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48章 柏凤国主【一】

    小四得意的笑了笑,“这有何难?小的不善表达,待小的给公子画出来!”

    不一会功夫,小四就在纸上活灵活现的画出一幅人像图,冷先华只扫了一眼,几乎就停止了呼吸。。

    这张纸上画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母亲风梨落!!

    “小哥,你当初见到这位夫人,她..她可有异常?”

    要是他记得没错,那个时候,刚巧是他参加武状元大会,得了头榜被皇帝召见,然后就是各种应酬,各种比试,在之后就被破格册封将军,镇守边关.。

    “哎呀,这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小的当时不过十岁左右,才到这里来,不懂观色,不过小的记得当时那位夫人的脸红的异常,,”

    冷先华还想问什么,那掌柜发出了惊讶的叫声,“公子,公子,小的在胭脂里发现了一种罕见的毒药成分,蓝毒草!据说此草生在极其潮湿的环境下才有,而且一般我们中原没有的.。公子.。这盒胭脂中含有蓝毒草的含量相当高,孩童触碰,轻则昏迷不醒,重责危及生命,而且此草的最让人痛恨的是他可以令肌肤受损.。”

    冷先华听到这里,眼睛一亮,“肌肤受损?”怪不得小月的脸变得这么恐怖,,原来都是被这毒草给害的哇!

    “那,,请问掌柜,此草可有药解?”

    掌柜面露难色,“公子,小的这里虽说是药铺,可是小店里却没有可以解此毒的良药.。。”

    一听说没有解药,冷先华的俊脸立即就蒙上了一层灰色,他已然失去了母亲,失去了亲身妹子,如今连妹子的躯壳都保全不来吗?那他要这个受人瞩目的身份何用?不能给至亲带来庇护,甚至都找不到那双魔抓,他可真是窝囊,白白活了十八年呐!

    他懊恼的一拳击打在人家的柜台上,顿时掌柜的脸色变了,因为他瞧见了自己面前的柜台上多了一个大坑,而眼前这个公子的手鲜血直冒.

    “公子,你手受伤了,别动,老夫给你包扎一下。。”

    此地没有解药,妹子躺在床上生死不明,他这点小伤算的了什么?

    冲着掌柜歉意的笑了笑,“这点小伤不碍事,麻烦掌柜了,在下再往别处询问一下.。”

    ..。

    上阳王府书房。

    一个身着暗红色长袍,衣服上绣着形象逼真的巨蟒图形的墨发男子正在与一个身穿黑衣,带着斗笠的人对话。

    “主上,对不住,上次的任务失败了,派出去的杀手一共八人,自打那日去了蓬莱客栈后,就一直袅无音讯,,”

    说话的人声音清脆,宛若夜莺啼鸣,好听极了。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王就知道!想他堂堂剑泣盟的少主几个人就想要了他的性命?要真的这么轻易可以杀死他,当初那个被剑气山庄扫地出门的败类就不会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的贴着本王了.。你去告诉嫣然,叫她无论如何都要谋取到冷穆成那个老顽固的重新宠爱,还有,告诉那个人,最近不要再行动了.本王不想因小失大,毕竟那冷家少爷本王还用的上.。”

    “是!”

    黑衣人一走,书房的屏风后走出异域装扮的少年。

    他皮肤黝黑,一双眼睛如海水般蔚蓝深邃,只是目光中戾气一片,隐隐的透着一种嗜杀.。

    “王爷,此女多次任务失败,您怎么你惩处她?”

    上阳王北野胥鹰隼一样的眸子里精光一闪,嘿嘿的笑了“现在本王正是有人之际,现在杀了她,本王岂不少了一条忠实的狗?对了,阿摩王子,本王的王儿在那边可好?”

    “好,好的很!我阿爹待他视如己出,都叫小王有些嫉妒呢!”

    上阳王点了点头,“阿摩王子,本王此番大计一旦成功,必将履行协议,送你阿爹十五座城池,顺带我中原美女一百名,,”

    “哈哈,如此甚好!祝愿王爷得偿所愿,振臂高呼,安坐龙椅!”

    ..。

    柏凤国,御花园。

    一位容貌俊逸的少年呆呆的坐在一所凉亭之内,望着眼前湖面上戏水的鸳鸯不言不语。

    他看上去年约十五六岁,眉宇间带着一丝淡淡的哀愁,自从三年前被人接来送到皇宫,他就知道了自己是个私生子,而且自己那个爹的身份一定不低,,从此他就再也没有笑过!

    这三年来,他利用这里国王对他亲如儿子,翻阅了各种书籍,掌握了各种兵书,修习了多门内功心法,,为的就是有一天,他要亲自接自己的生母荣登那人口中的荣耀地位.。

    “宁哥哥,你怎么又在这里发呆?”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从远处响起,跟着他听到一声少女甜甜的声音。

    少年听到声音立即换上了一副笑脸回过头来,“阿贝,你怎么来了?夫子交给你的功课做完了?”

    来人上身穿橘红色短袍,下身着银白长裤,脚踏褐色马靴,扎着一头小辫子,每个辫子的发尾上系着一个小铃铛.

    “早就做完了,人家都跑到你的寝宫找了一圈呢!看你啊,没在,就知道你一定在这里,宁哥哥,你是不是又在想念你的娘亲了?”

    少年闻言,眼眸暗了一暗,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宁儿,我.收到那个人的来信了,他要我下月十五前一定要赶到天辰.。”

    “怎么?你要走?”少女听罢,俏脸上的微笑立马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安和不舍。

    “是啊,那个人说我要是帮了他,就答应让我娘也跟着他,并给她.。给她一个名分!”

    少年说这番话的时候,俊脸涨的通红,要不是他这三年已经跟眼前的银铃公主混的火热,打死他也不会将这种见不得人的事说出来。。

    “这样啊,那我也去!宁哥哥,你等着我,我这就去就我父王,,”

    银铃公主阿贝话音一落,娇小的身影已经跑出去了很远.

    黄华宁瞅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蓦地一暖,倘若他和她可以成为夫妻那多好,那样他就再也不会孤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