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64有趣的规矩

    陈冲愣了一下,说实话,今天金宝被卖,让他心里很不舒坦,特别是看到韩恩举这个“买主”的时候,心里更是一阵不舒服。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金宝是这么多年来老狼洞第一个被卖掉的孩子。

    老狼洞不像是其他的村子很大,只有几十户人家,世代都住在这里。

    老狼洞很穷,穷的甚至没有一户像样的地主。但是神奇的是,即使是灾年老狼洞也没有一个饿死的或者被卖掉的人。

    许是因为太穷,大家懂得利用山上的资源让自己艰难的活下去。四面守着大山,老狼洞的人即使不会打猎也懂得下套子。

    所以尽管生活贫困,却依然能够维持。

    老狼洞有病死的、被野兽咬死的人,可像是金宝这样被卖掉的,却是第一个。特别是陈冲接任了里正后,他觉得这是一件特别打脸的事儿。

    “有什么事儿明儿再说吧,今儿也不早了。”陈冲心里不爽快,面上也难有好脸色。总算顾忌着韩家的身份,就叹气道:“村里事儿一大堆,我家你三叔这人走了两天了还没回来,我还得找人去安排安排。”并不提金宝的事儿,他私心里想着,万一刘瘸子反悔了,金宝不卖了。他就是舍下老脸也要跟韩家张了这个口。

    韩恩举有点儿着急,就拉着他低声道:“是关于金宝的问题。”

    一听关于金宝的,陈冲更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谈这孩子买卖的。这买卖人口是要到官府登记造册的。这也算是一种户籍吧,对主人家也是一种保护。如果将来下人真的跑了,抓回来那是要严惩的。

    怎么这韩家这么着急,一点儿都不想等呢?

    难道真是看中了这孩子的资质准备收了当徒弟?

    金宝能当大夫好是好,可一想到这孩子以后就要成为人家的奴才,陈冲这心里又是气难平。

    “我都说了,这村里事情多,你这事儿过两天再办。”口气很不好。

    韩恩举虽然在人情世故方面有点儿弱,可他并不傻。相反能小小年纪就把医术学得这么好。他的智商不是一般高。

    他一看这陈冲的态度不对,就开始狐疑了。“陈爷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看着这张年轻稚嫩的脸,陈冲叹了口气。还是个孩子啊,人家有什么错呢?如果不是刘瘸子自己不争气,咋能卖了金宝呢。

    陈冲一瞬间就想通了。这事儿啊,在地都怪不到人家韩家孩子身上。

    “你放心吧,明儿我就和你去官府把金宝的手续办了。”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这大概就是金宝的命吧。

    梁田田在一边跟着,她看出来陈冲的心情不大好,就猜到了什么。走过去小声道:“陈爷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走。到我们家去说。”然后就架着陈冲往外走。

    “唉,我说你这丫头。”陈冲没听明白,狐疑开口,“到底是咋回事儿啊?”他也发觉事情似乎不大对劲。

    “跟我们去了就知道了。”梁田田打了个哑谜。

    陈冲心下好奇,梁家这几个孩子可都是有主意的,看人家兄妹四个把日子过得那么红火就知道了。可这么小的孩子,他们这是又打啥主意?

    因为村里有白事儿。所以家家户户并没有习惯性的早睡。不管是出于帮忙也好,看热闹也罢。村里人大多集中在刘瘸子家里。所以陈冲他们一路走来也并没有遇到啥人。

    刚到家门口,就听到元宝汪汪的欢迎声,这才是家的感觉吗。

    梁田田把门打开,元宝就扑过来一顿亲昵。小狼这个腹黑脸冷的家伙也蹲在门边,老老实实的,显然是知道来的是熟人。

    韩恩举抱着金宝,梁满仓抱着球球进了屋,陈冲自然也跟着。

    金宝已经睡着了,球球开始揉眼睛,梁田田也把他哄睡了。陈冲这才道:“你们几个孩子神神秘秘的,是有啥事儿咋地?”

    “陈爷爷,是关于金宝的事儿。”韩恩举开口了,从怀里拿出那张买卖人口的字据。“陈爷爷,这个还请你收回去。”

    “什么意思?”不是让他去官府登记造册,而是收回去?

    陈冲有点儿发懵。

    “我只是想帮助金宝这孩子,并没有想买了他。”韩恩举摸着金宝的头,轻声道:“这孩子命苦,我只是不想让他这么辛苦而已。不过陈爷爷放心,就算是不买他,我也会把他养在韩家的,如果他愿意学医术也可以教他,不然他也可以读书,一个孩子,我们韩家还是负担的起的。”不说依靠家族,就他和爷爷两个人赚的,已经够他们的开销了,养个孩子真不是个事儿。

    “这……”陈冲彻底傻眼了。“孩子啊,这你可吃亏了,你可是还给了金宝爹十两银子呢,你这是图意啥啊?”免费帮人家养儿子,还给了银钱,天底下难道真有这样的傻子不成?

