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233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粉红票三十加更】

    感谢【meierjulia】、【璃幕】亲的评价票,群抱么么。

    亲们投评价票的时候手下留情的说,球球撒娇卖萌打滚求包养,乃们不给好评就哭给乃们看哼哼。

    ------------分割线-------------

    “娘……”刘瘸子拉长了声调又叫了一声。

    “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给我滚!”金宝奶奶都气哆嗦了。

    刘瘸子还想说什么,陈奶奶都看不下去了,就插嘴道:“金宝爹啊,不是我当婶子的说,你那给媳妇,可是太狠毒了,不说别的,哪有这么对待小孩子的,金宝被打的吐血了你知道不知道,要不是球球发现他把他带家里去,这孩子弄不好就让山上的野兽吃了。人家梁家还是几个孩子,又是请大夫又是给看病的,你有没有好好谢谢人家。”

    “我……”刘瘸子讷讷道:“我这不是着急没顾得上吗。”

    陈奶奶就有点儿不高兴了。着急没顾得上?这是啥话?一句感激的话都不会说?

    金宝奶奶目光闪烁,抱着金宝道:“金宝这几天在外头,这是没吃好吧,咋瘦成这样呢?话里有话,言外之意就是那梁家这几天亏待我孙子了。

    陈奶奶气的脸色铁青,这是一家子什么人啊?

    她前脚说完让他们谢谢梁家几个孩子,后脚就说这话,这是打她脸呢还是怎么的?

    陈奶奶也不是那得理不饶人的。可一想到梁家几个孩子又是给伺候孩子,又是给请大夫还没落下好,她就不高兴了。

    “金宝,在你田田姐那啥都没吃到吧,瞅瞅这都饿瘦了。”陈奶奶故意也睁眼说瞎话。孩子比之前圆润了,只要不是瞎子谁看不出来。

    金宝摇摇头,“田田姐可好了,给我炖肉吃,还给我包饺子。球球给我核桃酥,还给炖了人参吃,说对身体好。”五岁的孩子已经记事儿了,啥都说的清楚。

    陈奶奶听了就似笑非笑的看着金宝奶奶,“人参啊,可是金贵东西。那东西可不便宜呢。”

    金宝奶奶目光闪烁,“啊哈,谁说不是呢,人参是啥东西?那可是金子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可金贵了。金宝小孩子不懂事儿,别拿人家萝卜当了人参。被糊弄了都不知道。唉,孩子还是小啊。”

    这下轮到陈奶奶气傻了。

    见过无耻的。可这么不要脸的还没见过。

    这人,怪不得生了这样一个儿子呢,感情都是一样的东西。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陈奶奶突然懂了,怪不得刘田氏那样呢,感情他们这一大家子都没一个好东西。就看之前金宝娘那人好,还给累死了。

    想到这事儿陈奶奶就有点儿后悔。真不该管他们家的闲事儿。不过一看可怜巴巴的金宝,她就想到他娘。总觉得这孩子太可怜了。

    唉,不看旁人,看金宝吧。

    “人参是金贵,田田他们家四个孩子,自己活着都难,这给金宝看病的药钱可不是没给呢。”陈奶奶才不傻呢,给个童生当了这么多年媳妇,她可比一般乡下女人有见识多了。当即道:“那韩家医馆可是我们家老头子给作保才给金宝看病的,那药钱啥的可不少,回头你们别忘了给了。”想占便宜没够,还想说不好听的,真是想得美啊。不提这茬她还要说呢,现在看他们这个态度,她直接就搬出了自家老头子。不然就这样的人家,梁家那几个孩子白搭多少东西都白瞎。

    “啥?医药费不是梁家出的?”金宝奶奶就傻了。这些天她一直没提接回孩子,就是寻思那医药费啥的都梁家出了,到时候她就来个干脆不认账,反正村里都知道,韩家医馆的人跟梁家几个孩子关系好,那医药费估计也不能要。

    “梁家就四个孩子,能出的起医药费?”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陈奶奶冷笑,当即道:“当时是我家老头子看金宝可怜,他爹不在家你又病了,就央求的韩家老爷子给金宝看的病,不然人参那种贵重东西人家咋能给吃,你们又不是啥官老爷。”还真想占便宜啊。

    金宝奶奶傻眼了,“这……这……”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看这样子她们这银子还真的掏了,可是那人参……唉呀妈呀,得多少银钱啊。

    金宝奶奶突然有点儿后悔,早知道这样就早点儿把金宝接回来啊。梁家那几个孩子的钱他们可以当做不知道赖账,但要是里正的…….他们既然还想在这村里住下去,可没那胆子。

    陈奶奶看金宝奶奶傻眼,这心里才好受了一点儿。

    “这汤药费啥的可不少,人家韩家医馆也不是开善堂的,这是有我们家老头子说话人家才先给看病的,既然金宝爹回来了,这药钱酒赶紧给人家送去吧,不然人家再合计咱们老狼洞说话不算话啥的,把村里的名声搞坏了。”一下子高度就上升了,堵住金宝奶奶即将出口的话。

