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69欣欣【粉红票30+】

    感谢【茵茵风轻】、【玉慈龙】、【657muzi】、【阿萍 11】、【琉璃琰舞】、【伤心的玉】、【瑟秋】、【袭梦沙】、【北堂0馨儿】、【端木琪琪】、【书友090824074703788】、【彼岸之天】、【小兔妮】、【淹死的鱼 11】、【】、【畛炙】、【北堂0馨儿】、亲的粉红票么么哒

    感谢【无言mo】亲的香囊。

    --------分割线--------

    “你一路跟着我,就是为了躲避这些追杀你的人吧。”

    少年自然就是失踪了多日的凌旭,此时出现在这处深山里,虽然瘦了、黑了,可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精神了。许是刚杀了人的缘故,眉宇间更是透着一股锋芒毕露。

    只是可惜,此时凌旭的心情显然不大好。

    任谁被人当枪使怕是心情都不会好了。何况凌旭的身份,他的骄傲、他的眼界更不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

    只是……看了一眼浑身是伤的“小叫花子”,凌旭暗自叹气。

    这好人真是做不得,谁知道半路上救了主仆两个,就引起这么多的麻烦呢。现在那个仆人死了,就剩下这么个拖油瓶,森林里危机四伏,扔下她就等于要了她的命。

    凌旭不是个烂好人,可你让他看着一个半大孩子死在森林里,这种事儿他也做不到。

    小叫花子一身的衣裳早就看不出什么颜色了。许多地方还有破损的痕迹,露出里面同样脏兮兮的肌肤。

    “我……我害怕……”小叫花子目光躲闪。凌旭太强大了,强大的超出她对同龄人的认知。这样一个看起来跟她差不多的少年,却能把那些盗匪杀掉,还成功甩脱了追踪她的人,怎么能不让她震撼。从家族里跑出来,现在仆人死了,就剩下她一个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样一个破森林,她不想死,她今年才十三岁啊。大好的人生还没有开始。

    凌旭微微蹙眉。

    真是个麻烦啊。

    好在这一趟收获不小,东西都出手了,也卖了个好价钱。不然带着这么一个拖油瓶,再丢掉了家当。那才是真的麻烦呢。

    为了尽快回去见到那个魂牵梦萦的身影,他特意穿越深山赶路,却没有想到遇到这样的麻烦,凌旭现在一个头两个大。

    怎么办?

    扔下她?狠不下心。

    带着吧……问题是带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求求你,救救我吧。”小叫花子开口了,一副弱弱的口吻。“求求你,好人做到底。我受伤了,一个人待在这里会死的。”这个人当初就救了他们,她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人。眼下虽然不情愿,却也只有抱住这人的大腿这唯一的一条路了。少女一副弱柳迎风的模样,脸上带着惶恐,以往她这样,身边总是围了一群人百般安抚。相信今天也不例外。

    她有点儿后悔,早知道外面的世界是这么可怖。说啥都不能被那个下人哄着跑出来。定亲就定亲呗,那个小子再不好也不会拿刀砍她啊。还有她那个仆人……少女一想到那个漂亮的护卫平日里的百依百顺,这心里就有点儿不舒坦。再也见不到了啊。说不好是什么,就像是喜欢的食物没吃到,让她不舒服。

    “球球?”凌旭默念,想到小舅子,嘴角牵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那个臭小子,不知道还记得不记得自己了。

    兜里揣了不少的银钱,凌旭算算日子,榜单应该快下来了。

    是该回去了。

    至于这个麻烦……凌旭叹了口气。算了,好人做到底吧,就当是积德了。

    “走吧!”凌旭声音清冷,对待外人他可没那么柔和。

    少女挣扎着想起来,奈何腿上受伤,挣扎了几次都没站起来。可怜兮兮的看着凌旭。难道这个时候她不应该主动过来搀扶她吗?她都没要嫌弃他是个猎户呢。

    是的,就是猎户。

    不是猎户,谁穿这一身土布衣裳还背着箭筒在深山里行走啊。

    本姑娘让你搀扶,那都是他几世修来的福气。

    凌旭不知道这小女子一瞬间想了那么多,不然估计得气死。他只是审视的目光看了一眼这位浑身散发难闻气味儿的小叫花,微微蹙眉。

    猛的从腰间抽出砍刀,少女吓了一跳。

    “你……你要做什么?”她下意识往后挪,双手更是抱紧了胸口。这家伙难道是想做那种不好的事儿?

    凌旭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身抓住一颗小树,咔咔两下就砍断了,随即简单修理了一下树枝,把一头递给那个小叫花子。

    “抓稳了,跟不上你就自己待在这里吧。”他可不想太麻烦。

    少女紧紧抿着嘴,看着面前冰冷的树棍,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

    居然被无视了!

