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第424章 石承旭这是在追她的意思么

    玉幼慈拗不过石阑云的热情到底搬进了他之前说的“临近正院的客房”,那里据说风水好装潢奢华交通也方便,而那里也确实风水好装潢奢华交通方便。

    不过,最方便的,就是她和石承旭,只相差一个房间的距离。

    于是自从昨天午饭后,石承旭就陪着她游将军府游了半天,自午饭到傍晚,半天的空档,两人都是说说笑笑的。

    说来这个石承旭翩翩起来都不是盖的,一出口,也蛮有见地有才华。

    有帅哥在旁做陪玉幼慈也不是很排斥,不过,她比较不喜欢这个石承旭自来熟的样子还有……他爹有点送作堆的意思。

    不过想一想也就是因为她是丞相千金贵妃妹妹的缘故吧,但凡京畿之中有头有脸的青年才俊富二代,哪个不在垂涎她的?

    现在的意思就是,娶了她,相当于现代考上公务员。

    算了算了,想起那个傻缺慕今陵,她就觉得,自己有必要多认识几个异性朋友,到时候就算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也是有了候补还吊死的悲剧典型,也好过没有候补直接吊死哇!

    是滴,都两天了,玉幼慈还是觉得很不爽。

    要不是慕今陵耍她,要不是她走出院子慕今陵不追来,要不是她在丞相府里迷路,她就不会来将军府。

    (若舞:神逻辑!强!)

    都是慕今陵的错有木有!

    索性她也不回去了,又有地方住不会露宿街头。

    说来石承旭泡妞就是一绝!

    自从他知道她的身份是对她的好感骤增了。

    而且童阮仪的样貌身材又样样上等。

    再者说一看爹爹就有这个让他泡的意思,他当然不会错过。

    既是爹爹中意自己也中意的女人,娶回家,自然是再好不过。

    所以,他今天,再接再厉地请玉幼慈去梨园看戏。

    不过玉幼慈……

    首先她听到“看戏”这两个字就想到我们的国粹“京剧”,继而想到她们家乡的剧种“潮剧”,一想到它们她就只记得咿咿呀呀地说话咿咿呀呀地唱歌咿咿呀呀地做动作……

    第二她觉得就算是无聊古代的女孩子要做这种富有情调的事情不是都跟着自家情郎或者是候选情郎么,她跟石承旭,噗噗,算哪种?

    所以说石承旭这是在追她的意思么?

    她忽然觉得很有意思了。

    于是脑筋一搭错她点头答应。

    答应之后又开始捶胸顿足……

    不过都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她只能去,幸好等到他们两个到达梨园的时候,梨园那边传来一个好消息:

    今天梨园来了一位特邀嘉宾,于是取消演戏,改成嘉宾的拿手好戏,说书。

    至少不是一项自己不喜欢的科目,玉幼慈自我安慰过后,兴趣更浓地主动拉了石承旭落座。

    石承旭充大牌,不,他不充其实就是大牌,他和玉幼慈专门定在二楼半个圆圈正中间的位置,那个位置,既显眼又视角好,于人于己都非常宝贵。

    半晌过后大牌说书人来到台子正中间,台子旁边红绸拉下,玉幼慈囧,今天,竟然说书说的是《西厢记》。玉幼慈拗不过石阑云的热情到底搬进了他之前说的“临近正院的客房”,那里据说风水好装潢奢华交通也方便,而那里也确实风水好装潢奢华交通方便。

    不过,最方便的,就是她和石承旭,只相差一个房间的距离。

    于是自从昨天午饭后,石承旭就陪着她游将军府游了半天,自午饭到傍晚,半天的空档,两人都是说说笑笑的。

    说来这个石承旭翩翩起来都不是盖的,一出口,也蛮有见地有才华。

    有帅哥在旁做陪玉幼慈也不是很排斥,不过,她比较不喜欢这个石承旭自来熟的样子还有……他爹有点送作堆的意思。

    不过想一想也就是因为她是丞相千金贵妃妹妹的缘故吧,但凡京畿之中有头有脸的青年才俊富二代,哪个不在垂涎她的?

    现在的意思就是,娶了她,相当于现代考上公务员。

    算了算了,想起那个傻缺慕今陵,她就觉得,自己有必要多认识几个异性朋友,到时候就算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也是有了候补还吊死的悲剧典型,也好过没有候补直接吊死哇!

    是滴,都两天了,玉幼慈还是觉得很不爽。

    要不是慕今陵耍她,要不是她走出院子慕今陵不追来,要不是她在丞相府里迷路,她就不会来将军府。

    (若舞:神逻辑!强!)

    都是慕今陵的错有木有!

    索性她也不回去了,又有地方住不会露宿街头。

    说来石承旭泡妞就是一绝!

    自从他知道她的身份是对她的好感骤增了。

    而且童阮仪的样貌身材又样样上等。

    再者说一看爹爹就有这个让他泡的意思,他当然不会错过。

    既是爹爹中意自己也中意的女人,娶回家,自然是再好不过。

    所以,他今天,再接再厉地请玉幼慈去梨园看戏。

    不过玉幼慈……

    首先她听到“看戏”这两个字就想到我们的国粹“京剧”,继而想到她们家乡的剧种“潮剧”,一想到它们她就只记得咿咿呀呀地说话咿咿呀呀地唱歌咿咿呀呀地做动作……

    第二她觉得就算是无聊古代的女孩子要做这种富有情调的事情不是都跟着自家情郎或者是候选情郎么,她跟石承旭,噗噗,算哪种?

    所以说石承旭这是在追她的意思么?

    她忽然觉得很有意思了。

    于是脑筋一搭错她点头答应。

    答应之后又开始捶胸顿足……

    不过都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她只能去,幸好等到他们两个到达梨园的时候,梨园那边传来一个好消息:

    今天梨园来了一位特邀嘉宾,于是取消演戏,改成嘉宾的拿手好戏,说书。

    至少不是一项自己不喜欢的科目,玉幼慈自我安慰过后,兴趣更浓地主动拉了石承旭落座。

    石承旭充大牌,不,他不充其实就是大牌,他和玉幼慈专门定在二楼半个圆圈正中间的位置,那个位置,既显眼又视角好,于人于己都非常宝贵。

    半晌过后大牌说书人来到台子正中间,台子旁边红绸拉下,玉幼慈囧,今天,竟然说书说的是《西厢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