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随心所欲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随心所欲

    人人的目光,都像林轩望去,这家伙的眼力,实在是毒辣无比,买下这一转手,就可以赚大钱的东西。

    “在下说过,这东西我不打算卖的,翎儿,雁儿,干嘛还愣着,走了。”

    林轩一边说,一边像楼梯走去,而他的这个动作,将锦袍公子彻底激怒,几个仆役脚下一点,已飞身将三人拦住。

    “阁下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可知道,我家主人,是什么身份?”那为首的奴仆冷冷的说,此人居然也是一元婴初期的修仙者。

    “不错,你这小子,简直不知死活,连鲨王太子的要求也敢置之脑后。”

    ……

    两句话一出,包括店主在内的修仙者,无不勃然变'色',刚刚仅仅是猜测,如今却肯定了,真是狂鲨王之子,这种势力,他们只能仰视。

    几个奴仆说完以后,也是一副扯高气昂之'色',等着林轩服软。

    可惜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他们做梦也不曾想到过的。

    狂鲨王,林轩是不想交恶,可对方嚣张的态度,却着实让他不爽到了极处,买东西应该遵从自愿的原则,对方未免也太霸道了。

    “鲨王林某没有听过,海族真以为大荒海域是你们的地盘么,当我们人族可以任人宰割,这东西,林某就不卖,你又如何?”

    这番话林轩已说的很委婉,锦袍公子却一下子气得脸红脖子粗,那些奴仆也纷纷怒喝,只等主人一声令下,就要冲上去动手了。

    空气仿佛凝固,然而过了几息,那锦袍公子却出人意料的忍下了怒气,居然没有与林轩争辩下去,或者持强动手,而是拂袖离去。

    一场纷争消匿于无形,那掌柜松了口气,若是在这里动手,他虽然不愿意,但肯定也会被殃及池鱼,卷入纷争里。

    至于其他的修仙者,不管人类还是海族,看像林轩的目光都充满了怜悯之'色',这家伙,还真是脑袋秀逗了,区区一元婴中期的修仙者,也敢与狂鲨王的儿子叫板么?

    不知死活!

    林轩却不管那么多,带着上官姐妹离开了这家店铺。

    “师傅,这灵器,徒儿其实可以不要地,您何必……”

    来到一无人之处,上官雁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她的修为虽然不值一提,但毕竟是在大荒海域土生土长地,当然晓得狂鲨王太子代表了什么,那样的势力,就算是师尊,也同样得罪不起。

    林轩却笑而不语,过了半响,才缓缓的开口了:“傻丫头,妳不懂,为师这么做,是一种对心境的体悟。”

    “心境的体悟?”

    两女喃喃的重复,脸上都'露'出茫然之'色'。

    “不错。”

    下面的话,林轩却没有对两个徒儿详说,其实他的'性'格,除了坚毅以外,一向都是小心谨慎的,若是以往,遇见这种情况,虽然同样不可能将宝物相让,但处理方式,肯定会随和一些,至少会给对方台阶,尽量不与海族六王这样的庞大势力冲突。

    然而现在不同,进阶到离合中期以后,林轩渐渐的有了一些感悟,心境方面的感悟。

    须知修仙,除了境界与实力以外,心境的体悟,同样是很重要的,否则当年在人界之时,如嫣仙子就不会装成一名灵动期的小修士,云游四海,遍尝人间冷暖。

    据说心境的感悟到了后面,才可以真正的体会到天地法则,从而根据体悟到了情况加以利用掌握,不过林轩现在还远远没有达到那一步,他所做的,依旧是磨砺心境罢了。

    随心所欲!

    这就是林轩进阶离合中期后所暂时感受到的东西。

    简单的说,就是做事情由着自己心灵的指引,不要畏首畏尾,想太多的东西。

    小心是好事,但顾虑太重却也难以成事。

    若非如此,林轩是否会收下上官姐妹做记名弟子根本还是两说之事。

    当然,随心所欲也不是说,做事情就可以不管后果,林轩心中多少还是有一杆秤的。

    “总之妳们两个丫头不用心中忐忑,狂鲨之王又如何,为师心里有数,得罪也就得罪了。”林轩淡淡的说。

    “哦!”

