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法器

    “这怎么可能?”我极度震惊,树里面有个木人已经不可思议了,木人里面居然还有一颗完整的心,我花了十几年学的科学知识在瞬间被颠覆了。

    “为什么不可能?”师父在一边并不惊奇,只有窃喜。

    我振振有词道:“人是精子与卵子结合,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树又不分男女,不能交配,与人的基因完全不同,怎么可能生出一个人来?”

    师父眨了眨眼:“那么你说人是从哪里来的?”

    “从类人猿……”我本来想说人是从类人猿进化来的,但我曾经亲眼见过狐狸变成的人,现在亲手从大树里面挖出一个木人,连心脏都有了,我还敢提“进化论”吗?

    师父倒是没有取笑我,叫我继续挖,然后慢条斯理地说:“树还是分男女的,但称为雌雄,雄树不开花或者只开花不结果,雌树则需要雄树的花粉才能结果,既使是无花无果的树也可以分雌雄,万事万物,总是阴阳并立的。”

    我有些无地自容,这是常识啊,我刚才只是心里震惊思维混乱了。

    师父接着说:“你应该听说过千年人参和千年何首乌会变成人形,甚至化形为真正的人,那么千年古树变成人形又有什么奇怪的?不过这种情况还是很罕见的,一百棵千年古树之中,未必有一棵能开窍通灵;一百棵有灵智的古树之中,未必有一棵能孕育出人形,真正是万中无一啊!你们看这两棵大樟树就没有孕育出木人。”

    我骇然问道:“那么如果这棵大樟树没有妖化,没有被雷击死,里面的人是否会变成活人?”

    师父笑了起来:“当然,不过那恐怕要万年之后,经得起天劫的考验,变成的也不是凡人,而是神人,道教里面有一个桃花女,就是万年桃树成仙。这棵大樟树才一千多年,所以虽然具有了人型,却只有一棵心脏算是真正成形。”

    这种说法太让人震惊了,我更愿意相信是雷击烧焦刚好形成人的模样,大树中央刚好有一个心型的树心,否则很多根深蒂固的思想和知识都要被颠覆。幸好我现在没当老师,否则我该怎么教学生?

    费了不少力气,树心被我挖出来了,外表光滑,轮廓完整,分明就是人心的模样,但有人心的两倍大,拿在手里颇为沉重。有些可惜的是,树心有一小半被雷电击坏了,尽是龟裂纹,只剩下约五分之三是完好的,坚硬如铁,滑润如玉,气息芬芳。

    “已经裂了一半。”我有些失望,在手里掂了掂就交给师父。

    师父接过之后却两眼放光,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还有一大半呢,你真是幸运啊!”

    这也叫幸运?

    师父看出了我的疑惑,笑道:“不要小看了这半颗心,它是大樟树一千多年来形成的最纯粹心核,大樟树在受到雷击时,巨大的压力把它的全部精华都压缩到了这棵树心上,所以它蕴含的灵力远超过你的想象。如果没有受到雷击,绝对无法把整棵树的精华压缩到这么小的地方,而受到雷击,心核一般都会被击碎,偶然会留下一点儿,能够留下一大半是非常幸运的。”

    我还是有些疑惑:“师父,这是妖树的核心,能用吗?”

    师父笑着把树心递给我:“你试着感应一下,还有妖邪之气吗?那么强的天雷轰下来,所有妖气、煞气、杂质都被炼化了,留下的是最纯粹的樟树精华,雷击木正是因此特别珍贵。”

    我用手掌按着树心,凝神感应,果然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气息,手掌处传来温暖、清爽的感觉,似乎还有一股樟树的清香透体而入,令人神清气爽。

    “快收好了,不要被人看到,对于道士和阴阳先生来说,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啊!”师父感叹着。

    “师父,那么蛇妖的尾刺也是宝物吗?”

    师父道:“这个我也不能肯定了,它全身都被天雷击成焦碳,仅有这根尾刺留下,应该有些特别的地方,回去祭炼一下就知道了。现在把这根木料多砍成几段,像人的地方都砍碎,不要吓着村民了。

    ……

    回家之后,师父迫不及待叫我开始加工树心。这半棵心能做什么用?我想了好久没有头绪,最后还是师父出主意,叫我把它雕刻成一方印章,就是画符时盖印的印章,可以对符箓加持灵力和威势,另外还可以用来当作布阵法器、直接镇压鬼怪妖邪等。

    自己用的法器,最好自己取材、制作、祭炼、温养,所以师父让我自己动手做。

    我从来没有学过雕刻,而且这个树心硬得出奇,工具又不趁手,师父还要求边角料要尽量完整留做其他用处,所以难度特别大。折腾了两天,我手上磨出了好几个水泡,光荣地在手指上留下了好几道伤口,才把它弄得像个官印模样,印纽还只是一大坨,没有刻成具体的东西。

    师父说漂亮不漂亮是无所谓的,不影响使用效果,以后有时间和精力时再慢慢雕刻。接下来还要在磨平的这一面刻字,师父在宣纸上写了两个弯弯曲曲的篆字,再反过来叫我刻上去。

    “师父,这是神马字啊?”

