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一百二十六章 激将

    肖天健怒笑了起来,同样怒视着高斗枢喝道:“闭口!高斗枢,你可以骂我是个逆贼,但是我肖某却不容你骂我肖某是个祸国殃民之辈!我肖某行事光明磊落,何曾为祸过地方,屠杀过百姓?我肖某之所以起兵造反,为什么已经不愿意多说了,要是我们这些人哪怕有一口饭吃,不用眼睁睁的饿死,又岂会甘愿冒着被杀头的风险为贼呢?正是眼下的这个大明王朝,视子民生死,才迫使我们揭竿而起!我们不过只是为了求活!杀官不假,但是我肖某杀的都是贪官污吏,像你这样的好官,只要落于我手,我肖某何曾杀过几个?否则的话,我又如何会在这里和你废话?

    民不聊生不假,但是却非我肖某造成的!你去我肖某控制的地界上看看,可有民不聊生的事情吗?各地灾荒连连,可是各地官府却不思赈济,朝廷却还要连连逼催加饷,这才闹得天下民不聊生,倒是我肖某每到一地,便立即开仓放赈,救活一方百姓,还一方百姓平安,使之食有粮穿有衣,虽然眼下还算不上富裕,可是起码他们有活下去的能力!你只知我肖某兴兵造反,却不知道我肖某活人数!而你这迂腐之人,却还要为当今的昏君歌功颂德,为其卖命到底!

    而你高斗枢是个清官不假,但是你的眼睛也没瞎,你睁眼看看你的周围那些同僚,又是如何盘剥百姓,敲骨吸髓的榨取百姓的民脂民膏的!而你们之中的那些贪官污吏们,何曾体恤过百姓?何曾顾及过他们的死活?

    如果当今皇帝是个明君的话,又何会闹得天怒人怨,天下大乱?还有!如果官府清官多,贪官少的话,有何会让到处的百姓饿殍遍地?又如何会逼得百姓纷纷揭竿而起造反呢?

    我肖某扪心自问,立于这天地之间,我愧于天下之百姓,愧于我这些年来的行事作风!鞑子入寇,我肖某可以放下和朝廷官府的恩怨,毅然领兵北上抗击鞑子,可是朝廷却不但不思与我配合,共御鞑虏,反倒是暗中处处掣肘于我,还数次偷袭我军,堂堂官军在北方不下几十万,可是鞑子军入寇不过区区十几万人,却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入寇京畿,肆虐于大明之地,任意的屠杀大明子民,强掳大明子民为奴,却不敢与之决一死战!

    唯有那卢象升卢督臣,率领孤军与之奋战,但是周围官府官军却对其断粮断饷,并且坐视他们被鞑子包围而见死不救,只有我这个你眼中的逆贼,仅率领万余兵将,拼死救援于他!

    我肖某只率领区区万多兵将,入京辅连抗鞑子,杀鞑子近万余人,而官军几十万人,却又杀了几个鞑子?

    我祸国殃民?我呸!谁祸国殃民你高斗枢难道眼睛真的是瞎了吗?不错,在你们眼中我肖某是个逆贼,但是我为的是这天下苍生不必再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是为了我泱泱中华不会被鞑虏欺凌,这天下他姓朱的守不住,就不要怪我肖某要造他的反!

    我知道你想要得一个忠臣的名分,可是我却看不起你这样的人,像你这样的人,本来可以为天下百姓做很多有用之事,可是你却仅仅只是一个愚忠之辈,一心只想着为了所谓的名声,便要求死,可是却忘了你还可以为百姓做很多事情,你们这样的清官,不但现在需要,以后我肖某也需要,可惜呀!你真令我肖某失望!什么清官,什么忠臣!可笑之极!在我眼中,你不过只是个笨蛋罢了!

    有本事的话,你不要求死,我肖某给你一个地方,让你治理,真的有本事的话,你将我给你的地方治理的民生安定,让百姓同样食有粮、穿有衣,可以安安心心的生活,不用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不用担心官府的催逼,不用担心被草寇祸害,那样的话,我肖某才认为你是有本事之人!单单是为了一个狗屁忠臣的名声,你便要想方设法的寻死,我还真就瞧不起你这样的人!

    呵呵!依我看你是害怕,害怕落得一个贰臣的名声,今后没法见人,而实际上你根本没有本事当一个好官,用你一身所学造福百姓罢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走,想怎么死,就怎么死去,别污了我肖某的眼睛!”

    高斗枢被肖天健骂的是一张脸青一阵红一阵,气的是额头青筋暴跳,听罢了肖天健的话之后,他瞪着眼睛大怒道:“你……你……我高某岂是好名之人?有胆的话,你就给我高某一个地方,我让我高某打理!我倒是要你看看,我高某能不能安一方百姓!能不能还百姓一个太平之世!”

