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万年灵乳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万年灵'乳'

    随后银光一闪,那残破的尸体无风自燃,顷刻间化为了灰烟。

    一片吸气的声音,所有人皆被镇住,九天玄尊可是离合期修仙者,居然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屠戳,难道眼前的女子,真是阿修罗王么?

    可为何神识扫过,她的修为仅仅是凝丹期,这未免太不可思议!

    两名老怪物对视一眼,脸上满是惊惧之'色',其余的元婴修士就更不用说,这样的结果,是他们做梦也不曾料想到的。

    历经千辛万苦,没想到最后等来的却是万劫不复!

    “啊!”

    一声惊呼传入耳朵,却是一名罗家长老心理承受不住,身形转动,化为一缕惊虹,不顾一切的像山下逃走。

    然而此时此刻,这样的行为无疑是非常愚蠢的。

    月儿在林轩面前是温柔听话的小丫头,不过对其他人却又不一样了,玉手抬起,缓缓向前点去。

    那遁光嘎然而止,逃走的修士惊讶的发现体内的灵力居然不受自己控制,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事。

    他的身体,有如被吹胀气的皮球一般,毫无征兆的自己鼓胀起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圆,衣服皆被撑破,随后嘭的一声传入耳朵,漫天血雾,这名逃走的修士居然自爆了。

    当然,明眼人都看出他不是自愿的。

    一时间,万籁俱寂,便是罗家老祖,脸上也惨无人'色',身体如筛糠一般的发起抖来了。

    在人界,他已是顶儿尖儿的强者,平时自然生杀予夺,然而真到了这一刻,法力越高的修士,其实越怕死。

    月儿所表现出来的神通,太过深奥繁复,让他兴不起一点反抗的念头。

    略一踌躇,他居然嘭的一声跪下去了,连连磕头:“仙子饶命,仙子饶命。”

    识时务者为俊杰,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以修仙者的卑鄙无耻,关键时刻,根本就不会在乎尊严与面子。

    罗家众修一呆,平日里,老祖在他们心目中可是神灵一般的存在,做梦也没想到会看见他如此卑微怯弱的一面。

    心中大感鄙夷,然而那些家伙在看不起老祖的同时,自己却又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说穿了,修仙者就是贪生怕死。

    还站着的便只剩下那五阶妖族,九头老祖贪花好'色',凶残的事情干过许多,不过相对来说,反倒比罗家众修士有骨气一点的。

    屈膝求饶,他自问还办不到。

    略一踌躇,九头老祖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之'色',猛然用右手在后脑一拍,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从他嘴里飞了出来。

    晶莹闪烁,表面居然有五'色'灵光不停流转着,一看就是不凡之物。

    这可是他苦修数千年所凝成的妖丹。

    妖族修仙比人类更加艰难,不过有失就有得,就寿元来说,他们普遍要比人类长得多。

    九头老祖可是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

    妖丹林轩见过很多,不过五阶的却闻所未闻,毕竟谁敢去灭杀离合期妖族,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么?

    而且修为到了那个等级,背后肯定代表有强大实力,即便望亭楼,也不敢对五阶妖族轻易出手,胜负暂且不说,一不小心,就会引来轩然***,重新开启人妖两族间的战火。

    妖丹可以入'药',可以炼宝,五阶的,实乃可遇不可求之物。

    林轩虽然动弹不得,但开口说话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月儿,那妖丹留下来,少爷有用。”

    “小婢知道了。”月儿回过头,甜甜一笑的开口,脸上的杀气无影无踪,流'露'出来的,只有那如水的温柔。

    罗家众修士也有些'迷'糊,眼前真的是阿修罗王么?

    从气度来说,确实颇多疑点之处,堂堂的阴司之主,即便面对真仙也不含糊,怎么会是眼前青涩的小丫头。

    可若说不是,她的实力又该如何解释,举手投足,就灭杀了离合期修仙者,至于元婴修士,更仿佛泥捏纸糊,挥挥手,就能让对方灰飞烟灭了。

    最古怪的是,她的修为仅仅是凝丹期,这是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难道其中另有什么玄机,是刚才那'乳'白'色'的光柱,还是与修罗神血有关呢?

