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第404章 廊下煮茶

    可是,却被这么一个小小的人儿给截住了。

    芸公主身后带着大队的宫婢,有和自己岁数差不多的小宫女,还有几个岁数较大的嬷嬷。

    但是当她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些人,虽然表面捉急但却俱是默默无闻地堆在公主后面不出一语。

    任由芸公主打量个半晌,他在公主身后的嬷嬷的提示下,中规中矩地行个礼,道了一声:

    “臣子拜见公主。”

    但是这一礼行完,前面却没有动静。

    低着头的他在疑惑,可是,却不敢抬头。

    半晌,公主噗嗤一笑,打破了这一片寂然。

    …………

    …………

    水杯里映出公主突然一笑那一刹那的容颜,双眼晶亮,天真无邪,带着十二分的友好,十二分的纯粹,却没有一分鄙视。

    回到现实中来,他握了握杯子,喝酒似的一口闷把那杯白开水饮得一干二净。

    公主……我爱上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她也会装可爱,有时候也会很清冷,她的一双眼睛,多么像你……

    对不起……

    回神后的低低颔眉,他却不知道,伊云岫,看着他忽然强劲起来的动作倒是被吓了一吓,不由得拿着自己的眼神看他。

    眼里写满了“怎么了”的疑惑。

    念怀阙调整状态,由着公主他想到刚才自己问的问题,于是不屈不挠地继续问道: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云岫,你刚才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喜欢喝正山小种?”

    正山小种,这是一种价值千金的红茶,他不会忘记,十年前,是芸公主最爱喝的。

    伊云岫随手扒拉过来那灵姝草,草草地看了个大概知道象小萌确实没有欺负它,于是对着念怀阙点点头曰:

    “是啊,正山小种,又名金骏眉,价格与其名字一样都得是带金的,因为它是红茶里边最好的,真正的桐木红茶外形条索肥实,色泽乌润,其茶叶是用松针或松柴熏制而成,有着非常浓烈的香味。因为熏制的原因,茶叶呈黑色,但茶汤为深红色。”

    “第一泡芽头红茶开泡后,芳香扑鼻,沁人心脾,香气高长带松烟香,滋味醇厚,带有桂圆汤味。”

    “泡完之后,品上一口,这茶会有天然花香,香不强烈,细而含蓄,其味醇厚甘爽,喉韵明显,汤色橙黄清明,叶底欠匀净,与其他茶拼配,还能提高味感。”

    伊云岫看着灵姝草,一下子就把正山小种的各种属性说了出来。

    念怀阙看着面前的白开水,赞赏着道:

    “是吗?”

    伊云岫看他那样子根本不似在喝白开水而是在喝茶水,心里头一痒一把拍掉他的茶杯,拉着他的手站起来:

    “你来,我煮茶给你喝。”

    “啊?”

    念怀阙随着她站起来,不可置信道:

    “你要煮茶给我喝?”

    此时他们两个已经走出了亭子,确切来说是伊云岫快步走出亭子拉了念怀阙也顺便出亭子了,前头伊云岫兴致颇好道:

    “是啊,你不要我煮茶给你?”

    念怀阙抬头看看天色,反问着:

    “可是,现在不是黄昏了么?该吃晚饭了。”

    …………

    …………

    傍晚时分,夕阳将坠。

    伊云岫让吟茶把屋里那一整套紫砂茶具洗净了还用热水烫过,在房门前走廊边支起一张简单的小木桌。

    而自己和念怀阙,她拿了两个蒲团一个给自己一个给念怀阙两人席地而坐。

    被伊云岫遗忘在凉亭里的象小萌一脸不乐意地跑过来,看着吟茶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干脆自己在走廊扶手下的那一排木板上窝了下来。

    晚风冰凉,但是旁边的红泥小火炉里,却跳跃着橙红色的光芒。

    这些个橙红色就像是天边的晚霞,夕阳是半掩在山头,而,那一丝丝如羽绒般的云,都被阳光踱上一层橘黄……

    念怀阙看着幽雅的古廊打量着门前那一整块宽阔无比的草地,再顺着不远处低低的女儿墙,看着天边唯美的景象。

    他觉得无比惬意。

    咕咕的声音低沉地响着,他回过头去,却见粉衣美人如葱般的玉手捏了块布,把那已煮开了水的水壶自火炉上取了下来。

    伊云岫神色一派娴静,拿捏着水壶先过了一遍杯子,举止之间似有茶圣风范:

