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第915章 到底有什么目的

    早在很久很久之前,她跟念怀阙谈话的那会子问了念怀阙说他和黎绘国的太子殿下是什么关系,这么一个问题,并不是因为生气极了口不择言而说的。

    而是,她在那些个想法和现实之中,找到的,什么蛛丝马迹。

    不过,现在,在海洛派找到了被囚禁的凌诏国国主,这个现象……

    海洛派,干嘛要囚禁凌诏国国主这么多年?

    在这个世界上,若是说和凌霄霸启有仇有怨的,自然不少,但是那最大的仇怨的一个,必然是黎初鸣憾一人!

    他把他囚禁在某个地方十年,任其在那样暗无天日的地方之中自生自灭,磨尽了他的最后一层刺,这么解释,倒也说得通。

    念怀阙……我已经快做到了不会轻易怀疑你和别的女人的关系,但是现在这一件事,又算是怎么回事儿?

    若是你和黎绘国朝廷真的有什么相交,那么你接近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把头看向窗外,窗外是一片明媚的阳光,但是在伊云岫的眼里,她只是觉得……

    她自觉心思不会比别的人差,但是若是就连念怀阙,这一个她爱的人,也需要她拿心思去猜的话,那未免,就没有意思了。

    而凌诏国的君主,此时此刻,他听着伊云岫那么说的话,看着伊云岫若有所思的神情,自己也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

    十年了,黎初鸣憾,你是不是想不到,十年以后,我凌霄霸启还会再回来?

    当年你灭了我的国,散了我的家,现如今,既然我有了机会得见天日,那么,我一定,会让你把你欠我的这些,加倍偿还!

    他囚了他十年,这十年里,凌霄霸启呆在那样一个巴掌大的洞里,每天和昆虫作伴,没有吃的,没有喝的,也没有穿得换的,天知道,他是怎样咬着牙度过这日复一日的黑暗时光。

    如今他被磨掉的那一层刺,现在他虽然表面看起来有点显老也不复当年张扬,嗯,说是老弱温顺,再适合不过。

    表面老弱温顺的他,此时此刻实际上心中旺旺燃烧着一股复仇的火焰,随着时间的消逝,这火焰是越燃越多越燃越旺啊。

    一旦爆发,势可燎原。

    最后伊云岫装作若无其事地重新回到了海洛派的总坛之中,当是时,因为她离开的时间有点久,而沈碧琼却竟然带着一身的伤回来了,念怀阙和唐日升等人,正在火燎火燎地到处寻找伊云岫的下落。

    忽然伊云岫就在见着唐日升的那一面的时候,脑海里哗啦啦地飘过了两个字:“表哥……”

    她一不小心就忍不住喷了。

    她还记得,唐日升,他是凌诏国紫贺公主的妹妹,现在是黎绘国国主的义子,唯一的外姓宣王爷,还有,他是海洛派的首脑。

    这么跳跃性强并且没有一点点联系的关系,如今看来,比起那念怀阙,还真是明面的复杂。

    不禁就好想问问,这唐日升到底怎么想的,他到底是站在亲生父母那一边,还是站在,现在养着他的义父,同时也是杀父仇人的这一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