。

    哎!自己一直不去想,一直不愿去回忆,每回忆一次,就觉得自己很烂很衰,这也是对于无情和海棠的救命之恩,当一个人情来还,也是听到让自己乖乖的进天牢,自己也回考虑一下的原因。

    两人就这样谁也不先开口,到是令狐冲恼火非常,要不是空间发布的任务是他狠狠的教训田伯光,他才懒得看沈忘川这个混蛋。你娘勒个皮蛋,都怪你这个混蛋,对着田伯光的腿上就是一剑,刚刚愣住的田伯光被一剑挑飞,嘴上骂道,“令狐冲,你个奶奶的,抢不到老婆就拿老子出气,你算什么男人,有本事就找他单挑去。”

    同样在一旁等着任务完成的人,一听就知道,田伯光要被令狐冲狠狠的削了,现在谁不知道令狐冲被沈忘川当着天下英雄的面,一剑落了面子,你现在让他去单挑,这不是揭人伤疤嘛?不过,他们也乐的看一场好戏,谁让任务要求简单,看着就行,沈忘川来这一定奔着收服田伯光来的,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类似田伯光这类人的都如残魂英灵一般收服。

    听说投生在大汉帝国的一位牛人就想去收服在任职的诸葛亮,过程很是传奇,结果很是悲惨。不过再危险的事也有人去做,军魂龙凌天就去西湖救出了任我行,收服了西湖梅庄四大才子。这个任我行可不是个坏人,不,应该说对日月神教来说不是,因为他在影视大陆是日月神教的副教主,在这里也不例外。现在说不准他就在发布任务攻打五岳剑派呢?至于其中的道道谁又能明了呢?

    之前也是有一群人去参加任务,结果什么好处都没有多得,和那些的选择了阵营得到的奖励一个样,现在他们算是明白了,只要有人把任务主角收服了,奖励照得,所以看戏的心情就更加好了。

    对着田伯光说道,“小田啊,我这个是比较恨什么淫贼的了,有时间去翻墙,还不如直接去青楼呢?那里安全有保障,质量优品,任你挑选,多好!见到这个采花且不负责的人,我一般都是好心的把他送进皇宫的,那里的美女更多。你想不想去?”

    沈忘川,他知道在魔教十长老围攻华山的时候,好像他一个人就解决了十大长老,实力变态的没法说,华山脚下心狠手辣更是没法说,看着他的眼神,如此的平静,如此的心安理得,好像把我给阉了是件大功德一般,貌似阉了他确实是件好事来着。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的老二不是自己的冰冷异样,一个愣神,令狐冲就在另一条腿闪划出一道血痕。

    接续说道,“我家刚刚缺个防止采花贼来光顾的防贼看门管事,你要不考虑一下?”连续被令狐冲伤到,又被沈忘川的话给侮辱,什么防贼看门管事,不就是个看门狗嘛,心中的怒火熊熊燃起,双眼通红,回声道,“防贼看门管事好啊,你就不怕我监守自盗?”

    他把最后的四个字咬得很重,仿佛就想那么做一样,我抬起就杯,微微的敬他,并朝东方努努嘴,示意他看着那先,本来还是红芒闪现的眼睛,瞬间看到东方教主的冷笑,在结合刚刚东方依琳的姐夫,他好像明白些什么了。心里嘀咕,我这次作死的前奏有木有?采她,我的命可没有沈忘川的一样硬啊!

    噗,胸口又中一剑,看着全身流血不止的田伯光,这件事告诉我们大家打架的时候,一定要集中注意力,不能分心,不然会死得很惨滴。就像个疯子一般疯狂使出自己的独家本领,快刀刀法。“小田啊,你看你憋屈不?令狐冲再怎么算也是华山的大师兄,你跟人家比,你就个穷屌丝。再看人家的剑法《独孤九剑》不说大成吧,也有巅峰了,你跟人家比,快刀能快人家的破刀式?你想不想像他虐你一样虐他?”

