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第328章 拉姆行刺皇后

    那兰德芳睁开了眼睛:“哦,是啊。皇后说的是啊。已经很久没有放人了。”

    公孙玉儿打算,一句一句,从宫女的辛苦开始说起。或许,能救小菊一命。

    “皇上,宫女从很小,就进宫里来劳作,遵守宫里的制度,不能出去看亲人,也能跟亲人联系。很少有宫女,知道她们在宫里的情况。这就是她们操劳的现状。等她们岁数大了,二十五岁了,可以出宫了,或许,她们能有几两银子。可是,出去后,能嫁给谁呢?这样的岁数,高不成低不就,很多宫女,都当了有些人的小妾,在大娘的打骂声里,过日子。还有很多宫女,直接成了大娘的丫头。这就是宫女们,一方面盼着出去,一方面又不愿意出去的两难选择。不出去,或许在宫里,可以孤独一辈子。出去,却有改变不了岁数已经很大,无法在挑选好夫婿的情况。又有多少宫女,在宫里,病死了,或者犯错死了,只是拉出去,给家里人赔一些银子而已。宫女的生过,本来就充满了不幸和艰难。其中,有身体的煎熬,心灵的煎熬。这些痛苦,却不是一般的人,能体会的。”

    “皇上,臣妾建议,如果要放宫女,最好是二十岁就可以放出去了。这样,也不至于耽误了宫女的一生。”

    “皇后,你今天来,就是跟朕,讲这些宫女的大道理?”

    “不——皇上,臣妾是不忍看着宫女,如此痛苦,才允许小菊去放开胆子,早一个心上人的。”

    “哦?”

    “皇上。如今,周通和小菊的事情,皇上知道了。想必,皇上是要严格惩罚小菊的。那么,皇上就请先惩罚臣妾吧。”

    公孙玉儿站了起来:“皇上,这事情,最先错的,就是臣妾。臣妾明明知道,周通作为后宫总管,是不应该以私心为重的。错在臣妾。是臣妾允许的。”

    小梦梦看着母后似乎,跟父皇要吵架了。便走了过去:“父皇,母后不高兴了。”

    那兰德芳抱起了小梦梦公主:“哦?没有吧?”

    “父皇,刚才小菊姑姑也哭了。是不是小菊姑姑,得罪父皇了?”

    “没有。她没有。”

    “她既然没有得罪父皇,那么,父皇要责罚她?”

    “不啊。”

    那兰德芳刚一出口,公孙玉儿便急忙谢恩:“皇上,谢谢皇上不责罚之恩。臣妾代小菊,谢过皇上。”

    小梦梦公主却一脸的稚气:“父皇,那天,父皇给女儿说,君无戏言呢。既然父皇不责罚小菊姑姑,那么,小梦梦就回去,告诉小菊姑姑。叫小菊姑姑,不要哭了。要笑。”

    “呵呵——小梦梦,你知道为什么父皇,不责罚小菊姑姑吗?”

    “不知道呢。”

    “那朕告诉你,因为你母后,肚里的你弟弟,就要出来了。因此,朕不想责罚小菊姑姑。你回去告诉小菊姑姑,如果伺候你母后,伺候的好,就没事了,过往不究。如果不好好伺候你母后,那么,可就是新帐老账一起算。秋天算总账了。你看看,这时间啊,已经到了冬天了。”

    “父皇,那我回去,告诉小菊姑姑。不要哭了。谢谢父皇。”

    公孙羽儿喜极而泣:“皇上——”

    “不要说了。回去告诉小菊,朕饶她,是因为看在伺候皇后,尽心尽力而已。也许,朕也会考虑,二十岁,放出宫女出去。”

    “臣妾谢谢皇上。”

    周通走了进来,跪在地上,给那兰德芳磕头:“谢谢皇上。”

    “周通,你好福气啊。想必小菊姑娘,配你,也算是不辱没了你了。宫里第一大总管,皇后第一宫女,也算是郎才女貌了。”

    “皇上,奴才惶恐——”

    “好了。今天看在皇后和公主的份上,也就饶你们就是了。”

    香妃听了拉姆的汇报,肺都气炸了:“可恶!这皇后真是作贱啊。明明宫里的规章,写着宫女和太监,尤其是周通这样的大太监,是不允许配对的。怎么就周通这里,行不下去了呢?可恶!白费了许多的功夫了。”

    拉姆说:“娘娘,这说明,皇上的法律,是皇上制定的,也是皇上想怎么执行,就怎么执行的。”

    “废话!如今,该做的事情,一件也没做好。去西域巡游,没有成功,诬陷小菊和周通,又没有成功。这是怎么回事情?怎么我的事情,一件比一件背呢?”