    肖天健偷眼瞄了气如斗牛一般的高斗枢,心中暗笑了起来,这个高斗枢还真是个直性子之人,真不清楚这样的人,怎么能在这官府之中,混到眼下的这个程度,愣是没被那些同僚们给挤兑死,见到高斗枢果真吃不了他的激将法,于是他扭过头认真的问道:“你敢说你真是个有本事的官吗?你真的能治理好一个地方吗?”

    高斗枢这会儿气的头晕,怒答道:“当然没有问题,我高某就是要你这逆贼看看我高某的本事!”

    肖天健摇头晃脑道:“哟和!那我肖某倒是真的要见识见识了!我想想看,这样,现在河南那边常年兵祸连连,百姓日子不好过,你要真是有本事的话,汝宁府你觉得如何?我把汝宁府交给你,你去打理地方民务,我肖某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能将汝宁府打理好!要是你不过是空有其名之辈的话,你不用寻死,我肖某也会杀了你!你觉得如何?”

    高斗枢这会儿只顾着生气,怒道:“去就去,不就是区区一个汝宁府吗?我高某去便是了,一言为定,你给我两年时间,如果我高某打理不好汝宁府,你尽管杀我好了!”

    肖天健立即伸手道:“一言为定,我们击掌为誓……”

    两只手掌啪的一声便重重的拍在了一起。

    其实肖天健说的话,高斗枢自己内心之中很是清楚,他作为一个为官了十几年的官员,当到这个兵备道,在各地历任之中,看到的官吏的腐败比谁都多,当然比肖天健更要清楚,当下官府已经到了什么程度,肖天健的话可以说是戳中了他的痛处,他想做一个好官,造福一方百姓,可是这么多年来,在现下的官僚体制之中,他只能随波逐流,现如今虽然他想要成全自己一个忠臣的名声,可是内心之中,却并不是非要死不可,他更想要做一番事情,绝大多数人有时候求死,是钻了牛角尖,如果有一个更好的出路的话,许多人想明白之后,是不会再寻死了。

    而正是肖天健的这一通骂,把高斗枢骂的有点清醒了,他一边是怒与肖天健对他的蔑视,一方面也确实想要施展一下自己的才能,如果他还要寻死觅活的话,那么倒真是让肖天健小看了,既然肖天健敢用他这样的旧吏,那么他又怕什么呢?难不成他真的就做不好一个官吗?

    所以高斗枢不是不知道肖天健用的是激将法,但是他还真就吃这一套,你不是不相信我能当好一个地方官吗?我偏偏要做给你看看,不是我高斗枢以前没本事,而是没机会施展,现如今既然你让我去治理汝宁府,那么我就去做一番事业让你姓肖的看看!

    而且高斗枢也是个明眼人,事到如今他也看出了朝廷的虚弱,对于眼下如日中天的刑天军,双方的实力可以说正在发生转变,以前朝廷如果集中所有力量来对付刑天军的话,大概还有可能将刑天军扼杀,可是现如今他也看得出来,朝廷已经是拿眼下的刑天军是手足措了,偌大一个大明,现在可以拿出手来对付刑天军的兵马已经不多了,而刑天军却是在越战越强,越发展越壮大,此消彼长之下,这大明很可能也真就要完了。

    如果事不可为的话,这天下换个朝代也就换个朝代好了,反正在中国没有哪个王朝能坐的住几百年天下,这大明历经三百年(还不太足)改朝换代,也不是不可接受的,便宜给这个姓肖的,总比便宜给鞑子和其他人要强。

    从肖天健率部入长沙之后的表现来看,这个肖刑天当可成为一代明君,他要是登临天下的话,说不定大明的这些老百姓们,也真就可能得以喘息一下了!

    更何况高斗枢也早已听闻了肖天健在年前毅然率部北上协助朝廷抗击鞑虏的事情,刑天军北上之后,频传捷报,这一点和朝廷官军屡战屡败,使得鞑子肆虐于京辅相比,实在是难得,而朝廷下旨趁着肖天健率部北上抗击鞑子的时候,派左良玉偷袭南阳府,制造了南阳之屠,这件事高斗枢作为湖广的官员,也是知道的,对这件事,高斗枢也是颇有腹诽,何乃他人微言轻,也没有办法,现如今招致肖刑天对朝廷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报复,某种程度上,连他这个大明的官员,也觉得是理所应当,对于左良玉被杀,他丝毫不感觉到同情,身为大明武将,这厮屡屡抗命不尊,已经是死不足惜了,而且这厮居然还在南阳对大明子民搞大屠杀,就更是其罪可诛,现如今被肖刑天灭了他全家,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故此高斗枢盛怒之下,便答应了肖天健,二话不说,收拾了一下家当,便立即在肖天健派人护送之下,离开了长沙城,朝着河南汝宁府赴任去了,贰臣就贰臣!只要他以后能造福一方百姓,不管是当谁的官,即便是死了之后,也能告慰先祖在天之灵了。

    (祝大家小长假过的愉快,至于我寒风,只能自叹命苦了!生命不息,更新不止!继续码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