    “这水是前几天下的第一场雪时,我亲自收集的无根雪水,雪水甘且甜,是泡茶的上品。”

    念怀阙看着她,淡笑点头。

    把水壶放回小火炉上重新入水煮着,伊云岫拿起备在一旁的正山小种,嗅了一嗅后放到念怀阙面前,念怀阙会意,也用心嗅上一嗅。

    这个步骤叫“嗅茶”,是茶道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再拿起水壶淋了水温了茶壶,等得温度刚刚好,伊云岫用了茶匙装茶。

    润茶:沸水冲入壶中,至满,使竹筷刮去壶面茶沫,当即倾于茶船(就是放着茶具的那个茶盘)。

    再冲入开水,盖茶盖,稍等一会儿,终于到了倒茶这一步。

    看着身旁的这个人忙忙碌碌的,虽是步骤繁杂却不失从容气势,念怀阙眼前,又有一副截然不同的光景漂浮:

    五岁的小小人儿压腿坐在御花园之中,落英缤纷,那不同颜色不同品种的花瓣纷纷扬扬,沾了她的衣裙却不自知。

    面前是一副精致到极点的茶具,小公主一人烹煮一人泡茶,心思寂静不发一语。

    微风吹来,她粉红色的两条锦丝在身后飘扬而起,衬得她灵动无邪,似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

    对面的那个十岁孩童看得痴了,也不知道这痴的是良辰美景,还是痴着这娴熟的手艺。

    终于女孩儿抬起脸来,双唇咧开是大大的笑容,她看着男孩儿道:

    “怀阙哥哥,茶泡好了。”

    “怀阙大哥,茶泡好了。”

    一圈巡河下来,伊云岫终于完成了这一项伟大的工程,示意了念怀阙,念怀阙会意,垂眸看着面前的这一套。

    看着伊云岫把手伸向茶盘似乎是要敬茶,他眼疾手快的赶紧伸手拂袖执了茶杯到眼前。

    不料伊云岫其实是伸手拿了另外一杯茶给她自己。可是,却被这么一个小小的人儿给截住了。

    芸公主身后带着大队的宫婢,有和自己岁数差不多的小宫女,还有几个岁数较大的嬷嬷。

    但是当她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些人,虽然表面捉急但却俱是默默无闻地堆在公主后面不出一语。

    任由芸公主打量个半晌,他在公主身后的嬷嬷的提示下,中规中矩地行个礼,道了一声:

    “臣子拜见公主。”

    但是这一礼行完,前面却没有动静。

    低着头的他在疑惑,可是,却不敢抬头。

    半晌,公主噗嗤一笑,打破了这一片寂然。

    …………

    …………

    水杯里映出公主突然一笑那一刹那的容颜,双眼晶亮,天真无邪,带着十二分的友好,十二分的纯粹,却没有一分鄙视。

    回到现实中来,他握了握杯子,喝酒似的一口闷把那杯白开水饮得一干二净。

    公主……我爱上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她也会装可爱,有时候也会很清冷,她的一双眼睛,多么像你……

    对不起……

    回神后的低低颔眉,他却不知道,伊云岫,看着他忽然强劲起来的动作倒是被吓了一吓,不由得拿着自己的眼神看他。

    眼里写满了“怎么了”的疑惑。

    念怀阙调整状态,由着公主他想到刚才自己问的问题,于是不屈不挠地继续问道: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云岫,你刚才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喜欢喝正山小种?”

    正山小种,这是一种价值千金的红茶,他不会忘记,十年前,是芸公主最爱喝的。

    伊云岫随手扒拉过来那灵姝草,草草地看了个大概知道象小萌确实没有欺负它,于是对着念怀阙点点头曰:

    “是啊,正山小种,又名金骏眉,价格与其名字一样都得是带金的,因为它是红茶里边最好的,真正的桐木红茶外形条索肥实,色泽乌润,其茶叶是用松针或松柴熏制而成,有着非常浓烈的香味。因为熏制的原因,茶叶呈黑色,但茶汤为深红色。”

    “第一泡芽头红茶开泡后,芳香扑鼻,沁人心脾,香气高长带松烟香,滋味醇厚,带有桂圆汤味。”

    “泡完之后,品上一口,这茶会有天然花香,香不强烈,细而含蓄,其味醇厚甘爽,喉韵明显,汤色橙黄清明,叶底欠匀净,与其他茶拼配,还能提高味感。”

    伊云岫看着灵姝草,一下子就把正山小种的各种属性说了出来。

    念怀阙看着面前的白开水,赞赏着道:

    “是吗?”

