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第287章 果然没死

    而此时,远处的路口,来客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近了之后,钟漓月便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钟漓月和花雨兮两人同时动了一下身子,身上的落雪随之抖落在地上。

    七彩抓着钟漓月的头发,已经被雪覆盖,已经看不见钟漓月的肩膀上还站着一个小人。

    听见宫司尘的声音,七彩不禁的抖了抖身子,那声音透露出比冰雪更冷的寒意。

    “真有胆量,居然给我下战书!”

    这话里面的傲慢让钟漓雨的眉头一皱。

    宫司尘和手下已经慢慢的走进广场,停了下来,与钟漓月和花雨兮拉开距离站着。

    虽然大雪弥漫,似乎遮蔽了视线,但是宫司尘红色的长袍和披风甚是扎眼,宫司尘的头上戴着兜帽,但钟漓月仍能感觉到宫司尘身体散发出来的戾气。

    此时钟漓月也看清楚,宫司尘身边还有两个人。

    虽然并不认识两个人是谁,但是宫司尘居然只带了两个手下,让钟漓月的心里不禁的有点紧张。

    因为他知道,那两个人肯定是实力超群的人。

    即使宫司尘现在不知道钟漓月的实力如何,但是带两个手下足以说明宫司尘的自信。

    虽然自信但也自负,显然是不把钟漓月放在眼里。

    宫司尘的两个手下一个黑衣,一个白衣。

    白衣更让钟漓月心里一紧,白色是雪的颜色,在这白茫茫的大雪里战斗的话,还真的不好辨识。

    “你的手下,小人傀儡师以死,你也是送死的吗?”钟漓月动了动身子,抖落身上的雪,头上往外冒着热气,被大雪淋的似乎有点狼狈,但是她的话却让宫司尘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的惊讶。

    居然杀了小人傀儡师?宫司尘的心里泛起嘀咕,怪不得在落秋城没有见到小人傀儡师,居然被钟漓月杀了。

    “哼,杀了我的一条狗而已,不足惋惜。没想到你的实力居然在小人傀儡师之上,确实有点让人刮目相看!”

    虽然宫司尘的声音听起来不以为意,但是钟漓月知道,宫司尘在心里已经把他诅咒了千百遍,她不相信,一个得力助手死了,主子也一点也不在乎。

    “你还真有胆量挑战我,你爹造的改造人在漩涡岛,可是被绞杀的肉不都剩。难道幽兰死了,你也一点也不伤心吗?”

    开始心理战,钟漓月觉的心理战也是战斗的一种方式,可以扰乱对方心智。

    沉默不语的透过落雪雪,宫司尘看了一眼钟漓月。

    钟漓月的脸上是鄙视,是不屑。

    对于钟漓月来着,宫司尘这种人就应该鄙视和不屑,而且应该千刀万剐,下地狱,油锅里炸一炸,才会让人觉的过瘾。

    见宫司尘不说话,钟漓月又接着说了起来。

    只是花雨兮不禁的皱了眉头,心里想这钟漓月什么时候变话唠了。

    “哦,我知道了。你不关心幽兰的死,那是因为你是一颗没有心的人,而且苏摩嘲笑你是一个懦弱的男人,居然连一个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苏摩还说雪漓其实是真的爱你的,但是你却杀了她。真是可怜可悲可叹。”

    被雪覆盖的七彩,可爱的眼睛咕噜噜的转了几百转,心里想着钟漓月的话完全是胡扯,他清楚他一直在钟漓月的身边,但是何时苏摩对钟漓月说过那样的话?

    诡异的笑了一下,明白钟漓月完全是在胡扯,是想激怒宫司尘,让人丧失理智吗?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无中生有的事情,钟漓月可干了不少了啊!

    清了清嗓子,花雨兮急忙的站在了钟漓月的前面。

    “是的,我也听苏摩这么说了。我是一个男人,真的为你感到耻辱!”

    花雨兮也说的一本正经,好像是真的似的。

    只有钟漓月明白,花雨兮也是在胡扯,原来是想一起无中生有,激怒宫司尘吗?

