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一百三十一章.山顶风景

    两人消磨了下午的时光,到了晚上,吃过晚餐之后,坐车去了华秋山,车子在中端停下,再往上的路稍有崎岖,只能靠自己爬行。

    “现在登山?”若凝看着任少琛,疑惑问道。

    “不是要看流星雨么,天文台现在肯定是人潮拥挤,不如来这边清净。”任少琛拉着若凝的手,往山上去。

    此刻正值傍晚,红霞满天,映照着山丘,天地间仿佛都抹上了胭脂的颜色。

    若凝到了山顶,已经气喘地不行,弯身半蹲着,双手撑在大腿上,大口的喘息着。

    任少琛轻抚着她的背部,轻笑道:“看来你要加强锻炼了。”

    若凝缓过气来,原本还想嗔怪任少琛,结果抬头一看,整个城市像是穿了一件红纱,满目的霞彩之色。

    “好漂亮。”若凝发自内心的感叹道,话说喘息间还冒出寒烟。

    任少琛看着若凝被红霞笼罩的脸庞,微微浅笑:“是啊,很漂亮。”

    若凝回头看任少琛,见他是盯着她说的,脸颊不由红了下。不过现在再红恐怕也看不出来,老家两颊和鼻子都冻红了。

    若凝抬手揉了揉两颊,任少琛见她这样,便伸手取代了她的手,轻柔地搓热她僵掉的脸颊。

    若凝浅笑,看向任少琛,将自己的手捂在他的鼻尖,揉了揉,笑道:“好像酒糟鼻。”

    山上的气温较之山下肯定要冷一些的,过了一会儿,竟然陆陆续续有人山上,还背着登山包,望远镜和帐篷。

    “可能都知道这里观星位置比较好。”任少琛松开了若凝的两颊,她已经恢复了温度。

    若凝看着他们都在找地方划分自己的领域,拉着任少琛也找了块大岩石先坐下。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一会儿回来。”任少琛将若凝的衣服拉拢了一下,揉了揉她的头发。

    若凝点头,看着任少琛向他处跑去,渐渐跑远,她收回目光。

    此时最后一点夕阳都隐没在云后,天空正式暗下,星星在蓝色的布幕里闪闪发光,月亮也从另一头爬出。

    过了一会儿,若凝见任少琛还没回来,便开始有些担心,站起身来向他刚刚走的方向望去,这时山顶上已经有人架起了望远镜,开始观星。

    若凝被挡住了视线,便要爬上岩石再看。

    谁知脚跟一个没踩稳就向后滑去,整个人往后倾倒,瞬间若凝以为自己要摔惨了,结果却落进了一个宽厚的怀中,闻到熟悉的味道,若凝转过去,只见任少琛已在她身后。

    “真是一刻不看着你都可能出事。”任少琛无奈笑了笑,将她稳当地放下。

    “你去哪里了?”若凝低头看了眼地上的东西。

    “租借望远镜,不过现在不知道是租借,还是买下了。”任少琛蹲下身子查看刚刚被他往草地上一扔的望远镜,刚才见若凝要摔下来,就没有去考虑手上的是什么东西。

    若凝也蹲下身子查看,其实这东西,她看了也不懂,担心问:“摔坏了么?”

    “稍微有点,但应该不影响观星。”任少琛起身将望远镜组搭起来。

    “对不起。”若凝不好意思地低头。

    任少琛侧过头来看她,伸手轻拍了拍她的头顶,浅笑道:“傻瓜,你没事就好。”

    若凝见任少琛已经搭好支架,便好奇地伸过头去张望,任少琛将她拉过来,把天文望远镜调到她的高度,双手环在她肩上,俯身认真地调整着。

    任少琛太过专注的在调整,若凝却耳根红了红,他的气息很近,很温暖,轻轻地拂过她的脸侧。

    “这样就差不多了。”任少琛调整完之后,看了眼在发呆的若凝,在她耳边轻道:“你不会在想什么不该想的吧?”

    “才没有。”若凝回过神,反驳了句,立刻假装认真地去看望远镜,眯起一直眼睛,另一只眼睛靠近它,看了一会儿,觉得不对劲儿,问道:“是不是坏了,怎么全黑的,一颗星星都没有?”

    任少琛忍不住笑出声了,他从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个妻子这么呆呢。

    若凝听到他在笑,就回头不解地看向他。

    “前面的盖子还没有打开。”任少琛实在压抑不住,大笑出来。

    若凝囧了,横了他一眼。

    任少琛止住了笑声,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绕到前面将盖子打开,再对若凝道:“现在可以了。”

    若凝为挽回颜面,假装很认真很专业地凑近望远镜。

    任少琛在她身后握住她的手,一起扶住镜头,调试角度。

    时间到了九点,流星雨还没开始,普通的星星,若凝看了一会儿就有点腻了,她对于星象是半点也不了解,而任少琛似乎很懂,仔细地给她讲解星座,天象。

    若凝想到他很懂的原因是和林未央参加过天文社,心里就不是很舒服了,听得也心不在焉。

    “少琛?”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唤了他一声。

    任少琛和若凝一起转头看去,只见简鞍也背着望远镜,他的望远镜设备专业很多,看上去很重的样子。

    “你们也来观星?上个星期我通知你天文社有活动,你说不来。”简鞍看了眼若凝,嘴角弯了下:“原来是带家属来啊。”

    “社团也是今天观星?”任少琛看了一眼简鞍身后,陆续有几个熟悉的人过来。

    “嗯,今天是流星雨最密集的一天。”简鞍看向若凝,淡淡道:“没想到你对星象也有兴趣,少琛已经几年都没有观星了,竟然可以被你拉来。”

    “其实我看不懂。”若凝笑了笑,老实道。

    “那有什么关系,少琛很懂就行了,让他教你,以前社里有个气象专业的都服他。”简鞍随口讲了一句任少琛的光荣史。

    若凝颇为惊讶,抬头看向任少琛,问道:“真的吗?”

    “别听他胡说。”任少琛笑了下。

    三人闲聊着,其他一些天文社的社员也过来和任少琛打了声招呼。

    “可惜未央今年还是没回来,不知道她国外看到的和我们是不是一样的,她最期待的就是双子座流星雨。”其中不知何人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