    罗家老祖一边满脸惧怕的磕头,脑海里,心思却在不停的转动,他这种等级的老怪物,经历的风雨比常人走过的桥还多,岂会真的轻易屈服,这样做,不过是缓兵之策。

    笑到最后才是胜利者,别说磕头了,只有能扭转乾坤,受再大的侮辱又算得了什么。

    老怪物心中恶狠狠的想着。

    他的目光在月儿身上扫过,心中一震,但很快又极好的掩饰起来,不动声'色'的将目光挪开。

    没有看错,这小丫头身体周围的银芒比刚刚黯淡了许多。

    于是老怪物开始大胆猜测,这小丫头根本就没有得到阿修罗王的传承,甚至连修罗神血都没有炼化的。

    只不过刚才那'乳'白'色'的光柱,乃是阿修罗王留在这世间的些许力量,不知道怎样机缘巧合,被那丫头灌注在了身体之中。

    但这样的力量,是用一点少一点,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有可能慢慢消失。

    换句话说,这丫头此刻之所以能“凶焰万丈”,不过是狐假虎威,借用了阿修罗王残存在世间的力量而已,自己如果能够想办法拖到那力量消失……

    对方不过一区区凝丹期鬼女,对付她不费吹灰之力,还有对方未曾炼化的修罗神血,想到此处,罗家老祖心中一片火热,但表面上,依旧是一副慌张害怕之'色'。

    心中谋划起怎么对付月儿来了。

    与罗家老祖心机深沉不同,其他的元婴期修仙者,虽然一个二个,也不是易于之辈,但此时此刻,却没有多余的想法,毕竟对方连离合期老怪都能轻易灭杀,他们哪里还敢心存侥幸啊!

    罗家老祖望着身边的子侄,眼前闪过一丝狠毒之'色'。

    俗话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自己能够得到足够的好处,家族又算得了什么?

    “子聪。”

    做为族里的两名后期修士之一,罗子聪的身份仅次于老祖,毕竟血罗童子残忍歹毒,而长袖善舞的他已是内定好的族长人选了。

    这次取修罗神血历经曲折,然而大家咬咬牙也都克服过来了,没想到最后却演变成这种结果,难道真是天要亡我罗家。

    正心中忐忑,老祖的传音就进入了耳朵,罗子聪不由得一呆,有些狐疑的回过头来。

    “不要动,老夫现在是用秘术与你还有所有的弟子说话,这种秘法与血脉有关,就算那丫头神识再强,也无法偷听。”

    不止罗子聪一个,残存下来的八名罗家弟子,全都听到老祖宗的传音了。

    “你们可还记得出发前,我让你们每人服食了一粒灵丹。”

    罗子聪动作极缓的点了点头,他自然记得,那丹'药'表面被一层蜡包裹,服下后只是停留在身体中。

    他当时还很疑'惑',问这么做有何用途,老祖宗笑而不答,说到关键时刻自有妙处。

    虽心中难解,但罗子聪还是服了,一来老祖宗的命令不敢违拗,二来所有长老皆有吞服,除非老祖疯了,否则总不可能去害所有长老的。

    “你们听我说,蜡丸里包裹的,是一滴万年灵'乳'。”

    “万年灵'乳'?”

    众人差点忍不住失声惊呼,尽管极力隐藏,还是耸然动容,那可是传说之物,在灵界也可遇而不可求,据说只要一滴,就可让修士枯竭的法力尽复,老祖手中这么会有这样的宝物?

    而且居然大方的让他们事先服下了?

    心中惊疑,当然现在是不可能继续往下追问地,唯有老祖的传音继续传入耳里:“这次寻宝,老夫也没有料到会有如此多变故,还好留下了后手,经历了如此多战斗,你们的法力都所剩无几,一会儿听老夫的吩咐,将蜡丸催破,然后服下灵'乳',修为当可尽复。”

    “眼前的女子太可怕了,但无论如何,老夫也不能让你们都死在此处,否则天州罗家一脉,恐怕真的要被灭族,一会儿你们服下灵'乳'以后,就拼命逃跑,老夫会动用族内的那个秘术,全力阻止她的,虽然打不过,但应该能够拖延一时三刻。”罗家老祖大义凛然的说。

    长老们愕然之后,表情都十分感动,他们当然知道那秘术是什么,燃烧生命换取力量,最后的结果不止陨落,而且还会魂飞魄散的。

    不过原本身陷绝地,如今有了一线生机,人人也都激动不已。

    原本对老祖宗的鄙夷与不满,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憧憬与感动。

    可惜他们却没有发现,罗家老祖的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得意与讥嘲之'色'。

    修仙者大多是自私自利的,虽然也有例外,比如说林轩与月儿,就可以为了对方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但罗家老祖绝不是这样人的。

    而这样的小动作,月儿并不清楚,此时此刻,她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九头老祖,少爷说过,那妖丹有用,自己就一定要拿到手中。

    貌似两百年来,自己还从未送过少爷礼物,月儿可不想让林轩失望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