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朽丹神

第五百一十六章 血炼狱生物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至高无上的大帝怎么会说出这种话,程大少,那个在南瞻部洲最近名声非常响亮,刚才他自己也介绍过的,云歌城四大害之首,你南瞻部洲第一纨绔大少,大帝怎么会跟他。

    甚至连这位拥有巨灵族血脉的存在,当年的巨灵族可是号称天地之灵、万物之灵,曾经统治天地无数岁月的伟大存在。而后来关于那些仙的传说,都是在他们之后,至于修真界的人更是在那之后的之后了。

    “能跟大少是你无数岁月修来的福气,实话说你想给恩主当武器都不够资格,一个刚刚成为道器只有千百年的家伙,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呢。装腔作势、自以为是。”从最开始被这蛮荒大帝气势所骗,差点想直接带着程弓逃走,到随后蛮荒大帝总是处处针对他,已经让小疯子越来越愤怒了。

    见此刻程弓并没出口说话,小疯子终于忍不住冲着蛮荒大帝开炮。

    “总比你这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家伙好多了,虽然你是巨灵族血脉觉醒,但现在对于本大帝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你应该是巨人族的,按照巨人族的情况来说,你这个年纪应该还是未成年的小家伙呢,怪不得刚才本大帝仅仅释放一些威压你就已经受不了要逃走呢,小娃娃就是小娃娃。”蛮荒大帝声音依旧是中正、沉稳,但是话语却也并不弱。

    虽然神念不完整,但从这蛮荒大帝说话的情况来看,身为一代大帝的它也是能言善道之辈。

    “一个脑袋有毛病的器灵,还自称大帝,蛮荒大帝早死了,你不过就是个器灵,不服气咱们打一场,正好我想好好练练我的炼器水平,如果要是怕的话就算了。万一我先天灵光提升了,一不小心再将你炼了。”小疯子真有些等不及了,恨不得现在就跟这家伙打一场,他现在是怎么看这个器灵怎么不顺眼。

    妈的,装逼、装腔作势,一个下品道器的器灵竟然跟自己如此嚣张。绝对忍不了。要不是刚才恩主说过,让自己等等,小疯子早就爆了。

    “打疼了可别回家哭鼻子,本大帝可从来不哄孩子玩。”蛮荒大帝冷哼一声,毫不畏惧。

    “来呀!”小疯子浑身骨头爆炸一般的脆响。随时身体都有瞬间炸开的趋势,至于蛮荒大帝此刻也已经控制力量,身体中一道光芒若隐若现。

    刚才就被吓到、震惊的跟在后边的阿古丹泉跟阿古达刻更是一头雾水。浑身冷汗,这到底什么个情况,刚刚说让整个蛮族人认蛮神为神灵,现在他们又要开打,那我们怎么办?

    而且他们一旦开打,那动静可就大了,关键是现在他们都有些不知道该站在谁那一边了,更加不敢出声。因为整个气氛压抑的让他们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一个是万象一龙,蛮族千年一出的天才,如果不是因为要保留力量停留在万象一龙避免九州大地人婴期不得插手世俗战斗这个规矩。他想突破也早已经突破了。另外一个更是蛮族的地婴存在,经历过地火魔劫,堂堂的地婴存在。但现在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喘,紧张的要死。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啊,刚才下来还那么介绍,现在两个人竟然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动手了。而且他们这个距离爆发动手,就连阿古丹泉都有一种身在火山口的感觉,连他都没机会逃走啊!!…。

    “好了,都闭嘴,要吵等本大少走了再吵,真要打的时候哪还用这么多废话。”此刻已经进了一座核心大殿,这里是蛮族原来的议事大殿,虽然没有小疯子的宫殿那么夸张,但也相当宏伟巨大。进来后这两个家伙还在那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而且力量澎湃,随时有要动手的意思,程弓直接怒喝一声。

    静,无比的安静,非但如此,刚才两人已经随时要爆发的力量瞬间完全收敛,两人都如同两个平常人一般小心的跟在程弓的身后。

    “跟你了?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是他先挑事的。”蛮荒大帝的回答,有一些不甘但更多的是一种畏惧,声音很小显得他很怕。

    “是。”小疯子则直接习惯性的做错事低头,答应一声不甘多说什么。

    发生了什么?刚才还冷汗直流,感觉世纪末日,生死危机时刻,心中思量如何在他们互拼瞬间保命,但怎么想都没机会。这种程度近距离动手,他们离的这么近,根本连反应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但就在这时,瞬间烟消云散、乌云散尽。

    而且,而且……

    两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帝在说什么,语气怎么…有些害怕的感觉,尤其最后那一句解释,明显是…很怕程弓的感觉。

    至于那蛮神就更不用说了,之前就已经让他们很震撼了,但现在更让他们吃惊。

    天啊,这世界到底怎么了,这个程弓不过是蓝云帝国世俗家族中的一个纨绔大少而已。就算现在,他拥有了对抗人婴期存在的力量,就算他斩杀过人婴期的陆地神仙,就算他在南荒很出风头,但怎么能让曾经统一过整个南瞻部洲,被蛮人视若神明的蛮荒大帝恐惧、惧怕呢?

