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卑鄙小人

    对于陈雨悦的表现,风漾一点都不意外,这样的女孩子爱憎分明,一眼就看到底,当她亲眼所见,再稍微挑拨一下,她和郁洛轩的关系便可以水深火热。

    不过,今天最大的收获是它,捏紧手中那块巴掌大小的赌石,笑得意味深长。转头把它交给了许息境,“就它了。”

    “可是……”这是要比赛的,许息境对风漾的随意有些迟疑。

    看着陈雨悦离去的背影,风漾自信满满的摆摆手。

    再无心挑选赌石,陈雨悦混混沌沌的往门外走去。她本不该有这样的情绪,但实在抵挡不住心头涌上来的酸意。

    “陈小姐,你要去哪?”向泽林不知何时出现在她前方,拦截了她。

    其实他一直注意着她的去向,包括刚才与风漾之间发生的一幕。

    陈雨悦抬起眼帘,冷冽的扫了他一眼,并不做声,更没有退缩,意思很明显要他让道。

    她知道眼前这个看似风采过人的男子是郁洛轩的下属,根本不想理会。

    “陈小姐,我想您误会郁董了,这事本不该由我来解释的,但是郁董将这场比赛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你身上,这是对你的信任,我不得不冒昧提醒您,我们中了风漾的圈套了。”向泽林双手插袋,一派悠闲的解释道。

    “圈套?”陈雨悦疑惑的拧眉。

    “嗯。”向泽林漫步上前,在相隔一步之距处停下,抬手指着评审席:“你刚刚选择的赌石,已经在风漾手上,看样子已经上交开石评审,你若这样走了,我们极有可能输掉。”

    陈雨悦打开手掌,一怔,回想起刚刚那一幕,不小心摔倒,那块石头就被风漾顺手牵走了。

    “这个无耻小人。”陈雨悦咬着牙,娇憨的咒骂了一声。

    向泽林抬手看看表,甩了甩他散落下来的栗色刘海,“那么,现在还有时间,雨悦你是否再挑选一块?”

    不知不觉间,称呼悄然改变。

    “你不是有很多专业人士帮忙么,何必所有的筹码都压在我身上?”陈雨悦转身回头,她要把那块石头拿回来,绝不能让风漾得逞。

    这不关乎他们什么狗屁比赛,只是她忍不下这口气,受不了这惺惺作态、心口不一的小人。

    “本来还怀疑的,但见了你之后,我信了。”

    轻飘飘的话传来,可是陈雨悦的脚步只是停顿了一下,便若无其事的朝风漾走去。

    其实他还有很多话想问她,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能仿制那个人的作品,还如此的精湛神似,还有……

    可是他没有问出口。

    “还给我。”陈雨悦迅速出手,攫住风漾右手的脉门,冷冽得如一阵飓风,萧杀而过。

    “什么?”风漾只觉手掌心的麻痹感觉直冲刺到心脏,惊恐的转身,疑惑的问道。

    陈雨悦并没有回答,手指再加一股力道,本还春风得意的风漾被疼得直咧嘴咬牙。

    可是,风漾并不打算妥协,看来这一注算是赌对了,咬着牙,忍着疼道:“我已经交给专家评审组了,不可以替换的,啊……”

    随着最后一句话落下,风漾只觉一阵钻心的疼散开,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光洁的额头满是汗珠,双手似乎在发抖。

    “雨悦,放开他。”正在这时,郁洛轩冷傲走近,如王者般雎视着他。

    从杨紫落楚楚可怜靠近他那刻,他便知道自己把风漾的目的想得太简单了,若是单纯为了引起王局对自己的反感,一开始就应该把杨紫落推出来,而不是等机会上映一场生离死别的戏。

    原来,主意打到陈雨悦的身上了。可是,他是如何得知陈雨悦会赌石的?

    “乖,放开他。一块石头而已……”对上她倔强的小脸,郁洛轩不由得笑了起来,红唇白齿,在灯光的映衬下,如朗朗酷月。

    重重的甩开风漾的手,陈雨悦依旧怒目而视。她疾恶如仇,真的非常痛恨他这样阴险的小人行为。

    郁洛轩上前搂过她纤细的腰身,温柔的勾回她的下巴,霸道十足的命令:“不许你这么在意别人,尤其是他。”

    陈雨悦一僵,心脏随即跳出了喉咙,梗得难受,迅速闪到一边,躲开了他的亲昵。

    这明显的疏远和厌恶让郁洛轩一愣。

    “哈哈……”风漾若无其事的甩了甩手,一脸坦然,仿佛顺手牵羊的人不是自己。抬手看看表,讽刺着道:“郁董总是这么霸气,哎呀,在您面前,项羽也不过如此,只可惜你这‘虞姬’仿佛心不在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