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章,灵儿没有守宫砂?(求月票!)

    沐蝶灵坐于厅中,一边喝茶,一边在跟小竹丫头在闲聊,但她的脑海之中却一直在想起踏入皇后寝宫的那一刻,段逸尧说的那句话:“我已经答应灵儿了,终生不再纳妃。”

    那一刻,她是真的有些被震骇到了!以至于到了此刻,他的话还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明知道他只是在糊弄别人,但她就是记在心中了。放下手中的茶,她对小竹说道:“小竹,你喜欢诗词么?我教你念一首诗词,好不好?”

    小竹一听,拍手就叫道:“那当然好啊!奴婢会的诗词只有一两首民谣,都没念过书呢。小姐真要教奴婢念诗?”

    沐蝶灵道:“瞧你,有那么开心么?那好,你跟我念吧:‘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日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蓠蓠!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小竹跟着念了一遍问道:“小姐,这首诗词说的是啥?”

    沐蝶灵解释道:“这是一个很出名的女诗人卓文君写的。全诗的意思你就只记得一句就行,就是那句‘原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全文是写卓文君的丈夫司马相如最初和卓文君俩人有白首之约,但司马相如中途变心娶妾。卓文君因此写了此诗跟他决绝。”

    “啊!小姐,您不是在担心着战王殿下也象您说的司马相如吧。不会的!战王殿下不会的。奴婢就觉得战王殿下是那种有情有义的人,对小姐好得没话说呢。小竹敢担保战王殿下会自此自终,一心一意的。”小竹一厢情愿地,就为她家小姐的姑爷作起保证来了。

    “切!哪个男人最初勾女的时候不是显得很痴情超狂热的?是不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子,还得相处个十年八年才知道。知道了之后,那可是,韶华已逝,青春已老,悔之晚矣。”沐蝶灵在摇头晃脑地说了这么多,无非是在说服自己,千万别被段逸尧迷惑了啊!一失足成千古恨!

    “小姐,你这说的是哪儿的话啊?您怎么就不能相信战王殿下呢?嘻嘻,不过,来日方长,小姐现在都已经是战王的人了,是名副其实的战王妃呢。”小竹说着,想到小姐昨晚已经被战王殿下*幸过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沐蝶灵一看小竹那*的眼神,就知道小竹已经想歪了。也难怪!昨晚她叫得嗓子也有些哑了,那么大声。早上呢,*单上居然还有一朵落红呢。段逸尧那厮的,想得可真周到,简直就样样想得周全啊。现在哪里还有人相信她还是完壁之身?想来,她除非是改头换面,隐姓埋名,不然的话,也别想能嫁得出去了。

    才想着,门口里便传来段逸尧的声音道:“小灵儿说的那个司马相如是谁?本王叫人拿刀去把他砍了!那种男人破坏了男人的形象。”

    噗!去砍司马相如?沐蝶灵瞅了撩袍走进来的段逸尧一眼,给他丢了一个无知的大白眼,回道:“他么,早不知何时作古了,你想找他聊天么?”哎呀!这话也好象不对。这个时空里,他是作古了还是没出生,这倒是不知道了。

    段逸尧进来后什么地方不坐,偏要挨着她坐的软榻坐在沐蝶灵的侧边,说道:“你刚刚念的诗句我记住一句话了:‘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诗写得真好!我以为是灵儿自己写的呢。原来还有一个女子叫卓文君,会写这么好的诗。那司马相如真是不知好歹,还纳什么妾?该死!”

    沐蝶灵屁股挪开一些,冷哼一声道:“比不上司马相如的人大有人在呢。”身边不就有一个?府上的女人那么多,敢说他没碰过?傻子才会相信。

    她,有点想解读一下他的脑电波,但就是不愿意解读。她跟自己说免得解读出来,他跟过很多女人做过那啥的不干不净的事,污染了她的大脑。其实是,她越来越不想知道他过去的事情。

    解读一个人的脑电波并非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一旦将他某一方面的脑电波解读来,就会深刻地刻录在她的脑海里,那是洗也洗不掉的。因为,她只有解读复制的功能,而没有删除的功能。所以,一般不是感觉到有危及自己安危的时候,她是不会轻易地去解读和复制他人的脑电波的。

    而,用掌中的qx射线辐射别人,让人陷入晕睡之中,这也是多多少少地有些副作用的。犹其是对于动物,强烈时就会至动物于死命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使用这些功能的。

    此刻,她屁股挪过一点,他问道:“怎么了?睡一起都睡了,坐一起会让你怀孕么?”

