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73撒钱【为茗儿盟主+】

    感谢【dragon_318】、【小公主+o+】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今天还有更,人生第一个盟主啊,应该多加点儿(*^__^*) 嘻嘻……

    亲们,让粉红票飞起来吧

    -------分割线-------

    “弟妹,弟妹,快出来,小旭考中了……”

    门外凌虎那个大嗓门一阵嚷嚷,伴随着元宝的吼声,随即就是一阵求饶声。

    “唉我说,你个不认人的,我都来过几次了你还咬我?喂喂喂……铜钱,裤子不能咬啊……”

    门外凌虎大呼小叫的,梁田田兄妹忙迎了出去。

    梁满仓打开大门一看就傻眼了。

    官差,还有敲锣打鼓的人,这是……

    “满仓,小旭在你们这吧,快让他出来,他考中了案首,官差特意来报喜的。”凌虎难掩激动,忙道。

    凌旭大哥考中了案首!

    梁家兄妹难掩激动,可梁满仓犯难了,“凌旭大哥出门了,还没回来啊。”

    “啊?”这次轮到官差傻眼了,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美差,结果折腾了两个地方都没看到人,这事儿闹得。

    “小旭出门了,啥时候的事儿啊?”凌虎显然也不知道这事儿,自言自语道:“怪不得呢,也没看到他家我叔。”说的是凌墨轩。

    梁田田听明白了,怪不得把人带到他们家呢,感情是凌墨轩也没在家啊。

    这官差上门报喜是要打赏的。梁田田也不知道打赏多少合适,看着两个官差,人不多,干脆包了两个红包,偷偷塞到大哥手里,然后冲那边官差努努嘴。

    梁满仓先还有点儿慌乱,可看到那两个官差期冀的眼神,就明白过来,忙把红包塞过去。“辛苦两位官爷了。”

    两个官差捏了一下那红包。顿时眼睛一亮。“好说好说。”没想到这家看起来挺破的,居然这么大方。这一趟没见到那位十二岁的案首虽然有点儿遗憾,可这银子是实打实的,有这个比啥都强。

    村里许多人这个时间没啥事儿都在外面溜达,听到梁家半山坡的动静就都围过来看热闹,一听说是有人中了案首。不明所以的还以为是满仓兄弟中了,人群里闹哄哄的,恭喜的、道贺的、感慨的、说闲话的,反正干啥的都有,把个梁家门口围得那叫一个水泄不通。

    梁田田一个头两个大。她终于体会到韩家之前的头痛了。话说凌旭这家伙,好好的不在家等着报喜。到处出去瞎跑什么玩意。

    最后就连里正陈冲都被惊动了,巴巴的赶来还以为是老狼洞有人中举了。结果一听是人家凌家村的凌旭,陈冲这心情就没那么舒坦了。

    这要是老狼洞有人中了就好了。

    不过看到官差,陈冲态度还是很恭敬的留人吃饭。

    官差得了赏钱,这一趟收入不菲,正是高兴的时候,就婉拒道:“还得赶在天黑前回去复命,就不多留了。让案首好好准备,还有接下来几场考试呢。”

    陈冲等人忙说好。客气的把人送走了。

    梁家门前看热闹的人并没有因此而少多少,大家伙七嘴八舌的问着。

    “到底是咋回事儿啊?谁中了秀才了?”

    “满仓,是你们兄弟中秀才了咋地?”

    “哎呀,满仓娘地下有知也该闭眼了,可怜的孩子啊,终于熬出头了。”

    “听说不是满仓他们,说是田田的那个夫婿。”

    “那咋报喜的来这了呢?”

    ……

    梁家门前闹哄哄一片,说啥的都有。

    梁满仓兄弟忙着招呼人,还要不停的解释,忙活了半个时辰左右,人群终于渐渐散了。

    原来不是梁家兄弟中举了,感情是凌旭中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大家伙对梁家的另眼相看,毕竟只要不是聋子就都听说了,凌旭是梁田田的未婚夫婿。

    大家伙一边感慨这庄户人家小丫头好命,一边感叹自家闺女咋就没有这样一门好亲事呢。

    人群渐渐散了,梁家兄妹对视一眼,难掩疲惫,可眸子里都带着笑意。

    “凌旭大哥是案首,真好。”梁满仓想得更多。凌旭大哥学问好,将来考个秀才肯定不是问题,将来小妹嫁过去就是秀才娘子了,虽然凌旭大哥家穷,不过有了秀才的身份,也不算是辱没了小妹。

    凌虎没想到凌旭不在这里,本来还挺尴尬的,可一看这事儿处理的还算圆满,也就松了口气。

    “凌家我叔怕是还不知道这事儿,我去镇上给送个信儿。”凌墨轩没回家,那肯定就是在私塾里了。

    送走了凌虎,梁家兄妹刚要关门,远远的大路上来了一辆马车,周围两匹马拱卫着,马上两个黑衣大汉给人以很强迫的压力感。

    这些人……梁田田兄妹面面相觑。

    “是那个虎哥。”梁田田敏锐道。上次就是这样一群人去梁铁锤家,只不过场面比这个大一些。

    听说梁铁锤一直在镇上,绫罗绸缎的,出入都有人跟随,说是过上了好日子,连带着梁王氏都得瑟起来了,很怕谁不知道她儿子多本事似的。

    现在村里突然来了这样一辆马车,这是要干啥?