    “那……那好吧。”金宝奶奶不情不愿的道:“回头让他去。”一寻思那不菲的诊金,她这心啊,就跟谁剜了一刀肉似的,真疼。

    陈奶奶懒得看他们的嘴脸,就起身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就往出走。

    “他婶子,再坐一会儿呗。”金宝奶奶抱着金宝送出来。陈奶奶看了一眼乖巧的金宝,就道:“别忘了晚上送过去扎针,金宝这病不是一天两天能好的,说是伤了内脏了。也别让孩子跑啥的,身体吃不消,你们都得注意点儿,回头去问问田田,她知道注意给啥。”

    “啊?”金宝奶奶一听伤了内脏就大骂道:“这个毒妇。好狠的心肠,这是要杀了我孙子咋地?”

    陈奶奶懒得听下去,忙转身走了。身后传来刘瘸子痛苦的音调,“娘啊,你就少说两句吧。”

    “让我少说?我说啥了?我冤枉她一句了是咋地?我还没问你呢,你这去省城干啥了,那衣裳料子是不是给那个毒妇买的,好狠毒的心思啊,把你赶走了。好虐待我们娘俩,你是和她串通好的是不是,就是想我和金宝死了好给你们腾地方……”

    陈奶奶走远了听不清楚了,一想到刘家那罗烂事儿她就直皱眉。

    不行,看那金宝***样子也不是个善茬,她得跟田田他们说一声。陈奶奶当即往村口拐。准备去梁田田家里。

    “球球啊,你这是干嘛呢?”梁田田家的后院,梁满囤晃晃悠悠的到了后院,腿脚还不是很利索。

    球球蹲在地上掘土,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一眼他,撅着小嘴继续掘土。

    梁满囤失笑。这臭小子,还学人家闹情绪。他艰难的蹲下。嗯,腰腹还有点儿疼,肖富贵那个混蛋,早晚他要找回这个场子。

    “唉。”梁满囤重重的叹了口气,球球果然上当,看了他一眼。大眼睛眨啊眨的,漆黑的眼仁像是夜空中的星星。很亮、很清澈。

    “金宝被他爹抱走了,也不知道那个后娘会不会欺负他。”这货纯属没话找话。

    球球果然上当。蹙眉道:“韩大宝扎人,再用针扎他咋办?”一脸愤然的模样。

    “对啊,真是个坏孩子,我要是没事儿就去揍他一顿。”梁满囤同仇敌忾的道。

    球球瞥了他一眼,突然摇头。

    梁满囤大受打击,“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怎么好像被鄙视了。

    “二哥打不过人,还被打。”球球头摇得拨浪鼓一样,“还是姐姐厉害,能打过蔡包子,姐姐能飞起来打人,比二哥厉害。”

    咔,还真是被鄙视了!

    “喂,我是被一群人打好不好,双拳难敌四手你懂不懂。”眼见球球一脸的不以为然,梁满囤很是受伤,“我很厉害的,以前铁蛋欺负你不都是我帮你找回场子吗?”他想努力证实自己存在的价值。可惜,球球根本不承认,“铁蛋才几岁,二哥你还说。蔡包子可比你还大,姐姐可厉害了,一个人就把他打跑了。”那一日梁田田的光辉形象驻足在脑海中,直到若干年后姐姐差点儿伤心死掉,球球才突然明白,原来他最依赖的姐姐也是个需要人疼的女孩子。当然,那是多年以后的事儿了。只不过现在吗,小家伙还以姐姐为荣。

    “我一个人也能把他打跑。”梁满囤愤愤然,一挺脖子,腰腹一疼,顿时“哎呦”一声。

    球球忙搀住他,小大人似的叹气道:“让你别逞能了,姐姐不是让你躺着吗,二哥真不乖。”扶着他就往回走,“韩大哥也不让动弹,二哥你还是回屋躺着吧。”

    梁满囤一手扶着腰,一手被球球拽着,哭笑不得的道:“我这还需要你安慰啊?”明明他是来安慰人的好不好。

    “姐姐说了,二哥是病人,我不跟你吵。”球球懂事儿的道。

    梁满囤嘴角抽搐,不过腰腹还真是疼啊。那个混蛋肖富贵,给他等着的。不过小妹居然能飞起来打人……梁满囤觉得这事儿挺奇怪的。

    “二哥你咋了?”梁田田看到梁满囤,吓得忙把他扶到屋里,“可别乱动了,还是在屋里躺着吧,这是又扭到了咋地?”

    梁满囤冲他挤挤眼睛,“谁说不是呢,被球球气的。”

    球球忙道:“我不气你了,不气你了,快躺下。”撅着屁股爬上炕,主动帮他铺褥子。

    梁满囤冲梁田田挤挤眼睛,那意思“还是我有办法吧”,梁田田悄悄冲他竖起大拇指。

    外面元宝突然叫起,随即就听到有人喊道:“家里有人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