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562老乡是一逗比

    感谢【dragon_318】、【dfsの】亲打赏的平安符么么哒

    周一,姑娘们,求票

    ---------分割线----------

    “小舅舅,我记得您上个月好像就满二十八岁了,也该蓄须了。”欧阳文轩临走前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不期然的迎来小舅舅的白眼。

    欧阳文轩一脸“我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他这个小舅舅,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礼节。不过他想到小舅舅每次都调侃自己,突然就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外公之前来信,还想让我给您物色一个好人家的姑娘,您老大不小的也该成亲了。”这句话果然成功的刺激到了孙维仁。

    “给我滚蛋。”随手砸过去一个软枕,孙维仁笑骂一句,“年纪不大还操心你舅舅的婚事,管好你自己得了。”

    送走了外甥欧阳文轩,孙维仁靠在迎枕上,表情变幻莫测。

    在那唇红齿白的小厮看来,自家主子一会儿疑惑、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又叹气的表情看起来好像又犯病了。

    于是乎,小厮很尽责的道:“老爷,要不叫几个漂亮的人儿过来伺候您?”每次主子这样的时候,都喜欢叫来一群漂亮的美人儿——男人。他之前还以为主子有什么特殊癖好,特别是一想到他自己也算是一个“美人儿”的时候,每次老爷看他。就有一种整个人都不大好的感觉。

    不过一次两次他也就看明白了,老爷似乎只是喜欢人单纯的伺候。小到端茶递水、大也就是铺床叠被,老爷顶多会一脸享受的盯着,却从未碰过这些人一手指头,渐渐的他也就放心了。

    曾经有一次无意中听老爷嘀咕:“脸皮生的好又能怎么样,还不得伺候爷。所以说,这生得好不如投胎投的好。”

    这样类似的话听多了,小厮就觉得老爷可能有病,病的还不轻。好在能治。

    “不用。”孙维仁有些厌烦的摆摆手,“再漂亮的看多了也膈应。”他想到外甥提到的两个孩子,就道:“去看看,新生报名处有没有两个孩子,一个叫做梁满丰、一个叫做梁满硕。”他突然就想见见这两个孩子,看看有什么特别的。

    文轩当年出事儿。竟然被梁家的人救了,当时他人还在江南游历。说是游历,其实就是躲了出去,怕人发现他不是正主罢了。

    走了八年,也把祖国的山山水水给走遍了,他这才回到了辽东府。

    已经二十八岁了。虽然不用走仕途,孙家的条件完全可以让他一辈子风光无限做个啃老的富二代。可他总想自己做点儿什么,就干脆开了一个书院。

    虽然当时人在外地,可欧阳文轩的事儿他也知道。这可是孙家嫡亲的外孙,他们家这一代就欧阳文轩的母亲一个女孩,当宝贝一样,却不想病死在了定远侯府。

    有时候他忍不住想,会不会那个素未蒙面的姐姐是被人害死的呢?

    事情有些远了。他一个外来人根本无从查起。不过对于欧阳文轩这个外甥,他却是从心底里欣赏的。更不希望他出什么事儿。

    既然是恩人家的孩子,他就多照看一些吧。况且文轩待这两个孩子不一样,竟然是称呼“弟弟”的,这可不是一般的关系。他这外甥对外人冰山一样,竟然对两个孩子这样好,想来总是有些不同的。

    孙维仁想的出神。

    小厮那边刚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

    “老爷,外面有人送来了拜帖。”脸色怪异。

    “什么人啊?不知道老爷我忙着吗,告诉他们,我没空。”有钱有权就是好啊,可以随便任性。

    孙维仁舒服的靠着,一阵风吹来,看着院子里花语满天,整个人都跟着明快起来。

    小厮一脸为难,“老爷,就是您说的那梁家,送了孩子过来。听说您在书院,就送了拜帖过来。”

    这种拜帖孙维仁每天都会收到不少,平日里扔在一边从未理会过。毕竟辽东府这地界,除了一个定远侯府,他孙维仁还真不用看谁的脸色行事。

    定远侯府又是孙家的姻亲,他就更不用理会了。

    “梁家什么人来的?给我看看拜帖。”孙维仁突然觉得彼此很有缘,他正好奇呢,梁家就送来了拜帖,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小厮忙把拜帖送上来,孙维仁一看,“梁满仓、梁满囤,名字挺熟悉的。”

    “咱们灵山县今年秀才的第一名就是梁满仓,他们兄弟两个应该就是那一门双秀才的梁家人。”小厮忙道。

    “哦。”孙维仁愈发好奇了,“去把人请到这来,我见见。”

    小厮忙应了,出去请人。

    梁田田自从进了青山书院眼睛就有点儿错不开,这里……好熟悉的感觉。那指示牌、校服、垃圾桶、公共的卫生间……似乎一切的一切都在暗示什么。

    到底是谁做的?

