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六十章 自己的死法

    第一百六十章自己的死法

    杜悦死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是安然的。他没有感受到痛苦,他也没有感受到恐惧。这或许是最好的法子,能够愉快而又安乐的死去还有什么不值得珍惜的呢?

    “你做到了,你自己亲手杀了他”

    东方无忌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他扯下了身上的一块衣襟,不断的擦拭着剑上的血渍,一个剑客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忘了自己的剑,剑就是自己的生命剑也是战斗和抗争的勇气,哐当一声剑已经回鞘。

    他拖着沉重的身体慢慢的转过头来,“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雷啸慢慢道:“因为很早的时候我就收到了消息,杜悦就是杀死千寻的凶手”

    他没有问雷啸知道的原因,因为他不能想到别人,除了东方明珠之外谁也不可能,他的心里也更加佩服东方明珠,他总是未卜先知,总是能够意料到那些难以揣测的事,可是他的心里却生出来了些许不安。

    这莫名的感觉让他不明所以,可是却出现的那么清晰。他突然迈着坚定的脚步向外踏去,他这一踏也踏碎了自己心里的幻想,他突然明白了过来,急速的奔跑来了起来。

    雷啸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追随着东方无忌的脚步也奔跑起来。他们的目标是那么的单纯和简单,这一刻他们摒弃了他们内心所有的芜杂和慌乱,他们此刻已经超出了身体和心理的极限。

    耳畔烈烈风声作响,周围的一切都在急速的向后退去,当他们到的那一刻看到的是那一切是那么的僻静和荒凉,他们眼前的不应该是正义盟而是断壁残垣,这样的感觉让东方无忌心如刀绞,他变得狂躁和不安起来。

    他迫不及待的冲入到了正义盟内,看到的只是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旁边还站着个羽扇纶巾的老人,东方无忌如同疯了一般扑上了地上的人。

    地面上的人就如同睡着了一般,是那么的安宁和清净,东方无忌再也没有法子控制自己的情感,首先在眼睛里形成了雾气然后泪水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掉落了下来。

    他的热泪盈眶并不能换回东方明珠的生命,东方明珠永远不可能活过来,他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冷和僵硬。东方无忌的手抚摸上了东方明珠的脸颊,下颚上的胡须坚硬得扎手,以前那些愉快的回忆历历在目,这也让他更加感伤起来。

    他慢慢的站了起来,拖着疲劳和伤痛的身体看向了背对着他的那个半老的人东方无忌的血液在燃烧,他的骨骼在碰撞,他的肌肉在颤动。他嘶哑道:“这个人是你杀的?”

    那人却置若罔闻,没有任何动作,东方无忌的杀意对他来说好像是没有感觉一般,他的周身被不会被这股别样的东西所干扰,是那么的宁静和纯粹。

    东方无忌被彻底的激怒了,他的手已经扼上了那人的咽喉,他也清晰的看见了那人的脸,那人的脸也是那么的安静,那是对死亡的轻视,他第一次看见这么平静的人。

    “你真的不说?我随手都可以扼杀掉你”

    这时候的雷啸进来了,他目睹了这一切,“我劝你最好别怎么做,杀了他你什么都不可能知道?”

    那人终于开口道:“看来你很清楚,你也比他冷静和理智得多”

    很显然他是对着雷啸说的,雷啸带着微笑点了点头,这是他一贯的冷静和作风。

    东方无忌听闻,松开来了手,不过剑却已经出鞘,顶在了那人的咽喉,只要稍微的向前一点就可以刺穿他的咽喉剥夺他的生命。

    雷啸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里死了人”

    东方无忌不耐烦道:“少废话,到底是谁?是你?那么我就杀了你”

    那人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道:“你这样的人居然是东方明珠最器重的人?不可思议”

    尖锐的剑已经刺穿了他的皮肤,丝丝血液顺着伤口流了出来,只要再稍微用一点点力气那人就会死去,可是他却依旧面无表情,好像现在处于生死边缘的人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你想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东方无忌坚定道:“是”

    “那么我就告诉你”

    原来就在东方无忌走的那一刻瞎子和书生就已经来到了这里,东方明珠也很清楚他和瞎子之间会有一个了解,他早就已经知道了杜悦就藏在正义盟,他一直不拆穿只是为了再恰当的时候让东方无忌离开。

    当瞎子出现的那一刻他并不感觉到意外,就好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漫不经心。

    一张简单的桌子和一壶热气腾腾的茶,东方明珠就静静的站在那里,他看着慢慢进来的瞎子和书生道:“你们来了,快进来坐坐,这是曾经大家最喜欢的茶”

    东方明珠的手没有停下,他在杯子里注入了滚烫的热水,一瞬间茶香四溢。瞎子和书生也没有推辞,他们端起了茶杯,就着泪水喝下了茶,那茶是什么味道?苦涩?还是五味杂陈?