    伊云岫看他那样子根本不似在喝白开水而是在喝茶水,心里头一痒一把拍掉他的茶杯,拉着他的手站起来:

    “你来,我煮茶给你喝。”

    “啊?”

    念怀阙随着她站起来,不可置信道:

    “你要煮茶给我喝?”

    此时他们两个已经走出了亭子,确切来说是伊云岫快步走出亭子拉了念怀阙也顺便出亭子了,前头伊云岫兴致颇好道:

    “是啊,你不要我煮茶给你?”

    念怀阙抬头看看天色,反问着:

    “可是,现在不是黄昏了么?该吃晚饭了。”

    …………

    …………

    傍晚时分,夕阳将坠。

    伊云岫让吟茶把屋里那一整套紫砂茶具洗净了还用热水烫过,在房门前走廊边支起一张简单的小木桌。

    而自己和念怀阙,她拿了两个蒲团一个给自己一个给念怀阙两人席地而坐。

    被伊云岫遗忘在凉亭里的象小萌一脸不乐意地跑过来,看着吟茶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干脆自己在走廊扶手下的那一排木板上窝了下来。

    晚风冰凉,但是旁边的红泥小火炉里,却跳跃着橙红色的光芒。

    这些个橙红色就像是天边的晚霞,夕阳是半掩在山头,而,那一丝丝如羽绒般的云,都被阳光踱上一层橘黄……

    念怀阙看着幽雅的古廊打量着门前那一整块宽阔无比的草地,再顺着不远处低低的女儿墙,看着天边唯美的景象。

    他觉得无比惬意。

    咕咕的声音低沉地响着,他回过头去,却见粉衣美人如葱般的玉手捏了块布,把那已煮开了水的水壶自火炉上取了下来。

    伊云岫神色一派娴静,拿捏着水壶先过了一遍杯子,举止之间似有茶圣风范:

    “这水是前几天下的第一场雪时,我亲自收集的无根雪水,雪水甘且甜,是泡茶的上品。”

    念怀阙看着她,淡笑点头。

    把水壶放回小火炉上重新入水煮着,伊云岫拿起备在一旁的正山小种,嗅了一嗅后放到念怀阙面前,念怀阙会意,也用心嗅上一嗅。

    这个步骤叫“嗅茶”,是茶道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再拿起水壶淋了水温了茶壶,等得温度刚刚好,伊云岫用了茶匙装茶。

    润茶:沸水冲入壶中,至满,使竹筷刮去壶面茶沫,当即倾于茶船(就是放着茶具的那个茶盘)。

    再冲入开水,盖茶盖,稍等一会儿,终于到了倒茶这一步。

    看着身旁的这个人忙忙碌碌的,虽是步骤繁杂却不失从容气势,念怀阙眼前,又有一副截然不同的光景漂浮:

    五岁的小小人儿压腿坐在御花园之中,落英缤纷,那不同颜色不同品种的花瓣纷纷扬扬,沾了她的衣裙却不自知。

    面前是一副精致到极点的茶具,小公主一人烹煮一人泡茶,心思寂静不发一语。

    微风吹来,她粉红色的两条锦丝在身后飘扬而起,衬得她灵动无邪,似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

    对面的那个十岁孩童看得痴了,也不知道这痴的是良辰美景,还是痴着这娴熟的手艺。

    终于女孩儿抬起脸来,双唇咧开是大大的笑容,她看着男孩儿道:

    “怀阙哥哥,茶泡好了。”

    “怀阙大哥,茶泡好了。”

    一圈巡河下来,伊云岫终于完成了这一项伟大的工程,示意了念怀阙,念怀阙会意,垂眸看着面前的这一套。

    看着伊云岫把手伸向茶盘似乎是要敬茶,他眼疾手快的赶紧伸手拂袖执了茶杯到眼前。

    不料伊云岫其实是伸手拿了另外一杯茶给她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