    她瞪了他一眼,他便得寸进尺地伸手揽过她的小蛮腰,在她的耳边用他那魅力四射的声音说道:“放心!瞧你这单薄的小身板儿小屁股小……本王瞧你也还不适合生孩子,所以,答应了不碰你就真的不碰你的。你也知道,本王府上有很多女人,她们都巴不得伺候本王的。”

    “那你还不滚去让她们伺候么?”某女一听,就虎吼了一声。

    因为,她心里就是一阵的不舒服,他说的可是事实啊。可是,她为何不舒服?她不是不在乎吗?又为何要感到不舒服?

    正在这时,古风带着三个小太监捧着三个精美的珠宝首饰盒走进来道:“回禀战王殿下,回禀战王妃,皇后娘娘差人送来三盒珠宝首饰,是送给王妃的。”

    送给她的?!沐蝶灵眨了眨眼,犹自有些不敢相信。三个小太监手里捧着的首饰盒也太精致了吧?皇后娘娘刚才对她的态度虽然还不至于出言不逊,顶多就压抑着没有发飙吧?转眼却送了这么重的礼给她?会不会是炸弹啊!还是小心点的好,她感觉心里毛毛的。

    段逸尧见沐蝶灵迟迟在那发呆,没打算接过礼物的意思,以为她不喜欢,有点焦急,问道:“小灵儿,你不喜欢么?怎地不接我母后送的礼?快打开看看啊。”所以女子不是都喜欢这个么?她这是什么表情?

    沐蝶灵瞄了瞄,瘪瘪嘴巴道:“你去打开第一个盒子看看先?”

    “为何?母后指明是送你的,本王是个男人,要珠宝首饰有何用?”

    沐蝶灵瞧瞧他的腰带上,不是挂着有小饰品么?也不完全用不得嘛,浑身穿得挺妖娆的:“我怕你母后送给我的不是首饰和珠宝,说不定里面装着毒蜘蛛毒蛇蝎那怎么办?我最怕那种东西的。还是你先看看吧!”这可不能怪她,皇后娘娘今天早上的态度恶劣,只要是有眼睛都能看得出来。

    段逸尧心疼地瞧她一眼,不禁怨起母后来。只一面之见,母后就给小灵子的心里留下了这么恶劣的印象,连送礼物也让小灵子不能相信。见她真坚持着不接,他只好接过其中一盒来,示意他们将其余的放在桌子上后就可以出去了。

    古风临走不禁对王妃投了一个赞许的眼神。王妃也不是太傻嘛,虽然不知道这些礼物是战王殿下送的,倒也知道太后送礼有点古怪嘛,连打开盒子都不敢。

    段逸尧把第一个盒子打开,放到沐蝶灵的面前,说道:“你瞧!我母后面冷心不冷嘛!原来给灵儿准备了这么多礼物呢。灵儿瞧瞧,有没有喜欢的?有喜欢的我给你戴上。”

    “哇噻!”沐蝶灵挺直了背脊,不禁看直了眼。虽然她是不喜穿金戴银的,觉得俗不可耐。但是,皇后娘娘给她送了这么厚的礼,当真的让她怀疑,她是不是看错皇后娘娘了?还是,皇后娘娘事后觉得自己对媳妇儿的态度太差,所以送这么多的礼物来道歉,表达她的悔意么?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她可是个受不得别人待她太好的主啊!这会让她感动的。她一件件地拿起来,瞧着,当真是件件珍品啊!珍珠耳环,金钗银镯,和田玉坠……应有尽有。她忍不住地打开另外的两盒来,傻眼地说道:“你母后待她的媳妇儿还真是……很不错!”这岂止是很不错?简直让她有些受*若惊了哇。

    “你喜欢么?”段逸尧盯着她的小脸,目光中带着满满的溺*。心想,他是做对了吧?这小东西嘴巴里不说,不等于她感觉不出来,母后那态度挺伤人的。

    “嗯,喜欢!我不喜欢戴太多的饰品,但我喜欢这种被人喜欢的感觉。这些东西你收着保管好吧!要不然,你就还给你母后,就说我心领了。”她将它们都推到了他的面前。她有些不好意思啦!人家真当她是媳妇儿呢。还有,今天皇上还对段逸尧说什么“希望老三的眼光没错,不会娶错媳妇儿。”

    呃!他娶她,娶错了吗?当然啊!她心里还想着随时跑路的。

    段逸尧面色一滞,板起脸来说道:“这礼物是不能推的,我也不能代收。”

    “为何?”

