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葬明

第一百一十四章 妇孺肉盾

    当下午稍作休整之后,肖天健便再次下令开始攻城,大批刑天军又一次开始朝着荆州城杀奔了过去,而此时城下还有一些被丢弃的长梯,被守军射下火箭点燃在城墙脚下熊熊的燃烧着。

    城外基本上也被刑天军扫为了平地,大批刑天军的部众们以盾牌和橹楯掩护,朝着城下再次突进,也就在这个时候,在城墙上突然间出现了一群群的女人,在左良玉手下的兵将驱赶之下,哭声震天的被一排排的赶到了城墙上面。

    肖天健此时正在用望远镜观察城墙上守军的动静,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不由得额头青筋突然间暴起,险一些把望远镜给摔在了地上,而这个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各部人马也有点懵,炮兵炮口都瞄准了,军官嘴巴张大,却没敢喊出来点炮。

    而火铳手成排举起了鸟铳对准了城头,军官却没敢下令开火,但是其余部卒却并没有停止,继续朝着城墙脚下冲去。

    大批左良玉的手下就躲在这些女人的背后,开始从妇孺之间的缝隙处朝着城下放起了箭,同时各种火铳、三眼铳也开始轮番朝城下打去。

    突然间失去了炮火掩护的各部攻击部队,劈头盖脸的挨了一通这样的猛揍,当即便有不少兵将伤亡倒下,使得他们刚刚组织起来的攻势便为之一遏。

    “下令撤退!”肖天健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的这几个字。

    如果这种事情放在其他人身上,也许根本不会是什么问题,打仗这种事,只要站在城墙上的,那么便只能被一视同仁当作敌人,但是刑天军军纪很早便有规定,战事之中不得屠杀平民和降兵,这些规定在刑天军兵将之中可以说已经是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思想了,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他们以前绝少碰到,最多也就是碰上官军驱赶城中男壮上城帮着协守,但是那种情况刑天军是可以开火射杀的,可是没想到今天左良玉这个卑鄙耻的混账,居然把城中的妇孺们给赶上了城墙,充当他手下官兵们的城垛和人体盾牌。

    刑天军这边很多人马上便想明白了左良玉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如果他们继续放炮攻城的话,这些妇孺便会成为第一排被屠杀的目标,这时代什么狗屁精确射击,以这时代的火炮和火铳,是根本不可能做得到的,如果杀了这些妇孺的话,那么就等于是上了左良玉的当了!正好让城内左良玉麾下的那些兵将们看到,刑天军什么爱惜百姓,都是说说罢了!如此一来,怕是激起了城中守军上下同仇敌忾,那样反倒是替他们凝聚了军心!所以当这种情况出现之后,一时间各部兵将,都投鼠忌器,一时间没了主意。

    看着蜂拥来的这些部将们一个个怒形于色,大骂左良玉不是东西,肖天健也唯有苦笑,说实在的左良玉这么做不奇怪,世界战争史上这么干的人还真有不少,而且这对于阻止敌人进攻,确实也是一个很有效的办法,只要代表正义的一方爱惜百姓,那么就不敢轻易射杀这些妇孺,否则的话可能会即便打赢了仗,最后丢了民心。

    望着帐下群情激奋的诸将,肖天健将手抬起来,止住了众人的嚣骂声,开口道:“今日左贼想出这样的办法,也出乎了本帅的意料之外,尔等稍安勿躁!

    今日攻城就暂告一段落!各部收兵休整一下,明日准备再战,这件事我要从长计议一下!”

    诸将这才怒气冲冲的得令出帐,开始安排收兵布防的事情去了,而城上的左军当看到刑天军投鼠忌器,不敢再开炮轰城的时候,当即便一扫颓势,在城上大声的对着城下叫骂了起来,一个个嚣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甚至有些左良玉手下的混蛋兵将们干脆就拉开裤子,掏出下面的家伙对着城下撒尿,以此来侮辱城外的刑天军部众们,甚至连已经被打得不敢露头的一些城中的火炮,也被他们又架到了城墙上,逼迫着妇孺们围住他们的火炮,开始对城外开炮。

    更有一些赖之徒,甚至于开始当众将一些年轻女人扒光了衣服,就地按在城墙上面轮、奸,还将一些女人扒光了逼着她们站在城墙上面,面对着城外的刑天军,肆意的侮辱她们。

    一些女人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侮辱,一头便撞下了城墙,摔死在了城墙脚下,更有一些女人因为反抗左良玉手下的侮辱,被左良玉的兵将当众砍死在城墙上,甚至于将她们绑在木架子上,砍去她们的手脚,看着她们惨叫嚎哭,直至血流干而死。

    城下的刑天军部众乃至是那些随军前来助战的民众,不看的是眦裂发指,跳脚大骂城上的那些官军不是人,可是干瞪眼,却不敢朝城上反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城上的左军嚣张。

    肖天健也都看在眼里,怒在心中,拳头捏的紧紧的,连骂左良玉实在是该死,他知道如此下去,对于部下的兵将们来说,会严重的影响到他们的士气,必须要尽快的作出决断。

    李信等参谋人员也都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这仗没法打,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如果左良玉这么做的话,他们还真就没有太好的办法。

    而左良玉这会儿在城中却乐翻了,大骂自己太蠢,早一点怎么就没有想到用这个办法呢?你肖刑天不是标榜自己是要反朝廷,拯救天下苍生吗?现在老子把女人孩子放到你面前,你有本事倒是杀呀!哈哈!