    马车缓缓驶来,正好路过梁家大门前不远处。车帘子掀开露出里面一张白皙的侧脸。

    是梁铁锤!

    这货……人模狗样的,还真是绫罗绸缎。梁田田看了一眼他鬓角的粉色花朵,面颊抽搐了一下。

    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看来梁铁锤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吗。

    梁田田想到当日看到他时那下身的血,再联想一下这货被人那啥的场景。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哈,自作孽不可活!

    就在梁家兄妹一脸漠视的看着梁铁锤的时候,那货也正好看到他们。

    看到他们身上的粗布衣裳,梁铁锤撇撇嘴。穷比就是穷比,瞅瞅这穿戴,就算是分家了又能咋样,还不是一样受穷的命?这要是没分家,好歹还能借上自己的光,可惜啊……梁铁锤冷笑。幸好把他们分出去单过了。

    不过他们那是什么眼神?让人看了就不舒服。

    梁铁锤强压心头的怒火,今儿好不容易抽空回家一趟,可不是跟几个小崽子吵架的。他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你,过来。”梁铁锤指了一个黑衣大汉,颐指气使的,那口气。不知道的真以为他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少爷”呢。

    黑衣大汉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一个玩物,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不过谁让虎哥喜欢呢,他们也不敢放肆,当即牵马过来,恭敬的道:“梁公子有什么吩咐?”

    这一声“梁公子”让梁铁锤很受用。举起手大大咧咧的道:“给我一窜银钱。”虎哥并没有给他钱。却允许他花销,只不过要跟身边的人要而已。这让梁铁锤有点儿小小的不满。却也不敢反抗。谁让虎哥折磨起人来简直不是人呢。

    “梁公子,虎哥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张口就要一窜银钱,大汉低声提醒了一句。这一趟出来已经买了不少东西了,如果没有个止境,回头他们也不好交代。

    梁铁锤面上不悦,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就低声道:“那先拿一把银钱。”这样总没事儿了吧。

    一把银钱不过几十上百文的。大汉也就是看不惯梁铁锤的做法,不然就是一窜铜钱又能怎样。总共不过一两银子。

    不过大汉心气不顺,就真的给了他一把。

    梁铁锤强压火气,冷笑的看了一眼梁家大门的方向,哗啦一声撒出一把银钱,“喏,这是二叔赏给你们的,拿去买两件好衣裳,别丢我的人。”说着摆手示意,让马车就走。早领教过这几个死崽子的厉害,他可不想跟他们吵架,回头传入虎哥耳朵里还是个麻烦。

    “你……”梁满囤脾气最大,当即就要发火,被梁满仓一手扯了回来。

    梁满囤气的跺脚,“大哥,不带他这么欺负人的,你放开我,看我不打他一个满脸花。”居然还涂粉,臭不要脸的。

    打?能打得过吗?

    梁满仓很无语的瞪了他一眼,“还不长记性是不是?”上次挨打的教训这是还没够怎么的?好不容易那肖家不来闹腾了,自家难道还要自己找麻烦?

    梁满囤气的直哼哼,却也知道自己没理。

    看着远走的马车,梁满仓淡淡的道:“跟这种人计较什么,没得掉了身价。”一脸小大人似的沉稳。

    梁田田实在忍不住,“噗嗤”一笑。

    “小妹,你也笑话我是不是?”梁满囤急了。

    “没有没有。”梁田田忙摆手,“哪能啊,我怎么能笑话二哥呢。我就是想那梁铁锤,明明是个男人,涂脂抹粉的,还戴花,好搞笑。”实际上是脑补了一下那货做人家外室的苦逼场景,当然,这话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口的。【腐女的人生乐趣,旁人是无法理解的。】

    她这么一说,梁满囤也释怀了,笑道:“就是个逗比,是不该跟他一般见识。”这是想开了。

    梁满仓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远去的马车,想到私塾里那些学长们偶尔提起的事儿,一脸的鄙夷。“好了,咱们别提他了,以后离那人远点儿。”免得影响了他们兄妹。

    外面的人群早就散了,球球拉着金宝过来,突然“咦”了一声,“谁丢的钱?”好多个。

    “这是二叔给咱们的。”梁田田笑眯眯的弯腰捡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