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23十六岁【月初求票】

    月初求票。

    那个,今天本书完结,o(∩_∩)o谢谢

    ---------分割线---------

    从脚趾冷到发梢,她像是被人从温暖的春日扔到冰天雪地的南极,心仿佛都冻住了。

    “爹也要杀了我吗?”

    她颤抖着开口,不知道是怕的还是冷的。

    这一瞬间她想到的就是凌旭那双冰冷的手,脖子仿佛又被人固定住,她呆呆的望着身边的男人。

    梁守山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攥了一把,一抽一抽的痛。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你才放不下吗?”梁守山张开手臂,“傻丫头,我是你爹,你永远是我的闺女,我怎么会杀你?”一句话说的梁田田泪如雨下。

    “可我不是当初的田田。”她颤抖着,贪恋的看着他的怀抱,却不敢越雷池一步。

    梁守山主动伸出手搂住她,“傻丫头,谁说你不是我闺女。爹看到的就是你,永远都是,旁人我也不认。”他紧紧抱住她,制止她要出口的话,“我只问你一句,你当不当我是你爹?”

    梁田田大力点头,说不出话来。

    “那就是了,你认我当爹,我当你是我闺女,这还有什么好别扭的?”

    梁田田摇头,“没有,没有,爹……”她埋在他怀里,贪恋他温暖的怀抱。

    梁守山感受到她的畏惧,暗骂一声“凌旭你混蛋”,竟然把好好的一个孩子吓成这样,凌旭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怎样的一份爱。

    梁守山把昏睡在怀里的梁田田抱回房间,就这样守了她一晚上。梁田田第一次睡了一个安稳觉。

    三月十六,梁田田十六岁的生日。

    一大早小花过来亲自帮她打扮。“你之前的衣裳都不能穿了,试试你的新衣裳。”淡粉色这样鲜亮的颜色,梁田田很少穿。小花亲自帮她换上,层层的裙摆铺展开,上面是小花精心绣的颜色更深一些的桃花。

    “嫂子,辛苦你了。”难得睡了一个好觉,梁田田气色很好。

    “一家人客气什么。”小花笑着道:“爹说亲自给你煮长寿面,快点儿出来,大家等着给你庆祝呢。”早饭只有一家人,球球教了许久,念念终于能利索的说一句“姑姑生日快乐。”惹得大家激动的抱着他一顿夸。

    梁家久违的热闹,梁田田眉眼弯弯的看着这一切,高兴的吃面,享受着家人的关爱,她笑的愈发畅快了。

    梁家人暂时都松了口气。

    中午还没到,景家兄妹来了,还有云弄璋这个景悦的小尾巴。值得一提的是两人的感情在经过去年的外室事件似乎更好了。景悦这个不开窍的小丫头也终于接受了表弟的爱,两人柔情蜜意的,让人看得直想分开他们。景家准备今年下半年就给两人成亲了。

    欧阳文惠也来了,她是韩恩举的未婚妻子,本来去年年底就应该成亲。但是因为北方的战乱,把婚事拖到了今年五月份,日子已经定下了。

    球球没看到欧阳文轩,凑到欧阳文惠跟前献殷勤,“文慧姐姐,怎么没见文轩大哥?不是说文轩大哥已经回来了吗?”乌溜溜的眼珠乱转,他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姐姐,想着文轩大哥还是单身,就起了一些旁的心思。

    欧阳文惠是个文静的性子,平日里痴迷书画,跟梁田田倒是有些共同爱好。也知道梁家和堂兄的关系,因此格外包容。

    “堂兄刚刚回来,旅途劳顿,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过来。”欧阳文惠欲言又止,到底是欧阳家的家务事,她就没说。

    球球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文轩大哥病了?”他想不到还有什么旁的理由让他不来参加姐姐的生辰。文轩大哥的心思连他们家下人都知道,更别提他们兄弟了。

    “呃……”欧阳文惠点点头,有些尴尬。

    球球直觉这里面有事儿,想着:如果今天文轩大哥不来,那他晚上就过去看看。

    韩老爷子带着韩恩举过来,金宝还留在前线,暂时还不准备回来。

    中午快开席的时候孙维仁来了,带了一个双层的蛋糕。他也不在意旁人的眼光,拎着蛋糕直接献宝似的找到了梁田田。

    “喂,瞧瞧,我折腾了半个月才做出来的,怎么样?”他笑嘻嘻的凑过去,“是不是很感动?有没有想过要以身相许?我现在腿好了,还是单身,实打实的金龟婿啊,你不考虑考虑。”

    梁田田对他这种时不时就犯二的毛病已经见怪不怪,小花也听梁田田提过一些这个孙院长的特异之处。倒是欧阳文惠,早就认识孙维仁,却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犯二。

    堂兄不是喜欢梁家小姐吗,孙院长这样是跟外甥抢人?

