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第119章 我看到柳逸了(2)

    和她走得近的同学,也只有夏奕和流骁。

    挂了电话,金玉叶随手拨了夏奕的手机,那头很快传来夏奕惊喜又轻快的声音,“叶,叶子!”

    “嗯,饭吃了吗?”

    金玉叶深吸一口气,声音听不出任何异样。

    “正,正在吃,你……呢?”

    “还没,吃饱点!”

    简单两句对话,金玉叶便掐断了手机。

    医院里,夏奕看着手机,大大的眼睛眨了眨,感觉莫名其妙,特意打电话过来,只为了交代他吃饱点?

    这头,金玉叶挂了电话,碧色的眸子闪过一抹凛冽的寒光,夏奕没事,那么,被绑架的人,也只有流骁了。

    “什么事?”

    金成睿瞧着她脸色不对劲,挑了挑剑眉,沉声问。

    金玉叶勾了勾唇,扯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来,外泄的情绪早已收敛,她将怀里的小金交给他,语气不显山不露水。

    “四叔,我有个同学开派对,让我过去玩玩,你先带着小金回去,到时候我自己回家!”

    金成睿也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他伸手拉住她的手肘,阻止她欲走的步伐,“到底什么事儿,说!”

    尽管她掩藏的极好,可刚接起电话那会儿,她的异样,没逃过他的眼。

    金玉叶神色微敛,心底渐渐升起一股不耐,她真心不喜欢这种感觉,放不开手脚的感觉,尽管只是出于关心,可这种关心于她而言,不太舒服。

    啜了口气儿,她脸上的笑容淡了不少,碧色的眸子透着一股凉薄,“四叔,以后我出去约个会,是不是也要向你报备?”

    金成睿放手了,她眼底的凉薄和不耐刺得他眼睛生疼,没心没肺的话语更像是在他心里抽鞭子似的。

    在她明明知道他心思的情况下,居然还说这样的话,这要是多无情?

    杨琳一直站在一旁,她看着那女孩高挑靓丽的背影,再看看身旁男人紧绷的俊脸和阴沉的脸色,心微动,圆圆的杏眼闪过什么一抹深思。

    习惯性地撩了撩俏丽的短发,脸上的笑容明艳端庄,神情落落大方,完全没有因为上次的事而有半分尴尬扭捏之色。

    “金大哥,她是你侄女儿吧,十七八岁的孩子都有些叛逆,你也别往心里去!”

    金成睿敛了敛情绪,冷峻刚毅的脸庞面无表情,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刘东在外面,我会让他负责送你去医院!”

    话落,他也不待美人反应,阔步离开。

    刘二愣被留了下来负责带美人去医院,金成睿驾着车,往刘东指引他的方向去找金玉叶了。

    北郊,顾名思义,京都北的郊区,那里厂房居多,不过,由于旁边一条贯穿半个京都的阳河被那些工厂里排出的废弃物污染,因此,环保局已经封了这里的工厂,这里已然成了一片荒无人烟的三不管地段。

    一个小时,从市区到这里,时间不算紧迫,但也不充裕,电话里的人给她一个小时,显然是在暗处观察她的。

    “小姑娘,就是这里了!”

    出租车在一排排斑驳的厂房前停住,金玉叶付了车钱下车。

    冬天,白天短,夜间长,此时临近七点,天已经黑麻麻一片,脚下的积雪被踩的兹兹作响,呼啸的寒风拂面,四周的黑暗就像是一张血盆大口,要将人吞噬一般。

    金玉叶碧色的眸子泛着幽幽寒光,玫瑰色的棱唇勾起一抹凛冽森寒的弧度。

    她拿出手机照明,地下的积雪一步一个脚印,上面还有一排凌乱的没有被雪覆盖的脚印,显然不久前刚有人走过,四号仓库,不用她刻意去找,跟着脚印走,就可以直达。

    十来分钟的时间,她在一座废弃的仓库停下,铁锈斑斑的铁门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四字,破碎的细缝里,透出丝丝微弱的亮光。

    嚓嚓嚓——

    厚重的铁门被她踹的嚓嚓响。

    不久,铁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一个高大壮硕,脸上有一条狰狞刀疤的男人出现在她眼前。

    贼目四望,见周围果真只有她一人,那张上对不起天地,下对不起爹娘的脸立即露出一抹淫邪恐怖的笑容,“小美人,进来吧,我们可是等你很久了!”

    金玉叶唇角笑意森凉,她不言,动手脱了身上厚厚的羽绒外套,里面是一件紧身的高领羊毛衣配着一件小马夹,高挑完美的身段展露无余。

    刀疤男的贼目更亮了,眼神更加猥琐了,嘴里就差留下哈喇子。

    随着她进入仓库,厚重的铁门砰的一声,关上,落栓。

    “兰姐,大小姐,人来了!”

    里面很空旷,零零落落几个油漆桶东倒西歪,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郁的铁锈腐朽的难闻味道,呼啸的寒风透过从破败的棚顶灌进来,吹得人身上发寒。

    金玉叶碧色的眸子扫了眼四周,最后落在她的对面,被刀疤男称之为兰姐和大小姐的两个女人身上。

    一张木质的椅子,某位大婶级别的女人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她身边坐着某个说她父母集体偷情的奇葩同学,不过,此刻她身下坐着的是轮椅。

    二人身边站了十多个状似保镖一般的魁梧壮汉,而她要找的人,则是被悬吊在铁架子制成的悬梁上,麻绳的那端被两个壮汉拉在手里。

    他身上的白衣脏污不堪,衣角上还有水滴出来,身子瑟瑟发抖,显然,此时他浑身湿透,寒冬腊月,浑身湿透,冷风肆虐,这样的‘刑法’,不可谓不狠。

    一番打量查探,也只是片刻之间。

    掩下眼底森寒嗜血的幽光,直视对面的两母女,撩了撩贴在面颊上的发丝,艳丽的唇勾了勾,笑容邪肆,却也透着刺骨的森凉。

    “二位,想要我来,打声招呼就是,何必如此兴师动众?”

    “呵,小蹄子,胆子不小啊!”

    兰姐也就是当初放言要弄死她的倪娜娜的母亲,冰冷地笑了笑出声。

    “哼,你这个贱货,竟敢断本小姐的腿,今天非玩死你不可!”

    某个极品同学咬牙切齿,眼底的怨毒与愤恨让她那张脸扭曲得不成样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