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混元无极

第二章 新生

    无尽地黑暗当中,唯一让陆凡感到温暖地便是女子的温柔地声音,似在自语,又似在与他说话。

    黑暗当中不知时间,直到这天,在女子吃痛的喊叫声中,看到了一丝光亮,追寻着这一丝光亮,陆凡用力地从黑暗当中爬了出来。

    “我还活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运转折?”

    哇呜,哇呜,陆凡的自语变成了婴儿的声音。

    “生了,哈哈,生了,快让我进去!”

    “恭喜六夫人,是个小少爷!”

    “恭喜六爷,夫人生了位公子!”

    众人喜悦的声音,加之外面传来的雷雨声,在陆凡耳中嗡嗡作响,脑袋晕晕乎乎。

    眼前,一位身穿古装的老妇人将自己放入盛着温水的木盆当中洗掉了身上的粘稠,然后用柔软舒适的被子将自己裹起来,再将自己抱到了床边。

    眼前,几名丫鬟装束的少女对着自己欢笑,高兴地交谈。

    眼前,一张温柔地侧脸转了过来,恬静地脸,额上还布着汗珠,嘴角露出了满足地微笑,轻轻地在自己额头亲了一口。

    天啊,这都是些什么人,我这是在什么地方,难道我是在巨人的世界里吗?

    陆凡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仔细瞧瞧,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

    “六夫人,您看,小少爷还真是生龙活虎呢!”

    “快,快快快,让我看看我的儿子!”

    一双坚实有力的大手将自己抱了起来,一张英俊地男子脸孔在眼前不断放大,男子脸上堆满了幸福地笑容。

    儿子?

    难道他是说……我是他的儿子?

    难道我……新生了?

    男子亲了儿子一口,儿子被他下巴留着的胡须刺的痒痒。

    “喂,把你的脸拿开,混蛋,起开!”

    好在,厌烦的叫喊发出的声音只是婴儿的哇呜声,要不然一定会让在场的人惊呆,也好在是婴儿的哇呜声,要不然初为人父的男子知道自己的儿子刚刚出生就骂自己混蛋,不知会作何感想。

    “瞧,他好像还不情愿让我亲,哈哈,瞧他的眼神,好像要打我,这脾气长大了一定很调皮!”

    儿子挥舞着双手哇呜地叫,让父亲很是开心!

    陆凡确定了,自己的命运没有终结,而是得到了新生!

    没错,陆凡新生了,降生在了一个真武大世界,这里的人将太古时期的修炼演化出了另一个修炼系统,八门,真武!

    陆凡降生在青州,父亲陆云天在青州是有名的剑客,人称风云双剑。母亲柳月茹是青州有名的才女,且武艺精湛,修为不浅。

    青州是万剑山庄的领地,而陆家所掌控的西城卫则是万剑山庄的一个分支,就像是侯府下设的一个县城。

    有着如此家事,可以说陆凡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在青州西城卫是名副其实的三世祖!

    陆云天初为人父,激动喜悦,抱着儿子,爱不释手,在屋里走来走去,可怜的陆凡不愿去看这位新任父亲的脸,只好看着屋顶,陆云天走来走去屋顶就晃来晃去,终于将他晃晕了。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屋里已经亮起了灯,母亲正抱着他,温柔地望着他。

    睁开眼,陆凡有些尴尬了,不为别的,他饿了。

    有着二十四岁的灵魂,却要像婴儿一般吃母乳,想一想就觉得脸红。

    无奈,饿得慌,终是要吃的!

    哇呜,哇呜,陆凡发出婴儿的叫声,母亲微笑着将他抱在怀里……

    甘甜,暖暖的,还有母亲哼唱着不知名的小曲。

    陆凡回想前世父亲是警察,因公殉职,母亲独自一人将自己抚养长大,还没来得及享福就因病过世,以致十六岁开始自己就是孤单一人,以警校为家,再以警队为家,到最后不知道家在哪里。

    新生之后,自己又有了父母,有了家的温暖,陆凡渐渐觉得,这样其实也蛮好的!

    吃饱喝足,躺在母亲怀中,耳边缭绕着母亲哼唱的歌谣,安然睡去。

    天色刚刚方亮,外面已经热闹起来,六爷得子,西城卫各大名门望族闻风都来贺喜,老爷子今日也要来给陆凡取名记入族谱。

    母亲起床换了一身衣服,也给陆凡换了一身大红的小衣衫,在丫鬟的环卫之中出了屋子,穿过几个庭院来到府上的正堂。

    被母亲抱着步入堂中,只见偌大的大厅当中已经是人头攒动,聚满了人,正对门的高坐上一位老人端坐其上,老人面容慈祥,身上却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父亲静静地站在老人身侧,面带微笑看向这边。

    母亲抱着陆凡来至老人面前,躬身请礼,道:“爹爹,请给我儿赐名!”