    话完,几个站在雪地里的人都沉默了一会。

    雪也开始渐渐小了,迷蒙的天地开始变的敞亮起来,视线不再模糊,变的无比异常的清晰,只是耀眼的白让人的眼睛突然的有点不适。

    紧张的心砰砰直跳,钟漓月百倍的警觉,因为她知道,这沉默就是爆发的前兆。

    走上前,钟漓月用胳膊把站在面前的花雨兮,拉到了一边。她现在可不想让花雨兮再为她受伤。

    “哈哈!”宫司尘笑的极其狂妄。

    “你以为你的满口胡话就能激怒我?你看我现在的样子,除声音与之前的宫司尘一样外,哪里还像宫司尘?原来的宫司尘死了,现在的宫司尘是来取你性命的!”

    “但无论怎样,我要感谢我爹宫天云,让我变的更加强大。所以别什么宫司尘宫司尘的了,你只要记住现在我的这张脸就行了,因为这张脸就是送你下地狱之人的脸!”

    果然是沉默之后的爆发,只是一连串的废话罢了。

    眯着眼瞅着宫司尘的脸,与在墨幽宫门前的宫司尘没有差别,钟漓月心里明白,这就是改造过后的真正宫司尘了。

    “谁生谁死还不知道!有胆量给你下战书,就有实力送你见阎王爷!”

    语气铿锵,带着愠怒,钟漓月的心怒火乍现,她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最终还要死战。

    “快,先差你的一个手下给我热热身吧!”

    很明显,钟漓月想干掉宫司尘的两下手下之后,再与宫司尘死战,希望宫司尘能公平对决。

    只是钟漓月有点想的美了,接下来的战斗已经没有公平可言。

    “想的美,哈哈!黑白双煞一起上!”

    阴邪的脸看了一下两边,宫司尘冷冷的吩咐道。

    闻言,花雨兮赶紧的抓紧手里的剑,准备战斗。

    七彩已经从钟漓月的肩膀上,跳了下来,两眼发出红光之后,一声怒叫。两手握拳,往下一压,立即变大。

    顿时七彩就感觉到力量成倍的增长,怒视宫司尘的手下。

    明显的,钟漓月看见宫司车对七彩的出现,变大感到了惊讶,只是惊讶之后,便是满脸的诡笑。

    “好吧,你不听我的建议!那么我一挑二,战你的手下黑白双煞!”钟漓月一声怒喝,既然不听建议,那就不要遵循什么章法了。而此时,远处的路口,来客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近了之后,钟漓月便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钟漓月和花雨兮两人同时动了一下身子,身上的落雪随之抖落在地上。

    七彩抓着钟漓月的头发,已经被雪覆盖,已经看不见钟漓月的肩膀上还站着一个小人。

    听见宫司尘的声音,七彩不禁的抖了抖身子,那声音透露出比冰雪更冷的寒意。

    “真有胆量,居然给我下战书!”

    这话里面的傲慢让钟漓雨的眉头一皱。

    宫司尘和手下已经慢慢的走进广场,停了下来,与钟漓月和花雨兮拉开距离站着。

    虽然大雪弥漫,似乎遮蔽了视线,但是宫司尘红色的长袍和披风甚是扎眼,宫司尘的头上戴着兜帽,但钟漓月仍能感觉到宫司尘身体散发出来的戾气。

    此时钟漓月也看清楚,宫司尘身边还有两个人。

    虽然并不认识两个人是谁,但是宫司尘居然只带了两个手下,让钟漓月的心里不禁的有点紧张。

    因为他知道,那两个人肯定是实力超群的人。

    即使宫司尘现在不知道钟漓月的实力如何,但是带两个手下足以说明宫司尘的自信。

    虽然自信但也自负,显然是不把钟漓月放在眼里。

    宫司尘的两个手下一个黑衣,一个白衣。

    白衣更让钟漓月心里一紧,白色是雪的颜色,在这白茫茫的大雪里战斗的话,还真的不好辨识。

    “你的手下,小人傀儡师以死,你也是送死的吗?”钟漓月动了动身子,抖落身上的雪,头上往外冒着热气,被大雪淋的似乎有点狼狈,但是她的话却让宫司尘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的惊讶。

    居然杀了小人傀儡师?宫司尘的心里泛起嘀咕,怪不得在落秋城没有见到小人傀儡师,居然被钟漓月杀了。

    “哼,杀了我的一条狗而已,不足惋惜。没想到你的实力居然在小人傀儡师之上,确实有点让人刮目相看!”