    “因为,你要是不收,那就是抗诣!母后的懿诣跟父皇的圣诣差不多,没有人敢抗懿。”段逸尧煞有介事地说着。

    “有这么严重?”沐蝶灵一呆,半信半疑。

    “嗯。既然你没有眼光,不会挑选,不如,我替你选吧!”他说着,打开一个盒子,一件件地挑选着,选来选去的,一件件都好象入不了他的眼界似的,说道,“也难怪你不喜欢,这些东西都没什么特别的。”

    三个盒子都打开,他认真地挑选起来,最后挑了一支金色的头钗和两只和田玉佩。他将她的头按下来道:“乖!插上一支,不然,我母后会生气的。”

    沐蝶灵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还是假,不置可否,但也只得低头让他插上了一支金钗。然后,他又将一只玉佩要挂在她的脖子上道:“这个玉佩也是要戴的,是一对龙凤佩。你戴着这上面有一只凤凰的,我戴这有龙翔的,我们配成一对儿。这可是新婚礼物,我母后的心意你不能全推掉。”

    沐蝶灵真是无语了!她已入了局,一步一步地,成了局中人。

    段逸尧双臂圈*着她,给她的脖子挂着玉坠。这种亲亲蜜蜜的姿态和他*溺的态度太过明显,明显得就象她已被他所编织的一个热烈的美丽梦幻笼罩着了,如被金屋藏娇,又似金笼囚雀,小鸟儿的翅膀虽然在扑腾着,却又想飞没飞似的,成了圈*。

    他的气息好浓烈,连他的心跳声她都能听得见,她细如蚊呐似的声音问道:“你好了没有?戴一条红线玉坠子要这么久么?”她想推开他,手刚好按在他的胸膛上,那强烈的心跳就更加通过她的手掌传了过来。

    “好了!”段逸尧放开她,顺势就在她的脸蛋上轻轻香了一下。

    沐蝶灵这回真的用力一推,没想这一推之下,因为这是夏天,她穿着一件轻纱般的衣裙。这裙子的衣领开得很低很宽,差不多就只是围着香肩罢了。而她这一推之间,她的左肩膀上的衣裙竟然向下滑落了一截,登时便露出一段藕粉似的圆润胳膊。

    这本来也没什么,段逸尧的目光却刚刚好落在那如雪般玉白的肌肤上,立即便伸手要为她拉好衣裳,却突然之间,他的手僵在了半宫中,久久没有落下。

    沐蝶灵脸上红通通地,自己立马拉上了,故作凶狠地娇叱道:“有什么好瞧的?再瞧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段逸尧还是象风中石化了一样,久久回不过神来。因为,刚刚瞧着她那粉藕似的玉臂上,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他的脑海——小灵儿的手臂上没有守宫砂!

    这守宫砂都是点在左臂上的,刚刚他看的就是小灵儿的左臂,为何她左臂上没有守宫砂?他的眉头突然就蹙得死紧,象能荚死苍蝇一样。难道是点在右臂么?这个念头入了脑之后,段逸尧有点闷闷不乐起来,心里象烧着了一把莫明其妙的火。为何她没有守宫砂?是被谁夺了么?这个念头更加让他浑身的热血就滚烫了起来,眸中有了一丝杀气。

    “灵儿,你这衣裳的领口开得太宽了!换一件!”他突然把她拉起来,要把她拉回室内去换衣裳。

    “哪里?这大热的天,难不成要穿成个粽子么?穿这样的衣裳,已经很热了。要是以往,我早就穿短裙短衫短裤什么的了。”才说完,便又觉得不妥,这里哪有闺女穿短衬衫短裙短裤的?

    果然,段逸尧愕然了一下,这才想起,她说过的,她不是这个时空的人,来自未来呢。难道她那个时空的人不一样么……还是她如此的抗拒着他,是因为她在那个时空里老早有了意中人?这个想法又让他火滚起来。

    才想着,门外却传来一个小太监的声音禀报道:“回禀王爷王妃,皇后娘娘差人来传了话,为了庆祝王爷和王妃的大婚,皇后娘娘请了京城最出名的花旦梅超群来唱黄梅戏,今晚酉时准时在百花苑中开席,请王爷和王妃准时到。”

    “黄梅戏么?”段逸尧知道他母后超级的喜欢听黄梅戏,但却没想到他母后会在这个时候请来最出名的梅超群。因为那梅超群还挺大牌的,就算是皇室人请他,也还得要预约。而他母后显然的不待见灵儿,怎么会突然这么热情地为此大排庆祝了?