    拉姆道:“娘娘,留得恩宠在,不怕没机会呢。娘娘别急。机会有的是。如今,皇上似乎在等皇后生孩子,等孩子生好了,再提去西域巡游的事情,不迟。”

    “废话,废话,简直是放屁。等孩子生好了,难道你指望,生个儿子,然后封为太子?然后,你就心满意足了?屁话!”

    “娘娘,奴婢说错了。”

    “废话,一点脑子也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思考问题的。如今,怕就怕在这个孩子上了。孩子不出生,谁都有机会做皇后,做皇太后。等生下这个孩子,那里有机会啊?”

    拉姆不说话了。香妃一脸的气氛,脸上的眉毛,立了起来,嘴巴上的口红,却早已经变形了。

    “拉姆,如果这今天天气不好,你——打算去行刺吧。”

    “可是,娘娘,如今,芳华宫里早已经护卫的跟铁桶一样的。”

    “废话!如果等皇后生下孩子,那么,那里将围的,比铁桶还要结实。再去行刺,只怕是太晚了。事不宜迟,你安排一下。这两天,把事情做掉。不要露出马脚来。”

    “是,娘娘。”

    拉姆出去,找到四个人,安排行刺的计划。

    牛力士,晚上再也无法休息了。皇后快要生了。只怕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

    这几天,皇上天天来芳华宫里,陪皇后一起吃饭。

    那兰德芳似乎很在乎这个孩子。而且,没生之前,就占卜了一卦:卦上说明,这孩子大富大贵!

    那兰德芳很高兴,自己的孩子,大富大贵,本来的啊。朕不就是大富大贵的——君临天下,哈哈。那兰德芳睁开了眼睛:“哦,是啊。皇后说的是啊。已经很久没有放人了。”

    公孙玉儿打算,一句一句,从宫女的辛苦开始说起。或许,能救小菊一命。

    “皇上,宫女从很小,就进宫里来劳作,遵守宫里的制度,不能出去看亲人,也能跟亲人联系。很少有宫女,知道她们在宫里的情况。这就是她们操劳的现状。等她们岁数大了,二十五岁了,可以出宫了,或许,她们能有几两银子。可是,出去后,能嫁给谁呢?这样的岁数,高不成低不就,很多宫女,都当了有些人的小妾,在大娘的打骂声里,过日子。还有很多宫女,直接成了大娘的丫头。这就是宫女们,一方面盼着出去,一方面又不愿意出去的两难选择。不出去,或许在宫里,可以孤独一辈子。出去,却有改变不了岁数已经很大,无法在挑选好夫婿的情况。又有多少宫女,在宫里,病死了,或者犯错死了,只是拉出去,给家里人赔一些银子而已。宫女的生过,本来就充满了不幸和艰难。其中,有身体的煎熬,心灵的煎熬。这些痛苦,却不是一般的人,能体会的。”

    “皇上,臣妾建议,如果要放宫女,最好是二十岁就可以放出去了。这样,也不至于耽误了宫女的一生。”

    “皇后,你今天来,就是跟朕,讲这些宫女的大道理?”

    “不——皇上,臣妾是不忍看着宫女,如此痛苦,才允许小菊去放开胆子,早一个心上人的。”

    “哦?”

    “皇上。如今,周通和小菊的事情,皇上知道了。想必,皇上是要严格惩罚小菊的。那么,皇上就请先惩罚臣妾吧。”

    公孙玉儿站了起来:“皇上,这事情,最先错的,就是臣妾。臣妾明明知道,周通作为后宫总管,是不应该以私心为重的。错在臣妾。是臣妾允许的。”

    小梦梦看着母后似乎,跟父皇要吵架了。便走了过去:“父皇,母后不高兴了。”

    那兰德芳抱起了小梦梦公主:“哦?没有吧?”