    怎么能让这天婴存在,拥有巨灵族血脉觉醒的蛮神如此言听计从呢,就算是儿子对老子都没这么恭敬?不少字

    他们两人哪里知道程弓跟小疯子之间的关系,他们又哪里知道,他们的蛮荒大帝刚才被九州第一神器虚空阴阳鼎连胆都吓破了。毕竟,它再怎么拥有蛮荒大帝的神念,它现在的本质是器灵,而身为九州第一神器对它的那种压力,比之巨灵族血脉对蛮人的压制还强烈十倍、百倍。那已经是用言语难以形容的一种压迫、威慑之力。

    “我现在想了解一下蛮族具体的情况,依据周边的情况,你们仔细跟我介绍一下。”程弓喝止了这两个家伙,并没坐到那巨大的主位上,随意找到一个位置坐下。但即便是随意的一个位置,对程弓来说比床都大很多,坐下后看着面前的阿古丹泉跟阿古达询问。

    至于蛮荒大帝跟小疯子,两人很自然的就站到了程弓的身后,只是两人都是互相叫着劲的看着对方。

    不论是阿古达还是阿古丹泉又或者程弓身后的蛮荒大帝、小疯子,都是身材高大之人,只是此刻只有程弓坐着,他们则小心的站在那里,前面站着俩,后边站着俩,显得那么奇怪,就跟四根巨大的柱子立在那里一般,如果此刻在他们四人头顶上放一块东西,都能建一座高大的房子了。

    “嗯……”阿古丹泉跟阿古达正在愣神,反应都慢了一拍。

    “哦…是,这个由我来回答。”阿古达愣了一下,急忙抢着说道:“老祖宗自从十几年前被陷害,参与到了那场战斗后,就一直闭关养伤,所以并不知道太多情况。”…。

    “十几年前,仔细说说。”程弓一听顿时明白他说的十几年前指的是什么。

    阿古达也是一愣,心中突然猛的一颤,程大少,程弓。此刻他才猛然间醒悟,这个程弓程大少可是程笑天的孙子、那只暴熊程宇飞的儿子啊,当年那次事情就是针对他们程家,这……

    “说,现在既然都是自己人了,而且看样子你们好像也不像是始作俑者,当年不论发生什么我不会怪罪的。”猜到阿古达担心、想的是什么程弓直接摆手,示意他不要有负担说下去。

    一听程弓这么说,阿古达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旁的阿古丹泉也同样松了一口气。以现在的情况来说,程弓只要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们的生死,甚至整个蛮族人的生死。创造他们,他们奉为神灵的蛮神,他们最伟大的蛮荒大帝都跟了程弓,都怕成那样,他们不害怕那是假的。

    “当年是符文宗的人来到我们大帝之城,当时因为刚刚经历过一次血炼狱的狂暴袭击,大帝也闭关修炼。而当时符文宗开出的条件太诱人了,将东南七省划归我们蛮人一族,事后还会一起联合像对抗双龙城的妖兽潮一般,集合整个南瞻部洲的力量帮助我们一族人对抗血炼狱的生物。”

    提起这个,阿古达声音、神情变得暗淡低沉道:“血炼狱的生物越来越强大,但我们一族人却在不断减少,如今连全盛时期的半成力量都不到,我们很难再抵抗下一次的血炼狱生物大规模袭击,当时经过商议之后就同意了符文宗的提议。于是跟当时其他四个国家一起结盟,当时我们出动了最近几千年来最强的一次攻击,集合了上百万大军。这是世俗层面的,人婴期的陆地神仙我们出了三名,地婴存在出了一名。但却没想到最后被人设计陷害,莫名其妙的陷入一个巨大阵法之中,后来老祖宗带着族内另外四名陆地神仙赶去支援,最终却……”

    (不管怎样,努力争取一下,已经月中了,喊一嗓子月票,兄弟姐妹们,胜己得病过程中依旧坚持住没断更,真的很不容易了,大家给点月票奖励一下,月票,我要月票!!!)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