    一抹疑色划过之后,他也没有想深一层,就回道:“嗯,去回我母后,晚上我们到就是了。”

    小太监“诺”声,显是回话去了。

    沐蝶灵问道:“晚上要听黄梅戏?”她皱了眉头,新婚之夜后的第二个晚上听黄梅戏么?哎!这个时空的娱乐还真是该死地让人难顶啊!但是,皇后娘娘刚刚送来了那么多礼物,此刻又说请了什么最出名的花旦来唱戏,那只怕也是难得的了吧?

    还在想着什么,就被段逸尧拉回了寝室之中,拉到衣柜前,打开衣柜。沐蝶灵这才发现衣柜里的衣裳还真是多得华丽丽地,五彩纷呈!

    “哇噻!这么多衣架?我的?”件件都象仙子 穿的霞裳羽衣似的,不由得又让让惊叹了一会儿。

    “当然是你的,全是刚刚做好的。”段逸尧说着,将她此刻身上穿的衣裳腰间带子一拉,她的上衣就掉落了下来。

    “喂!要换也由得我自己换!你出去啊!”沐蝶灵瞧见自己的衣裳被他一拉之下,里面就只有粉红的肚兜儿了,不禁脸红耳赤。原本在现代,她是穿着游泳衣更少布料时都不会害臊的。可是,也不知道为何,对着段逸尧她就是越来越会脸红心跳,百般害臊了起来。

    然,段逸尧却在刚刚瞧见她的右手手臂也没有守宫砂时,象尊雕塑般,不会动了!为何?为何小灵儿没有守宫砂?她她她……被谁欺负了去?这一下,段逸尧的脸是一阵红一阵青一阵黑的,象变色龙一样,额上的青筋都暴突了起来,立即就要想着将谁抄家灭族了。

    沐蝶灵见他还在那里象尊大佛一样,说道:“你不出去,我就不换了。”

    段逸尧却突然冲上前,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声音激动而有着一丝无比的难过道:“灵儿,别怕!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

    沐蝶灵用力地挣扎着,却挣不开他的桎梏,还以为他要对她做些什么,但又不象。他只是抱着她,满怀怜惜之意。他的怀抱象一团火一样,既让她有着一丝留恋又让她有些不安。

    突然用力地娇吼道:“你这人疯什么啊?哪有人能欺负我?要说欺负我,就只有你这个混蛋加王八蛋!你在耍流,氓啊!”

    段逸尧却突然地放开她一些,捧起她的脸,目光潋滟着一种火热和怜惜混杂着的炙热说道:“灵儿,别怕!就算你手臂上没有了守宫砂,我也不会嫌弃你的,嗯?”

    沐蝶灵的眼睛睁得越来越大,睁得象个铜铃一般,呃了半晌,终于明白这家伙是什么意思时,不禁真的要翻白眼了!他这是什么?以为她没有守宫砂是被人欺负过,有心灵上的创伤么?天啊!她原本就没有那什么该死的守宫砂好不好?但是,她可是清清白白的少女啊!亏这邪恶的家伙专门想着那种事儿!

    但是,他既然要这么以为的话,她才不会告诉她,她还是一个处,女呢,哼!他不嫌弃么?可她嫌弃他好不好?他嫌弃他的地方多着了!古人,讨厌!皇子,讨厌!一堆女人,讨厌!

    她一把拔开他的手,没好气道:“段逸尧!谁说现在是你嫌弃我的?是我嫌弃你,你没感觉么?”

    她说着,转身去衣柜里拿了一件她喜欢的衣裳出来。谁知,段逸尧却在背后又一把抱着了她的腰道:“小灵儿,我是真的不介意。不然,我证明给你看,好不好?”

    “你说什么?谁要你证明了?放开!别动不动就抱着我!”她挣扎着,为他的伟大嗤之以鼻道,“你要是敢再不放开的话我就……”

    “小灵儿,别怕我!”

    “混蛋!谁怕你了?”

    段逸尧放开了她,双目之中仍然都是怜惜之情。

    沐蝶灵迅速地披上了一件衣裳,匆匆地就打了一个结,当着段逸尧的面,她也没觉怎么样了,这家伙真是能让人跳楼的。她抚额,一头香汗淋淋,觉得生活在没有空调的古代的夏天真是倒霉死了!

    段逸尧从衣裳里取了一方帕出来,帮她轻轻地擦着汗,又整装了一下她的裙子道:“天气热,你要不要去泡水?”

    “这里有可以游泳的地方么?”

    “有!当然有啊!我这就带你去!”段逸尧兴冲冲地拉着她的小手就要走,简直说风就是雨。

    (求月票!求推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