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九阳真经

    第46章九阳真经

    黑黠眼见杨过好好的站在面前,中心不由得大怒,此刻他依然不知道杨不过的真实身份,只觉这个自己曾几次出手却干不掉的小强,极为恼人,他此时七魂位贯通,武魂已达传说中的至极境界,自以为无敌天下,连那个身份可疑的怪人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边往前走,边在胸前凝成了七道魂力,那笑意透出无比的自信,杨不过不敢大意,之前与黑黠打斗中他已经觉察到黑黠凝魂的手段,同剑气一般杀人于无形,左手聚力,剑气归一,准备随时反击。

    怪人也感到危机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两道不为人知的猩红凶光隐逸在乱发之下,周身泛起的红光中蕴含着与之格格不入的幽暗,一旁的杨不过都无法得知此人认究竟是正是邪。

    黑黠一心要先击杀杨过,对其身旁的怪人毫不在乎,七道凝实的魂力悄然窜出,缓慢而无声息,再无破空之声。会隐藏的才是最狠辣的,单凭这点就已知道黑黠实力的确再进一步!

    七道杀招骗过了杨不过,却没有骗过那神秘的怪人,本是若无其事的黑黠在下一刻不禁瞳孔放大,他做梦也没想到,眼前的怪人不仅窥视到这七道魂力,而且竟不出手,只是上前跨了两步,用身体轻易挡在了杨不过的前面。

    七道魂力隐没的无声无息。

    杨不过哪里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怪人冷笑不语,黑黠却是挂不住面皮,狠狠说道:“你是何人!?”

    怪人不答,毫无征兆的单掌抵在杨不过的小腹,毕竟重伤在身,杨不过尚不及反应,便觉一团热气涌入体内,霎时激起了体内九阴真气的反抗力道,那两股真气在自己奇经八脉里打斗不断,横冲直撞,难以克制。

    杨不过心性单纯,既然知道那怪人救了他,断不会再害他,当即凝神静气,因势利导。他如今本就造诣非凡,而那怪人也的确是在助他,这团阳刚之气将极有分寸,使得杨不过不一会乱行的气息悉数归顺,最终水火相济,刚柔相调,达到了了龙虎交融的绝高境界。

    与此同时,杨不过心下一个念头闪过,“难不成这怪人使得竟是九阳神功!”

    这过程极短,黑黠不知其中奥妙,他也是有伤在身,见那怪人高深莫测再不敢大意,顷刻间,金刚、鬼影、玄冥冰劲全部附体,深厚的魂力凝于双掌,几道残影一闪,忽地冲向前来,杨不过不欲让那怪人牵扯其中挺身上前,危机之中不及细想,眼见黑黠一掌打来,也不顾能否接下这掌,就顺势迎了上去。

    双掌相交,如巨钟半空落地,轰然一响后,还留有雄浑绵长的回音。

    黑黠一击志在必得,不料不仅没有重伤杨过,自己还被震退数步,虽说尚有保留心下仍是大骇,知道那怪人非同小可,思忖自己重伤之身未必是这两人的对手。

    杨不过对黑黠心怀恨意,更晓得与他不能善了,双足踏空欺身上前,先是一道剑气点向黑黠面门,几近同时,左掌贯入刚刚交汇相融的内力急甩而出,一股炙热之极的气流向着黑黠冲了过去。

    剑气固然好破,可那道气流却是暗藏玄机,黑黠只觉那热流中竟然充盈着森冷之意,莫名的阴气轻易透过金刚护体,转眼灌入身体,黑黠虽未觉受到什么伤害,但那种仿若置身于地狱冥府的感觉不断摧毁着他的战意,想再发挥全力已然绝不可能。

    发出此招的杨不过当然深知其中玄奥,心下感激那怪人竟然给他带来如此大的好处,他但见黑黠气色不对,更要把握这难得的时机,意图可以击毙黑黠为死去的众人报仇雪恨。可谓得理不饶人,拼尽全力狂攻猛打,逼得黑黠节节后退。

    黑黠见势不好,不得不发动辟天巨猿真身,在一阵咆哮声中,一个巨猿的虚影将黑黠裹入其中,兽魂真身本来就是魂技中最高等的存在,实现武魂化极后威力陡增,若不是黑黠重伤之体,杨不过即便连同那个高深莫测的怪人一齐出手,也必然命丧于此。

    真身形态下,黑黠先前受到的阴气影响完全消退,所有魂技都得到了极大的增幅,气势急剧上升犹如实质弥漫开来,使得杨不过在这等威压下一连退了几步,那怪人一看不妙,急忙喊道:“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这话杨不过在读金庸小说时,当然看到过,正是《九阳真经》的心法要诀,只是那时他哪里有所谓武功的概念,自然不会悉心琢磨,而且自身武功没有达到一定层次,即便去思考也不会想出个所以然来。可是现在再一听此话,立时有了全新的感悟,他定下心神,兀自不动,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真气飞速流转,左掌挥出,正好迎向黑黠推来的那排山倒海的力道,竟然真的抵住了那一股巨力。

