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24老乡

    感谢【胖姑】亲的粉红票

    感谢【whu924414】亲打赏的平安符

    今天周一啊,我这脑子⊙﹏⊙b汗

    姑娘们求票

    -----分割线-----

    梁田田带着两个弟弟刚到了清风堂,就看到拖着一条残退的孙维仁悠闲的靠墙站着。

    本就俊美的有些阴柔的孙维仁,眼皮轻挑,斜着眼睛盯着一身男装的梁田田,浑像个准备调戏良家女子的社会小流氓。

    “见过孙院长。”梁田田随着两个弟弟同时行礼,心里腹诽:这个二货怎么也在。

    孙维仁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用多礼了。”本来故意弄出这么一副模样挑衅一下那丫头,结果都被这两个学生打乱了节奏。

    说来说去,到现在他也不敢肯定,梁田田到底是不是他的“老乡”。

    “田田来了吗?”欧阳文轩的声音在房间里传出来,随即就是重物落地的声音,众人吓了一跳,忙往屋里跑。

    球球和虎子动作快,进屋忙扶起绊倒在地的欧阳文轩,“轩哥哥你的伤还没好利索,快别动了。”两个小家伙扶着他坐到炕上。

    在炕上趴了十几天,这身上的伤刚见好,可这一动弹双腿也突突的跳。欧阳文轩高估了自己的行动能力,猛的一动结果就摔倒了。

    看到梁田田站在门口一脸关切,他尴尬的笑了一下。臀腿上的伤似乎也没有那么难捱了。

    “田田来了,快坐。”欧阳文轩笑的一脸阳光。

    梁田田看着他明显瘦了一大圈,比上次偷偷见到他似乎瘦弱的更厉害了。“你这身体也该好好养着才是,可不能老是挑食。”欧阳文轩在他们家那田庄住了一段日子,梁田田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好。”欧阳文轩抿着嘴笑,等下人送了茶上来,他才道:“这是今年的新茶,刚送来的,你尝尝。”又把几样对她口味的点心往前推了推。“尝尝这个,我一早就吩咐厨房做的。”知道球球他们今天考完,所以一大早他就吩咐妥当了。

    孙维仁拖着残腿拄着拐进来,也没吭声,就找了个靠边的地方坐了,默默观察梁田田。

    他发现。这丫头的确跟这个时代的丫头有些不一样。可要他说出哪里不一样吧,偏又说不好。且看梁田田的规矩也是极大的,似乎没有什么漏洞。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梁田田喝了口茶,点点头,“福建铁观音?不错。”

    欧阳文轩点头,“你喜欢回头带回去一些。”这等上好的茶叶他也没有多少。不过对梁田田,他什么都舍得。结果端了茶刚要喝。就被梁田田拦下了。“你还吃药呢吧,还是别喝茶了,换杯参汤吧。”即使开窗通风了,可屋里还是有一股子挥之不去的中药味儿,显然欧阳文轩的伤还没好利索。

    “不碍事儿的,已经大好了。”嘴上这么说着,欧阳文轩到底听话的放下了茶盏。

    “球球和虎子考的怎么样?”欧阳文轩笑着看两个小家伙。“我可说了啊,考好了有奖励的。”

    “轩哥哥。你就放心吧,我们肯定能考好的。”球球不以为意,在外人面前他是个乖巧懂事儿的孩子,也足够低调,在亲人面前他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小骄傲。

    “小哥哥肯定比我考的好,我只能保证自己考上秀才。”提到学业,虎子就有些为难了。他不爱读书,如果不是梁家有好的氛围,都静不下心来读书。

    “能考上秀才已经很厉害了,虎子才十岁啊。”欧阳文轩毫不吝啬夸奖的言语,跟两个小家伙说了几句,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聊下去了。

    明明很期待见到她的,可真见到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以前没发现有这么别扭的时候啊?

    欧阳文轩蹙眉,眼角的余光扫到小舅舅,突然明白了。感情有“外人”在。

    “小舅舅,你不是要去给青山书院选址吗?昨儿不是选好了几处地方等着最后决定,我看今儿天气好,小舅舅不妨再去看看。”已经这么明显的下了逐客令,欧阳文轩有些歉意的看了小舅舅一眼。