    听师尊这样说,上官雁心中,虽依旧忧虑,但自然不好再开口劝说,至于上官翎,则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师尊刚才好威风。

    “好了,不要愁眉苦脸的,难得一次赶集,我们再看看,要买些什么东西。”林轩嘴上这样说,眸底深处,却闪过一丝讥嘲之'色'。

    不出所料,果然被跟踪了。

    不过谁是猎人,谁是猎物,他们却未必弄清楚。

    ……

    此时同时,在某栋华丽建筑的包厢中。

    整个集市以'露'天摊位为主,里面的精美建筑屈指可数,狂鲨楼绝对是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一座。

    “少主,区区一名元婴修士,何必大费周折,将其拿下就好了,还派人跟踪,这不是多次一举?”一苍老的声音传入耳朵,这名海族修士的实力非同小可,居然是离合后期的修仙者。

    “乔伯,你想得太简单了,虽然这片大荒海域,主要是人类的散修以及一些小门小派的聚居之所,实力远远不及我们海族,但修仙界的一些规则,我们还是不能弃之不顾,在坊市中,强买强卖,就算别人敢怒不敢言,可传出去,对我们狂鲨一族的声誉,影响也是很大地,为了一件灵器,得不偿失。”锦袍公子悠然的声音传入耳朵,这家伙,倒是一深谋远虑之徒。

    “少主所言不错,老夫的考虑,是稍微有些欠妥,不过这件事情也不能如此算了,您后面打算如何?”老者'摸'了'摸'胡须,脸上的表情十分满意,与历代狂鲨王的传人'性'格都略显浮躁相比,这位少主明显要稳重得多,难怪王会对他另眼相看了。

    “如何,这还用说,本少主已经派人将那不知死活的修仙者盯住,在坊市中,是不宜动手,然而等到了空无一人之处……”

    说到这里,他那原本就略显凶恶的脸上,更是闪过几分狠厉:“区区一元婴中期的修仙者,也敢在本太子面前放肆,不将他抽魂炼魄,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的,至于与他同行的两名少女,长得还不错,抢回来做鼎炉。”

    “好,少主这么做,十分稳妥,到时候老夫也随你一起,去看看那狂妄不识好歹的家伙,是不是真长了三头六臂。”

    “呵呵,区区一名元婴中期,根本就不用劳动乔伯。”锦袍公子不在意的说。

    “少主的意思,老朽晓得,我随你一起,不过是以防万一,同时散散心而已,放心,少主行事,老夫是不会'插'手地。”

    “呵呵,乔伯多心了,本少主对您,可丝毫也没有不敬之意。”

    “这老夫清楚,我有一事,还要请教公子。”

    “您请说。”

    “少主看中的那东西,不过区区一件灵器,就算再神奇,又如何能与法宝相比,而您居然开价六百万晶石,虽然以少主的身份,这不算什么,可用如此天价,买一件灵器,着实让老夫不解以极。”老者缓缓的声音传入耳朵,显然为这件事情,他已困'惑'了很久。

    “呵呵,乔伯有所不知,这可不是普通的灵器,而是通天灵宝的仿制品。”

    “通天灵宝,这不可能,灵宝虽然时有仿制之物,但哪有仿制成灵器的?”乔伯摇了摇头,按理,少主没有必要欺骗自己,可他这个解释,也太不着边际。

    “嘿嘿,也难怪乔伯不知,不过这件事情乃是千真万确的,本少主也是机缘巧合,才从某本残破的典籍上看到些许记载,我们东海修仙界不可能,但在灵界其他一些强大的位面,却可以将通天灵宝,仿制成灵器,交由一些大人物的后辈弟子。”

    说到这里,他吞了一口唾沫:“要知道仿制灵器的难度,可是比仿制灵宝高得多,那要炼器神师才有可能做到的,而这种以通天灵宝为蓝本仿制出来的灵器,威力其实未必就比顶尖古宝逊'色'。”

    “一筑基期修仙者持有这种宝物,越级挑战也就很简单,据说广寒界的天绝仙子,在年轻刚入道之时,以筑基期修为,手持仿制灵器,甚至战平过一元婴初期的修士。”

    “筑基期与元婴修士战平,这不可能。”老者的脸上满是惊愕,这种事情听起来太天方夜谭了。

    “说实话,我也不信,但那典籍,就是这么写的,而且上面最辉煌的战例,还不是这一次。”

    “什么,难道还有更夸张的?”老者真有些目瞪口呆了。

    “不错,我还真看见一个,记载的是一个叫鼐龙真人的家伙,据说百万年前,他还仅仅是筑基期修仙者,虽然已是筑基顶峰的修为了,但毕竟没有凝丹成功,可已闯出了偌大的名头,凭着两件仿制通天灵宝的灵器,别说同阶无敌,便是凝丹期修士,也没听说谁能战胜他的,这家伙年少得志,未免骄狂了些,加上又风流好'色',不知怎么,为了一美貌女修,居然与一元婴中期修士的争风吃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