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第133章 订婚宴(3)

    耳边气息灼热,粉嫩的耳垂被人含进口中,压低的磁性嗓音在耳边响起,“小妖精,好本事呢,才上了老子的床,又爬上了钧桀的床!”

    金玉叶眉心跳了跳,丫的,披着人皮的狼,衣冠禽兽,各种道貌岸然啊,表面上一副冰山面瘫脸,威严十足的样子,内心是各种骚,各种浪,某个东西都顶着她屁屁了!

    心里各种诽腹,声音却是怯生生道,“二叔,你说什么呢!”

    “还装?是不是要老子扒了你衣服,你才肯承认?”

    说话间,他的宽厚有力的大掌狠狠捏了她胸前一把。

    金玉叶疼得“嘶”地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气,然而,声音还没出口,嘴巴及时被一只大掌捂住。

    碧眸幽光一闪,她张开尖利的贝齿,在他手上狠狠咬了一口,同一时间,她的耳垂传来一阵刺痛,接着又是一阵酥麻,“小狐狸,你可是老子看上的女人!”

    金玉叶深吸一口气,突地伸手向身后抵着她的某物袭去,感觉到他身子一僵,呼吸也重了一分,她艳丽的唇勾起,继而,手心用力一捏。

    嗯!

    一声极度压抑的闷哼在黑暗中响起,恰巧这时候“啪”的一声,电梯里的灯亮了,里面的一切,一幕了然。

    只是,某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早已站立一旁,双手插在裤袋里,面上,呃,面无表情,只是那脸色,却是阴沉的可以。

    电梯开始运作,从熄灯到亮灯,也只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

    雷瑗瑗看到被挤到角落里的小大嫂,见她脸色不怎么好,语露关心,“小嫂子,你没事吧!”

    金玉叶敛下神色,不着痕迹地整理了下礼服,语气温软道:“没事!”

    雷谨晫盯着她的后脑,恨不能将她的脑袋盯个洞出来,娘的,她没事,他有事,蛋疼啊!

    后面没再出什么状况,电梯上升,直至十八楼。

    主角的到来,让热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同时也表示宴会开始。

    金玉叶手臂放在雷钧桀的臂弯上,两人脚下踏着红毯,在万众瞩目下相携着进场。

    金玉叶身上是一袭银白色的鱼尾礼服,整件礼服由银线勾勒,无数颗小小的碎钻就像是鱼身上的鳞片,在灯光的映照下璀璨夺目,光芒四射。

    衣美,人也美,贴身的鱼尾设计将她高挑的身材,完美的曲线展露无余,长长的裙摆及地,华贵而妖娆。

    本就精致绝艳的脸庞在彩妆的修饰下,更加的艳光四射,那一双独特的碧眸犹如一汪碧泉,水媚迷人,妖冶潋滟的红唇笑容恰到好处,眉心上那一颗偌大的紫钻额饰习习生辉。

    此时,她是美的,美得奢华,美得夺目,她身上那股无与伦比的高贵,和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大气让人忍不住生出一股膜拜之心。

    她如此出色,雷家当然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孙差到哪里去。

    一旁的雷钧桀同样的俊美不凡,深紫色的纯手工制作西装,粉色的衬衫,红色的领结,不论是西装还是衬衫上,每一粒扣子都是纯粹的钻扣。

    将近一八五的修长身材在西装的衬托下,高大,峻挺,站在身材高挑的金玉叶身边,也不见逊色。

    所谓金童玉女,这两人当之无愧!

    只是背地里是怎样,恐怕也只有两个当事人清楚。

    此时,现场是安静的,针,落地可闻。

    众人都呆呆地看着相携的两人,眼神有惊艳,有惊叹,也有咂舌,当然,也有羡慕与妒忌。

    惊艳于女主角那无双容颜,惊叹于她那优雅端庄,大气高贵的气韵,咂舌于她身上那奢华无比的礼服。

    这样的排场,这样的重视程度,又怎么会不让那些名媛们羡慕妒忌呢?

    时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之久,却也只是片刻的事。

    眨眼间,两人已经站在红毯的尽头。

    “两位准新人已经入场,现在有请双方长辈雷老先生和金老先生为准新人证婚!”

    司仪甜美的声音响起。

    众位宾客们也从那种极致的视觉享受种回过神来,接着便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红光满面的雷战和金晫鹏两人在一片掌声中上前。

    已经站在人群中,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的雷谨晫看着不远处那对耀眼的男女,心绪乱成一团,灼亮的眸子复杂而懊恼。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他已经没办法阻止,可是,让他眼睁睁看着曾经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成为他的侄媳妇儿,他又觉得万分不痛快。

    其实,这会儿不痛快的又岂止他一人?

    隐身在角落里喝闷酒的金成睿,站立在人群中观礼的夏奕,这两个亲临现场的人,同样不痛快。

    不远处,两个准新人在两个老头子的见证下,开始交换订婚戒指。

    现场的气氛庄重而浪漫,偌大的宴会厅只有悠扬轻缓的配乐声,双方戒指套上,同时,“嘣”地一声脆响,某大首长手中的酒杯被他硬生生捏碎。

    这一声响,本不算响亮,可是在安静的氛围中,倒是显得有些特别了。

    众人的视线不自觉地移向声音的来源处,只是那里,除了碎了一地的玻璃和被红酒浸湿的地毯,什么也没有。

    这点小意外并没有影响什么,准新人交换戒指,订婚典礼也成了,接着便是由二人开舞。

    所有的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此时,宴会厅的隔离阳台上,金成睿迎着寒风,靠在栏杆上抽烟,透过玻璃窗,他看着里面笑语宴宴,张弛有度,如鱼得水的女孩,心再一次不可抑制地抽了抽。

    今天她真美,只是这种美,她不是为他展现,这辈子,也不能为他展现。

    苦苦的味道在嘴里散开,奔至喉咙,滑过心尖。

    有时候他对她可以说是恼的,是恨的,恼她的刻意勾引,恨她的无情无心。

    若不是她的刻意引诱,一向循规蹈矩的他,又怎么会荒唐地爱上自己的亲侄女?以至于弄到现在这般,爱而不得,恨而不能,放不下,忘不掉的悲苦境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