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2.第1302章 相望(八)

    两次,他看了她两次,她往朝他的方向眺过来两次。

    或许,是因为他的视线太过强烈,反而引起顾小姐的注意,差点把公子的身份暴露出来。

    为自己鲁莽而阵阵懊恼的陈五已经彻底明白过来,为什么陈四在提到顾小姐时,语气里总有他解不透的敬畏。这会儿,他当真是明白了。

    那位年轻的顾小姐与公子一样,从外表上来看似乎都是微笑浅浅,含着让人想亲近,却又不敢过分放肆的威仪。想要敬畏有一个,有时候往往对方一记眼神便已足够。

    “她六感敏识超过常人,陈五,回去后自己去领罚吧。”车子驶出一段距离后,静下心的king目光冷冷的开了口。他看了她许久,两次被发现皆是因为自己看到昭安对她做出亲昵举止时,平和的视线里流露出寒意,以至于让她捕捉到异样。

    最后一次顾晨走过来,全因是陈五的视线太过强势,更含着隐隐的敌意。

    陈五知道自己犯了大错,表情不变,没有半点委屈接受惩罚,“是属下大意了,甘愿受罚。”

    “最后一次。”阖上眼靠着的king把脑海里混乱拂去,对陈六道:“你现在有什么想法,说给我听听。”

    陈六咽了咽口水,心有余悸开了口:“公子,我要在顾小姐身边,怕是不能跟你联系了。就因为我们偷偷看着她,就被她给发现,若是我跟你打个电话,乖乖,……等于直接到她手上送死。”

    仅只见过一面,陈六便知道自己如果真要进了部队,来到顾晨身边以后势必要小心翼翼地,不能有半点闪失。

    可偏偏有人到现在还没有有很清楚的认识,哪怕在顾晨手上栽了无数个跟头,她也只觉得是自己大意失荆州,而非自己技不如人。

    回到沈家的沈惜悦陪着沈老夫人用过早餐后,便以倒时差为借口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上了楼后她立马反锁了门房,一直挂在脸上的盈盈甜笑随着门房紧闭瞬间收起,露出阴沉沉的表情出来。

    没有想到她出国才一年……,家里就发生如此多的变故。

    大伯娘傅婉秋被港城回来的小伯娘逼死,对她最好也最疼爱她的范姨竟然……被出沈家,在爸爸只登上离婚申明的第一天就迫不急待跟……跟姑姑的丈夫上了床上。

    难怪……,当时从机场出来坐上郑家派出来的私家车时,那司机知道她是沈家小姐时,脸上露出的几分轻蔑。原来……原来都是因为自己的家人做出一桩又一桩败坏名声的丑事,连带着……把她也给连累了。

    可恨老夫人到现在还端着架子,窝在家里不出去就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在宣州上流社会受人尊敬的老夫人!

    老不死的东西,就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儿子,女儿纵容到另人发指,对儿媳妇,孙女苟刻到没有半点慈爱,才让家里蒙了这么大的羞。

    她一个学生尚且知道家丑不外扬,出来时必须立马压制下去,而不是弄得人尽周知!她到好,生怕外人不知道不知道小伯娘只是个小三一样,竟然让她出面主办大伯娘的丧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