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110章 注定的对峙(三)

    沈惜悦在哪里?早就离开了,她要做的就是给顾晨添堵,让贱种明白什么地方是不该来的,什么地方才是她应该呆的地方!

    “你这孩子又去哪施善心去了?都让伯伯们久等了。”她推开厚重地包厢门进来,刚与人敬完酒的范雨燕是嗔笑地看了她一眼佯装不悦道,“怪没礼貌的,快过来给几位伯伯赔礼。”

    对这位继母沈惜悦还是喜欢的,比前面的养母好多了!最少,凡事都会为她打算,凡事都会先想到她,便连这种平常宴请都会带着她,时不时说上几句好话让市里有声望的家族都知道她是个好的。

    在与沈家有生意合作的合伙人真真假假笑声里,包厢门缓缓地关上,挡住里面的酒醉奢侈。

    在大厅里,纪锦的出手惊动了大堂经理,更是惊扰了许多用餐顾客。

    “纪公子实在不好意思,都是我们服务生失误没有认出这位小姐是您的贵客,太对不住您了!”大堂经理是有眼色的,能包下凡安最豪华的包厢,点上一支1972年的价值几十万的红颜容,就这手笔整个市里是没有几家的。

    纪锦这一天早就憋火了,服务员就像是一根火柴把他的怒火彻底点起。

    不过,公子哥的形象还是很注意的,再火也不会做有丢纪家颜面的粗暴行为,“她,我敢说整个市里有无数人排着队请她吃饭!我好不容易请她过来,你们这服务员狗眼看人低以为付不起一万八低的消费!”

    “这事没完,你们不给我一个说话,今个就是打我的脸!!”

    服务生这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连大堂经理都要赔脸色的岂是自己能得罪的?

    收到经理的脸色后,他是爬起来弯腰道歉并说出为什么要挡住顾晨的原因,“对不起,对不起,顾晨小姐,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还请您大人不介小人过,原惊我一回!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的道歉不是最重要的,顾晨再次重问了句,“沈惜悦在哪里!”声色寒冽,掷地有声。

    服务生是不知道沈家大小姐的名,大堂经理是知道的。怎么还把沈家牵扯到里面了,可这位顾客誓不罢体的样子就知道今日这事……铁定要闹大了!

    在凡安最大最豪华包厢里,一位是沉甸百年世家从骨子里散发优雅气质的美妇听着随从的禀告,一双美眸里凛冽闪过,哼道:“倒没想到还有人敢打我纪家的脸,让公子自己去处理,告诉他,有我在,天塌不下来!”

    ……有这位一位护短的母亲,养成纪锦小霸王的脾气太正常了!

    随从是见怪不怪地退下,纪母在纪家地位是超然的,哪怕是连掌家的纪父也需要礼让三分。

    沈惜悦正与一位美妇秀雅有礼说着学校里的趣事时,包厢门腾地打开,便见一个年轻人冲进来,下一秒杯红酒就这么地朝她泼过来。

    ……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了,快到所有人是完全没有一点反应。

    范雨燕见爱女被人羞辱,是勃然大怒,“放肆,哪里来的野小子敢在这里撒野!”说毕,又狠瞪了眼失职的服务员,“把你们经理给我找来!”

    沈惜悦已经是花颜失色,她想尖叫却在范雨燕右手死死压制下抿紧嘴角硬是忍了下。

    她拿起一张餐巾纸擦擦脸上红酒,哪怕是这种难堪时候,沈惜悦还能强颜欢笑柔声道:“妈,没事,这是我的同学跟我闹着玩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