    难道这里有一个“老乡”?

    梁田田不知道这是好是坏,她也没顾得上想太多,只是很想知道设计这一切的人到底是谁。

    “大哥,我们送了拜帖,人家能见吗?”梁满囤对大哥送拜帖的行为不以为然,“青山书院的院长啊,怎么可能随便见我们?”他之前去报到处就听有的人家抱怨,这青山书院院长的架子大,投了十几次拜帖不但人没见到,连个回帖都没有。

    如果真是什么高门大户也就算了,一个书院,在外界之人不知道孙家根基的情况下,这样的做法就容易引人诟病。

    好在梁家人知道这孙维仁的身份不俗,也就没抱着什么希望。

    “礼数到了就是。”梁满仓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漂亮小厮过来,“请问是梁家少爷吗?我家老爷有请。”

    这下不单单是梁满囤意外,梁田田都挺诧异的。

    难道那人知道自己同是“老乡”的身份了?

    梁田田第一个就是想到了这个,可仔细一想又觉得好笑,自己真是关心则乱。自己不提,旁人怎么可能知道。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人家叫了,他们兄妹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

    一行人到了一座清幽的小院,虎子抻脖子打量。小声嘀咕道:“刚刚给我们量了尺寸,说要做校服,小哥哥你说,会不会不合身?”

    球球歪着头想了想,“要是不合身,回头让姐姐帮忙改一下。”

    小厮忍不住打量两个孩子。白白净净的很是漂亮,特别是眸子,说不出的灵动。他想到自家老爷的嗜好,不知道会不会想要把这样漂亮的孩子留在身边。

    话说回来,梁家的几个孩子都生得好,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一家子都是漂亮的。特别是那个什么三少爷。别看年纪小,比画里的人还好看。也不知道是怎么生的。

    “诸位稍等,我去回禀一下我家老爷。”小厮想到自家老爷的随性,就准备先进去收拾一下,结果就听到里面突然传出奔放的声音。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李白这老小子就是会享受,有钱人果然都是任性的。”

    梁田田脸颊抽搐,她几乎已经百分之九十的确定。里面的人就是自己的“老乡”,听听这傲娇的口气。弄不好还是一个吊丝。

    “老爷,梁家少爷过来了。”小厮忙开口,再说下去自家老爷就丢人了,没看到梁家几位少爷脸色怪异吗。

    球球拉着梁田田的手,小声道:“姐,这个院长跟你说话有点儿像。”

    梁田田心头一震,好敏感的小家伙。

    自己在家里说话的确不是很在意,没想到被球球给发现了。

    梁满仓也看了她一眼,不过没说话。

    梁满囤若有所思,嘀咕道:“都是随性的人,有趣。”竟是满不在乎。

    梁田田莫名的松了口气,还好,自家人也比较随意。

    她突然也有点儿开始期盼接下来的见面了。

    孙维仁被小厮“唠叨”着坐起来,小厮帮他收拾了一下才让人进来。

    “见过孙院长。”梁家兄妹进门前得了小厮吩咐,因此才这么称呼。

    “不用客气,大家随意些,都坐吧。”孙维仁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孙家地位也不俗,他应有的礼节是知道的,只是平日里随意些。这种正式场合他还是比较靠谱的。

    “这就是梁家的一门双秀才吧,果然是长得漂亮。”孙维仁心里却在嘀咕,老天爷太不公平了。这人聪明也就算了,长得还这么好,让那些矮戳穷怎么活?

    梁满仓兄弟脸颊抽搐,考中秀才跟长的漂亮有什么直接关系吗?

    梁田田好悬没笑出声儿来,这货,也是个逗比。

    心里觉得怪异,面上却不显。梁满仓客气道:“院长谬赞了。倒是这青山书院,处处透着不俗,院长果然别具一格。像是那指示路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却也觉得很新颖。”他这些话却是由衷而发。

    “你也觉得我很厉害吧?”孙维仁挑眉,一脸毫不掩饰的得意。

    梁田田强忍着笑,这种自信到底是怎么来的呢?前世人人都知道的事儿,他也好意思当成自己的本事显摆,真是……够奇葩的。

    “这两个小的就是满丰和满硕吧,我听人提起你们,说是难得聪明的孩子呢。”孙维仁似乎不经意的开口,“文轩对你们可是赞叹有加。”成功的在梁家众人脸上看到惊讶的表情,他一脸得意。

    哼,做好事儿不留名什么的只有文轩那个缺心眼的干的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