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五百零六章 阴险歹毒与化身之宝

    第五百零六章 阴险歹毒与化身之宝

    半个时辰以后,马长青与圆觉老祖告辞,碧云山的两位长老含笑相送,然而等他们走后,太虚真人的表情,却阴沉了下来。

    “师弟,马老怪明显心存芥蒂,我怕这次会盟……”

    “师兄不用说了,小弟心中有数,这老怪物死在魔修手中的亲传弟子,据说乃是他在世俗界的唯一后人,至亲血仇,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化解了。”青衫祖师微笑着说。

    “师弟既然清楚此事,就不怕他……”

    “哼,没有关系,这次会盟,各方势力本就勾心斗角,水越浑越好,对本派无害有益。”

    “哦?”太虚真人的脸上'露'出一丝茫然,却没有开口,静静的听这位足智多谋的师弟往下说。

    “如今的修仙界早已不是正道一家独大了,灵'药'山,修魔者,群雄逐鹿,如果不是阴魂入侵,我们早已打得一塌糊涂,如今虽然被迫会盟,一同协商将阴魂驱逐的大计,可师兄你以为,各方有多大的诚意?”青衫祖师说到这里,脸上满是讥讽之意。

    “从实力来说,阴魂比我们任何一家都大,但修士们假若能够同心协力,阴魂的败亡不过是迟早而已,可驱逐了阴魂又如何,我们三家还不是继续开打,到时候胜负难说,就算我们正道三巨头侥幸赢了,本派也必定元气大损,地位一落千丈。”

    太虚真人听得耸然动容,脸上的阴霾越发浓重:“师弟所言不错,可有办法化解么?”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阴魂入侵不就是一个机会么?”

    “什么,师弟,你想与阴魂合作,此事万万不可。”太虚真人勃然变'色'。

    “呵呵,师兄误会了,小弟岂会不明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又怎么会与那些厉鬼勾结,我的意思是……”说到这里,他改用了传音,虽然在自己的地盘,这老狐狸还是一样的谨慎小心。

    “此计能行?”太虚真人的脸'色'阴晴不定,明显'露'出一缕迟疑。

    “平心来说,小弟也只有五成的把握,极恶魔尊与灵'药'山掌门都心机深沉,想要他们上当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但凡事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呢,若是各派间没有矛盾此计反而不好施行,马老怪痛恨修魔者倒成了一件可以利用的事。”青衫祖师表情阴狠的说。

    “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就照师弟的话去做,若东窗事发,我们就金蝉脱壳,让马老怪的雷云山庄去当替罪羊好了。”太虚真人'摸'了'摸'胡须,嘴角同样流'露'出一丝狠辣之意。

    “好,不过这件事情细节如何,还要与师兄商量斟酌。”

    两个老怪物凑在一起,低声商议,突然,一道火光飞向这里。

    太虚真人手一招,接过那传音符,神识注入……

    下一刻,他的表情变得难看无比,振衣而起。

    “师兄,怎么了?”

    “通羽那老家伙结婴成功了。”

    “什么?”即便以青衣祖师的心机,也不由得耸然动容,忙接过传音符。

    “不用看了,这是雷鹤发过来了,他去碧云山送会盟的请柬,不仅目睹了结婴的天兆,还亲眼见到了已是元婴期的通羽。”太虚真人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意。

    “这事有些麻烦,通羽结婴成功,灵'药'山实力大涨,前面的计划可就不一定有用,得重新斟酌。”

    “好在本门也有后手,红发老祖已加入我碧云山,这件事情尚未外传。”太虚真人接口,脸上颇有几分自得。

    “不错,但红发师弟的肉身毁在鬼帝手里,虽然我们已为他找到了新的躯体,却不知夺舍是否顺利。”青衫祖师有些担心的道。

    “放心,我们所找的肉身,乃是千里挑一,躯体的主人,本来就是凝丹期的修士,而且灵根属'性'也与红发师弟的功法相符,他夺舍以后修为应该不会下降太多。”

    “但愿如此了。“

    ……

    天魔城。

    万年以来,这里一直是修魔者的圣地,不过如今,却成了极魔洞的总坛。

    天魔城占地极广,脚下也是一条颇为不俗的灵脉,如今城中鲜有正道修士出没,不过修魔者的数量倒是比以前翻了一倍还多。

    在此城以西约十余里,有一座孤峰,险峻陡峭,约有千丈高,此处的灵气比城中更胜一筹,山腰处有极恶魔尊的洞府,所以人们也就将此峰改称为圣魔峰。

    做为魔道第一人,极恶魔尊权势滔天,他的洞府自然也极其恢宏,倒有点像修建在山腹中的小宫殿了。

    此刻他正在盘膝打坐,浑身上下魔气翻涌,修为比之从前又更进一步,已到了元婴中期的顶峰。

    一道传音符飞入手中,魔尊看了,眼角一跳,一道黑'色'的魔炎燃起,将那传音符化为了灰烬。

    “通羽那老家伙居然也凝成了元婴。”

