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第361章 爷不怕死,因为黄泉有你(1)

    三月二十九日,恰逢周六,天气晴。

    一大早,各大媒体与新闻都在报导昨晚的枪战与爆炸事件,这个大的事,就算再大的权势都不可能压的下去。

    再一次,冷魅红了。

    这次仅仅是财经和八卦新闻,更是牵扯到了社会新闻。

    同仁医院被堵得水泄不通,各报记者都想要抢第一手新闻,警察三番四次造访,想要了解事情内幕。

    然而,不管是警察还是记者,没有一个人入得了他们所在的住院楼层。

    金家餐厅,一家人正在吃着早餐,一向难得在家的雷谨晫今天也坐在他专属的位置上,客厅的电视正在播放着早间新闻,主播员的报导,让一家人都停下了筷子。

    “昨晚深夜23点03分,东区郊外发生激烈枪战,至十八人死亡,一辆布加迪威龙发生爆炸,现场并没有发现车主的踪迹。”

    “根据沿路监控显示,布加迪威龙车牌为XXXX,而车主正是金融界和商界的话题人物冷魅,其他死者,身份不明,另外,根据追踪调查,一辆XXXX牌照的保时捷和XXX莲花跑车紧追其后,目前,案件正在逐步调查中,本台最新资讯报道。”

    “钧桀这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

    雷战重重地放下筷子,一张老脸布满了怒容。

    “爸,是不是碰巧?”

    乐梅一向为儿子说话的,在她心里,儿子在女人方面虽然浑了点,但一般的事,他心里还是有分寸的。

    雷战冷哼一声,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咔嚓!”

    厚重的大门被人推开,随之而来的是帮佣刘嫂和善的声音,“桀少爷回来啦!”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门口,乐梅第一时间离开座位,奔至雷钧桀面前,见他胡子拉碴,面容疲惫,心下一阵疼惜,“钧桀,你有没有怎么样?”

    母亲永远都是母亲,不管孩子做了什么,她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孩子的安全。

    “妈,瞎紧张什么呢,没什么事!”

    雷钧桀将外套放在一旁,车钥匙也仍在茶几上,亲昵的揽着乐梅的肩,往餐厅走。

    “钧桀,昨晚到底是怎么个事?”

    这时候雷谨强亦是严肃地出声问。

    虽然新闻报导上没有指名道姓,但是钧桀的车牌号,京都有眼力见的人,哪个不知道。

    “有什么事等我填饱肚子再说,饿死了!”

    话落,他便不再理会几双或怒或担忧的眼睛,埋头与餐桌上丰富的早餐应战。

    “钧桀,叶丫头这事也过去了,要不中午让她过来一起吃顿饭?”

    夏元琼状似无意地出声。

    雷钧桀咀嚼地动作顿了顿,桃花眸微闪,接着若无其事地道:“奶奶,她身子不怎么爽,改天吧!”

    餐厅里没人再说话,一顿早餐,在沉默中结束。

    饭后,雷钧桀被叫进了书房拷问是必然的。

    书房里,雷战依旧是一脸的威严与肃冷,身上散发着属于军人和上位者的铁血与捉摸不透,“昨儿个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个孙子,他不说十分了解,但性子还是知道的,某些事,他懂得轻重,更懂得怎样处理。

    若真只是凑巧碰上了,那么依他的敏锐程度,绝对会第一时间避开,而不是掺进混战中。

    雷钧桀扶了扶额,脑子里理智与个人情绪做着斗争,最终他选择了隐瞒,简言意骇地解释,“见他被人围杀,以前他帮过我几次,最后就那样了?”

    “你跟那男人很熟?”

    这次出声的是雷谨晫,不知是不是出于职业的敏感,他想到前几次的相遇和他诡异的住处,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却又说不上来。

    雷钧桀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很想笑,而他也确实笑了,只是那笑容与他一贯的戏谑邪笑不同,似乎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嗯,算是很熟!”

    未婚夫妻,能不熟吗?

