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第177章 如临渊青松的段少(二)

    段昭安是头一回被人这么干脆利落地吩咐,修眉微地扬了扬,眼角边的高贵冷漠化成了一缕轻风。彼时的他站在顾晨身边,不再是那个在乡心狠手辣到异国他乡军人都心惊颤胆的军人。

    而是一个等待女孩归来的普通男子。

    顾晨出来的时候段昭安已经是在厨房里忙碌起来,他生火的动作很熟练,微微弓紧的背部贴服在薄薄衬衫下,蕴藏在衣服里的凌厉随着他背部的张扬而显山露水出来。

    哪怕他站踞在四壁发黑,狭窄的乡里厨房里,男人身上的贵气并不减少,反而多了此人可随环境变化,而迅速适应的超强能力。

    站在厨房门口,顾晨看着他将火生起,橙亮的火色映照着他的面容,眉宇间的风轻云淡的洒脱与眼角边的冷漠没有一丝违和的结合一起,一种独特淡然安宁是让顾晨不由多看了一眼。

    “回来也洗冷水?”段昭安抬头,清亮如夜空皎月的黑眸含着一丝暗沉看着仅穿一件单薄大衣的女孩,修眉微微蹙了下折断一大捆干柴塞到为土灶里将火生大许多,“过来坐坐。”

    他说话向来言词明洁,不会多说一句废话。

    顾晨的瞳孔因他的话微地变了下,与他半年未见,他却知道自己一直是在洗冷水澡。

    谁告诉他的?学校里的同学?老师?

    走进来的顾晨面容是平静淡然,实则在心里早已是玲珑九转。

    扫过放在案板大小不一的饺子,好整以暇地笑了笑,冷漠如冰封的眼底便有一丝丝妖饶地明媚蕴开来,“现成的面粉都能擀成这样?手技欠火候。”

    对他是不熟的,对于熟的人顾晨向来是保持着疏远。

    段昭安伸了伸曲久的长腿,折着干柴枝的修长手指优雅到像是在泼墨作画那般的赏心悦目,嘴角勾了下,从容道:“你的邻居李大婶很热情,知道我是你老师后特意把擀好的面,剁好肉馅全送给我。”

    “去看看水开了没有?开了好下锅。”他指了下冒着白色水雾的大铁锅,微微侧目过来,嘴边的笑让顾晨的视线再次流连。

    对男色,顾晨向来是欣赏的。

    不能否认,微笑着的段昭安就像是一株冰封在雪里彼岸花,哪怕是冰雪重重,也封夺不了夺目的美。

    不过,她今晚应该是宁愿饿了不会……吃用煮猪食大锅煮出来的饺子。

    段昭安在她起身去揭锅盖的那刻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二十分,离他假期结速二十四小时不到了。

    “你派人在我身边?”将案板上水饺一个一个放到沸腾开水里的顾晨淡淡地开口,水雾缭乱里,她的面容有一点模糊起来,将她眸子里的凛冽很好隐藏。

    她并不喜欢被探视,当时海虹商场一案后,公安同样派了人二十四小时保护她,却没有几天就离开的,原因是……,从五楼轻松跳下并把一个便衣公安劈晕,这种牛叉事不是每个人能做得到的。

    并不惊讶她这么问,段昭安把袖子挽高一点,细微处能看出他是有洁癖的,“平时会有人暗中保护你,至于洗澡用冷水一声么……”一直未落的微笑在火光里慵懒而随然,“我知道,他们不知道。”

    顾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