    欧阳文惠的道德观被颠覆了,看向孙维仁的目光很是怪异。她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这样真的好吗?可惜也没有个结果。

    梁田田很庆幸景悦跟云弄璋你侬我侬去了,不然被那丫头听到还不知道怎么惊讶呢。

    “孙院长,多谢了。”梁田田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不过这玩笑就不要开了,您好歹也是文慧的长辈,瞧把文慧吓得。”她暗中点了一句,这家伙愈发没规矩了。

    孙维仁却满不在乎,“这有什么。你未嫁我未娶的,我就算是求亲又能怎样?”他笑的没心没肺的,“倒是你,如果嫁给我,可就比文轩大了一辈,你真不考虑一下?”似乎这是一件多值得炫耀的事儿。

    梁田田干脆赏给他一个青葱白眼,转身就走。

    孙维仁摸摸鼻子,看着她的背影蹙眉。

    球球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叹息道:“先生,您好歹顾忌一下自己的身份。”这和外面人人夸赞的大儒根本就不沾边。有这样的先生也是够了。

    孙维仁难得没玩笑,低声道:“你姐她这么久还没走出来?”他突然郑重其事的,倒让球球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什么?”

    “笨蛋,我怎么有你这么笨的学生。”孙维仁在他脑门上敲了两下,“你个榆木脑袋,我是问,你姐姐是不是还惦记凌旭那个始乱终弃的混蛋呢?”他咬牙切齿的,不知道的以为他跟凌旭有多大的愁呢。

    球球脸蛋抽搐了一下,“先生,我姐没有被始乱终弃。”怎么好好的相爱就变成了这样,这要是传出去,姐姐还要不要名声了?

    “有差别吗?”孙维仁挑衅的看着他,“这个时候跟我计较那三言两语有意思吗?”他挑眉,“我就问你,你姐是不是还惦记凌旭那混蛋,是不是还为了那个鳖犊子吃不好睡不好的?”

    球球想要否认,还没等他开口,孙维仁就自顾自的道:“一看就是,瞧瞧她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当谁都是瞎子啊?这个笨蛋,为了一个男人搞成这样,给我丢脸,你等着她过完生日的。我现在给她留几分面子,给我等着……”

    球球看着身边咬牙切齿的先生,有一种错觉:被始乱终弃的是孙院长吧!他不知道怎么有了这种感觉,直觉先生今天很不对劲。好吧,先生一直就没正常过。

    韩恩举一直想要找个机会单独跟田田说几句话,可惜她不是跟欧阳文惠在一起就是有人守着,让他一直没有机会。

    中午的午饭很丰盛,男人们坐了两桌子,韩恩举有幸坐在了主桌上。梁守山看着他跟韩老爷子道:“恩举就要成亲了,是准备在辽东府还是回京都?”韩家的根在京都,他才有此一问。

    韩恩举微微蹙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隔壁桌子的欧阳文惠,对于这个即将过门的媳妇,他说不出的复杂。

    “不准备折腾了,我年纪也大了,就在辽东府办吧。”韩老爷子倒是对欧阳文惠这个孙媳妇很满意。

    梁满仓笑着道:“韩大哥也要成亲了,可要恭喜呢。”他故意调节气氛,大家伙有说有笑的。

    韩恩举笑骂了一句,“念念都这么大了,我才要恭喜你才是。”

    孙维仁没心没肺道:“弄璋也要成亲了,今年真是个值得庆祝的年头。”

    众人:“……”庆祝你妹啊!

    梁守山想到自家闺女,心里一痛。目光落在旁边桌子上,闺女笑着跟小姐们喝果酒,也不知道她那笑容有几分真心。

    中午这顿饭吃的还算热闹,欧阳文轩到底没有出现。这下不光球球诧异,就连梁田田都觉得不对劲。

    送走了各家的客人,梁田田独独留下了孙维仁,这倒跟孙维仁的想法一致。

    “怎么没看到文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梁田田蹙眉,文轩竟然连礼物都没送,这很不对劲。

    “呦,寿星还记得我那可怜的外甥啊?”没有人在跟前,孙维仁说话阴阳怪气的。“我还以为梁小姐心里只有那个始乱终弃的指挥使大人呢,哪里还记得我们这些苦比的朋友啊。”

    一直以来家里人都避免提到“凌旭”这两个字,孙维仁却这样毫不避讳的揭开她的伤疤,梁田田眉头微蹙,心狠狠一痛。

    梁田田你没出息。

    都这么久了,现在还听不得他的名字,你到底要折磨自己多久?

    孙维仁似是看穿了她一切的伪装,冷笑道:“怎么?心伤了,就连凌旭这两个字都听不得了?梁小姐,您还真是杯弓蛇影啊,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竟然还是个情痴。”他举起手重重的落下……r1152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