    给姑奶奶等着,等她走出这片森林找到家族的,让他好看。

    形势比人强,在凌旭那凌厉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少女很清楚的看到了里面的不耐烦。快速抓住树棍,她支撑着站了起来。

    腿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少女一脸哀怨的看着凌旭。

    可惜,背对着她,表错情了。

    凌旭眯着眼睛抬头望天,仔细辨别了一下方位,认准了一个方向大步往下走。根本就没有顾忌那小叫花子的伤。不过被刀锋划了一下,又死不了,装什么柔弱妹子。凌旭想到了自家小娇妻,就是被刀砍了,估计那个外柔内刚的小丫头都不会大吵大叫,何况是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伤。他最看不惯这些所谓的世家小姐。被蚊子踢一脚都得请个大夫,麻烦!

    少女踉踉跄跄,却也知道,如果自己跟不上多半会被扔下,所以一路倒也老实。

    梁田田不知道,她的小夫婿正在一步一步接近她,满怀希望。

    第二天是哥哥们休沐的日子,一大早兄妹几个起床,梁满仓做饭。梁满囤和梁田田去后园子摘菜、摘香瓜。

    柳条编织的大筐,一筐能装几十斤香瓜,梁田田他们一大早就摘了四筐,加上空间里的,有六七筐。

    福满楼的小伙计来收菜,如今菜下来的比较多。菜价也从三十文钱一斤掉到了十五文钱一斤,不过这并不耽误梁田田他们家赚钱。不说别的,这些香瓜可是大收获。何况梁田田那边还种了六亩地的地瓜,这也是新鲜物事,回头肯定还能卖上大价钱。

    福满楼过来的小伙计是福泉的侄子福晓生,是个爱说爱笑的人。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香瓜了。可看到一次收获这么多,还是难掩羡慕。

    “梁姑娘。你们家香瓜真是好收成啊。”小伙计福晓生跟梁田田家早就相熟了,就笑眯眯的打招呼,“这么多都送去县城啊?”

    梁田田一看这小伙计谄媚的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着递过去两个香瓜给他和另外一个伙计,笑着道:“晓生哥,你什么意思我清楚。不过我们家这香瓜已经答应了卖给旁人,真是不能卖给你们。不然泉叔都开口了。咋地我也得答应。可是这人无信不立,我们既然答应了人家的事儿就不能反悔不是。晓生哥也不希望我们家是那种反复的小人吧。”一句话堵住了福晓生的所有说辞。

    福晓生挠头,“梁姑娘真是一张好嘴,我可说不过你。”别看这小丫头年纪小,他可没有一丁点的轻视之心。

    梁田田笑着并不接话,香瓜的利润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到。旁人或许他们家还能做到保密,可对方是福满楼,天天来取菜,自然瞒不住。梁田田也没想真瞒住他们,她那地瓜,还准备卖个好价钱呢。

    不过正如她所说,人无信不立。她既然答应了洪记,自然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香瓜肯定是不会外卖的。所以即使福泉亲自开口,她也委婉的拒绝了。现在福晓生这样她也能猜到原因,怕是还不死心呢。

    不过……“晓生哥,我们家的香瓜不能卖给你们,别人的去可以啊。”这个村里不单他们家种了香瓜,梁守望那里,还有菊花婶子家都种了一些。虽然不多,可一次摘个十斤八斤的还是做得到的。

    福晓生闻言就是一愣,远远的看到山坡下挑着篮子的梁守望,恍然道:“你说的是守望大伯家?”

    这人还不是太笨吗。

    “不错,还有菊花婶子家。”梁田田笑眯眯的,“他们虽然没有我家种的多,可一家摘十斤八斤都不费劲。他们也没跟我那主顾签了合约,能不能买到就看晓生哥你的了。”

    福晓生眼睛一亮。

    两家咋地也能凑个二十斤,虽然不多,却也够福满楼招揽一批生意了。作为福泉努力培养的接班人,福晓生很快意识到这里面的商机。

    梁守望刚一进院子,福晓生就笑着迎了上去。“这么老远守望大伯又挑着菜过来了,我还说呢,回头我们多走几步路,把马车赶到你家去取就好了。”

    梁守望冷不丁的还有点儿不适应福晓生的热情,不过哪能让人家去接呢。忙道:“没啥,没几步路的事儿,一会儿就到了。”擦了一把汗,“田田啊,我们家今天摘了二十个香瓜,你看看,跟你们家的一起帮着卖掉吧。”昨儿梁田田已经送了信儿,说今天去县城卖香瓜,所以他一大早就过来了。

    这次还没等梁田田开口,福晓生就接话道:“守望大伯,正有事儿要跟您商量呢。”福晓生做惯了服务行业,这话拿捏的很好,说了要收购香瓜的意思,末了道:“我们福满楼愿意每斤三百二十文收购,不知道守望大伯对这个价钱满意不?”

    正说话呢,院门口两个身影出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晚上出去吃个饭又被大雨拍了,倒霉催的⊙﹏⊙b汗

    外面雷电交加,各种恐怖。就在我回来那天,前后没差几分钟,离我不远的地方一个妹子被雷劈了......汗,现在还能听到放哀乐......

    亲们,求安慰⊙﹏⊙

    亲们放心,本文主打欢脱路线肯定不会玩啥米虐心,就算有人跳出来,那也是被虐的,放心看,绝对是爽文。

    关关开新书了,偶滴偶像,哇咔咔,下面有链接,亲们赶紧去打包带走哦(*^__^*) 嘻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