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6.第3176章 最大的迷团(二)

    这一点,在她自杀的那晚得到证实,她确实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并非沈铄诚的女儿,且,同样是认识自己的养父。

    提到沈老夫人时,傅婉秋的嘴角边隐约地有冷锐过,而言语中,更是还着不易察觉的厌恶,是对沈家人的厌恶。

    拿不准她是什么意思,直到说出“我总归不会害你”的话时,自己回了一句“沈家有人要害我不成?你不是沈铄诚的大嫂?怎么是胳膊肘儿往外拐呢?”

    很清楚地记得,自己说完这句话后,傅婉秋是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地,柔和地笑了起来,只可惜当时俩人都是站在路灯没有办法照亮的树荫之下,没有看清楚她脸上的表情,只在自己冷清清的注视下,叹了一句,“你长得很好,我很放心。”

    等见了沈老夫人后,话里话外,傅婉秋都早暗示沈老夫人自己并非沈铄诚的女儿。

    现在想来,傅婉秋确实是不愿意自己跟沈家的人有接触,在她自杀的那晚,看到自己进来,首先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过来了!这里很危险,你知道不知道!”

    危险,现在说来她所说的“危险”很有可能并非是梅筱茹带过来的人,而是某件事情会让她陷入危险中。

    当自己提到她杀害顾大槐,是不是因为他知道些什么,傅婉秋的情绪一下子出现很大的波动,是咬着回答了自己,“你都猜中了,你都猜中了。可是,顾晨你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知道我为什么要杀死你养父又有什么用。我做的是为了你好,是为了你好!所有知道你秘密的人都死了,再也没有人能伤害到你了。”

    “记住,你不是沈家的女儿,他们逼不了你什么!他们休想利用你,休想用你来换取更大的利益!”傅婉秋低低地,含着无奈,又是对自己一生的无奈低低浅浅的说着,“是我杀死顾大槐的,大出血时我没有及时按呼救铃,是我杀了他。”

    这句话中有几个大疑问:知道你秘密的人都死,再也没有人能伤害到你。

    到底是什么秘密?知道的都死了?是不是包括谢景曜手里照片里的那些人?

    谁会来伤害她?是什么样的人会来伤害她?沈家的人?还是其他的人?

    沈家,既然她清楚自己不是沈家的人,为什么又要说他们休想利用你?休想用你一为换取更大的利益?

    越想,顾晨同样越觉得迷团越滚越大,那些与傅婉秋接触过的一幕幕回想起来,当时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异样,这会儿,再细思量,事情压根不是如表面那么简单。

    她本就不是沈铄诚的女儿,本就是沈家的人,为什么傅婉秋如此害怕自己与沈家的人见面呢?这,到底是为什么。

    自沈铄盛加回来后,傅婉秋原本是一个好好的沈家长媳,一下子被软禁,最后自杀,怎么感觉像是在拖住沈铄盛的脚步一般呢?

    像是,拼了命也要阻止沈铄盛回宣州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