    谁曾想平日里心思通透的人儿,今儿却像是木讷了一般。

    “地方选的差不多了,今儿也不必去看了。”孙维仁一脸轻松,笑话,他就是为了来看这丫头的,怎么能离开。

    欧阳文轩还要说什么,孙维仁忙道:“再说,这工作就讲究个劳逸结合,你小舅舅忙了十几天,也该歇歇了,这几日倦着呢。”看他满面红光的,真没看出来疲倦。

    说完这话,孙维仁紧盯着梁田田,可惜,至始至终梁田田都是一脸淡然,根本看不出什么。

    球球却道:“先生要把青山书院搬家吗?”他一脸紧张,“那我们以后不能在书院读书了?”梁家这几年一直在搬家,他下意识想到这个。

    “球球放心好了,青山书院不是搬家,只是建分校。”欧阳文轩接过了话茬,“小舅舅准备在襄平建一个更大的青山书院,到时候会请一些大儒来讲学……”他突然一怔,随即福至心灵,“球球、虎子,你们可以来府城读书啊,这里以后的先生都是咱们大乾朝出了名的饱学之士,你们在这里读书,将来肯定能走的更远的。”说完这话他心里怦怦乱跳。这样是不是以后就能经常看到她了?

    他偷眼打量,就见一身男装依然难掩她的俊美。单看侧脸,光洁的额头,翘挺的鼻梁,嫣红的唇。阳光照在白皙的肌肤上像是铺上了一层霞光,看着明艳照人,偏又多了一分说不出的英气。

    这样的少女……欧阳文轩怦然心动,觉得心里某根弦一下子就绷紧了。那种感觉,就像是看到了心爱的东西想要收入囊中。

    欧阳文轩猛然惊醒!

    自己怎么可以对田田有这样龌龊的想法呢?那是他的救命恩人啊,是他今生在最困难时最温馨的存在,是他即使自己死都要护着的美好……竟然有了收入囊中的龌龊心思,真是该死。

    欧阳文轩觉得脸火辣辣的,偏生心底里有一丝不舍和哀愁淡淡流淌,说不清道不明,酸溜溜的。

    十几年的人生成长,少年都在挣扎生存。在该有的年纪没有人想着给他启蒙,母亲早亡、父亲不在身边,欧阳文轩并不是一个正常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于官场上他或许敏感,于感情中,他还嫩的像是一个蹒跚走路的小娃娃。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那一丝怦然心动叫做——动心。

    那抹舍不掉的情怀叫做——暗恋。

    那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不是单纯的友情,只是少年男女于应有的年纪该有的青春萌动。

    不得不说,在这方面他比凌旭差了太多。哪怕是韩恩举,在感情方面都要比他明白。

    正所谓旁观者清,欧阳文轩对梁田田的心思,大抵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旁人都是看的清楚的。

    孙维仁都来不及拒绝外甥,就听到他的学生虎子傻了吧唧的道:“轩哥哥,你看我姐脸红做什么?”

    房间里的人同时怔住。

    梁田田在心里大骂:这个熊孩子!尴尬的恨不得不认识他才好。

    要说最尴尬的那个自然是欧阳文轩,这么一瞬间连耳朵尖子都红透了。似乎有一道火热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欧阳文轩彷徨,很怕让她发现自己那龌龊的心思。忙道:“我……我想方便。”说完这话连脖子都跟着红了。

    “噗……”孙维仁很没形象的笑了,继而大笑。

    “小舅舅!”欧阳文轩恼羞成怒。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孙维仁也知道此时该给外甥留面子,忙道:“来人,来人,伺候世子爷方便。”说完自己先忍不住,又乐了。

    球球和虎子到底年纪小,脸上挂着笑意,没笑出声已经很给面子了。

    欧阳文轩被老仆半扶半抱出去,临走前浑身哆嗦,绝对不是憋的就是了。

    梁田田微微抿着嘴,唇角上扬,显然也是在笑。她不由得想到第一次救这家伙,好像他也这样出丑过。

    “以后不许乱说话。”梁田田瞪了虎子一眼,这小子就是太冒失了。

    虎子撅着小嘴,眼珠乱转也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他突然冲球球挤挤眼睛,“小哥哥,我也想方便。”孩子总是能被容忍的,当即过来两个小厮,带他们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梁田田和孙维仁,梁田田觉得有点儿别扭。特别是那个二货用一种审视的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时候,总让她想到前世那些不怀好意的臭流氓。

    “孙院长有事儿?”梁田田挑眉,总觉得这个二货今天有点儿不对劲。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家伙的目光好像一直落在她身上。

    “你是中国人。”孙维仁突然开口。

    “当然了。”梁田田下意识的接了一句,说到半路就愣住了。一抬头对上孙维仁了然的笑意,她眯起眼睛危险的看着他,似乎下一刻就会暴走!

    被梁田田这也的目光盯住,孙维仁却光棍的挺胸抬头,一脸“老子不怕你”的无赖样儿。

    梁田田冷笑一声,这一瞬间想到了许多。不管怎样,知道了她的秘密,就别想活好了。

    空间里的匕首突然落到手心,在孙维仁看来只是袖子里突然落出一截明晃晃的匕首。梁田田飞身而起,孙维仁吓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