    黑黠怎么也想不明白眼前杨过怎会实力大增,遥攻无果后只得选择拉近距离,他之前左臂已被其斩断,也是仅有一臂,玄冥冰劲聚集左掌,人影霎时一分为六向前冲来。此时黑黠的速度之快,杨不过是远远也比不上的,又哪里还能看清他的身形动作,只是牢记那怪人所说,处变不惊让自身真气尽可能的发挥的极致。

    只听轰的一声,杨不过胸前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却一动未动的站在那里,黑黠只觉自己这掌迎向了奔涌而至的狂风怒潮,不但没有伤到杨不过,反觉自己手掌发麻,九阳神功何等厉害,敌招劲力愈大,反击愈重,除非用更强的力道撕开护体真气,不然攻击之人反受其害。

    九阳神功弹回的劲力牵动了黑黠的伤势,一口鲜血吐出,兽魂真身的虚影晃动已是不稳,他此时再责怪自己大意冒进已经晚了。

    就在这顷刻间,杨不过体内真气激荡,身上玄关悉数冲破,他只觉全身脉络之中,有如一条条冰丝到处流转,既清凉且舒适,黑黠万料不到自己那一掌打的恰到好处,杨不过神功护体反击的同时劲力灌入周身各处,不然靠那怪人而得的九阳真气,又那里会像时下这般生生不息,流转如意。

    来自魂界的黑黠自然不懂所谓的武功,但还是能发觉杨不过气息上的变化,他曾窥视独孤求败与黄裳之战,甚至武界至强者的厉害,而那怪人既然身在混沌碎境之中,定然是与独孤求败和黄裳同级别的高人,重伤之身不宜久战,权衡利弊后黑黠果断使出了吸纳郭靖魂魄后所得的魂技“困龙升天”!

    杨不过只听一声低沉的龙吟声在黑黠体内爆发而出,幽暗的青色光泽在其身上弥漫开来,盘旋的气流不断向外扩展,转眼已经逼到杨不过近前。

    随着新生九阳真气的融入,无我剑气之威再进一步,一道道剑气化作螺旋状围绕着杨不过,与奔涌而来的气流激烈的抗衡。在杨不过身后的怪人见到此番情形似乎又清醒了几分,身体泛起一团赤色的光罩,随着光罩颜色愈来愈深,四周的空气已经变得虚无起来。

    黑黠见那怪人如此,大笑道:“你模样虽然奇怪,倒是一点都不傻啊!”

    此话一出杨不过一下警觉,原来黑黠目标竟然是那个怪人!毫无征兆下,一道浓烈的龙形青色气焰在那怪人脚下喷涌而出,连带着赤色光罩升腾而起,龙吟之声穿云破空,音色铿锵宛如金石,直冲了十数丈之高,在那个过程中,青色气焰撕开了光罩的防御,破裂的赤色光罩好似烟花般在空中绽放,化作碎片接连落下。

    杨不过下意识的一个回头,恰好看到了这发生在瞬间的一幕。

    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且传授自己高深功力的老者似乎就这样死了,怒火中烧的杨不过体内再次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和上次击杀公孙止相比更为强大,黑黠本以为那怪人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才选择先将其击杀,哪里想到这个杨过竟还有如此本领!这一刻他只见杨不过左手爪,而下一刻一个无限放大的巨爪就已经扑面而来,先前布下的盘旋气流早已被轻易冲破。

    刚刚施展出困龙升天的黑黠本就大损魂力,他虽然没有轻视杨不过,但还是被他此刻爆发出的战斗力震慑的无以复加的程度,而他清楚的记得那巨爪明明是黄裳的绝技,惊异之余心道:“怎么这杨过也有如此能力?”

    黑黠堪堪挡住袭来的巨爪,心下刚要一松时,但见一把巨剑立在眼前,在那崩天裂地的气势下已经心胆俱寒,不由得怪叫道:“你……你不是杨过!”

    巨剑无情的劈下,没有给黑黠丝毫反抗的机会就将他吞噬在剑光之中,黑黠生命将逝的那刻,目光中尽是懊悔与绝望!

    杨不过超越自己极限的爆发后,再没有丁点的力气,但与上次相比,至少还可以行动,身后那怪人已经掉落在地生死不知,杨不过咬紧牙关一步一步艰难的走了过去,用体内最后的一丝真气唤起了怪人的一点生气。

    那怪人喘了几口粗气,呓语道:“酒后癫狂,我已非我,不弱于人,可叹可笑。”说罢便再无呼吸,任杨不过如何施救,都再无法挽回他的生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