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神剑驱魔录

第一百五十章 拜师

    第一百五十章拜师

    余火过后的老城一片废墟,断壁残垣是这老城留下的最沧桑和最具有说服力的一座城市,就是这座城市昨日才经历了她存在史上最为惊险的一幕,但是她最后依旧存活了下来。

    老城以自身的事情深刻而又饱含哲理的告诉世人应该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算是赢了,千寻深邃的眸子里从新焕发出来对生命的渴望。

    生命恒久,活下去远远比死更来得美丽,活着就是一个播种,成长,开花和结果的过程,他的父母为他播下了种子,所以他没有权利让自己没有结果而平静的殆殁。

    他的父亲在正义盟的手上,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管不顾,所以他应该去承担起那责任,尽管肩膀不宽厚尽管羽翼不丰满,剑胆琴心就已经够了。

    天机老人也揭露了事情的真相,有一天他正在酒庄喝酒的时候,恰巧千门千奴也来到了这里,尖尖的脸颊透露出鬼气,当有人望向他的时候眼神总会出现躲闪。

    他暗暗道:“这个人心里有鬼”

    一个心怀鬼胎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会露出如坐针毡的神态来,因此他格外注意他的举措。

    那一天正是千奴受到了千寻责骂的时候,为了以解心头之恨他选择了用酒麻痹自己。

    一个人喝醉的时候正是最放松和最大意的时候,所以他在朦胧醉态的时候说要让千门家破人亡,天机老人耳膜微动,听得一清二楚,心下大骇,更加注意了千奴的行踪,因为他绝对不能让千门出现一丁点的闪失。

    可是天机老人却失算了,他没有想到千奴会纵火行凶,恼怒之下只得抓住千奴解决剩下的麻烦。

    雷啸听着天机老人的话,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点不同,尽管天机老人隐藏的极深,可是那一双有着神秘的眼睛却无法掩盖那些最深处的秘密。

    雷啸就好像没有才出来一般,依旧听着天机老人谈笑风生,这时候雷啸却冷不丁的大喝道:“你和千家是什么关系?”

    这一声犹如雷霆一般震响在心里,直击到内心最深处,天机老人破口道:“我是千家的人”

    说完之后他的脸上出现了惊骇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无意间说了出来,脸上出现了狰狞的痛苦的表情,随之而来的是他的泪水,泪水无可掩盖的挣脱了眼眶,落在了饱经风霜的脸颊和蓬乱的胡须。

    一旦有东西冲破有理智守住的堤坝时,不可控制的情感就如同洪水如同猛兽一般奔涌而出,任何方法偶不可能拦住它的出现。

    雷啸看见了他脸上的痛苦而又无奈,惊恐而又沉重的表情的时候心中也有了不言而喻的凄楚。

    这是对一个同样不幸的同情,但是这绝对不是怜悯,怜悯是对他的不尊重,而天机老人不仅仅值得敬佩更值得尊重。他或许有着不同于别人的人生经历,可是他却为了某一样的事情而隐藏在心里多年。

    雷啸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可是就是这一份坚持和忍耐就难能可贵了。

    雷啸并不愿意去重提天机老人的旧事,可是为了千寻他却不能不这么做,如今的千门已经千疮百孔,他的内心更是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所以雷啸必须这么做。

    天机老人迟疑了一会儿道:“我本是千家的嫡系,我的名字叫做千机,而千万则是千门中捡起的一个弃婴”

    雷啸道:“为什么他成了千门的大长老而你却流落在外?”

    “他是一个人面兽心的人物,殷切的侍奉家里的所有人,赢得了家里人的认可,可是他却暗中对千门下手”天机老人热泪盈眶的道:“他勾结别人,挟持了千门家主,威胁我如果我不离开千门他就杀了家主”

    雷啸道:“家主就是你的父亲?”

    “是,所以我正是在这时候离开的千门,而他却杀了我的父亲,并亲手掌控了千门中的势力”

    天机老人道:“那时候我也已经净身出户,千万以千门主事人的身份对我发出追捕令,说我是杀害我父亲的凶手”

    他悲怆的身世让雷啸为之动容,他终于知道萦绕在千机心中的事情是什么了,也只有这种弑父之仇才能让他独自饮泣。可是他却流露江湖不仅仅不能复仇反而背上了一个骂名,为江湖所不齿。

    这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千机正是千寻的爷爷,而千万不过是一个龌龊肮脏的贼人,所以他才会对千寻的父亲没有任何情感,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让千寻的父亲去正义盟充当人质。

