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杀人偿命

    明天,就是徐遇玉开庭审判的日子。而郁宏正却依旧没有清醒过来,尽管陈雨悦以最快的速度感到了医院,但由于他本身就有高血压,再这么一刺激,脑血管已经开始破裂。

    不得已之下,吴恩帆的再次请父亲出山,给郁宏正动手术。这对于郁家,甚至宏兴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特别是郁洛轩,此时的他正站在郁宏正的病房门口,挨着雪白的墙壁,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着烟。从他憔悴的面容,满脸的胡渣,褶皱的衬衣,不难看出,他已经几个日夜不休不眠了。

    另一端,医院长长的走廊尽头,陈雨悦挺着肚子站着一动不动,就这样远远地看着他,心有些痛,想要走过去摸摸他、抱抱他。可是,相隔不过十几米距离,她却没有力气走过去。

    那天,他那焦急中带着哀求和无助的语言,让她心狠狠地抽了一下,她第一次发现,他其实也只是一个孩子,需要父母的疼爱,需要亲人的陪伴,斗不过病魔,抗不了命运。

    轩,对不起,我并不知道,这件事会对你父亲打击这么大,更没想到他会病倒,生命垂危……

    看来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真的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我以为他和你当初一样绝情,可以若无其事地看到自己的骨肉化为血水。

    却没想到,人是会变的。

    可是,这条路已经走到这,再无回头路了。

    只愿来世,我们的相遇,能普通一些,平淡一些,快乐一些,然后能相伴一生。

    默默地转身,她的背影依旧笔直凌厉,不曾放松过一丝一毫。

    自从郁宏正进了医院生死不明,徐遇玉像一棵没了根的花草,迅速枯竭凋谢,这段时间,谢婉莹曾无数次过来,在她面前发尽了心中的怨气和几十年来的苦楚,可是她再不想以前那样谩骂打闹,而是无精打采地坐在一个角落,看着外面的天空出神。

    直到郁洛轩兄妹出现,她才紧张地问一句:你爸爸醒过来没?

    可是每一次,得到的结果,都是摇头。

    她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这么多年她不过是梗着一口怨气,要说恨,又如何能比得上那刻骨铭心的爱?

    “妈,明天就是开庭的日子了。你想儿子怎么做?”郁洛轩坐在床边,轻轻地撩起她发鬓的白丝,沙哑的声音尽是痛楚和无奈。

    说不怨恨她,是假的,因为那个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尽管毫无感情,但血浓于水,他心中的震惊和痛苦,不比任何一个人少。

    可是,她终究是他母亲,生他养他,爱他护他的老母,她老了,白发苍苍了。难道,他要眼睁睁送她进监狱,看她被枪决吗?

    尽管她做错了,十恶不赦,但姐姐并没有真的死去,而是在另一个时空,生活得很好。如果,母亲知错了,难道,不可以获得原谅吗?

    “轩儿,妈妈真的错了,是吗?”徐遇玉抚摸着郁洛轩坍塌下去的脸,泪流满脸。

    “是的,错了。”郁洛轩点点头,语气肯定,无悲无喜。

    “那错了,就该受惩罚的。轩儿,妈妈,认罪吧。”徐遇玉闭上眼睛,泪水滚滚而下,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如果,你爸爸醒了,就告诉他,我用命还他女儿的命,让他好好保重。下辈子,我不想遇到他了。”

    她想做个简单快乐的少女,做个普通平庸的妻子,做个温暖贤惠的母亲。

    “妈妈,你胡说什么呀?”郁洛轩低着头,心痛难忍。嘴上不愿意承认,可是他心里知道,如果认罪,只会是死刑。

    因为她残害的不止子雾姐姐一个人,还有谢婉莹手中的血案。

    “轩儿,做人都是有因果报应的,妈妈其实早就料到会有那么一天了,只是不敢面对而已。我希望这痛苦的一生,能早点了结,至少当时赎罪,让我来世能过得安稳一下。”

    徐遇玉收了眼泪,一脸慈祥地看着郁洛轩,她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儿子了呢?每一次一见面,就是要求他干这干那的,事事顺从,敢说一个不字,就哭闹他……

    现在回想起来,她从来没有尽过一个母亲的本分,更别说给他疼爱,支持和鼓励。

    可是他,不知何时,早已成长起来,成为一颗参天大树,将她还有整个家,紧紧地护在怀里。

    她真的很骄傲,很自豪,还有很愧疚。

    “轩儿,妈妈见到孙儿出生。她是个好女孩,就是因为她太好了,所以我之前才怕她把我儿子抢走,做出哪些荒唐的事情。轩儿,真的对不起。帮我转达给她,让她回来吧,希望所有的仇恨,跟着我一起消失。”这一刻,她从没有过的真诚和期许。