    虽然宫司尘的声音听起来不以为意,但是钟漓月知道,宫司尘在心里已经把他诅咒了千百遍,她不相信,一个得力助手死了,主子也一点也不在乎。

    “你还真有胆量挑战我,你爹造的改造人在漩涡岛,可是被绞杀的肉不都剩。难道幽兰死了,你也一点也不伤心吗?”

    开始心理战,钟漓月觉的心理战也是战斗的一种方式,可以扰乱对方心智。

    沉默不语的透过落雪雪,宫司尘看了一眼钟漓月。

    钟漓月的脸上是鄙视,是不屑。

    对于钟漓月来着,宫司尘这种人就应该鄙视和不屑,而且应该千刀万剐,下地狱,油锅里炸一炸,才会让人觉的过瘾。

    见宫司尘不说话,钟漓月又接着说了起来。

    只是花雨兮不禁的皱了眉头,心里想这钟漓月什么时候变话唠了。

    “哦,我知道了。你不关心幽兰的死,那是因为你是一颗没有心的人,而且苏摩嘲笑你是一个懦弱的男人,居然连一个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苏摩还说雪漓其实是真的爱你的,但是你却杀了她。真是可怜可悲可叹。”

    被雪覆盖的七彩,可爱的眼睛咕噜噜的转了几百转,心里想着钟漓月的话完全是胡扯,他清楚他一直在钟漓月的身边,但是何时苏摩对钟漓月说过那样的话?

    诡异的笑了一下,明白钟漓月完全是在胡扯,是想激怒宫司尘,让人丧失理智吗?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无中生有的事情,钟漓月可干了不少了啊!

    清了清嗓子,花雨兮急忙的站在了钟漓月的前面。

    “是的,我也听苏摩这么说了。我是一个男人,真的为你感到耻辱!”

    花雨兮也说的一本正经,好像是真的似的。

    只有钟漓月明白,花雨兮也是在胡扯,原来是想一起无中生有,激怒宫司尘吗?

    话完,几个站在雪地里的人都沉默了一会。

    雪也开始渐渐小了,迷蒙的天地开始变的敞亮起来,视线不再模糊,变的无比异常的清晰,只是耀眼的白让人的眼睛突然的有点不适。

    紧张的心砰砰直跳,钟漓月百倍的警觉,因为她知道,这沉默就是爆发的前兆。

    走上前,钟漓月用胳膊把站在面前的花雨兮,拉到了一边。她现在可不想让花雨兮再为她受伤。

    “哈哈!”宫司尘笑的极其狂妄。

    “你以为你的满口胡话就能激怒我?你看我现在的样子,除声音与之前的宫司尘一样外,哪里还像宫司尘?原来的宫司尘死了,现在的宫司尘是来取你性命的!”

    “但无论怎样,我要感谢我爹宫天云,让我变的更加强大。所以别什么宫司尘宫司尘的了,你只要记住现在我的这张脸就行了,因为这张脸就是送你下地狱之人的脸!”

    果然是沉默之后的爆发,只是一连串的废话罢了。

    眯着眼瞅着宫司尘的脸,与在墨幽宫门前的宫司尘没有差别,钟漓月心里明白,这就是改造过后的真正宫司尘了。

    “谁生谁死还不知道!有胆量给你下战书,就有实力送你见阎王爷!”

    语气铿锵,带着愠怒,钟漓月的心怒火乍现,她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最终还要死战。

    “快,先差你的一个手下给我热热身吧!”

    很明显,钟漓月想干掉宫司尘的两下手下之后,再与宫司尘死战,希望宫司尘能公平对决。

    只是钟漓月有点想的美了,接下来的战斗已经没有公平可言。

    “想的美,哈哈!黑白双煞一起上!”

    阴邪的脸看了一下两边,宫司尘冷冷的吩咐道。

    闻言,花雨兮赶紧的抓紧手里的剑,准备战斗。

    七彩已经从钟漓月的肩膀上,跳了下来,两眼发出红光之后,一声怒叫。两手握拳,往下一压,立即变大。

    顿时七彩就感觉到力量成倍的增长,怒视宫司尘的手下。

    明显的,钟漓月看见宫司车对七彩的出现,变大感到了惊讶,只是惊讶之后,便是满脸的诡笑。

    “好吧,你不听我的建议!那么我一挑二,战你的手下黑白双煞!”钟漓月一声怒喝,既然不听建议,那就不要遵循什么章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