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杨小虎扬威

    孟歌闻言不禁问道:“小虎,你怎么了?不会是病糊涂了吧。”

    杨小虎呵呵轻笑道:“没有,我正有一件事要请孟叔帮忙。”

    孟歌不禁斥道:“跟你孟叔还要这般客气?有话就说!”

    杨小虎嘻嘻笑着一招手,孟歌附耳过去。杨小虎小声的在孟歌耳边轻声说了一阵,孟歌惊得:“啊…啊…啊?”接连三个‘啊’之后便是大摇其头。

    杨小虎见孟歌不答应,便丧气道:“孟叔不答应也好,我去擂台上叫人打死便了!”说着径自慢慢的走向拴在街边树上的马匹。

    孟歌此刻左右为难,可见到杨小虎走路都困难不由心软,大声道:“好,孟叔就帮你一回。”说着便赶过去扶着杨小虎走到马身边扶着他上了马,随后回头走到包子铺门前弯腰捡起了那块砖头。店家虽是惊异,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吃了一百多文钱的包子,在跟人家计较一块砖头,倒显得小家子气了。

    孟歌持了砖头来到坐骑边,将砖头塞到了马鞍的鞍囊里,又去解了缰绳上马。这才与杨小虎一并向街口走,随之右转取道隆平府衙门的所在一路行去。

    二人到了衙门口,值卫的衙差自然认得孟歌与杨小虎,故此孟歌与杨小虎二人大摇大摆的进了衙门。

    官府的大堂是办公务的地方,寻常没事是禁止进入的。孟歌与杨小虎便去了后厅,心知府尹王西元必在后厅,借以等待比武的时辰来到。果不其然,二人到了后厅便见到王西元与一干衙差坐在那里等时辰。

    “张府门客孟歌。”“张府侍卫杨小虎,拜见府尹王大人。”孟歌与杨小虎双双对王西元拱手见礼,毕竟人家是堂堂四品府尹,礼数还是该有的。而杨小虎虽是大奎的义子,但明里却是以侍卫的身份出现,故此杨小虎有此一说。

    王西元呵呵笑着叫二人免礼就坐,孟歌对杨小虎道:“你在这里与王大人一起吧,我去准备了。”说着向杨小虎眨眨眼睛,杨小虎嘿嘿笑着点点头。

    王西元不明所以,不由问道:“孟壮士意欲何往?”

    孟歌笑道:“小人还有些事情,就不敢多打扰了,我家公子在此还望王大人大家照应。”

    王西元呵呵笑道:“如此,孟壮士自去,本官自会照应杨公子。”

    孟歌再次拱手,转身出门而去……。

    今日不比昨日,昨日算是海选,今日才是真正的比武较量。经过昨日的比武较量优胜劣汰,所余的应试者只有四十余人切都早早的等在了擂台后的候赛区。杨小虎由两名衙差扶着来到了候赛区,不由引得众多应试者惊异。这都啥模样了,走路都要人架着,还来比武?

    众人皆是窃窃私语,杨小虎只当充耳不闻。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只等着比武开始,一派志得意满信心十足的样子。他这套做派更让众人摸不着底,江湖中有句谚语叫做: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这半大孩子许是有真本事,不然也不能以半残之躯前来应试啊!

    比武开始了,所有应试者一如昨日按着手中号牌,经台上衙差喊到方才上场。不同的是今日前场十分热闹,不时传来的呼喝打斗之声伴随着围观百姓的惊叹,想必是应试者相斗比之昨日却是更加激烈精彩。

    杨小虎不急,安之若素一般。直等听到前面擂台上的衙差喊道:“六十六号对十八号。”这才慢慢起身,有身边两个衙差扶着走向前场上了擂台。

    围观百姓一见杨小虎,顿时哗然。皆是心道:“怎么来个残废?这般样子如何比武?”

    杨小虎上了台,示意两名衙差退下,这才对着台下百姓一拱手喝道:“大家静一静”。台下百姓见到杨小虎要说话,皆是静静地听着。杨小虎扬声道:“在下杨小虎,师从南派道宗宗主大奎道长,自幼学艺却是一无所成。只练就些旁门道术,我虽是身在官家却也是道门中人,今日前来只望以武会友。功名利禄如飘渺浮云,小道不肖之。”说罢含笑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对手,随之向他拱拱手。

    那应试者十八号也连忙礼节性的拱手回礼,心中有些打鼓:“这小道士要干什么?”

    杨小虎再次面向台下百姓扬声道:“小道武艺粗鄙,今日就在此献丑啦,先练一下太极功夫,希望在场的高人能指点一二。”说着便要摆架子,却看到台前有一位华服汉子手里拎了一个鸟笼,杨小虎漫步走到台前便对那汉子道:“这位施主,可否借鸟雀一用?”

    那汉子一愣,随即道:“我这鸟可值好些银子,你若是放跑了须的陪我。”

    杨小虎神秘一笑道:“若是放跑了,十倍赔偿与你。”

    那汉子二话不说将鸟笼递给了台上的杨小虎,杨小虎弯腰提起鸟笼来,这鸟许是怕光,鸟笼竟用黑布蒙着。

    杨小虎再次扬声道:“我将鸟雀抓在手上,若我松手会怎样?”

    台下人皆喊道:“飞了!”

    杨小虎微微一笑道:“太极者讲究借力卸力,小道便演示一番吧”。说着单手撩开蒙住鸟笼的黑布,将右手伸了进去真的抓出了一只红头雀来。

    杨小虎向着台下笑道:“我要松手了~!”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杨小虎真的松了右手。那鸟雀振翅欲飞,谁知杨小虎随之右掌一塌一杨,手势轻柔随鸟而动,那鸟雀竟真的飞不出去。

    这一下真把所有人都镇住了,这真是神了!

    杨小虎在表演着太极,台下已是轰然叫好声一片。

    就在叫好声稍弱之时,杨小虎右手五指一收,再次将鸟雀握在手心里放回笼子,随之将笼子还给了台下的华服汉子。

    那华服汉子激动莫名,不由得叫道:“道长,再来一个绝技吧,让我等也开开眼。”

    杨小虎沉吟道:“师门有规矩,须得深藏不漏,但今日大家如有兴致,小道便再献丑一回?”

    这般精彩的武艺,谁不想看?顿时台下一片叫好声,杨小虎再次扬声道:“那小道便表现一个一指禅功吧!”顿了一顿,杨小虎杨声问道:“谁的脚下有石块或砖头?”

    谁知还真是巧了,那华服汉子弯腰捡起一块青砖来喊道:“台下刚好有一块,道长接着。”话音一落扬手将砖头扔给了杨小虎。杨小虎伸右手一把抄住,再次喝道:“献丑了!”说着砖交左手,马步蹲身缓缓运气,随之大喝一声:“嗨”

    只见杨小虎右手伸出一指来,突然对着那块砖头正中点去,接着手指转动直钻的砖沫飞洒。台下百姓一见皆是目瞪口呆,转瞬爆出轰然喝彩:“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