    “父皇,刚才小菊姑姑也哭了。是不是小菊姑姑,得罪父皇了?”

    “没有。她没有。”

    “她既然没有得罪父皇,那么,父皇要责罚她?”

    “不啊。”

    那兰德芳刚一出口,公孙玉儿便急忙谢恩:“皇上,谢谢皇上不责罚之恩。臣妾代小菊,谢过皇上。”

    小梦梦公主却一脸的稚气:“父皇,那天,父皇给女儿说,君无戏言呢。既然父皇不责罚小菊姑姑,那么,小梦梦就回去,告诉小菊姑姑。叫小菊姑姑,不要哭了。要笑。”

    “呵呵——小梦梦,你知道为什么父皇,不责罚小菊姑姑吗?”

    “不知道呢。”

    “那朕告诉你,因为你母后,肚里的你弟弟,就要出来了。因此,朕不想责罚小菊姑姑。你回去告诉小菊姑姑,如果伺候你母后,伺候的好,就没事了,过往不究。如果不好好伺候你母后,那么,可就是新帐老账一起算。秋天算总账了。你看看,这时间啊,已经到了冬天了。”

    “父皇,那我回去,告诉小菊姑姑。不要哭了。谢谢父皇。”

    公孙羽儿喜极而泣:“皇上——”

    “不要说了。回去告诉小菊,朕饶她,是因为看在伺候皇后,尽心尽力而已。也许,朕也会考虑,二十岁,放出宫女出去。”

    “臣妾谢谢皇上。”

    周通走了进来,跪在地上,给那兰德芳磕头:“谢谢皇上。”

    “周通,你好福气啊。想必小菊姑娘,配你,也算是不辱没了你了。宫里第一大总管,皇后第一宫女,也算是郎才女貌了。”

    “皇上,奴才惶恐——”

    “好了。今天看在皇后和公主的份上,也就饶你们就是了。”

    香妃听了拉姆的汇报,肺都气炸了:“可恶!这皇后真是作贱啊。明明宫里的规章,写着宫女和太监,尤其是周通这样的大太监,是不允许配对的。怎么就周通这里,行不下去了呢?可恶!白费了许多的功夫了。”

    拉姆说:“娘娘,这说明,皇上的法律,是皇上制定的,也是皇上想怎么执行,就怎么执行的。”

    “废话!如今,该做的事情,一件也没做好。去西域巡游,没有成功,诬陷小菊和周通,又没有成功。这是怎么回事情?怎么我的事情,一件比一件背呢?”

    拉姆道:“娘娘,留得恩宠在,不怕没机会呢。娘娘别急。机会有的是。如今,皇上似乎在等皇后生孩子,等孩子生好了,再提去西域巡游的事情,不迟。”

    “废话,废话,简直是放屁。等孩子生好了,难道你指望,生个儿子,然后封为太子?然后,你就心满意足了?屁话!”

    “娘娘,奴婢说错了。”

    “废话,一点脑子也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思考问题的。如今,怕就怕在这个孩子上了。孩子不出生,谁都有机会做皇后,做皇太后。等生下这个孩子,那里有机会啊?”

    拉姆不说话了。香妃一脸的气氛,脸上的眉毛,立了起来,嘴巴上的口红,却早已经变形了。

    “拉姆,如果这今天天气不好,你——打算去行刺吧。”

    “可是,娘娘,如今,芳华宫里早已经护卫的跟铁桶一样的。”

    “废话!如果等皇后生下孩子,那么,那里将围的,比铁桶还要结实。再去行刺,只怕是太晚了。事不宜迟,你安排一下。这两天,把事情做掉。不要露出马脚来。”

    “是,娘娘。”

    拉姆出去,找到四个人,安排行刺的计划。

    牛力士,晚上再也无法休息了。皇后快要生了。只怕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

    这几天,皇上天天来芳华宫里,陪皇后一起吃饭。

    那兰德芳似乎很在乎这个孩子。而且,没生之前,就占卜了一卦:卦上说明,这孩子大富大贵!

    那兰德芳很高兴,自己的孩子,大富大贵,本来的啊。朕不就是大富大贵的——君临天下,哈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