    只是,充其量,也只能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罢了,相对于他,二叔比他更熟才对。

    一个全身心爱着的女人,经常一张床上翻滚过,做着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的女人,可他却不知道她的一切。

    有时候,他都替二叔悲哀。

    一个在军队,在弟兄们面前顶天立地的男人,却搞不定一个女人。

    雷钧桀敷衍似的解释了下,雷战也问不出什么,只是吩咐他注意身份什么的,便出了书房。

    回卧室洗了个澡,清理了下自己,雷钧桀便蒙上被子,倒床就睡。

    按理说,昨晚折腾了一夜,他应该很快便能入眠才对,然而,躺在床上两个小时了,翻来覆去地,就是睡不着。

    睁着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看着天花板,脑子里都是他坚忍冷静的表情和那种不顾一切相互倾心的神态。

    他很清楚,他对那个女人,曾经最多的想法就是,那样的极品尤物,床上一定很爽。

    也就是,他对她仅有的想法,就是下半身。

    当他们订婚,且得知她与二叔有一腿时,他连将她弄上床的想法都没了。

    然而,就在昨晚,看着那张不算特别熟悉的俊脸,看她那不属于一个女人该有的沉着与冷静,他二十几年来都飘忽不定的心,像是被注入了一种能量,好似找到了目标,找到了归属。

    那一刻,他突然很羡慕她那个所谓的‘哥’能被她如此珍惜重视,他想,被她放在心底的人,一定很幸福。

    而他也想要这种幸福,想要被她放在心底。

    呵,明明是同一个灵魂,可是,女人的她,他没感觉,男人的他,感觉却那么强烈。

    妈的,他这是有病吗?

    烦躁地掀掉被子,下了床,去客厅喝了杯水,路过二叔书房时,脚步顿了顿,抬手,叩门!

    “进!”

    一个字,独属于他的简洁。

    一个不喜欢麻烦,不喜欢风花雪月钢铁一般的男人,却稀罕上了一个麻烦的女人。

    这世界该有多玄乎?三月二十九日,恰逢周六,天气晴。

    一大早,各大媒体与新闻都在报导昨晚的枪战与爆炸事件,这个大的事,就算再大的权势都不可能压的下去。

    再一次,冷魅红了。

    这次仅仅是财经和八卦新闻,更是牵扯到了社会新闻。

    同仁医院被堵得水泄不通,各报记者都想要抢第一手新闻,警察三番四次造访,想要了解事情内幕。

    然而,不管是警察还是记者,没有一个人入得了他们所在的住院楼层。

    金家餐厅,一家人正在吃着早餐,一向难得在家的雷谨晫今天也坐在他专属的位置上,客厅的电视正在播放着早间新闻,主播员的报导,让一家人都停下了筷子。

    “昨晚深夜23点03分,东区郊外发生激烈枪战,至十八人死亡,一辆布加迪威龙发生爆炸,现场并没有发现车主的踪迹。”

    “根据沿路监控显示,布加迪威龙车牌为XXXX,而车主正是金融界和商界的话题人物冷魅,其他死者,身份不明,另外,根据追踪调查,一辆XXXX牌照的保时捷和XXX莲花跑车紧追其后,目前,案件正在逐步调查中,本台最新资讯报道。”

    “钧桀这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

    雷战重重地放下筷子,一张老脸布满了怒容。

    “爸,是不是碰巧?”

    乐梅一向为儿子说话的,在她心里,儿子在女人方面虽然浑了点,但一般的事,他心里还是有分寸的。

    雷战冷哼一声,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咔嚓!”

    厚重的大门被人推开,随之而来的是帮佣刘嫂和善的声音,“桀少爷回来啦!”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门口,乐梅第一时间离开座位,奔至雷钧桀面前,见他胡子拉碴,面容疲惫,心下一阵疼惜,“钧桀,你有没有怎么样?”

    母亲永远都是母亲,不管孩子做了什么,她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孩子的安全。

    “妈,瞎紧张什么呢,没什么事!”

