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设卫平凉

    铁枪抵喉,谁人能枪下逃生,杨小虎这一枪刺了下去,本以为会血溅七步,哪成想傲敦脚一蹬地,身形提着地面后纵而出,杨小虎这一枪却只是扎到了傲敦腹部,傲敦身上乃是精良铁甲,腹部自有裹腰护身,这一枪扎到傲敦裹腰上,只是在其甲胄上刺出一点火花。

    杨小虎再想进招追杀,元兵铁骑已到左近,就在元军冲锋之际,明军也动了。

    杨小虎及傲敦就夹在两军中间,双方人马转瞬激撞在一起,两千明军对五千元军,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杨小虎挥枪刺翻一名元军,顺势夺了马匹,等到翻鞍上马,人海茫茫却再不见傲敦身影,杨小虎心中一急,却是高声喝道:“死守山脚,不能叫元军过去,”无奈人欢马嘶一片纷乱,杨小虎的声音并不及远。

    元军加明军足足七千人,此刻皆是毫无阵仗绞杀在一处,放眼望去遍野是人,双方也只能凭借衣着分辨敌友,两千明军面对五千元兵,转瞬陷入苦战。

    大奎带领两千余铁骑此刻已赶到了混战之地不足一箭之地,本來约好的杨小虎拖延时间,等到援军一到两面冲锋放箭,到时定可瞬息将元军大批杀伤,怎料此刻双方混战再想放箭亦不能够。

    望着茫茫人海,大奎也只能恨得咬牙切齿,急行军中高声喝令:“两翼包抄各自为战,杀,”将令一下,两千多明军铁骑一分为二,便似两支利箭一左一右杀入混战人群。

    大奎铁枪犹如灵蛇吐信,枪芒吞吐间拦路元兵纷纷落马,大奎所领明军紧随其后,布成三角阵向混战人群纵深急插。

    这只铁骑是征虏军中的精锐,已不需多言,只要队伍杀到哪里,混战中的明军将士皆会退出战团加入队伍中,如此一來,明军人数渐渐增添,对元军的杀伤力亦是大增。

    所谓墙倒众人推,元兵此刻是混战,明军却是和众人之力击之,双方大战不到一个时辰,元军已成溃败之象,想要进山明军死死守在山脚,无奈之下开始四散逃窜,如此一來更是加快了败势。

    风急雪骤,可纵使再大的风雪一时间也盖不住满地的横尸污血,荒草凄凄,不胜哀意,大战终于落幕,明军死伤近千,五千元军逃得性命的不过三五百人,四千余众全部被歼灭,可惜的是傲敦逃掉了。

    杨小虎心中暗恨,傲敦竟然是在两军厮杀中趁着混乱逃得了性命。

    打扫战场之际,明军皆在救死扶伤,有沒断气的元兵就补上一刀,大奎见到如此血腥场面不禁有些大皱眉头,实话说,大奎心中不忍,纵使沙场死敌,此时此刻恩怨也该了结了,但明军将士不会手软,因为若败的是明军,元兵也一样会这样对待明军伤兵。

    战场上还缴获了一辆大车,车上装着十余只大木箱,大奎命人开了箱,一时间珠光宝气映花了人眼,大奎命人原样封好,战场上能救的伤兵尽量救治,并与财宝一并派专人送回了平凉镇。

    杨小虎來到大奎身前,低着头一脸的委屈,大奎沒有说话,却是狠狠瞪了一眼杨小虎,接着走向自己的坐骑,全军稍事整备,大奎即刻下令:元军主将傲敦在逃,明军所部五百人一组分路追杀,生擒傲敦者赏银百两,并可除去兵役回家种田。

    明军沸腾了,赏银百两除去兵役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从今以后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再不用受这兵戈之苦,身为大明军,自当效命沙场,今日不知明日生死,让众多明军将士心中早已麻木,早已忘却了田园之乐,早已忘却了骨肉亲情,如今有机会可以回家了,三千多明军将士哪有不高兴的。

    一场欢喜一场忧,但只要有希望,所有人都不会拒绝这次追杀任务,明军三千多人争先恐后的加入到追杀元兵的行列,但大奎只分了四队负责搜索,每队五百人,共计两千人,剩下的一千人回平凉镇守。

    大奎心中自有打算,若是傲敦贼心不死,进山的心愿破灭,除了狼狈逃窜,还有一个地方能去,那就是平凉镇。

    此刻的平凉镇只有康茂才带领着二百明军及三百伤兵驻守在镇子里,一旦傲敦带着残兵杀回平凉镇,那平凉镇明军就将面临灭顶之灾。

    大奎不敢再耽搁,当下率领一千明军快马加鞭赶回平凉镇,明军经过一场大战,此刻虽是人疲马乏,但路上不敢有一刻的懈怠,只用了两个时辰便回到了平凉镇。

    好在平凉镇安然无恙,明军大胜军民自然是欢天喜地,老百姓久受压迫,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大奎命人去请了济世堂的欧阳修文出诊,这一下欧阳修文有够忙的了。