    “妈妈,别说了,求求你别再说了,别再说了……”郁洛轩低着头,捂着脸,哽咽不已。

    他束手无措,他无言以对。

    如果按照律师吴宇明的做法,这场官司至少还有胜算,至少徐遇玉不用死。可是这要对陈雨悦进行语言和人身攻击,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这也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况且现在徐遇玉想要认罪,她这是抱着了必死的决心。

    整件事,最痛苦,最为难的其实是他。如果可以,他愿意替母亲去死。

    “轩儿,都是妈妈的错,你不要为难了。就这么决定,让你的律师,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我认罪。”

    作为母亲,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儿子的为难和痛苦,这一切都怪她。

    “妈,我不会让你死的。”郁洛轩站起身,放下一句狠话,直接摔门而出。

    他若再待下去,只怕会窒息。

    这一刻,他已经做出决定了。

    徐遇玉看着他走出去,想说什么却最终没说出口。说尽了,她也并不是真的想死。如果有机会,谁不希望活着?

    再说郁洛瑾,她从家里出事开始,就再没去过学校,当然就更不可能见到陈子优,一开始,她还是有些恼火怨恨的。但现在,她头脑一片空白,别说恨,就是话都不想说一句。

    这两天,她出了医院,就是警察局,两头跑,从来没有这么忙,也没这么疲倦过。

    此刻,她从医院出来,暮色已经降下来,路灯闪亮,她却看不清前面的路。一个人独自在路上不知道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家没有人,她不想回。

    以前回家,也没有人,爸爸常常出门找朋友,谈生意,妈妈也经常打牌忘记时间,哥哥更是几天不沾家门,可是她觉得一个人自由自在,落得清静。

    但现在,爸爸住院生死不明,妈妈坐牢也是生死不明,哥哥忙得焦头烂额,而她,回到家只剩下孤独寂寞,不安无助,伤心痛苦……

    就再她漫无目的走到一个喷泉旁边,准备坐下来歇歇时,一辆纯黑色的雷克萨斯停在她面前。

    她疑惑抬头,就看到那个面如冠玉的温润男子站在她面前。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他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样,清冽爽朗,莫少茶,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可是他这一句平淡无奇的问候,却如寒冬里的一股春风,让她突然想流泪。

    “走着走着就到这里了,有些累,就像坐坐。你怎么在这里?”郁洛瑾移开眼睛,不自然地盯着前方,尽了全力,才忍住要流出的眼泪。

    “哦。路过而已。”莫少茶只是低声应了一下,就在她旁边坐下来,自然得就像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他坐下来也不说话,就这样陪着她看前面喷洒得高的喷泉,一脸温良。

    倒是郁洛瑾尴尬了起来,不好意思地说道:“你……没事干吗?”

    莫少茶偏头看了看她,理所当然地回道:“有啊,陪你。”

    额……

    这是什么理由?

    “谢谢!可是我不需要别人陪,你有事的话先去忙吧,我走了。”说着,郁洛瑾背起包,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往前面走。

    “我送你,可好?”莫少茶大步流星赶上去。

    他有些无奈呢。

    “不用,我自己坐地铁。”郁洛瑾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走。

    莫少茶皱着眉头,假咳嗽两声,才道:“咳咳……可是,我开车比较快,不是吗?”

    “我不需要这么快,反正家里没人。”郁洛瑾加快了脚步,只想尽快甩开他。

    “哦,那我可以开慢一点。车速你说了算咯。”莫少茶就这样和她耗上了,他无辜的样子任谁也想不到这个看着谦谦君子的男人,竟然在耍无赖。

    这一次,郁洛瑾再没开口,只是飞快往地铁口跑。

    “喂,够了。”莫少茶恼怒了,还没有人敢这样不给他面子的,即使是在商场上她哥郁洛轩,有时候也只敢狐狸般和他打太极。这女人太过分了。

    随着他低吼,他伸手瞬间拉住了郁洛瑾的手臂,猛地一用力,拽进了怀里。

    “你干嘛?放开我。”郁洛瑾张牙舞爪,凶狠地推开他。

    可是,某男立马就恢复了他无害的状态,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无辜地嘟囔着,还铮铮有词:“就是担心你,想送你回家么。不见到就算了,见到也不关心一下,怕以后你哥哥怪我呐。走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