    喃喃低语,随后他的眼中闪过一缕暴虐之意,站了起来,身形一晃,已出现在了石室的尽头。

    明明是坚硬的石壁,可极恶魔尊伸手一点,却立刻分解化为了滚滚的黑'色'魔雾,魔尊走了进去,那雾又重新还原成了山石。

    穿过一条约百米长的通道,一座石门出现在了眼前,此石门上面符文遍布,还贴有一张诡异的符箓。

    魔尊略一犹豫,袖袍一拂,揭下了那张符箓。

    吱呀……

    石门打开,滚滚的魔气扑面而来。

    “极恶道友来此,可是已经考虑清楚,准备答应老夫的条件,与我合作?”一金铁交鸣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沙哑难听。

    极恶魔尊面无表情,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这是一座巨大的石室,面积约有千丈见方,十分宽广,石室中别无他物,可有一个怪物却十分醒目。

    半人半兽,狰狞歹毒,就仿佛上古时候的邪神一般,正是曾出现于沦陷区的血魔尊者。

    老怪物为何会来到了这里,中间自然是有一段隐秘。

    那还要从数月以前说起。

    老怪物勾结周冕夫'妇',用灵'药'山分坛弟子做血祭,来恢复自己以前的功力,原本一切顺利,不巧却被林轩撞破,大展神通,诛杀了两位吃里扒外的长老,并用搜魂**,得知了事情的始末。

    可接下来该怎么做,却让林轩十分犯难,按理说,应该再接再厉,将这老怪物也灭了才是。

    可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血魔尊者在上古时期,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如今虽然功力大损,可能否将其灭杀林轩也没有把握。

    这种险林轩自然不会冒,于是他退而求其次,将分坛迁走,血魔尊者虽然气得暴跳如雷,可在身体完全恢复以前却不能去追。

    没有了修士的精血,血祭无法持续下去,他只能被困在那里,潜伏着等待机会。

    并没有等多久,大约四个月以后,一容貌英俊,仿佛世家弟子的年轻人偶然发现了这里。

    说起这年轻人,倒也算林轩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极恶魔尊的亲传弟子,至于田小剑为何会来沦陷区,想想正道与灵'药'山都在这里建立分坛,收集各种天材地宝,魔道自然也错过这样的时机。

    田小剑做为魔尊的亲传弟子,虽然无法像林轩一样将丹'药'当作糖丸,但能够享用到的修仙资源,也远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相比,加上资质出众,聪明刻苦,境界竟然并没有落在林轩的后面,也到凝丹中期了。

    所谓年少气盛,何况他也确实有骄傲的资本,这位魔道少主并没有将沦陷区的危险放在眼里,与林轩一样,到处'乱'逛寻宝,无巧不巧,正好就发现了这个山洞。

    以田小剑的眼光,哪里还看不出了此乃上古遗迹,心中大喜,说不定自己会有一番奇遇。

    却说极恶魔尊苦等了数月,好不容易发现猎物,而且还是一凝丹期的修仙者,自然不会错过,吞噬了他的精血,自己说不定就能勉强恢复行动。

    下面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以血魔尊者的实力,即便元气未复,灭杀一个凝丹中期的修士勉强还是办得到的,可惜他遇见的是魔道少主,田小剑虽然年轻,但所会的各种秘术却层出不穷,尤其是本命法宝,威力更是大到了惊人的地步。

    两人初一交手,血魔尊者竟吃了不大不小的暗亏,然而老魔头毕竟技高一筹,将小视之心收起以后,田小剑顿时处在了下风,数个时辰以后,已岌岌可危。

    血魔大喜,虽然颇费了一番手脚,但总算胜利,这小家伙比想象的还要厉害,那精血蕴含的能量自然也更强,那吞噬以后……

    可惜他高兴得太早了,以田小剑的身份,身上自然有一件特别的护身宝物。

    那是一个手镯,看起来不起眼,可眼见不敌的田小剑咬牙将其砸烂以后,黑雾翻涌,血魔尊者脸'色'大变。

    那竟然是一件化身之宝!

    化身之宝乃魔道的高深秘术,乃是制作宝物之人将自己的一缕元神封印在宝物之中。

    这样当持宝人遇到危险时,他就能够以此为媒介,暂时附体上身。

    而此刻田小剑请来的元神自然是极恶魔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