    “不是神马,是‘通灵’二字。”师父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连连摇头,“连通灵两个字都不认得,现在的孩子书都白读了。”

    我倒,现在谁还学大篆啊,况且他这两个字还进行了改写,跟符文差不多了。我有些疑惑:“师父,好像你用的印字很多啊,陆成山用的印字也很多,为什么我的印字这么少?”

    师父道:“这个要因人而异,我用的是‘三界混元总摄万神印’,有的人用的是‘玉皇大帝印’、有的人用的是‘太上老君印’,还有的要根据门派而论,五花八门有几十种。我跟你说过了,灵力是一切符箓、法术、咒语的动力,只要有强大的灵力,念个屁字也能震慑群魔。你具有灵根,身上还有一个千年妖狐,所以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就是‘通灵’,沟通妖狐和各种神灵,借到他们的灵力,这样才能把你的潜力最大程度发挥出来。”

    我明白了,笑道:“那我念咒时是不是要念‘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哈哈……”师父大笑。

    我躲在家里刻印的几天,外面传得纷纷扬扬,四乡八邻都知道我们村有一棵千年古树成妖,差点害死了全村人,后来被雷劈了,面还有一个巨大木人……有几家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但我早就把大门关起来了,谁都不见,师父说做人要低调。

    面目全非的木人已经被村民劈碎拿回家当柴烧了,村里死掉的家禽、家畜早已处理了,尽管村民们说得天花乱坠,记者却没有得到直接的证据,在这次事件中死亡的只有一个胜玉婆,但她是被他发疯的儿子杀死的……最终这次灵异事件只在某个报纸上夹角出现,某月某日某地,一棵千年古树被雷劈倒了,所幸无人伤亡。

    这件事对于我们村的人来说,恐怖到了极点,终身难忘,但对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来说,只是一个故事,一个传说而己。几天后老林赶回来,也是对此事嗤之以鼻:“又在装神弄鬼了,说了半天不就是打雷把树劈倒了嘛!”

    对此师父只是笑一笑,不与老林较真,请老林把蛇妖尾巴上的角质刺做成了一柄匕首,送给了我。经过师父的处理,角刺已经变得赤红如火,手柄是一只老山麂的角,小巧铃珑,总共只有八寸来长。

    蛇妖的这根尾刺虽然很硬,但必竟是角质的,两侧没有开锋,无法用来削东西。师父却说这根尾刺内蕴至阳剧毒,能对鬼魂、僵尸、一切阴属性灵体和妖物造成伤害,唯一的遗憾是五步蛇只有一两百年的修为,效力差了一点,不算是上品,无法与我的通灵神木印相比。

    突然之间我就有了两件法器,于是又多了一项工作,每天要把它们供在神像前,供完之后拿在手里念一些经咒,练功的时候要把它们挂在胸口。师父还说等我练出了灵气,就要经常调运灵气抚摸它们,与它们沟通,这就是温养法器,好的材料必须经过长年累月细心祭炼温养才能真正发挥威力,否则也只是木头一块而己。

    有一天我外出,看到奶奶与一群老太太拿着香烛纸钱供品往凤头殿急走,于是问她去做什么,奶奶一脸神秘地告诉我,打雷那天,有人看到仙娘在天空显灵,现在要去感谢一下。

    我有些震惊,难道那天不是我的幻觉,天空真的出现了仙娘的形象?我跟着去凤头殿看了看,感觉凤头殿比以前亮堂多了,虽破却不阴森

    其他人都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天下太平了,但我的领居徐鉴茂可不这么想,他老子变成了僵尸,至今下落不明。前前后后出动了几百人次寻找,毫无收获,后来民警也来帮忙了,还带来了警犬,结果也是一无所获,老僵尸就像是突然从人间消失了。

    徐家的人不止一次问我师父,我师父都说不知道,但有一次与我闲聊时说漏了嘴,说老僵尸有可能是跑到猛鬼山寨去了。

    所谓“猛鬼山寨”,指的是云顶山蛇肠谷内一个小村落,据说以前有一股悍匪盘踞在里面,后来全部离奇死亡,白天也有猛鬼横行,无人敢靠近,所以被称之为猛鬼山寨。

    云顶山离我们村有几十里,山势极高极险,到处是绝壁深涧,山顶常年云雾缭绕,老僵尸能跑到那么远去吗?为什么鬼物喜欢跑到哪里去?我对此极为好奇,但师父却像是有意瞒着我,每次我提起他就岔开话题。

    (第一卷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