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二百五十四章 暗算

    第二百五十四章 暗算

    林轩神识一扫,却是两件深黄'色'的长袍,与段三所穿戴的衣物一模一样,换上以后,两人摇身一变,也成为了天目山的弟子。

    该派足有数千修士,相信那位刘长老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一一全都认识,跟在段三身后,两人来到了那处最华美的阁楼。

    阁楼外,有一层淡蓝'色'的光幕,段三手掌一翻,将一块腰牌取了出来,贴在那光幕上面。

    蓝光像两边一分,现出了一个可容人穿行的通道来。

    段三敲了敲门:“刘师叔,是我。”

    然而里面却没有动静,不过三人也都颇有耐心,脸上并没有焦急之'色',就这么在外面等着。

    又过了片刻。

    “进来吧!”一颇为苍老的声音,飘飘渺渺的传了出来。

    林轩和田小剑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凝重之'色',毕竟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位金丹大成的高手,虽然已有算计,但事到临头,多少还是会紧张一二的。

    跟着段三,进入到房间之中。

    林轩神识一扫,只见房间颇为宽广,足有两百平方米左右,陈设也都精美以极,但引人注目的是,餐桌上杯盘狼藉,显然不久前还有人大快朵颐,看来段三倒也没有撒谎,这位刘长老确实十分贪图口腹之欲。

    一个面容黝黑的老者,坐在房间中央的蒲团上,手里拿着一把拂尘,正闭目打坐。

    “弟子参见师叔。”

    刘禹舟睁开眼睛,淡然的瞟了一眼,看见林轩与田小剑,微微有些讶然:“段师侄。他俩是……”

    “晚辈姓田,奉掌门真人之命,来给师叔送一件礼物。”不等段三回答,田小剑就自己先开口。

    “礼物?”刘禹舟一怔:“掌门师兄让你带什么给我?”

    “晚辈也不清楚,说是师叔见了自然就会知道。”

    田小剑说着,在储物袋上一拍,将一个木盒取了出来,那盒子呈长条状。虽然并未打开,但却有丝丝的灵气散发出来,一看就颇为不凡。

    刘禹舟不疑有他,对方穿着本门服饰,又是最信任的段师侄带进来的,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会是'奸'细。

    毫不犹豫地一招手,一道白光飞'射'而出。将那盒子卷了回来。

    随意看了两眼,然后便将盒盖打开,然而里面空空如也,老者一惊,随即闻到一股香气。

    他反应倒也快迅疾。手一扬,便将那盒子远远扔了出去,张开口,喷出一柄银'色'的飞刀法宝来。

    正欲喝问。却感觉浑身一软,苦修数百年的功力竟然提不上来,那法宝嘭的一声栽倒在地,灵'性'全失的样子。

    刘禹舟眼中闪过一缕阴厉,张开口,就是一声大喝,可对面三人却无动于衷,林轩神'色'淡然的收回手:“阁下不用白费力气了。这阁楼周围,已经被我下了禁制,想要等援军救你,下辈子。”

    “你们究竟是何人,还有你,段三,居然敢欺师灭祖,背叛师门。” 刘禹舟满脸皆是怨毒之'色'。

    可惜对方将他的这番话当作是耳旁风了。田小剑笑嘻嘻的道:“刘长老。不用白费力量了,田某也是修仙者。岂会不知除了少数几种,大部分地毒对我们修士都没有什么作用。”

    “那你是用什么暗算的老夫?”

    “软骨散和罗莲香,就怕你孤陋寡闻,说了也不清楚。”田小剑语带讥讽的说。

    他倒没有夸大其词,刘禹舟的脸上满是茫然之'色',倒是林轩心中一凛,自己曾在某本丹书上看到过。

    此物确实不算是毒,软骨散虽然名字有些吓人,其实只是一味'药'材而已,而罗莲香同样是某种无害的植物。

    可一旦服用软骨散之后,再将罗莲香吸入身体,就会在短时间内禁锢住修士的法力,不过对于凡人,却没有丝毫的害处。

    据说除非是元婴期的老怪物,其他品阶地修士,一个时辰之内,最多发挥出原有法力的十分之一。

    不过这两件物品合用的功效虽然神奇,其实却很难有用武之地。

    一来是由于材料难寻,软骨散虽然常见,可罗莲香却十分的稀奇,想要收集非常不易。

    二来达到筑基期的境界就可以辟谷,像刘禹舟这样贪图口腹之欲地修士少之又少,想要骗对方将软骨散服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这一次成功,也算是机缘巧合,冥冥中自有天意了。

    当然,田小剑自然不会好心的替对方解释,所谓夜长梦多,何况他们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用于耽搁,可怕的杀气沛然而出,田小剑一张嘴,喷吐出了一道黑芒来。

    那是一柄漆黑如墨地宝剑,仅有一寸来长,却迎风就涨,转瞬就化为了一柄数丈大的巨剑,恶狠狠的想着对方劈刺下来。

    极品灵器!

    林轩看着那柄黑'色'的飞剑,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表情,做为魔尊的传人,田小剑自然不会缺乏好东西,这飞剑不仅品阶极高,而且还带有一丝诡异的气息,应该是加持有特殊属'性',比普通的极品灵器,还要更胜一筹地样子。

    刘禹舟脸'色'大变,不及多想,一拍储物袋,一道符箓飞了出来,燃烧化为一个淡银'色'的光罩,将他保护在里面。

    “咦?”

    田小剑双眉微挑,浑身散发出可怕的戾气:“阁下不愧是凝丹期的修士,居然还随身带有防御的灵符,不过你以为区区一个地阶初级的银光术,就能救你一命么?”

    与人阶法术只需要普通的符纸就能承载不同,地阶法术想要封印进灵符必须要用妖兽皮'毛'做为材料。

    故而地阶的灵符要比人阶地符箓珍惜得多,田小剑可以断定对方身上没有多少,极有可能就只有这一张。

    虽然要多费一番手脚,但对方陨灭不过是迟早。

    田小剑并不打算与对方在这儿消磨时光,脸'色'一沉之后,手在怀里一掏,取出来之后手上地符箓足有厚厚的一打。

    不愧是极魔洞少主,果然富得流油,而刘禹舟则'露'出了惊怒交集之'色',慌张地表情显'露'无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