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第497章 大结局(8)

    虽然错过了些年头,可终是被他追到了。

    想到这里,他眼神不自觉地看向观众席上的金玉叶。

    他想,他们最应该感谢的,是她!

    是她让星悦恢复了容颜,让她重拾自信,让她走出昏暗的屋子,自信傲然地站在世人眼前,亦是她帮助星恺夺回属于他们的东西,将他们从受制于人的逆境中解救出来。

    不管世人对她如何评价,他们这些跟在她身边的人却清楚,她是个有原则性,讲道义的人。

    她坏,坏的有格调,身在黑道,却从不允许他们涉足毒品,她心狠手辣,可那是对待敌人,她有钱有权,绝对可以称之为人上人,却从不在他们面前端架子,常常和他们打成一片。

    他们帮她做事,所得到的,远远超越了自己应得的那部分。

    也许这就是她的独特魅力吧。

    一个女人,能有如此手腕和心胸,他是敬佩的,也难怪星恺这样一个孤傲的男人,心甘情愿唯她所用,虽然嘴里老是妖孽,变态的叫,可是,他也是最维护她的人。

    脑中思绪翻转,他的新娘已经到了眼前,倪星恺将倪星悦的手交到他手中,“小圆子,我宝贝妹妹交给你了,你若待她不好,我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不愧是黑道头子,威胁人的话,说得那叫一个顺流儿。

    江源笑了笑,“行,真有那一天,不用你扒皮抽筋,我自个儿切腹赎罪。”

    倪星恺看了眼倪星悦,眼里闪过一丝安慰,他笑着,凑近江源耳边低语,“刚才使劲儿盯着那妖孽瞧做什么?她可是非雏儿不要的!”

    江源一愣,瞟了眼他裤裆,露出一个狐狸般的笑容,亦是低语,“如果不怕被那几个男人揍得连爹妈都不认识,以你的条件,倒是可以去竞争一下,对了,我听说当年你的菊花差点被她攻占?有没有这回事儿?”

    宁星恺浑身一僵,想到几年前那次惨绝人寰的疗伤,到现在背脊还有些发寒,“丫的,待会儿再收拾你!”

    牧师千篇一律的誓词在庄严神圣的教堂响起,男女双方一句“我愿意”,新郎新娘互相交换戒指,礼成,新郎吻新娘……

    几句话的功夫,却是一辈子的责任与归宿。

    人道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可又怎么能够否认,其实它也可以说成是另一段爱的旅程的开始,端看你以什么态度去对待它。

    金玉叶瞧着,嘴角的笑容晕染开来,她看了眼一左一右两个男人,“想结婚吗?”

    金世煊和流骁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和你?”

    金玉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难道你们还想和别人?”

    两个男人笑了,再次一口同声,“想!”

    这女人性子有些恶劣,不问清楚,他们若是回答“想”,那她来一句“行,改天找个女人和你们结”,那他们要郁闷死。

    教堂这边结束,新郎新娘做着婚车去了酒店的,金玉叶和一众宾客们当然也不例外。

    南壡景那辆特拉风的黄金跑车,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脱离了被冷落的命运,开离了车库。

    由金玉叶的敞篷跑车开路打头阵,她后面是婚车,而婚车后面,是一条长龙般的车队,清一色的百万豪车,如此大的阵仗,让路人忍不住驻足围观。

    要到酒店,车队必须要通过京都的主干道,然而,冤家路窄的戏码上演了。

    在一个拐弯的十字路口,两方人马对上了,一方是清一色的豪车,一方是牛逼哄哄的军车。

    车头对车头,一个左转弯待转,一个右转,然而,要转进的,却是同一条道。

    军车里,开车的吴良看着对面开车的人,惊悚了。

    在有些地方,同一个村子里,同一天婚嫁的,要么是两家商量好时辰,避开碰头的现象,以免喜冲喜,抵消了彼此的福分,万一遇到了,就由新娘下车,双方彼此互换礼物,表示互相祝福。

    最野蛮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直接压过对方,争取上游路,在古代的时候,就是轿夫努力将花轿抬到最高,谁高,谁就赢了,抢了福分,而输的那方,虽说同样是喜事,但始终有些不吉利。

    当然,这些都是迷信的说法,而恰巧,在京都,基本有一半的人信这个。

    雷家举行的是中式婚礼,新郎直接将新娘接去酒店,然而,今天去夏家接新娘的,却是雷钧桀,由他代劳接到酒店。

    吴良看着对面的车子,有些拿不定主意,“桀少,这咋办?”

    “我们比他们先一步转,可以压过他们!”

    雷钧桀没说话,一袭白色婚纱,面容美艳不可方物的夏绱便出声道。

    雷钧桀桃花眼斜睨了她一眼,再看看对面那辆几乎能将人眼睛给闪瞎的跑车,嗤笑一声,没说话。

    这边,倪星恺当然也看到了这种情况,他开的也是敞篷跑车,直接冲前面的金玉叶嚷嚷,“妖孽,今个儿就看你表现了,你丫要是输了,我……”

    后面的话没容他说完,红绿灯交替的瞬间,前面的车唰地一声,一个漂亮的转弯,便已经驶入了主道,后面的车随之跟上。

    “嘘!好样儿的!”

    倪星恺吹了声口哨,油门一踩,迅猛地跟上车队。

    而此时,对面的吴良却是傻眼了,“呃,他们闯红灯!”

    夏绱气的脸都白了,“你倒是赶紧开啊!”

    然而,任由他吴良车技再好,车子性能再强,也跑不过人家的顶级改装版跑车,而且,人家那是玩命似的抢法,他这个老实巴交的人也抢不过,最最重要的是,他也不敢跟那位爷抢啊。

    哧——

    华丽骚包的跑车在酒店门口停下,后面的车队亦是纷纷停了下来。

    金玉叶下车,他脸上戴了一副茶色的墨镜,一张阴柔俊美的脸张扬而透着丝丝神秘感,她来到倪星悦他们的婚车前,替他们拉开车门,“今个儿天大地大,新郎新娘最大,江源,你给抱上去哈!”

    江源笑了笑,将手中的一大捧玫瑰花交给伴娘张小涵,“那是必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