    雷钧桀将外套放在一旁,车钥匙也仍在茶几上,亲昵的揽着乐梅的肩,往餐厅走。

    “钧桀,昨晚到底是怎么个事?”

    这时候雷谨强亦是严肃地出声问。

    虽然新闻报导上没有指名道姓,但是钧桀的车牌号,京都有眼力见的人,哪个不知道。

    “有什么事等我填饱肚子再说,饿死了!”

    话落,他便不再理会几双或怒或担忧的眼睛,埋头与餐桌上丰富的早餐应战。

    “钧桀,叶丫头这事也过去了,要不中午让她过来一起吃顿饭?”

    夏元琼状似无意地出声。

    雷钧桀咀嚼地动作顿了顿,桃花眸微闪,接着若无其事地道:“奶奶,她身子不怎么爽,改天吧!”

    餐厅里没人再说话,一顿早餐,在沉默中结束。

    饭后,雷钧桀被叫进了书房拷问是必然的。

    书房里,雷战依旧是一脸的威严与肃冷,身上散发着属于军人和上位者的铁血与捉摸不透,“昨儿个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个孙子,他不说十分了解,但性子还是知道的,某些事,他懂得轻重,更懂得怎样处理。

    若真只是凑巧碰上了,那么依他的敏锐程度,绝对会第一时间避开,而不是掺进混战中。

    雷钧桀扶了扶额,脑子里理智与个人情绪做着斗争,最终他选择了隐瞒,简言意骇地解释,“见他被人围杀,以前他帮过我几次,最后就那样了?”

    “你跟那男人很熟?”

    这次出声的是雷谨晫,不知是不是出于职业的敏感,他想到前几次的相遇和他诡异的住处,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却又说不上来。

    雷钧桀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很想笑,而他也确实笑了,只是那笑容与他一贯的戏谑邪笑不同,似乎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嗯,算是很熟!”

    未婚夫妻,能不熟吗?

    只是,充其量,也只能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罢了,相对于他,二叔比他更熟才对。

    一个全身心爱着的女人,经常一张床上翻滚过,做着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的女人,可他却不知道她的一切。

    有时候,他都替二叔悲哀。

    一个在军队,在弟兄们面前顶天立地的男人,却搞不定一个女人。

    雷钧桀敷衍似的解释了下,雷战也问不出什么,只是吩咐他注意身份什么的,便出了书房。

    回卧室洗了个澡,清理了下自己,雷钧桀便蒙上被子,倒床就睡。

    按理说,昨晚折腾了一夜,他应该很快便能入眠才对,然而,躺在床上两个小时了,翻来覆去地,就是睡不着。

    睁着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看着天花板,脑子里都是他坚忍冷静的表情和那种不顾一切相互倾心的神态。

    他很清楚,他对那个女人,曾经最多的想法就是,那样的极品尤物,床上一定很爽。

    也就是,他对她仅有的想法,就是下半身。

    当他们订婚,且得知她与二叔有一腿时,他连将她弄上床的想法都没了。

    然而,就在昨晚,看着那张不算特别熟悉的俊脸,看她那不属于一个女人该有的沉着与冷静,他二十几年来都飘忽不定的心,像是被注入了一种能量,好似找到了目标,找到了归属。

    那一刻,他突然很羡慕她那个所谓的‘哥’能被她如此珍惜重视,他想,被她放在心底的人,一定很幸福。

    而他也想要这种幸福,想要被她放在心底。

    呵,明明是同一个灵魂,可是,女人的她,他没感觉,男人的他,感觉却那么强烈。

    妈的,他这是有病吗?

    烦躁地掀掉被子,下了床,去客厅喝了杯水,路过二叔书房时,脚步顿了顿,抬手,叩门!

    “进!”

    一个字,独属于他的简洁。

    一个不喜欢麻烦,不喜欢风花雪月钢铁一般的男人,却稀罕上了一个麻烦的女人。

    这世界该有多玄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