    嘶,就衣服都被一剑刺穿了,赶紧回道,“想,你又什么办法,你是剑仙沈忘川一定有办法的。你说吧,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回道,“不是说了嘛,我家就缺个看门的,你要不要去,想想你可是万里独行风流潇洒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田田,今天被令狐冲这样不给面子的教训,就像那个什么,什么狗一般教训,哎!真是可悲吧,一代奇侠就这样悲惨的死去,他的风流韵事从此消失于江湖中。”

    看着全身不断的被令狐冲刺穿,在这样下去不用沈忘川教了,自己都快死掉了。大声吼道,“我当还不行嘛!”看着就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般,还真是好笑,眼睛一冷,杀气瞬间笼罩整个空间,寒声道,“你可是要想好了,投于我,可就没有别的心思了,不然后果就是生不如死。”话语如一支利箭直接插进他的心口,他明显的感觉到,答应反悔之后恐怕真的如他所说一般,不过他自己其实上根本没有采花,只是对那些女人用了迷香并扒了他们的衣服而已,在江湖上混了那么多年,他也换一种生活,毕竟自己不可能这样浑浑噩噩一辈子。

    听到沈忘川的这句话,旁边的东方身体一震,仿佛有一个重锤在敲打她的心一般,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手上的酒杯也在不断的摇摆,酒洒满了桌子。他就那么狠我吗?当初好像自己也没有说不爱你,只是想把你请到日月神教当一名长老而已,再说了当初你可是还揉着小梦的,哼!

    田伯光坚定的回道,“可以,我觉定了。”就是那么的一句话,多年之后,在江湖盛传的风流贼田伯光的威名可是一众青年的吹捧的偶像。

    嘴角微微扬起,看着不断在戏谑田伯光的令狐冲,发出一句冷笑,“《孤独九剑》具体是哪个等级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就是知道一点,快,所以在江湖上传出一句话,就作天下武学为快不破。我很是认同的,不过它的诏旨范围就在低中级的武学上可以那么一说。”

    低中级武学,是低武,中武的世界,笑傲江湖原来就属中武等级的世界,不过现在高手都已经突破到金丹期,说明则可以说是高武世界。如此偏低自己所练的《独孤九剑》,令狐冲直接骂人,“沈忘川,你算什么狗屁东西?自称什么剑仙,你不就是仗着自己会一点剑阵装的吗?你以为你又多厉害,你可别忘记了,你现在可是个通缉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对独孤九剑评头论足的。”

    靠,老子还真的没有被人这样骂过,又不是现在用不了功力,还真是要好好的收拾他,脸一抽一抽的,咯咯,只见东方就在一旁笑,仿佛是在笑看你还什么装,现在报应来吧!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过她还是继续笑,整个回雁楼都是她的笑声,两人的动作不仅落在那些作任务的人的眼中,更是落在曲洋的眼中,对此非常惊讶,目光不断的在两人的身上移动。

    “哈哈哈,我可是沈忘川,小田田现在是你立威翻身的时候了。《独孤九剑》不就是有几个破字,以为破就博得大家的同情,我教你几个字,斩,静,空!给我狠狠的弄死他!”像一只愤怒的飞鸟,大声向世界宣告,我要弄死你!

    看到他还没有行动,又忍不住问道,“动手啊,你傻啊!光让他砍你了!”好不容易止住笑声,又一次笑道,“你都还没有给他说什么是斩,静,空。他什么动手,我看是手很冻,哈哈哈!”

    靠!不可以运功,但是消耗一丢丢,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传音道,“他的破刀式,就是洞察先机,先发制人,以起到唯快不破的效果,你的刀法已经足够快了,但是又很慢。说是慢,是因为你的快有时候在做无用功,无功岂不是慢了。动就是快,那么你有是能够达到后发制人,破掉他的先发制人,就必须静,心静,刀静,人静,整个战场都是静的。虐他很容易的。”

    大家的都紧紧盯着田伯光,要知道这个是剑仙前辈在现身说法,要破掉武学上的唯快不破的神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