    陈冲脑子转不过来圈,他有点儿不理解。

    “啥也不图意,就是看金宝这孩子可怜。”韩恩举轻声道:“再说十两银子而已,我们韩家还真没看在眼里。只要这孩子将来好好的,比啥都强。”

    说了半天,陈冲算是明白了。感情这人就是钱多了烧的。

    “那你就不去官府登记造册了?”那这宗买卖可算是没有法律保护的,将来人家刘瘸子那边不承认也没法子。

    “不去登记造册,将来我也不会承认金宝是我们韩家的下人。这样将来他是读书也好、娶媳妇也罢,都不会受到约束。不过这件事儿还请陈爷爷替我们保密,我担心金宝爹那人……”韩恩举欲言又止的。

    陈冲的脸当即沉下来了,“你放心孩子,我心里有数。”人家都做到这份上了,他要是再不做点儿什么,可真对不起老狼洞了。

    金宝这孩子,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孩子,我替金宝谢谢你,你是他一辈子的恩人啊!”陈冲有感而发,这件事儿对金宝的意义太大了,这孩子现在或许感觉不到,十年后,只要这孩子自己争气,绝对错不了。

    “啥感谢不感谢的,我也是喜欢这孩子。”韩恩举在金宝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更是怜惜他小小年纪受了这么多的苦。

    “陈爷爷这下放心了吧。”梁田田笑眯眯的道。之前看老头那架势,像是要找人拼命似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放心了放心了。”陈冲的脸上难得有了笑模样,随即又叹气,“让你们看笑话了,唉,是我这个里正没当好啊,老狼洞出了这些事儿。”先是出了后娘虐待孩子的事儿,再有性子更恶劣的杀人事件,陈冲想想都觉得头痛。

    “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陈爷爷你别上火,这跟你没啥关系。”梁田田轻声安慰。

    “唉,你说村里出了人命,这事儿……”陈冲不知不觉还唠叨上了,可一看这满屋子的孩子,又苦笑道:“瞧我,真是老了,还跟你们抱怨上了。也不知道你们老三咋样了,这走了两天人还没回来,不知道找到吴棒槌没有。”他是既希望找到又希望没找到。

    这人找到了他不知道咋处理,毕竟那是打死了人。送官府吧,那老狼洞都跟着出名,自己村里处理吧,一个弄不好那是要留下话柄的,左右不是。

    要是这人抓不到吧,那也是问题,刘家能善罢甘休?上次刘瘸子去吴家杀人不成,谁知道下次再闹出啥事儿来。

    相比于这些,陈冲对儿子倒不是特别的担心。毕竟都是成年人了,也不至于大半夜的走夜路,估计也不能遇到野兽啥的。

    这一宗宗的事儿,没有一个让人放心的。

    又坐了一会儿,天色不早了,陈冲就准备走了。嘱咐梁田田他们把门锁好了,晚上外面有啥动静也别出来。然后就匆忙离开了。村里出了这么多事儿,他是别想休息好了。

    梁田田点了蜡烛,舀水洗漱,对韩恩举道:“韩大哥,我看金宝情绪也不咋好,先把他放在我们家吧。”

    韩恩举手顿了一下,“嗯,明儿金宝奶奶不是出殡吗,让金宝送送老人家吧。”就算是名义上卖了,那也是刘家的子孙。韩恩举不想将来金宝长大了心里有遗憾。

    梁田田点点头,“放心,这事儿明儿我就去办了。”

    “满囤的伤也恢复的不错,这段时间小心别累着,好好养着。已经能去私塾了。”

    梁满囤一听这话,顿时高兴够呛。“可都憋死我了,总算是能去私塾了。”这些日子小妹啥都不让他做,整天混吃等死的,他都要长毛了。

    “去了私塾可不许再闯祸了,不然下次就没这么容易过关了。”梁满仓摆出长子的威严教训道。

    “哦,知道了。”梁满囤那点儿兴奋的火苗被浇灭,老老实实的道。

    “像你多委屈似的。下次再闯祸就打屁股了。”梁满仓扬扬手,作势预打,终究没下去手。

    梁满囤一缩脖子,“不敢了,大哥你可别打我。”

    韩恩举看着他们兄弟互动,想到白天里梁田田打球球,不禁哑然失笑。梁家的规矩还真是有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