    明军这一战伤亡很大,受伤的将士更是数以千计,欧阳修文药铺中的药材不够,无奈之下只能寻人进山采药,大奎一边张榜安民,一边整顿军马,期间派出快马赶赴兰州向元帅徐达报讯。

    数日间,明军搜遍了平凉方圆十里,除了几小撮元军败兵,却是连傲敦的影子也沒找到,无奈之下,大奎只得收缩兵力屯军于平凉镇。

    半月后,兰州來了一封回信,大奎所部精骑营留守平凉镇,就在平凉镇建立平凉卫所,(明朝初期,明军每收复一地,便会在此地建立卫所,一卫五千人马,设卫指挥使,下辖千户五人,千户下辖百户十人,百户下辖总旗两人,总旗下辖小旗五十人,每小旗下辖军士十人,)不光是平凉,连同会宁、静宁、皆驻军设卫,三卫保一州。

    扩廓帖木儿已退军宁夏,其要想进军中原,兰州便是第一道屏障,而如今的兰州,已非从前模样,李思齐降明,手下七万汉军皆改弦易帜归在徐达帐下,如今的兰州明军总兵力已近三十余万。

    大奎与杨小虎及康有才三人结伴回了兰州,一路上谈笑风生指点江山,三人三骑后是二十名兵士押解的金银珠宝车辆,这些珠宝送到兰州,若是都用來买粮食,足够大军吃用两年,可惜的是连年征战,江北是买不到粮食了,唯有江南富庶之地尚有粮可筹。

    路过崆峒山,大奎特意去拜望了欧阳德前辈。

    欧阳德得知明军大胜,自然是老怀甚慰,心中高兴,执意挽留大奎等三人留下吃饭,大奎不好拒绝只得与康茂才及杨小虎留了下來,也是因为多日不曾沾酒,得知欧阳德说自家藏有好酒,不仅垂涎三尺。

    晚辈觐见长辈,若是一味的谦逊礼貌倒也显得生分,尤其是大奎,贵为大将军,若是整日板着脸,自然少了亲和力,而对于百姓,大奎一像是不拘俗礼。

    天色还早,欧阳德提出要进山狩猎,弄些下酒菜回來,大奎连说同去,欧阳德呵呵笑着道:“大将军武艺高强,小老儿箭法拙劣,将军切莫见笑啊,”

    大奎打着哈哈道:“前辈切莫过谦,我虽是将军,但对弓弩之法却不精通,”

    听到大奎如此说,欧阳德倒是來了兴趣:“大将军不用弓弩如何狩猎,”

    大奎脸色一红,这才道:“我一直是扔石头,运气好了也能打到山鸡野兔之类的,”

    “哈哈哈哈,大将军果然出手不凡,”欧阳德扶冉笑道:“这箭矢总有用尽之时,但石头却是遍地都是,将军有此妙法,必是暗器行家,老夫钦佩之至,”大奎连连摇手说着客套话,临行前大奎脱去铠甲只着军服,随身也只是带了长剑,欧阳德紧身利落,背负长弓箭壶。

    两人联袂來到门前,欧阳德见到门前不远处的大车及看守大车的兵士,意味深长道:“今日客人这般多,看來要进深山打些大的猎物才够,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大奎心知是在考校自己,当下附和道:“前辈提议甚妙,晚辈也做此想,”说着招呼十名兵士,由杨小虎带队随行。

    崆峒山峰林耸峙,危崖突兀,其间沟壑纵横涵洞遍布,既有北国之雄又兼南方之秀,相传轩辕黄帝曾亲临此山向广成子求教齐家之法治国之道,故此崆峒山素有‘天下道教第一山’的美誉,此时已值初冬,山间古树虽是银装素裹,却也时常可见林间小兽奔走,处处显得一派生机景象。

    大奎与欧阳德联袂而行,其间谈笑自若,脚下却均是健步如飞,这山路崎岖又有荆棘杂草拦路,杨小虎带着十名兵士跟在二人身后已是颇为吃力。

    大奎如此身手,欧阳德并不意外,但欧阳的常年在山间行走,自信脚力非凡,哪成想大奎竟是比他的脚力还要更胜一筹,二人一边疾走一边聊天。

    “大将军,此处虽有山鸡野兔,但却皆是小物,你我二人不妨找寻一下,看看左近可有野猪獐鹿之类,”欧阳德笑着询问。

    大奎却是逗趣的一指眼前一座高峰道:“站得高看得远,你我二人不妨登山一观,不知欧阳前辈意下如何,”

    欧阳德久居此地,眼前这座山峰叫做翠屏山,寻常人登顶怕是要一天的功夫,即便是自己也要两个时辰才能上的去,此番大奎如此说,分明就是反激之法,欧阳德虽是年近中旬却也是血气方刚,闻言大赞道:“如此甚妙,迟到者罚酒三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