    老爷子沉吟片刻,道:“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我孙儿无需锋芒太露,大器晚成,才可终成大器,便叫陆凡吧!”

    这时,一旁有人将族谱呈上,老爷子将陆凡名字记入族谱,吩咐道:“备一份,送呈万剑山庄。”

    这时,前来道贺众人,齐声恭贺,道:“恭喜陆老爷子喜添孙儿,恭喜云天少爷喜得贵子!”

    恭贺之声如雷声滚滚,扰的陆凡耳中嗡嗡作响,不过见到父母与爷爷的喜悦,自己也是心中暖暖。

    这时,太阳升出了东山,阳光洒落,从门厅照耀进大厅,被阳光照在身上,陆凡忽然觉得浑身刺痛,仿若有万千虫蚁噬咬。

    哇呜,哇呜,疼痛使得他哇哇大叫,忍不住的流泪。

    柳月茹一怔,有些尴尬地道:“爹爹,小凡可能是饿了,儿媳抱他去偏厅喂奶。”

    来至偏厅,柳月茹给陆凡喂奶,可是陆凡疼痛难受,根本就不去吃,只是哇呜哇呜地喊叫,柳月茹不知儿子是怎么了,可把初为人母的她急坏了。

    柳月茹叫了丫鬟去请老爷子过来,片刻后,老爷子来了,询问道:“月茹,小凡是怎么了?”

    “爹爹,儿媳也不知道,他好像很痛苦……”柳月茹一筹莫展,儿子是心头肉,见儿子疼痛恨不得换做是自己承受痛苦。

    老爷子皱眉沉思,随后探手按在陆凡脉门,面色渐渐暗了下来,收回手后,低声道:“小凡是九阳断脉,刚才见到了阳光,所以才会如此。”

    “九阳断脉?爹爹,怎么可能,小凡怎么可能是九阳断脉?”柳月茹慌了神。

    九阳为至阳,若是九阳完脉之人乃是绝世天才,而九阳断脉则是死脉,活不过十六岁!

    听闻儿子竟然是九阳断脉,柳月茹从初为人母的喜悦转至愁苦,瘫软跪卧在地,失声痛哭。

    老爷子沉重地叹气,命人去将陆云天叫来,同时将宾客送回。

    大厅中的宾客不知为何刚刚还喜上眉梢的老爷子要将众人送回,联想刚刚婴儿的哭叫,纷纷猜测。

    自此,老爷子命人给陆凡建造了房间,密闭不透阳光。

    自此,太阳升起的时候陆凡被母亲抱进专属他的房间,点亮灯光,在房中习文。月亮升起的时候,出了屋子,父亲教导练剑。

    自此,陆凡是九阳断脉的消息不径而飞,整个西城卫都知道了陆家三代第七子是个废物。

    自此,陆凡再没哭闹过,十六年的命,他倍感珍惜,哪怕自己是众人皆知的废物,但父母依然视自己为珍宝,不曾离弃。就算旁人奉劝父母再生一子,父母担心再生一子后会因此冷落了自己,便断绝了再要一子的念头。

    时光流转,陆凡三岁了。

    外面艳阳高照,屋内灯光摇曳,陆凡坐在母亲腿上,问道:“母亲,书上记载的真武可移山填海,飞天遁地,可是真的?”

    母亲讲解道:“想得真武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首先要将八门打通。”

    “人体有上下两个丹田,上丹田寄存精神,下丹田存储元气,也就是人的精元之气。”

    “上下丹田有八个闭塞的气门连接,分别是:开、休、生、伤、杜、景、惊、死,八门尽通真气则可转化为真元力,得到真武之力。”

    陆凡微微一笑,道:“母亲,书上说拥有真武之力便可踏上仙路,可修炼长生之法,是吗?”

    长生!

    柳月茹多希望儿子可以长生,可现实是儿子只有十六年的命,念及于此,默默不语。

    时光飞逝,陆凡六岁了。

    圆月高挂,人们都以进入梦乡,陆凡奔至后山竹林河畔,月下练剑。

    劈砍刺撩拨,招招精准,剑势时而迅捷,时而飘逸。

    所练的两套剑法皆是父亲的成名绝技,一套名为追风剑法,一套名为分云剑法。

    父亲是打通六门的剑客,在整个青州都有名气,而自己……九阳断脉,只能习得剑招,一生只能是普通人,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普通人还可以走在阳光里,而自己只能活在黑夜当中。

    汗水浸透了衣衫,陆凡坐在河边,看着倒映在水中的圆月,静静地出神。

    “人的一生,所遇每一个人,所遇每一件事,都有可能改变人的命运。”

    “这就是我的新生吗?不可生活在阳光下的新生?”

    “我不要这样的命,我不想得到后再失去,我不想让父母失望,啊……”

    “还有谁,还有什么事,能够改变我的命运,会有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