    这时候一个人影踉跄的出现了,他忍不住悲恸痛苦,千机也一脸木然的看着进来的这个人。

    这个人正是千寻,他也全部听到了他们所有的对话,他的声音波澜起伏谁也无法揣测和明白他在短短的一天经历的情绪,这或许比他活下去的这些年都多。

    他终于控制不住了,奔跑过去将千机抱在怀里,这才是他真正的爷爷,他们有着相同的血液,当他们相互拥抱的时候他们才体会到真实的情感。

    雷啸也为千寻高兴,千寻再也不用承受这种痛苦,他并没有杀自己的亲人,他只不过是杀了一个觊觎和篡夺了千门权利和财富无数年的人,现在他如释重负轻松了下来。

    随着千寻进来的还有毕晨和天亮,毕晨看见这场面感动得落下了泪水,而天亮则高兴的跳了起来。

    雷啸缓缓的走了出去,带着毕晨和天亮走了,他们还有事情要做。雷啸也不必为千寻所担心,因为千寻已经在有了改变,他可以从容不迫的从新树立起希望,重整千门让千门以崭新的方式面对整个江湖。

    当千寻反应过来的时候雷啸他们早已经离开了千门,可是他们的幸福并不会有多长时间,因为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正在默默的看着他们发生的一切,当然此刻他们是幸福的。

    “你觉得我们这时候走真的很合适?”毕晨问道。

    “他们这时候需要时间去面对这一切,他们的千门想要强大就必须独立起来”

    “可是他们的路途会很艰难,他们已经一无所有,除了有千机和千寻两个人之外,他们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

    雷啸提醒道:“你不要忘了他是千寻,他一定有能力建造成一个在武林中有所建树的千门。

    当然雷啸还有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相信千寻,他更相信自己,相信他并没有看错千寻。

    “我相信千寻叔叔”天亮不失时机的对着毕晨道。

    毕晨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缓缓道:“我们也相信他”

    这时候的日头已经升了起来,炙烤着大地,似乎想要将大地化为乌有一般,街道上只有稀稀拉拉的人在走动,几只流浪的狗也躲在了屋檐下。

    雷啸他们三人一行也走进了一间客栈,去躲避盛夏恶毒而又火辣的阳光。

    当他们上楼的那一刻毕晨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恐,她委实不愿意在这里看见他,可是她却不能走,因为毕晨清楚的知道只要是他想留下的人并没有多少人可以离开。

    此刻那人坐在桌子上,可是他的气息已经将他们三个人完全锁定,雷啸却全然不惧,他坚定而又勇敢的抓住毕晨的手走上了阶梯,天亮还是一脸的天真,他对于外界还没有熟悉的认知,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和好奇。

    他的小脑袋在毕晨的怀里蹭来蹭去,小孩的天性在此刻一展无遗。

    雷啸拉着毕晨径直向着那人走去,毕晨有一些不愿意可是雷啸的眼神却很坚定,毕晨也跟随着雷啸而行,他们就这样跟黑衣人坐在了一张桌子之上。

    让人奇怪的是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杀气,脸上只有一脸的慈祥,雷啸没有说话,可是气氛却异常的平静。

    旁边的桌子上不断的传来喧嚣声,喝酒的划拳的混在了一起跟雷啸这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雷啸和高翔依旧不为所动,可是天亮却活泼好动,他慢慢的挣脱了毕晨的怀抱,爬到了那人的身上,饶有兴致的去扯那人的胡须。

    天亮的动作将毕晨吓出了一声冷汗,因为毕晨知道眼前的高翔是那么的冷血凌厉和深邃,她害怕高翔一不高兴对着天亮做出什么事情来,此刻的毕晨面色焦急,她恨不得站起来去阻止,可是雷啸却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手上传来雷啸的温度,尽管雷啸莫名其妙可是看见他脸上平淡的表情产生了难以言喻的信任,各种复杂的心情充斥了她的内心。现在她除了渴求高翔不要生气之外没有了任何的法子。

    雷啸对此似乎并不在意,他已经叫了小二上传饭菜,而他则饶有兴致的喝起了茶。

    高翔的动作让他们松了一口气,本来应该拿剑的手此刻抱住了天亮,本来寒冷的脸此刻却堆满了笑容,尽管那笑容很坚硬可是出现在高翔的脸上已然不易。

    他抱着天亮,任凭天亮去摸着他的胡须,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从未有过的笑容,这样久违的笑容出现在高翔的脸上让他容光焕发。

    “我要带他走”

    “可以”

    “很好”高翔说完就抱着天亮离开,他似乎知道毕晨的担心,开口道:“小姐请放心,我还会另外一套剑法”

    他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那一套剑法不是他练得那样,是充满着正义的剑法,那一套剑法也将会传给天亮。

    当提到剑法的时候雷啸的身体有轻微的颤动,这也无疑勾起了他的往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