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章,茶水淋头,谁的杰作?

    瑶贵妃要一一地跪地斟茶,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很精彩。

    但是,沐紫瑶居然站起来之后,就能媚眼带笑,却让大家有些愕然于她的面皮功夫了。她先是给皇上跪着斟茶,递给皇上娇滴滴道:“皇上,别心疼臣妾嘛。臣妾刚刚立封为贵妃,按理也是该给大家敬一杯茶才是。大家还是能受得起的。”她声音矫揉造作,分明的不愤,却偏偏还要带出媚态来,除了皇上受用之外,无人能顶。

    皇上道:“那好,你给大家敬完茶,让大家一起用膳。”

    “是,皇上,臣妾尊诣!”

    可是,当她给皇后斟茶时,尽管脸上仍然是笑容可掬的,但脑海里却没法掌控地出现那四个给她沐浴的彪形女汉子。想那天她在水中吃水,挣扎,却没法脱出那四个女人的桎梏。显然的,那四个女人是有着功夫底子的,而且不弱。所以,捧着茶的手有点儿抖,心中其实产生了一丝的恐惧。但她是她娘亲二姨娘特训出来的,心底想些什么是一回事,脸皮还是要笑。

    这,就叫做皮笑肉不笑。

    按她的脾气,此刻,真想将一杯茶水泼到皇后的脸上,但却不敢,真真的不敢。就算是想使点小手段,也不敢。她实在没想到,平日里瞧着那么威慑的皇上,在皇后进来之后,竟是有些忌惮似的。她免强自己笑容可掬地说道:“皇后娘娘,瑶儿给您敬茶!祝皇后娘娘寿比南山,青春永驻!”说到“青春永驻”四个字,她的眼角忍不住地就带起了一丝的嘲讽。心想,你再怎么高高在上吧,但你已老,怎敌我花样的年华?你这位置也坐好了。

    皇后见惯了妃子间的这种假笑,见她递茶过来时,那手上颤抖了一下,不禁冷冷一笑,说道:“端好了,那手抖抖的,是想泼洒在本宫的身上么?还是,觉得本宫象老虎,要吃了你?”

    沐紫瑶道:“臣妾哪里敢啊,皇上娘娘,请用茶!”

    “嗯。”皇后娘娘接过,抿了一口,不再说些什么。

    沐紫瑶如释重负,然后,她站了起来,转向其他人时,她选择按年龄的顺序来一一斟茶。

    首先,是大皇子段逸辕。这段逸辕还是象平日一样,在人前,他的笑容很是宽厚,甚至有点儿显得憨。但那眼底划过的,却是一道不为人知的精堪。他在沐紫瑶跪在她的面前时,居然连忙地俯下身,双手作出了一个要扶她起来之状态,但是,他当然不能以手碰触到瑶贵妃。

    所以,他只是作出一个状态,眼睛锁在沐紫瑶的脸上貌似温厚地笑道:“这可让儿臣担当不起了!瑶贵妃现在可是今非昔比,是父王的贵妃了。请起,这茶儿臣喝得惶恐不安呢。”说着,他也抿了一口茶,就将茶杯放回去了。

    沐紫瑶这时候才真正偷眼瞧瞧这个大皇子。这一瞧,她对他的印象就完全不一样了!原来,在众皇子中,生得最为高大威猛的是大皇子么?以前她怎么地就没发觉呢?

    闪念之间,她对他的态度最为满意。这些人当中,似乎也只有大皇子好象有几分尊她为贵妃娘娘了。

    跟着,她向二公主,三皇子,四皇子,七公主一一地敬茶,特登地将战王殿下和沐蝶灵留在了最后。

    当着皇上和皇后娘娘的面,此刻也没有人敢再耍什么小花招。四皇子段逸辰总是觉得沐紫瑶看他的眼睛笑中带冷含刺似的,却又想不出自己哪里得罪过她。终于,他想到自己跟五弟说过的话,不禁瞧了五弟段逸云一眼。不过,段逸云显然的不喜欢沐紫瑶,难道会在沐紫瑶面前说他的坏话么?

    他脸上保持着“微笑皇子”贤王的招牌笑容,尽管不太喜欢这个沐紫瑶,如今她做了父皇的贵妃,就更让他觉得她贱格。不露声色地喝了一口茶,他没说多余的话。皇后娘娘跟她不对盘的样子,让他心下细思着,这个新贵妃沐紫瑶即将会是怎么样的一只棋子?可用还是不用?有利还是有害?

    五皇子和六皇子,七公主表现出来的是比较明显的厌恶之色。虽然沐紫瑶被封贵妃,但在他们的眼中,非但无“贵”可言,反成了真正恶心巴拉的贱格狐狸精,恨不得打她一巴掌了。逼于皇威,他们倒也没再闹事。

    最后是沐蝶灵和段逸尧。

    刚刚为其他的人斟茶时,沐紫瑶没有太多的难受。但是,要给沐蝶灵跪下斟茶么?她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了。嫁给皇上的最大心愿就是要这两个人跪着给她行礼的,没想此刻她还是要给他们跪下来,还要斟茶。

    她先是斟茶递给段逸尧。原本她以为自己有多恨战王殿下段逸尧的,却没料,茶水递到他的面前,一双蛇眸落在段逸尧俊美无铸的脸上时,她还是有一刹那间的失神了!好一张天下第一,颠倒众生的极品美男脸!只要瞧他半眼,她就心动神摇。为何不属于她?为何不是她的?怎生还能得到他?