    左良玉这一下来了精神,下令继续在城中搜寻妇孺,押到城墙处,随时驱赶她们上城墙,看看刑天军还能怎么办!

    而左良玉的军纪之差,可以说已经是官军中的极品了,这一次左良玉一边强迫荆州周边的男子入军,跟着他干的同时,手下的匪兵们还顺便在城外抢了不少的年轻女人入军,充当他们的玩物,所以城中除了聚集着大批兵马之外,还着实有不少的辜女人在城中被他们淫辱,所以左良玉这么干,还真就不缺材料。

    而随着这一招见效之后,左良玉麾下的兵将们也一扫颓势,又重新鼓起了士气,一个个开始变得嚣张了起来,居然整夜开始在城墙上点起篝火,拥着那些女人就在城墙上面饮酒作乐了起来。

    这一晚上,城外的刑天军都没有多少人睡得着觉,一边是恨得咬牙切齿,一边又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左良玉的这个缺德的办法。

    而肖天健凝神独坐在帐中,听着城中左军发出的嚣闹之声,也几乎是一晚上没有合眼,第二天一早,肖天健便下令继续准备攻城,刑天军诸部便再一次早早的在城外列阵,肖天健又在城外看了一阵之后,突然间一咬牙,传令下去,全军噤声,不许再发出一点声音,而他则翻身上马,从手下哪儿抢了一个铜皮大喇叭,不许任何人跟在他的背后,策马冲向了荆州城北的城墙处,一直冲到了荆州城城墙外的几十步的距离上,才拉住了马缰。

    看到肖天健单人独骑的冲向了城门,刑天军上下不都惊呆了,一个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可是肖天健有令在先,不得他们喧嚣出声,而那些近卫们,也都被死令不得跟着他过去,铁头急得是咬碎钢牙,但是却不敢拂逆肖天健的命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肖天健孤身涉险,朝着城下纵马驰去。

    而城上的左军这个时候也看到了肖天健单人独骑冲向了城门,都颇为好奇这个刑天军的大将难道是疯了吗?难不成凭着他一个人就要来攻城不成,于是暂时也都停止了喧嚣,瞪大了眼睛朝着城下望去,有人甚至想到,可能是贼军没法子了,要来交代几句场面上的话,然后就退兵了,于是一个个倒是也没多少紧张的感觉。

    肖天健策马驰近了城门之后,举起了手中那个硕大的铜皮大喇叭,运足了中气,对着城墙上暴吼道:“城上的乡亲姐妹们都听了!在下便是你们所知的肖刑天,肖天健是也!……”

    城上的人们听到这里,都不由得吃了一惊,都赶紧仔细的打量起了这个传奇人物,自从刑天军崛起于河南之后,大江南北肖刑天这三个字可以说被传的神乎其神,有人说肖刑天是个大好人,也有人说肖刑天是个三头六臂的怪物,每天要吃人肉,但是大部分百姓还是宁可相信,肖天健是个大好人,今天当看到城下冲来的这员大将,居然就是传说中的肖刑天之后,不都十分惊讶,一看之后,果真是高大威猛,威风凛凛,不由得让人心生折服之感,一时间居然连左良玉的部下们都忘了放箭射杀肖天健。

    城上顿时响起了一片嗡嗡的交头接耳之声,对着城下的肖天健指指点点,就连左军上下,也都想听听这个传说中的传奇人物今日亲自单人独骑的来到城下想要说些什么。

    肖天健举着铜皮大喇叭接着运足了中气,放声大吼道:“城上的乡亲姐妹们听了!左良玉此獠虽然身为朝廷命官,但是却不思爱护百姓,实在是该死之至!我肖某今日前来,便是要替天行道,为天下百姓诛除此獠的!

    而左贼以你们为盾牌,试图阻止肖某攻城,肖某奈之下,只能对你们说声对不起了!待到肖某攻下荆州城之后,定会替你等收敛遗骸,厚葬你们!并且建祠供奉你等,确保香火不断!今日我肖某是亲来此地,向你等告罪了!”

    话音一落,肖天健居然就在城墙下面,翻身下马,跪在地上重重的对着城上磕了几个响头,直到这个时候,左良玉的手下们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头,肖刑天这是要下定决心攻城了,于是有的兵将立即便大叫了起来:“快!放箭射死贼酋!调炮过来,轰杀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