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力不从心

    他毫不犹豫转身离去了。真正的朋友真的不需要多,一个就够了。甚至不需要经常见面,只是一句话便会为你的四处奔波,夜以日计,不辞辛苦。

    果然,走进吴恩帆的办公室,他还在埋头苦翻医书典籍,桌子沙发上摆满了一摞摞厚厚的书,郁洛轩轻轻的咳了几声,眼皮也随着跳了几下。

    “你还想弄到什么时候?”修长的身躯挨着门,郁洛轩并不打算走进去,只是双手插袋,调侃似的问道。

    “哦,落轩,这么快就到了?”吴恩帆说着才抬手看看表,时针早已过了十二点,无奈的摇摇头道:“呼,都这么晚了。”不想他低头又翻了几页。

    “走,别翻了,带你去见见那个女人,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当面问题。反正我每天都在吃解药,不会有事的。”郁洛轩无法,只好走过来把他的书合上,拉着他就走。

    而此时,早已被林舒浩送回别墅的陈雨悦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的觉得心情漂浮不定,打开那盏花篮似的夜明珠黄色灯,倾斜下来的灯光把她笔直消瘦的身躯笼罩起来,既温暖又孤独。她就这样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灯光下等着。

    他不是说晚上会回来的吗?现在都快三更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还是说毒突然发作?应该不会吧,时间还没到。

    她似乎心乱了。

    “哐啷”的一阵开门声响起,陈雨悦猛的弹跳了起来,激动的走出两步,紧紧的盯着那一扇厚实的门板。

    门终于被打开了,那个完美且熟悉的身影闪了进来,迎着温馨的灯光,邪气的双眸微微眯着,肩上搭着外套,懒散的漫步到她的面前,浓浓的酒气混着淡淡的烟草味在她身边散开,似乎能醉人心神。

    两人对视了几秒 ,郁洛轩悠悠的别开了头,冲着门口唤道:“恩帆?”

    “来了,你这车真不好开,停个车都这么吃力。”吴恩帆爽朗的声音带着一些疲倦划破了沉静的夜空,传到了陈雨悦的耳朵,让她不自觉的邹邹眉,陌生人?

    还没来得急多想,一个干净到犹如天空般晴朗的男子推门进来,连抱怨都这么让人舒服悦耳。

    随着吴恩帆关门抬头,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怔。在充足的光线下,他刚正爽朗的面容清晰的呈现在陈雨悦的眼前,丰满的嘴唇似乎总是保持着的阳光的笑容,不自觉带动着脸上那两个浅浅的酒窝,在眼前荡开,让人不禁的也想跟着他一起笑。

    “这是?”吴恩帆礼貌的点了点头,问道。这不过是礼节性的问候,不用回答,他也该想到这位便是那个给落轩下毒的女人。

    好一个清冷的女孩子!她透亮的双眸沉静如水,没有因为任何人的出现而波动半分,但又不似死水那般沉寂暗淡,而是充满生命和活力的干净和纯洁。

    面容不算绝色,但白皙细腻的皮肤和精致的五官却因着这份独特气质而显得十分光彩夺目,一身紧致的黑衣,犹如黑暗中走出来,迷了路的调皮精灵。

    不知不觉中,你便被她吸引了去,只想再多看一眼,却不知这多看一眼,便会发现她多一分的别致和独特,越发的移不开眼睛。吴恩帆不敢置信的这样的女孩会下这样的毒药。

    “陈雨悦。”郁洛轩把外套一扔,继续对陈雨悦说道:“这是我朋友,吴恩帆,医生。”简单明了的介绍完,他接着走到了吧台,给自己倒一杯酒。

    “陈小姐,你好。”吴恩帆正和陈雨悦礼貌的打着招呼,却不想郁洛轩猛的给自己灌酒,急忙冲上去:“别喝了,你今晚喝了不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开车到医院的。”抢过他手中的杯子,兄长一样教训道。

    “这是我家,给我……”郁洛轩想把酒杯抢过来,但由于在酒吧的时候喝的有些猛,现在酒劲一上来,确实有些力不从心,见抢不过,有些颓废的道:“算了,不喝了,有什么话你问她吧。”说完便自顾自走进了浴室。

    “陈雨悦小姐,你好,我想咨询关于你给落轩吃的毒药的一些问题,可以吗?”吴恩帆从公文包里拿出了记录的本子,认真的问道,他做事历来十分的妥当。

    “对不起,我没法回答你。”陈雨悦干脆利落的拒绝道。这次不单是她不愿意说,是她不懂,怎么说呀?

    吴恩帆瞬间被咽了回去,不自然的咳了一下,道:“我知道你和落轩之间有交易,你也不是真心伤害他的,我没别的意思,我是医生,见到古怪的药物就忍不住要探究,你能理解吗?”

    “这药不是我研制的,我也不懂医术。给,这一罐子都是这种药,你要几颗就拿几颗去慢慢研究。”陈雨悦不耐,直接把那一精致的小瓶扔过去。

    “额……”吴恩帆慌张的接过,心中暗幸没摔烂。看着哪一个精致小巧的青花瓷罐子,就如掌心大小,现在还有人用这样的罐子装药?果然,是少数民族的传承下来的一些特别文化。

    “可是……”向来爽朗稳重、心思纯正的吴恩帆不禁有些束手无措,这小姑娘真不按常理出牌。

    “倒两颗出来,瓶子还我。注意保管,被人误吃了我可没这么多解药。”陈雨悦觉得这人有些呆,怎么看都和郁洛轩不是一个类型的人,怎么就会成为朋友呢?

    “哦。”吴恩帆摸摸鼻子,只好按她的说法去做。他性子本就温和,不会轻易发脾气,当然不会没和她计较。

    此时,靠在豪华的浴室门上的郁洛轩,下垂的眼脸萦绕在烟雾中,无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门把手上的缝隙透着暗淡的光,外面两人谈话声音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朵。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外面两人都停止了说话,他才在昏暗的光线中脱下上衣,麦色的皮肤泛着柔和的光泽,衬着均匀的身材,完美得让人忘记了呼吸。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雨悦每天早出晚归,早上只是把一颗解药放在桌子上,便不见了人影。再也不用郁洛轩或者林舒浩接送,更不会向别人透露她去了哪里,虽然郁洛轩目前知道她去哪,但她似乎在慢慢的脱离他的掌控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