    这或许都不重要,他们是仇敌,他们彼此仇恨彼此已经有了很多年,他们的战斗也有了几十年,他们这一次在一起喝茶竟然不会感受到生涩,反而却多了些温暖和思念。

    瞎子开口道:“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我过得并不好,我很痛苦。每一天晚上都不能安然的睡一觉。你们两个知道我的梦想吗?”

    书生看着这两个人,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如何谈起。东方明珠继续道:“我只想睡一个好觉”

    书生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煎熬,“如果那个时候不是血气方刚,如果那个时候都很冷静就一定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瞎子道:“有些事情本就是难以预料的,谁也没有办法去掌控未来”

    瞎子的声音很沉重,因为他们为这些仇恨已经付出了很多,龙背墙和正义盟的人都死去了很多人,为的只是他们两个人,其实他们的心中也在挣扎,犹如刀姣般的疼痛折磨着他们。

    “你后悔过吗?”瞎子问道。

    东方明珠无奈的笑了笑,“后悔?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有一些事请一旦失去就永远不会回来。我伤害了你们,我也害了她”

    两个人都更加沉重,他们之间的事情让他们陷入了伤感。当年为了一个女人书生和瞎子这一对师兄弟撕破了脸皮,而东方明珠更是用计刺伤了瞎子的眼睛,然后骗取了瞎子的女人,最后知道真相的她无颜面对瞎子跳下了山涧。

    留给了别人深深的痛苦和遗憾,当然她还给他们一人生下了一个孩子,这或许是两个人所得到的安慰。

    他们三个人忍不住潸然泪下,他们的茶已经干了,东方明珠没有继续给他们添茶,东方明珠已经不能动了,他的嘴角流出了黑色的血,书生看见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痛哭起来。

    书生的手抓上了东方明珠的脉搏,东方明珠的身体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他虚弱得道:“没用了,我放在我自己的茶里放的是最厉害的毒药”

    说完之后他倒在了瞎子的身边,对着瞎子道:“我对不起你,我只能用这种方式结束我自己??????”

    “虽然不负责任,可是我却没有办法了”

    “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瞎子的手紧紧握住了东方明珠的手,他的眼睛里再一次留下了浑浊的东西,这是有内心深处发出来的伤感,他手掌中握着的是东方明珠的手,可是手掌中的温度却越来越弱,最后变得冰冷。

    东方明珠死了,他选择了一个最无力的方式,他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忏悔,他毁掉了瞎子的家庭,也破坏了那种亲密无间的兄弟情感,现在他终于解脱了自己。

    以前的东方明珠每一次都会在噩梦中惊醒,现在他终于能够放下心来,他沉沉的睡了过去,睡得那么安静和闲适。

    瞎子的脸上变得更加苍白,他不知道他追求的是什么,当敌人死了他竟然没有任何的快意只有不可言状的痛苦,他对着东方无忌深深的恨意在这一刻也化作了虚无。

    他知道他自己也只不过是回光返照了,他现在只想完成最后一件事情,他并不害怕死亡,他只是希望死的有价值一点,死得没有任何的遗憾。

    他也消失在了这里,可是书生却不愿意离开,他找来了炸药,炸掉了正义盟。东方明珠死了正义盟也没有了继续存在的价值,所以书生决定还觉得继续送东方明珠一程。

    他的话说完了,东方无忌终于放开了手中的剑,缓缓的道:“那么盟主是因为瞎子而死的?”

    “你觉得呢?”

    东方无忌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人死了活着的人应该付出代价”

    “你要杀他?”

    东方无忌正视着书生道:“非杀不可”

    “很好,瞎子说了如果你想要报仇那么你就去龙背墙”

    东方无忌默然转过头去,他的目光如炬,他带着他的剑走上了复仇之路。

    书生就好像没有看见过东方无忌一般,对着雷啸道:“你为什么不去?”

    “我为什么要去?”

    “因为瞎子带走了毕晨”

    雷啸不怒反笑,“一个老父亲在最后的时候跟女儿在一起这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要求”

    书生笑道:“可以放心的将毕晨交给你,因为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