    非份之想划过她的眼底,让她的恨意减少了些,渗杂上丝丝的爱慕,爱之不得而生恨,爱恨交织。

    段逸尧心中已隐隐后悔上次只是略施薄戒了!因为她是一个女子,关键是相爷之女,他没取她小命。他也当真没想到,她没法嫁给他的皇兄弟们,官家豪门的子弟们,却嫁给了他的父王,还让他的母后费神了。

    一个早上,都在这里坐着冷眼看她做戏,和小灵儿斗法。此刻,还要喝她递过来的茶。这女人就算是跪在他的面前,他都嫌她太脏太恶心。冷漠地,他几乎就不想接过她手中递到他面前来的茶,想一脚将她踹出去。

    正在这时,沐紫瑶却手中一抖,那杯子斜里一倾,她眸中闪过一丝邪恶,就想将杯子中的茶水倒在段逸尧的腿,间衣袍上,脑中已经闪过自己用衣袖为他擦擦,跟他多一点接触的机会。这是情不自禁的邪念,她还没想好,更没想到会有何后果,手中就不听使唤地这么做了。

    但是,说时迟,那时快,那杯茶并没有象她想象中的那样,倒下任何的一滴茶水。因为,那杯茶已经在段逸尧的手中!他抿了一抿,放到旁边小宫女端着的托盘上了。

    沐紫瑶呆了半晌,目光在他的脸上留恋不已,她好象很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跟他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那次战王殿下的宫宴,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机会,可惜,也是无缘。

    为怕别人看出她的心思,她收回目光,转到了沐蝶灵的面前来。

    沐蝶灵恼她刚刚瞧着小尧时,那目光中的猥琐劲儿。哼!以为她不会看么?分明想染指她的尧尧嘛。都做了皇上的贵妃了!在现代来说,这是什么?她此刻岂不是尧尧的……小妈了?也就是……她的小家婆了?

    呃!抚额!冷汗!她还是她的妹妹,真是让她觉得有这样的妹妹都丢脸了!呸呸呸!她可没这样的妹妹。就算是真正的小灵儿,也被她害死了,还沉尸于江中,此刻不知投胎到哪里了?还会不会想报这沐紫瑶的夺命之仇呢?

    真想一脚把她踢飞出去!

    沐紫瑶脸上笑嫣如花地,眼里却有一丝邪毒闪过,声音装得很娇地说道:“姐姐,瑶儿给您跪着斟茶认错了!不知姐姐最近是不是被神附了身,真是什么都会了! 哪天姐姐要是得闲,能不能教教妹妹,让妹妹也学点儿本事?”

    她一边说,一边缓缓地跪下,就在她要跪下到地之际,她突然“哎呀!”的一声,叫道:“啊!姐姐,您为何踢我一脚?!”

    随着声音,只见沐紫瑶一跤趴下,趴在了沐蝶灵的脚下,象一只哈巴狗儿一样趴着。

    这现在好不诡奇!因为,那杯茶水,并没象沐紫瑶想象中的,泼向沐蝶灵,而是,被定在空中,不上不下,也没有洒出半滴茶水来。

    众人只觉得莫明其妙之时,那杯被定型于空中的茶水这时候才“嘭”地跌下,正正好就落在了沐紫瑶的头上,茶水顷刻之间就将她淋了个水淋淋,湿答答的。

    沐紫瑶抬起头来,睁大眼睛,楚楚可怜地问道:“姐姐,妹妹规规矩矩地跪着给您斟茶,您为何先踢我一脚,再用茶水淋我?”

    沐蝶灵一直端坐着,这时候才侧头瞧了段逸尧一眼,知道这一切都是小尧的杰作,不禁横了他一眼,这才缓缓地瘪嘴说道:“真是我踢了你一脚么?那杯茶水,也不是我淋你的,是它自己在淋你,不关我的事。”

    沐紫瑶立即站起,掩着脸,小跑着,跑回到皇上的身边去,指着沐蝶灵,向皇上诉苦道:“皇上,您得给我作主,我姐姐她,欺人太甚!她怎么讨厌我,也不该淋我啊。我此刻可是皇上的人,她不看僧面也得看皇上的面。”

    刚才是怎么一回事?那么一刹那间发生的事情,皇上其实没瞧清楚,只是,最后瞧见那只杯子确不是沐蝶灵倒的,而是,那只杯子自己倒茶在沐紫瑶的头上的。皇上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会家子,当然知道,那是武功极高的人,先是用内力定着那只杯子,再让它倾斜,才会将茶水倒在沐紫瑶的头上的。

    但他最后也看到了,那样做的人不是沐蝶灵,而是坐在她旁边的,他最喜爱的三皇儿战神王爷段逸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